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9-08-04 09:46:24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史上第一逆反
  4. 第002章 盏茶通玄

第002章 盏茶通玄

更新于:2018-03-14 18:03:33 字数:2704

  一大早就见到陈词来给自己请安,公孙策感到很讶异。

  作为陈风啸多年的好友,他可谓是看着陈词长大的。这个兔崽子不学无术他是看在眼里的,张狂无礼也是记在心上的,什么时候见过这小子给人请安!

  估计陈风啸也没有受过这种待遇吧!

  武修实力已过第六境上品的公孙策怔了怔,心想,无事不登三宝殿,这小子难道又是要钱来的?上次一开口要了三百金,买下一座别苑,这次不知又看上什么宝贝了。

  陈词不是废话的人,左右见无旁人,便开口道:“公孙叔叔,我想请教你练功的事。”

  公孙策一听,先前的讶异立即变成了吃惊。

  陈词这小子自打出生以来,最讨厌的就是练功。陈风啸曾对其威逼利诱,有几回差点打断他的腿,愣是没逼出个所以然来,这回破天荒地自主求学?

  公孙策心思电转,上下打量陈词几眼,心想这小子是受了什么刺激,这几日他不是在勾栏里的吗,怎么地,吃了几日夜的胭脂水粉,茅塞顿开了?

  两人平日里关系不错,于是公孙策就打趣道:“怎么,被哪家公子欺负了,想要去找回场子?”

  陈词无语地翻了翻白眼,“公孙叔叔,别闹,我是认真的。”

  公孙策很了解陈词的尿性,平时嘻嘻哈哈毫无正经,但一说到自己的正事,可是比谁都认真。

  于是,他就不淡定了。

  “你一个月前才通玄,破镜还没那么快,你想请教什么问题?”公孙策皱眉看着陈词。

  “我想换一部功法。”陈词毫不犹豫地道,似乎猜到公孙策对此会有疑惑,顿了顿,接着道:“先前那部功法太阴柔平和,我想要刚猛霸气一些的,日后杀敌也有个豪气。”

  公孙策苦笑,这小子真是混账,哪有人三天两头换功法的,三心二意,哪里能成事。但转念一想,人家当爷爷的都不担心,我这个外人担心什么呀。罢了,反正陈风啸也不指望这混账孙子能有什么出息。

  换就换呗。

  “前两日通天猴进了一趟王府,摸出了几件好东西,正巧有一门功法符合你要求。”公孙策想了想,从怀里取出一本有些发黄的老书。

  “虬髯客的九转凝元霸气功?”陈词接过书,只看了一眼,便震惊地道:“这可是禁书!”

  “虬髯客生前是武宗皇帝的大敌,若不是他,武宗皇帝也不会这么早死,春秋王朝对所有有关于他的东西都要毁灭,你怕不怕?”公孙策沉声道。

  “虬髯客是大逆,我也终会成为大逆,反正都不被春秋王朝讨喜,有什么好怕的。”陈词嘿嘿一笑,神色中自有一股豪气油然而生。

  公孙策感到意外地挑了挑眉,也跟着笑了起来。

  他开的是酒馆,却给陈词泡了一杯茶,茶香渐浓,他抬头看了陈词一眼,道:“明日黄昏,李百济出城,杜三水将进城。”

  陈词眉毛一挑,哦了一生,脸色阴沉下来,“丧狗出笼,猛虎进城,那我先杀狗。”

  公孙策眉头一皱,“你才通玄,李百济已经是第二境上品,明日让胡九阳去,你别乱来。”

  陈词笑了笑,道:“依你,不过我想跟过去看看,我想看着李百济死。”

  说罢,他就站起身,举步向酒馆里面走去。

  “给我下碗面呗,我练一会功,待会说不定会饿。”

  公孙策看着陈词的背影,摇头苦笑。随后起身走到厨房,将两块面丢进锅里煮,趁着水没煮开,他又走回去独自喝茶。

  ……

  陈词盘坐在房间的床上,面前摊开的是那本发黄的老书。

  他全神贯注,发现自己可以一目十行,并且能够很容易地理解所看的内容。这个发现,连他自己都感到震惊。

  心想,难道这就是拥有八个英雄的天赋的结果?

