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9-08-04 09:45:39
  1. 爱阅小说
  2. 灵异
  3. 异次元杀阵
  4. hg平台皇冠体育|官方网站 疑惑?猜测?

hg平台皇冠体育|官方网站 疑惑?猜测?

更新于:2018-03-15 07:39:02 字数:3301

  某公司某个房间的操作室内:

  “令人作呕...”斯帝文斯看着电脑的监控器说道。与此同时在斯帝文斯面的电脑上同时提示出:任务完毕。看着电脑里上演着刚才若斯死亡的那个画面,斯帝文斯显然对这种死亡方式也是很吃惊,很是难以接受。“你看了这个么?”做在另一边的罗格抬起头看了一眼电脑的画面,然后对斯帝文斯说道。

  “不,我不看了,这个实在是太让人恶心了。”“我们已经看了不少了...但这个...”“我的天。。。”斯帝文斯实在是忍受不了这种令人作呕的场面了,迅速的把电脑的画面切换到别的地方。罗格还是在那继续自己下着国际象棋,看看他的脸,刚才的那一幕,并没有给他带来太多的惊讶或是吃惊,可能在以前经历了太多的缘故么?这个就不得而知了。

  斯帝文斯此时做在电脑的旁边,把刚才录下那一幕的磁盘从驱动的取出来,看着电脑里显示出来的数据,手里拿住磁盘开始纪录一些所必要的数据,但从斯帝文斯脸上的表情看来,刚才看到在红色密室房间里发生的那些事情,使他到现在还不适应,从内心里还是感觉到反感,电脑中,还在继续分析刚才若斯死去之前或死去的时候的资料,斯帝文斯也在根据这些资料做个每一个详细的纪录。事实上他并喜欢做这些事情,但现实叫他必须得这么做。

  斯帝文斯看着自己手里刚刚做完的那个资料光盘,摇了摇头,把他放到了一边,随手拿起放在对面的资料翻阅起来。看着手中的资料,手就忍不住的颤抖,死者的照片,资料,以及自愿书,资料里面纪录的种种东西,都是非常的全面,大到他生前的社会关系,所交往的人或事,小到他脑袋上五官的比例,甚至左眼睛比右眼睛高出多少,两只眼睛有什么微小的区别,都非常清楚和详细的纪录上面,这份资料要是让外人看到,也会让人感到非常的吃惊,很难想出,一个人的资料还可以详细到这种程度中,简直就是不可思议。

  斯帝文斯在仔细阅读手中的这份资料,显然他也是有点不相信,他在这个公司工作也有好些时间了,但由于某些原因,他也并不能看到看到资料里的内容,即使看到了,但也不会想今天看的这么详细,斯帝文斯看着资料里所写的内容,忍不住惊呼了一声“啊...”,他这一声惊动离他不远的罗格,罗格抬起头,手里摆弄着放在他面的国际象棋的棋子,眼睛盯盯的看着对面的斯帝文斯看着手里资料的模样,用着一种不可质疑的口气,对斯帝文斯说道:“噢...你应该知道不应该去看那些文件的,你的级别还不能达到看这文件的要求。”斯帝文斯正在仔细的看着自己手中的材料入神中,被罗格这突然的一句的话,猛的一惊,抬起头来,愣愣的看向罗格。

  显然对于罗格的这句话并是很理解,斯帝文斯皱了皱眉头,对罗格说到:“这并不违反公司规定的。”

  “但也不鼓励这么这么做”罗格淡淡地说道。听到罗格这么说,斯帝文斯有点尴尬的“嘿嘿”的笑了一笑,说:“行了伙计,我们...”话还没有说完就被罗格打断了。“那件事并不鼓励”罗格还是重复刚才他说过的那句话。面部不带一点表情。斯帝文斯看到罗格的这副表情,很是无奈的笑了一下。摇摇头,皱了皱眉头,才回答道:“好吧。”不情愿的把手中的文件合起来,又放回到原来的位置。随后看了看又在玩国际象棋的罗格,叹了一口气,“唉”然后拿起在已经已经画的那副“棋神”画板。继续画着这幅没有画完的画。在他手里画出的画是那么栩栩如生,仿佛活了一般,其实,斯帝文斯并不喜欢画画,但自从他进了这个公司以后,基本上就没有在出去他的这个工作室里,他这间工作室里,把他自己算进去才有三个人而已,为了避免常常的无聊。所以斯帝文斯就开始在没有事的时候,就开始画画。以至于斯帝文斯现在画是越来越好。

  坐在斯帝文斯对面的罗格抬起头看了看那份文件,还有坐在他对面的斯帝文斯,手里玩弄着国际象棋的一颗棋子,然后又低头看了看手里的棋子和棋盘,似乎在思考着什么。一时间场面显示着非常的冷静和诡异。

