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9-08-04 09:46:19
  1. 爱阅小说
  2. 都市
  3. 玄机变冷
  4. 第二章 那人却在阑珊处

第二章 那人却在阑珊处

更新于:2018-03-14 18:27:30 字数:2358

  当再次上课时,祈陌开始打量起整个教室的人,当他看到那几个熟悉的身影时,不由得展现出了他倾国倾城的笑容。很好,我需要找的人都在。祈陌嘴角扬起嗜血的笑容,如曼陀罗花绚丽却可夺人性命,时隔这么久了,你们还能记得吗,该要讨回的我一个我都不会放过。上课的沉闷总是压抑着人的最基本的欢快情绪,整间教室此时是一遍宁静,所以当后门悄悄地被推开时,那微乎其微的声响还是吸引到了众人的注意力。前面兴致勃勃上课的老师此时一脸怒气的将手中的粉笔头飞射而来,夏筱蕊见已经败露行径,马尾一甩,眼睛一亮,手飞快的抓住了袭击的“暗器”。“呃······”夏筱蕊一脸鄙夷的看着手中的粉笔头,“老师,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说完,不屑的扔掉它,拍拍手,悠哉的坐到位置上去了。可怜的老师狮子吼的咆哮道:“夏筱蕊,你给我出去!!”而此时的夏筱蕊乐呵呵的哼着不知名的调子,欢欣的打着节拍一脸陶醉着。一边的左卿实在看不下去了,拔掉她的耳机,轻踢了她一脚,“筱蕊,老师和你说话呢······”夏筱蕊扑闪着无辜的眼睛,大牙一露,笑容满面的面对着此时凝胶状的老师,眼中闪烁着光芒,提示着老师“再说一遍吧!”然后就没有然后呢,这堂课以老师的战败结束。

  夏筱蕊何许人也,博兰高校的一朵奇葩,惹得众老师头疼,爱好广泛,却热度不高,可是老师却也拿她没办法,她的父亲是学校最大的赞助商,她本人的成绩从来不掉出年级前十,于是乎,没人可以拿她怎样。还好苏素老师的课上,她却乖得像只猫咪,从不多说话,大眼一直扑闪着像讨好主人,要鱼吃一般。众人不解后,调查方知,苏素乃夏筱蕊的表姐,从小到大的偶像,偶像的魅力是无穷的,众老师连忙申请苏素帮忙时,偶像只是笑笑的说,筱蕊只是有点叛逆,别太见怪。众人完全石化了,这个叫做有点叛逆,光荣的教育事业该如何进行。大家一窝蜂的列举其罪名后,偶像又说了,筱蕊已经改善多了,大家不要给她施加太大的压力。众人风化了,那小妮子从前该有多么的邪恶。偶像无辜的说,筱蕊只是有点顽皮罢了,大家别这样啊。于是乎,众人只有开始祈祷自己不要上课时碰到她。

  乐呵呵的夏筱蕊抬头一脸得瑟的看着苏卿,“小妞儿,感谢我拯救你于水深火热吧,不用太激动,只要以身相许就行了。”左卿眉头一紧,抬手就敲上了夏筱蕊的额头,“你呀,真拿你没办法,我哥怎么会看上你的,唉。”夏筱蕊细眉紧凑,慢慢的凑近左卿:“那个人是谁啊?”左卿顺着她的目光回头看,祈陌此时正打量着她们,灰色的眸子发出让人无法抗拒的王者之气。左卿一下子愣住了。“左卿,俺觉得他是俺的菜。”夏筱蕊砸吧着小嘴,有神的大眼放光光的盯着祈陌。

  祈陌看着夏筱蕊那逗趣的表情,忍不住轻笑了下,略微上扬的嘴角弧度在阳光下让他看起来很是高洁。夏筱蕊此时看呆了,扑闪扑闪着大眼盯着看,生怕下一秒他就消失。“呃,筱蕊,你正经点行不,别一副没见过世面的样子。”左卿扳回那呆住的小脑袋,“等下,我哥怎么办。”夏筱蕊掏掏耳朵,无辜的看着左卿,“你哥,我又不用对他负责,关我什么事。”接着大牙一露,手捏着左卿的下巴,“不过,你,我可以负责。”“筱蕊!”左卿愤愤的敲上了她的头,“你······”“小卿,俺错了。”夏筱蕊眼汪汪的看着左卿,柔声求道。于是乎,左卿就被她的无辜眼神打败了。

  “陌,那个叫夏筱蕊的貌似和苏家、左家关系不一般啊。”杜子恒轻声的凑过来汇报他刚刚得手的最新情报。“额。”祈陌慵懒的闭上眼,斜靠着桌子,左手在桌子上打着轻快地拍子。夏筱蕊和左卿正在打闹着,一眼瞥见在那边休息的祈陌,心咯噔被什么东西敲打了一下。

  “老实说,筱蕊,你为什么看不上我哥啊。”左卿捏着夏筱蕊的脸蛋,上下左右认真的打量着她的神情,想从他的表情中窥探出什么东西,“左逸他要才有才,要貌有貌,要背景有背景······”“打住!”夏筱蕊一脸郁闷的扯下那个蹂躏她幼小脸蛋的魔爪,“怪就怪是他追我,不是我追他。”夏筱蕊对着左卿眯眼打量,柳叶般的眼睛露出阵阵邪恶,“不过你从了我,我可不介意哟······”

  苏素从当时离开后就觉得心中慌乱,她回到办公室后从抽屉里拿出相册,翻开小时候的相册,左手忍不住抚摸上去,照片中的两个阳光少年笑的如此灿烂,紧握的双手向他人展示着他们不让外人侵犯的友谊。一切都过去了,我真心的不希望你们再次相遇。苏素无奈的低头叹息,微卷的秀发挡住视线,让人无法知道她在想什么。苏素掏出手机,叹了一口气,轻拨出号码,“喂,左逸,听好了,他来了。”

  “我知道了,苏姐姐,没事的。”电话那头传来的清爽声让苏素着实安心了不少。“你和他解释一下,我相信他会再次信任你的。”“我会的,很期待能够再次见到陌,我明天就可以出院了,苏姐姐准备吃的招待我吧!”苏素轻笑了,“好的,我让筱蕊明天一起过来。”“额,我挂啦,医生不让多打。”“好!”苏素挂掉电话后,合上相册,不断地抚摸着。如果没有那场大火就好了。

  此时教室里一向不上课的夏筱蕊正乖乖的端坐着,然而她却两只眼飘来飘去的盯着祈陌看,心里想,嘿嘿,这下可逮到你了,再也消失不了了吧,陌哥哥。水水的眼睛盯得祈陌有些头疼,老实说那双眼睛和苏素的着实很像,却多了一些纯真,不像苏素面对他时总是一副防范的样子。然而每每想到小时候的事情时,祈陌都感到胸闷,快喘不过气来,他扭头看向窗外,原来无论走到哪里,天还是这么的昏暗。他很累的闭上眼,此时毫无防范的像婴儿般。

  当一天结束,暮色降临时,祈陌从浴室中走出来,强健的肌肉勾勒的他更加完美。他一眼瞥见那个刚刚被换上的新镜子,和原来的那个一模一样,似乎从来没被打破一般。呃,碎了的东西怎么可能重新恢复,自欺欺人。祈陌粗劣的擦拭着头上的水,该怎么去面对呢,你说呢,左逸,他的嘴角勾出曼陀罗花的醉人,一个不小心就让人沦陷。银白的月光照射着他,原来这就是罪孽的源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