  原来那家伙的天赋本就不错,此时再加上那个英雄的天赋,他悄然成为了天赋超强的天才。

  九转凝元霸气功是虬髯客的功法,在他之前,也曾有人修炼,唯独他修炼得如此出类拔萃,唯独他修炼到第八境。

  这功法不仅需要超强的天赋和悟性,还需要无数天材地宝的催生,才能做到进境快速。所以当年的虬髯客就去当了盗贼,专门光顾王朝的各大宝库和灵药园,足迹遍及九州。

  甚至,北莽,西凉两国的宝库都有他的踪迹。

  正因为修炼需要消耗过大,春秋王朝唯一的王府得到这么功法后,却没人修炼,只得封存宝库。

  春秋王朝立朝以来,只有一个世袭罔替的皇族王侯,那就是安靖王。这样一个世袭千年的王侯府都不愿去修炼这门功法,更别说寻常宗派和个人了。

  公孙策想都没想就把这门功法交给陈词,其实也是料想陈词不会坚持,可能贪个新鲜玩上几日就腻歪了,他压根就没想以后的事。

  可惜,一向算无遗策的他,这次也失算了。

  陈词将整篇功法理解通透,随后深呼吸,摒除心中杂念,抱元守一,坐定内观。

  因为那家伙在勾栏里的姑娘被窝里猝死,身体的气海关闭。此时他看到气海是一片混沌,入口处还有着一道紧闭的门。

  他没有多想,心神沉下去,来到门边。

  按照九转凝元霸气功的功法指印,他分出一缕神念,沿着经脉穿过五脏所在的玉宫,掠过识海所在的神庭,从头顶飞出,融入天地之中。

  天地之中有灵气,他的神念很快就与天地感应、融合。

  紧接着,一道肉眼不可见的虚无之气随着他的那缕神念脱离天地,沉下来没入他的头顶,顺着神庭玉宫一直落下,打在气海的那道门上。

  咔!

  一道细微不可察觉的声响在他体内响起,气海的门缓缓裂开。

  ……

  公孙策正喝着茶,算着厨房锅里的面刚好煮开,他泡的一盏茶也正好喝完。

  就在这时候,一缕清风出现在酒馆里面,清风徐徐,带着一股灵气。

  公孙策一怔,随即想到什么,瞪大了眼睛,道了一声“不会吧”,身形一晃间,已是出现在陈词的房门外。

  “盏茶通玄!”

  感受着房间里传出的气息,公孙策呆立在门外,怔怔地看着紧闭的房门,半晌,回过神来后,微微一笑,道:“原来是天才。”

  然后转身走回厨房,将煮好的面捞起来,盛在一只大瓷碗里,又加了一勺子油盐,两瓣腊肉,一抹碎葱花,才端着走出去,放到茶几上。

  这时候,陈词正巧从里面出来。

  “面煮好了,趁热吃。”公孙策看了一眼盏茶前后气息不同的陈词,面带微笑。

  陈词应了一声,感觉肚子真饿了,就坐下来吧唧吧唧地吃面,一边吃还一边瞟没有一个客人的酒馆,皱眉道:“你这酒馆生意也忒差了点,这个点都没有客人,你就不怕倒闭?”

  公孙策抬头看了一眼门外不多行人的街巷,道:“今日是迎洛神庙会,街坊们都跑洛河边迎洛神去了。”

  闻言,陈词哎呀一声拍了一下脑门,急匆匆起身,夺门而出。

  “这么着急做什么去?”公孙策仰头大喊。

  “我约了吴公子去看洛神圣女的,差点忘了这茬,要误大事。”陈词远远地回了一句,一溜烟跑没影。

  见到陈词跑远,公孙策才收回目光,淡淡地说了一句:“去查一下公子这几日在勾栏里接触过什么人,发生过什么事。”

  “是!”酒馆后面的一个角落里,传出一声喏,随后有轻微衣袂破空声传来。

  公孙策沉吟了一会,随后走到账台处,提笔写了一封信,随着一只硕大的红嘴信鸽腾空而起,这封信将会落到陈风啸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