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9-08-04 09:47:12
  1. 爱阅小说
  2. 都市
  3. 天机神域
  4. 第二章 抢劫?

第二章 抢劫?

更新于:2018-03-14 13:56:39 字数:3634

  十小时前,东街217号。

  这家咖啡馆位于一个密集的商业街,生意却很差,破旧的门面还有脱落的墙皮就能知道。不过运气却很好,周围的地面支离破碎,残垣断壁电光游走。低矮的两层楼幸运的没有被摧毁,奇迹般的立在那里。

  小店有些昏暗,充满了浓郁的香味,店里空无一人,座椅却十分干净,吧台上的虹吸壶不断的翻滚着黑褐色的液体。

  唐林不禁愣了神,贪婪的吮吸着香味,这玩意每一滴可比黄金珍贵。

  “只是闻闻,不来一杯吗。”

  “那就有劳了。”唐林转过身来,看着不知什么时候站在自己身后的礼服男然后笑了笑:“我该给你多少报酬呢,能带人从近八十米的高处跳下来,像你这样的高手,应该不会缺钱。”

  这个是一个鸡皮鹤发的黑人,身穿着一袭款式别致黑色礼服,再配上他与生俱来的自信和亲和力,任何人都很难在他面前动火。

  而今天自己捡了条命,就是眼前的这个家伙。

  来历神秘,实力非凡。

  礼服男有些得意:“我的原动力是129,要做到这点并不难。”

  铁甲战士,唐林眼神一凝。

  “C等人?”唐林提出了自己的疑问。

  “联盟木星步兵中尉,B等人。”

  唐林下意识的点了点头。

  等级划分一般分为两项,一个是智力,另一项则是原动力。

  智力很好理解,以智力为人称赞的他们,每个人都有着堪比电脑的计算能力。

  至于原动力,这是一种力量的简称,人人具备,数值越高,表示力量越强。

  然而身前这个令人生畏的家伙,却十分优雅,像个绅士泡着咖啡,整个过程十分娴熟。

  接过对方的咖啡泯了一口,瘪了瘪嘴:“味道不错。”

  即便对方是B等人,唐林表现的也很平静,虽然这是他为数不多的一次。

  可对方为什么救自己,见义勇为?别开玩笑了!

  “事实上你很清楚,只是不愿相信罢了,这很正常。有些事情发生在不该发生的时候绝对匪夷所思,就像三百年前,那时候人们还对宇宙憧憬无限,可现在呢,星际殖民都好几代了。”

  “所以这并不是什么偶然。”唐林眉头微微皱起。

  “这世界上从来就没有什么偶然,只有不确定的因素,在不确定的环境下反复无常。”礼服男盯着唐林,玩味的笑了笑:“你好像并不怕我。”

  唐林摇了摇头,说实话他怕,而且怕得要死。就在地震发生的同时,出乎意料的的所有应急设备全部失灵,身处顶楼的他应该是必死无疑,然而这个时候对方出现了。

  对方救了自己,更可笑的是对方居然是B级,什么时候B等人也有挺身而出的觉悟了,唐林可不这样认为。感受着口中香浓的微苦,还有身体里升起的暖意,他知道自己还活着。

  “我只是不理解,今天死了那么多人,可你偏偏救了我!”唐林吸了口气,重重说道。

  “他们是玩具,死了就死了,而你不一样。你是该娅联邦的合法公民,不过谁又能保证没有意外呢。”礼服男仰脖陶醉的吮吸最后一滴咖啡,眼中闪过一丝寒芒:“死亡不分贵贱,这才符合自然规律。”

  手中的咖啡漾了一漾,唐林抬起头盯着对方的眼睛,似乎想在里面找到点什么:“那我的确该好好谢谢你。”

  “大可不用,我只是觉得好玩而已。”礼服男变魔术般从唐林手中拿走杯子,又接了满满的一杯递给对方:“别那样看我,至少你还活着不是吗。”

  “或许你不知道,实际上我是个很认真的人。”

  说这话唐林一阵心虚,毕竟对方是B等人,有这样一个表现机会,还不抓住?

  “哦?”礼服男眉头一挑,大有深意看了唐林一眼。

  被对方看着,唐林故意点了点头,一副毋庸置疑的模样。

  “那你帮我个小忙吧。”礼服男似笑非笑的泯了口咖啡:“你可以拒绝。”

  在心底狠狠的抽了自己一耳光,唐林义不容辞笑着点了点头:“我是应该拒绝的,只是我想知道为什么是我,而且做这种事我会有不少麻烦。”

  “那条尾巴我已经帮你解决了,这件事绝对保密,没有人知道这里发生的一切。”礼服男笑了笑,搅了搅杯中褐色液体:“至于为什么选你,因为你很特别。”

  唐林眼角裂了裂,这就是B等人的权利吗,居然有办法避开天网?

  “就凭这句话,我的确应该好好考虑。”

  B等人代表什么,该娅现领导者也不过是一个B等。他们个个实力卓凡,能力超群,做事全凭喜好,如果对方只是看自己顺眼救了自己,这绝对是有可能的。

  可自己能够拒绝吗,想到这里,不禁又在心底抽了两耳光。

  表面上是帮忙,不过是充当吃力不讨好的苦力。

  多棱梭体红色晶块,像极了宝石,但它又不像宝石,通体没有一点出奇的样子,非常普通。

  “有什么提示吗?”看了一眼目标,唐林认真起来,虽然谬城不大,但也有三十万平米的样子,要自己找这样的一样东西,这和大海捞针没什么区别。

  “你可以去地震中心碰碰运气。”

  果然是这样!

