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9-09-01 20:35:42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沽名酌
  4. hg平台皇冠体育|官方网站一场风雨送一场风雨

hg平台皇冠体育|官方网站一场风雨送一场风雨

更新于:2018-03-15 15:23:12 字数:3398

字体: 字号:
  城外下着雨,这场雨已经下了几天,全城像在一场压抑的氛围下运行着,而王府内的一位身着名贵衣服且不怒自威的人却在大厅里焦急的踌躇着,于此同时府内上上下下都在忙碌,在另一个屋子里进进出出好似街景繁华。

  这时一个下人进来对这位男人说:“王爷,你要的道士请来了。”

  男人听了这句话后只是缓缓开口问道:“什么来历。”下人立马回答道:“是个云游道人,就在前几日刚刚进城的。”这位王爷皱了皱眉头,这时他身旁的一位年轻人开口道:“还有其他的人么?”“没有了”下人说完这句不敢多说生怕王爷怪罪。年轻人知道下人的难处,转身对旁边这位王爷说道:“爹,凡是看的是缘分,姑且让他一试。”,这位王爷似乎很不高兴,但今天毕竟是孙子出生的日子也不方便不问儿子的意愿,就开口道:“江湖骗子而已。”说完就缓步走出了大厅回自己书房去了。

  “等我儿子出生不用先请我爹。”年轻人坐下说道,似乎知道下人的不解又补充道:“我爹看见孙子肯定就不肯走,我爹又看不惯那道士,就等道士走在喊。”下人明白这位世子的话后就退下,准备去请道士了。而世子坐在椅子上喝着茶也不在意。他喜欢有点脑子的下人,这会让他很舒服。

  稍等了一些时候,另一个下人急急跑来:“世子殿下,夫人生了!”

  男人听到这话本来就有些激动的心情就更加激动了,走起路都让下人们感觉是在跑一样。

  急急来到夫人的地方,开口询问夫人怎么样,侍女恭敬回到:“回世子,夫人一切安好。”里面瞧见世子来到,负责接生的稳婆出来对世子说道:“恭喜世子,是个男孩。”

  刚想见夫人一面的的世子,看见道人已近来到,招呼了一声,让他去附近的厅堂等候,然后进屋见了一面妻子,说了些安慰的话语。那道士在厅堂稍等了片刻,就等来了世子。

  “贫道见过世子。”道士不敢怠慢见世子进屋时就说到,“不用多礼,请你来是给孩子看相,顺便问个名字。”世子回道。

  “刚瞧见过少爷,因缘广,能成大事。”

  “那这逢这连日春雨又是如何。”

  “只怕是...。”“怕是什么。”

  “山村野夫,不敢多语。”

  “哦?有什么事但说无妨。”“能成大事,也看因缘际会,不过贵公子福禄双全不难成事。”“看来是要我培养一番了,可我两个儿子那个会成就的更高呢?”凡是看远看长,才会看的明白,世子低头思索,或许见到几十年后的景象。

  之后又与道士畅谈了一些其他的神鬼天命之说便离开了,让手下款待老道。不过老道婉言拒绝了后就走了,临走时还说了一句:“命存天地间,行居苍茫里。”

  另一个房间里一名面色憔悴妇人躺在床上,唤这丫头把孩子报进来给她瞧瞧,看着孩子脸上满是幸福,,又问起:“宏儿怎么样。”一个贴身的丫鬟回到:“好着呢,跟着隔壁的玩呢。”“可别摔着了。”“不会放心吧夫人。”

  这时世子来到,丫鬟们都退到一边让世子直径来到妇人床边,“夫人觉得这孩子取个什么名字呢。”世子直接开口问道“这孩子应这春雨而生,我看是要取个筠字才好。”“还是夫人文化好。”说完世子笑了一笑。女子刚想再说点什么,却听见世子吩咐到,“你们在这好好照看着夫人有什么问题及时向我禀报。”回头向夫人解释道“我去见父亲。”女子恩了一声便静看着男人出去。她知道他还想说什么,好生静样,因为他已经说过一遍了。

  到了书房看见父亲紧锁眉头看着手中的文案,就先吩咐下人们出去自己到父亲身边,开口问道“爹怎么了。”中年人放下手中的文案让他自己看,嘴里还补充到:“南边一部村落又被贼人抢了,这是本月第3个,最气的就是他们居然抢到距我们只有20里的地方,这件事不亲自去一下不能给百姓一个说法,这些贼人狡猾多疑,又擅长伪装,你在家留守几日,我出去看看,孩子的事你自己拿捏就是了。”

  正当王爷想着下一步的行动的时候,旁边的儿子开口说了一句:“父亲,还是我去吧。”王爷一愣,想着读书读了好些年的儿子怎么会想到去冒这个险。世子当下解释道:“爹,我读了这么多书知道什么是方寸。”王爷还想劝,不过想着自己这么大的时候早就混在军营经历诸多生死,也是让他经历一番的好,便改口道“你们读书人我不懂,也不想懂,此去危险不大,这波贼人一直都是一击即退,但你也要以防万一,人马带足些。”“是。”允诺了下来,当夜在书房中与父亲详谈了一些后事,和着手的办法,随即吩咐下人去办了。