  他们的工作间是在公司的地下部分里,这一层只有他们这一间屋子,房间的屋子很大,但却只有三个人,所以显得有点很冷清,放眼看去,房间的中央顶部悬挂着三,四台的电脑显示器,电脑上此刻还显示着一些信息。在电脑显示器的下面,就是一个很大圆形桌子,桌子上杂乱无章,上面键盘啊,光盘,文件摆放了整个一个桌子,在整个屋子墙壁的四周,都是同一规格大小的小箱子,来存放一些,曾经进入到密室房间里的那些人的资料。

  每面墙上的箱子都有很多,可想而之这里面放了有多少设计这个密室房间的人的资料,以及进入到密室房间里的人的资料。

  这时候,正在低头思考着什么的罗格。突然看向棋盘,说到:“不错,占个便宜。王翼2进兵。”与此同时,按照嘴里说着的话,把象棋的棋子挪到了相应的位置。刚才还在专心画画的斯帝文斯听到罗格的这句话,想都没有想直接说道:“马进后翼相位6,将军!”“什么?”罗格不可置信的看了看斯帝文斯,然后,按斯帝文斯说的开始摆弄的国际象棋棋子,而斯帝文斯在这之间并没有抬头看一眼国际象棋的棋盘,始终低头在画着他手中那副他还没画完的“棋神”。口里还念念有词:“我可什么都没看见。”说着说着,好像想起了什么,把头转向了另一位不在的同事位置。嘴动了动,用手扶了扶眼镜,还是好奇的说了出来:“我只是在想...克拉克什么时候能回来?”罗格的眼睛还是在盯着国际象棋的棋盘,脑袋里继续思考着,随口回答说:“这周的某天,那家伙或许全身都晒黑了。”斯帝文斯笑了笑摇摇头,没有说出什么。继续画着他手里的那幅画。

  “让我看看...王进王翼相位8”罗格说完,手里就跟着动了起来,等完成后,抬起头,有点兴奋或是激动的看了看他对面的斯帝文斯,斯帝文斯到是显得很是干脆果断:“车吃后,将军!”“妈的”罗格忍不住妈了一句。“对不起”斯帝文斯抬起头说了一句。此时的罗格紧紧看着国际象棋的棋盘,显得有些恼火,没好气的说道:“闭嘴,我不需要你的同情。”斯帝文斯并没有答理他的这句话,用嘴咬了咬笔,斜眼瞅向罗格,问道:“那么欧文呢?”罗格好像没有听到斯帝文斯在问他,眼睛还是一直紧紧的看着自己面前的国际象棋的棋盘。斯帝文斯看到罗格太专注他前面的国际象棋的棋盘上,又从问了一遍:“欧文去哪里了?”罗格对于斯帝文斯的问题显得有些不耐烦了,但并没有想回答斯帝文斯的这个问题,吼道:“你是想把我逼疯还是想怎么的?把我的思绪完全打乱了。”说完,又继续趴在桌子上继续研究摆在他面前的国际象棋棋盘上的棋子。斯帝文斯有些惊愕的看着罗格,半天没有说出来什么。

  罗格看了会棋盘然后直起身子,说道:“欧文...欧文可能又出去吐了,我觉得我肯定猜的很准。”说话的样子,感觉很有自信的样子。斯帝文斯看着罗格的样子很是有些疑惑说:“你确定?”罗格又抬起头,看着斯帝文斯带有疑惑的眼神回答道:“是的。”两个人又对望了一阵。斯帝文斯又底下头,看这他这幅已经完成的作品,在右下角做了一个完成的标志。而罗格看了看棋盘,脸上终于露出了微笑,看向对面的斯帝文斯,说道:“尽管你的战术很明确,智者(斯帝文斯的绰号),还是还是要受死吧。”说着就从他的椅子上站起来,手同时在棋盘上活动起来。“相进后翼马位7,将军!”说完,脸上露出得意的表情,还做出一个胜利的手势。斯帝文斯放下手中的画,抬起头,手中摸了摸挂在脖子间的耳麦,说道:“后吃相我想是对将。”说话的同时,把在自己脖子间的耳麦放到桌子上,走到离他不远的鱼缸旁边,抓起鱼缸旁边的鱼食,味起鱼来。

  “什么?不可能!你这个天生的怪物。”罗格在说话的同时脸上表露出你是怪物的神情。斯帝文斯在抓了小把鱼食放到鱼缸里,好似自言自语说话,又似对罗格在说话,“你知道前两天夜里,我听到一些声响。”“声响?”罗格听到斯帝文斯的话,脸上不自觉的抽动了一下,好像想起来了什么。表情又变回先前的冷冰冰的样子。

  “恩,在欧文的房间里,像是...像是在混战。”斯帝文斯不知怎么着,越来越相信自己听到这些都是真的,而罗格对于斯帝文斯的话并没有给出直接的回答,只是疑问似的确定斯帝文斯说所的话,“真的?”“是真的。你不认为那是...”罗格不等斯帝文斯把话说完便打断:“你在做梦。”“不,你听着...”斯帝文斯面对着罗格,“你在做梦,你总讲你做的那些恶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