  “时间期限为三个月。”

  恩,时间还算充裕,凭借自己的身份,应该不难。

  “如果失败,你将被执行人道毁灭。”礼服男轻飘飘的声音,落在唐林耳朵里却变成了万里雷霆。

  人道毁灭!!!

  如果人道毁灭是自己始料未及的,那现在自己莫名其妙的成了黑户,这才是唐林最不能容忍的,这样的身份一旦被查出来,下场比人道毁灭还要恐怖!

  该娅的体制非常完善,天网堪称最完美的系统,它无时无刻都在监视着一切,任何可能损害到它的都会在第一时间被处理掉。

  但同时这样的身份有着天大的好处,那就是你可以自由通过系统检查。

  完全无视等级的制度,自由通过各种限制区域,当然前提是在没有人的情况下。

  这是在给我制造困难吗?唐林嘴角不由抽了抽。

  看来得好好规划规划,或许这对自己来说是一个天大的机会,一个可以逃出谬城的机会。

  就在唐大房东思量怎么打算的时候,远处的声音吸引了他的注意。

  “董沛把身上的欧布交出来吧,那玩意可是活人用的。”

  哟呵,蛮嚣张的嘛,有一点意思,唐林望了一眼远处的几个人。

  说话的是一个满脸横肉的非裔男人,他身子魁梧,皮肤黝黑,实力不容小觑。

  和他一起的还有三个人,正合力堵着一个倒霉鬼。

  只不过从几个人嘴角的破口,贪婪的目光就不难看出,刚才这里发生了一场激战。

  被围堵的人个子不高,相貌平平,面如菜色,身穿一件破旧的格斗服,一无是处的他却有着一双锐利的眼睛,看到这个唐林不由的想到了什么。

  “是不是我照做了,你们就肯放我走?”董沛下意识的靠在身后的墙上,喘着气说着。

  横肉男不可置否的点了点头,身体却向后倒了倒,眼中闪过一丝鄙夷。

  俗话说兔子急了还咬人,所以还是小心为妙。

  “不过我怎么敢保证你们收了我的欧布之后又对我下手呢,毕竟在如今的年代里,信用这玩意可是很罕见的,尤其是你杜克里。”

  董沛脸上升起一片嘲讽之色。

  杜克里无所谓的耸耸肩,这里是谬城,一群以甲等玩具为主的城市,‘信任’永远都是令人耻笑的。

  “别婆婆妈妈的,你好歹也是原动力29的格斗高手。”其中一个人忍不住站出来叫嚣起来,从他身上的伤势就知道之前在对方身上吃了不少亏,现在后援来了语气当然就横了起来。

  啧啧,居然有29这么多,唐林又多看一眼那个瘦弱的男人。

  要知道原动力作为身份评级之一,象征着实力的强弱,大房东的原动力也才只有10点,但在对方面前,绝对撑不过三个回合。

  谬城的整体实力也就在十一二点左右,当然也不缺乏高手,就拿董沛来说,他的实力绝对是靠前的。

  “是吗?”董沛咧嘴笑了笑,身子以极快的速度向身前的男子冲了过去,还未等其他人反应过来,那人惨叫一声,如同抛物一般飞了出去。最后狠狠砸在六米远的地面上,整个人不断哀嚎,像对虾蜷缩着身子不停颤抖。

  “现在不是了。”

  话音未落,身影已动,由于距离的原因,唐林这次看得很清楚。

  董沛纵身一跃,踩在身后的墙上,借力飞扑般的向其中T恤男子袭去。

  人未至,风先到,T恤男只觉耳部一怔罡风扑来,下意识的用手臂一挡。

  几乎在同时一声骨碎筋裂的声音响起,T恤男整条手臂失去知觉,对方一脚直击太阳穴,T恤男当即一口热血喷了出来,眼前一黑随声倒地。

  董沛像一只极为矫健的猿猴,快速击倒距离自己最近的两个人。

  这一幕发生的极快,前后也不过五秒时间。

  杜克里最先反应过来,他出击的速度也非常快,几乎就在T恤男倒地的同时,他拧身一跃就扑到对方跟前,身形如风,呼呼作响,劈头盖脸的向对方砸去。

  金发男子自然明白仗势凌弱的道理,也加入了战斗。

  杜克里作为这几个人的小头目,平时打斗经验丰富,两个人之间的配合也十分密切。

  杜克里长得虎背熊腰,气势逼人,拳脚相向,每一击都力道十足,而金发男子虽然没有那么强势,但他十分灵活,像一只灵活的啮齿动物,虽然不经意,但足够骚扰,一旦你露出破绽就会吃大亏。

  面对两个人的强攻,董沛左闪右防,抓住杜克里的手臂身体迅速靠了上去,肩骨狠狠一顶就把对方震开。就是此刻,在这一瞬之间,董沛身子一闪,手快如刀切到金发男子脖颈,双掌发力齐齐击中对方的胸膛。

  杜里克两个人连退好几步,像是喝醉了酒的大汉,心惊对方实力的同时,强忍着刚才伤痛,两个人神色凝重的看着对方。

  然而做了这些董沛却没有下面的动作,他面色潮红,像烧红的碳,大气粗喘,似乎刚才消耗了他不少力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