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9-08-04 09:47:06
  1. 爱阅小说
  2. 科幻
  3. 新生战将
  4. 第二章 异状

第二章 异状

更新于:2018-03-14 14:29:27 字数:2049

  根据凌峰的计算,估计离他恢复“自由之身”已经已经过去五个星期。这期间已经他惶恐的事情可是不只一件。经常过来护理他的护士,身子后面很明显有拖着一条短短的尾巴。

  一开始还以为是这家医院的特殊服装,就随口说说“你们这家医院的服饰还是真特殊啊,你这个尾巴还会动,是电子的吗?”护士只是回应他一个个小小的微笑,并没回答什么。直到有一次,翻下身的他不小心把手压到正背对着他,在准备医疗注射的护士的尾巴上。护士马上一声尖叫。这时凌峰才发现异状,这分明不是自己误认的电子尾巴,而是一条实实在在的尾巴。

  惊惶中的他不顾身上的虚弱,直接跳下床,背靠着墙。

  “你究竟是什么人,怎么会有一条尾巴。”凌峰惊恐道。

  接下来并没有像凌峰想象中的情况发生。比如,妖怪化为人形,想勾引男子吸取精气,当自己的行为暴露的时候,就恼羞起怒,把男子抓起来,杀掉吃掉。

  “我们并没有任何恶意,只是想让你恢复健康,至于尾巴的问题,你很快会知晓的,不用太过担心。”护士对着惊恐万分的凌峰说道。

  “你是。。妖怪吗?还是。。这里是地府,我已经死了?”凌峰说得有点断断续续的。

  “都不是,你活的好好的,这里不是地府,我也不是妖怪。总之我们对你没有任何非分之想,只想你能好好的恢复健康。”护士黯然道。

  停顿了一下,继续说道,“你先休息吧,不用太过担心,很快你会知道一切你想知道的一切,我先出去了。”

  护士出去后,兢兢战战的凌峰还是一直待在角落里,这一情况对他来说,还是接受不了。虽然屋子外面没有任何动静,但是这情况还是让他惊恐万分。很明显,这事情已经超出了他的理解范围了,虽然失忆了,但是好歹也是知道,在他出事之前的世界是无神主义的。既然没有神,那应该也是没有妖怪啊,这是什么情况。而且,刚才护士说得是“我们”,那么久肯定还有其他的一类在,想想都害怕啊。

  毕竟身体还是虚弱万分,加上这意外的发生消耗着他的精神力,很快便昏睡过去。

  当他再次醒过来,发现自己又躺在床上,打了个赖腰,本以为是噩梦一场。

  没想之后进来的护士后面还是拖着一条尾巴,感觉上很类似一条狐狸的小尾巴。甚至,连进来看他的主治医生,后面也是拖着一条黑色的长尾巴。不过,因为他们对着凌峰很明显的表现出友好的态度,长时间过去,凌峰还是一直有防备着他们,战战兢兢的日子一直在持续着,想着着逃跑,却明显有些力不从心,坐起来还可以,想站起起来就有点耗力了,更别说逃跑这一艰巨的任务了。

  这阵子,凌峰已经明显感觉到自己的身体情况已经好了许多,酸痛的感觉已经不在有了。除了一阵阵虚弱的感觉。

  感到自己的情况越来越好,所以就在策划准本逃跑,离开这个是非之地。没想到,今天,护士告知他,已经可以开始四处走走,慢慢恢复身体的行动能力。在护士的陪同下,他走出了呆了不知多久的小屋子。发现,这屋子的确是像医院里面病房,这一排就有十几间屋子。可是走过去,发现里面都是空房,并没有其他的“病人”。

  怀着忐忑的情绪,缓缓走出病房区,光线明显亮了许多,也宽敞了许多。也看到其他人的往来。不过,不出凌峰的猜想,其他的人也一样有着异状,有的“人”手脚上有一对对利爪,还有那手臂上显示出来的青筋,毫无疑问可以轻松把自己撕碎;有的“人”在说话的时候,明显看到嘴巴里有着锋利的犬齿,凌峰下意思的摸了摸自己的脖子;甚至,看到两个,后背上有一对大大的翅膀,当然,因为在室内,这些翅膀都是收起来的,否则他站在那里,其他人就别想过了这条通道了。当然,也有相当一部分人身上并没有任何异常,奇怪的是,他们相处得非常融洽,还有说有笑的。

  受到惊吓的凌峰正想往回跑的时候,护士的声音响了。“别怕,我现在就是带你去新生部报到的,你到时就能了解到这个情况的原因了。”

  理智上告诉他,不应该相信这个“妖怪”的话,可是还有什么比起解除自己的疑惑更重要的呢?于是便硬着头皮跟上,一路无话。

  走了二十分钟,平时的话,这点行程自然不在话下,可是用这虚弱的身体走动还是痛苦万分,幸好有护士小姐的搀扶,本来是不想与她有任何接触的,但是为了能尽快到达,还是接受了护士的帮助。从路上其他人跟护士打招呼的情况了解到,这护士叫夏琳。而且像自己这种情况的人,好像不止自己一个,因为他们说过一句“又来了一个新生啊,恭喜啊小伙子”。

  虽然这听上去是一句善意的问候语,可是从那长满獠牙的嘴巴肿讲出来,还真不是一番滋味。

  “新生部”,门上刻着金碧辉煌的三个大字,一推开门。陷入眼前的是一个老学究模样的人在讲台上搬弄着一些书本,台下有两个穿着跟自己一样的病人,一个约莫二三十岁,另一个却已经有几缕白发挂在头上。看了看台上的老学究身上都没有任何异状,这点让凌峰放心不少。

  “欢迎,最后一位到达了。”学究模样的人抬起头来笑道。

  “找个位置坐下吧,想必三位都迫切想了解当前的情况。首先恭喜三位获得新生,再一次回归我们的世界,你们可以称我为吴蒙义,接下来先为你们解除你们心中的困惑。”

  虽然精神不佳,可是凌峰三人此时却张开耳朵,聚精会神听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