  没有父母想让孩子冒险,也没有孩子想让父母冒险。只不过都是些不一样的说辞。

  王爷所在南王城,是南国最南之地的大城,城西城东都有大山围绕,在此建城坐拥地利,以此往南数十公里便是南泯之地,而南泯之地终年因为瘴气环绕不适合人住,临近数里都会让人疾病缠身,几年不退。所以南王城以南一直都是流放之地,日久也有了几座城池,虽然流放之地通往王都道路多如牛毛,但是大道只有一条,那就是路过南王城,如其他小道多遇剪径贼,多事多风险,非是带罪或见不得人的,一般无人经过,南国最南之地虽说是流放之地,但是土地富饶,且多矿脉,而身处地理位置特殊,邻国极少,虽说不建议人住,但也需大将住手,能在此处皆是位高权重之人,而此地权利最大的,便是身在南王城的城主,由皇帝亲封的“镇南王”。而南王城以北一带,虽然只有一城之隔,但却是繁华之地,不仅继承了最南之地的富饶,而且且适合人居,且少****,是理想的安居之地。多年以来流放之人一直想去那只有一城之隔的地方,山路险阻,南王城盘查极严,每年只有寥寥数人能过。

  雨没有停的意向,但人是要出发了,没有告诉妻子事情的全部,只说是出去几日巡查,带着百号人马前往被洗劫的地区。

  路上倒也是顺畅,都知道世子来巡查各路的官员都提前开道,在当日半晚十分就到事发地,随行官员也在路上介绍了这个村落。这个村叫孛家村,坐落在南王城就是王爷府邸所在的城池的西南方,通往此山本不难行只是连日阴雨道路泥泞拖延许久。

  到了孛家村出,尸体大都处理完毕,但依稀可见血迹流淌,房屋上面有些烧毁的痕迹,看来这伙贼人做事狠辣,要不是连日阴雨,或许连这些些尸体都不会留下,看着这些排列在村口密密麻麻的尸体,其中年长到年幼都有,青壮还在少数,也是阴雨的关系,村里很少外出,导致一村几乎无人生还。

  世子只是先尝试问了一下是否还有人生还,却被回复到有意孩童因藏于废墟下得以生还,只是这孩子不哭不闹,才是主要原因。世子说道:“孩子先收养,那伙贼人的去向可有清楚?”“有些头绪,这些天道路泥泞行路多有痕迹,但那伙贼人,也是狡猾边行路边清除痕迹,让我们追查很是麻烦,但大人放心,此事我们一定会追查到底。大人奔波劳累,还请往附近府上一坐。”说话人心中忐忑,也是怕有什么差错。

  阴雨天气沉闷,总能打扰人的思绪,索性依他便由说道“也好,到那再议。”

  说完,便由那人率人带路前往府上去。

  只是去的路上遇到一人,自称与世子认识,虽有疑问,但也通报了一下,让人带到面前。那时世子也是一惊,原来是那日的道士,没想到出城后便是去了这里,这也是让世子很诧异,不只是老道能未卜先知,还是巧合。

  道人到世子面前,倒不是前来叙旧参见行礼,就为一事而来

  “请世子收养这孩子。”

  府内,下级的官员问道,“世子殿下刚才为何收下那孩子,不过是流放之人的后人,能有多大作为?”在他看来能进王府日后作为必然比他们大,如此轻易就能作威作福,难免心生嫉妒,不过世子没说什么,回想着刚才不多的话语,倒是有些让他很期待。

  “为何?”世子不慢不紧的回到

  “此子骨骼惊奇,日后必成大事。而且与世子的儿子同月同日生,老朽卜算了一下,这孩子日后必有大用。”

  “大用,多大用?有很多人想糊弄,结果自己可没有好下场”

  “大人误会了,老朽只是觉得此子与贵公子命运相连。再加上世子殿下刚得一子,应多造善业以添福泽。”

  “不错的说辞,这孩子我就收下,不过你还没说完吧。道长这等善心也顺便给这孩子取个名字吧。”

  “叫孛白风吧。”

  之后老者就走了,走之前还给了世子一句意味深长的话“福泽相润”

  世子“...真是有意思的人呢。”

  渐渐远去的老道,口中南妮这自己都听不清的话语“孩子只能帮你到这了。”

  那天夜雨中,闻声而来的老道看见一片狼藉的村庄。

  在之后的反复搜寻下,在一处倒塌屋檐下的女子怀中找到了这个孩子,不忍孩子和他一样行走天涯,如一浮萍般说死便就死了经过一夜思考便有了对世子说了这些,都说出家之人不打诳语,但与性命攸关的事,没有对错。小路上越走越远的身影,慢慢悠悠,像是背负着苍生的命运。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