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9-08-04 09:44:34
  1. 爱阅小说
  2. 仙侠
  3. 劫灵之眼
  4. 第二章 闭目孩童

第二章 闭目孩童

更新于:2018-03-15 15:39:02 字数:3436

字体: 字号:
劫灵之眼目录
共258章
  转眼半月时间过去,今天天气好转,外边灾难已经过去,只留微风徐徐吹拂。部落名为命水古族,驻地方圆十公里,所辖领域不知几何。目前大部分族人已经开始整理灾后的家园;普通族人在修真族人帮助下,一道道石质石屋拔地而起,一条条街道整齐对向中间族殿各个门区;其他修真族人正在整理护族大阵,准备重新布置。

  在命水古族村子正西方有一高耸云际的断崖,断崖整齐平滑,像被人用利器从中间切开一样;这片断崖就像村子的靠背一样,看着给人以无线敬畏感和安全感。断崖山有四个五人宽的大洞,横钉在断崖之上,离地数千米之遥,此时从南数第一个洞中正有人群逐渐涌出,携带者各种物品,细细看去,都是普通人生活所需之物。在修士阵法形成的水道之上缓缓地向着村子中不同区域移去。

  东方原来的古葬山脉,如今满目疮痍,残森断壁处处。原来的春意盎然,早已不见;更添一份命运的哀叹。山下靠近村子的那条古葬江被风刮出几道深壑,水流涌入其中,河水离村子又近了里许。

  “族长,族人已经陆续迁出了,村子重建也大体完工,只是守护大阵和一些普通族人生活设施需要花些时间去完善。”

  “嗯,守护大阵通信部分要优先恢复,这一季太过匪夷所思,要多加防备,凡是尽快吧!另外,关于清典虚减族人事宜延后,镜灵境族人暂时不要派出了,全力支持族地重建。古箫,你先下去,叫你古岩叔叔过来。”

  “是”

  “族长,我们救下的那个人醒来了,目前正在自行调养,要不要叫他过来。”英挺的古岩拱了拱手,修长的身姿肃然而立。

  “不急,我先配给你个任务,这次春季刚开,就发生这样的灾难,我总觉得心神不宁,你也知晓,我族本命术与水有关……”古桑族长似乎陷入了沉思,话到这里便顿了下去。

  “其实水并不是关键,在万历以前,也就是时空裂隙出现之前,我们所在的这块陆地名叫净域。”

  “族长,我们这里不是叫古葬大地吗?”石岩皱着眉头插声问道。

  “呵呵,差已差以!古葬之地只不过是一个比较大一些的岛屿罢了,顶多算是一块小大陆,而我所说的净域是指古葬大地以及禁灵渊及之外的所有世界,而且还不止,除了白昼之阳、暗夜之月之外,在这方巨大无边的大陆之外还有四洲、一宇来阁、一隐宙岛。我们古葬大地只不过是净域大陆的一缕甲片罢了!”古桑族长捋了捋胡须,一脸释然,托山万年,重难负;一朝得脱,心坦然。

  “嘶,族长,这……这……”古岩似乎无法接受,一时不知如何说下去。

  “族长,这么重要的事您为什么要告诉我呢?还有这些秘密……”

  老者挥手打断了古岩的话,继续说道:“为什么把这些告诉你,你以后会知道,现在听我把话说完,这次拍给你的任务不容有失,希望你能慎重对待。这次给你的任务就是尽快赶去古秋城一趟,向这次我古族苏醒的水系真灵境强者求一道龟片!另外,沿路将遇到的情况及时用裂灵诀传回族里,我总感觉这次的春季与以往大为不同,因为风的出现。”

  “风?”古岩抬头呀然的看着族长。

  “族长,这就是旧族典里记载的金木水火土风雨雷电九种自然属性里的风属?”

  老者捋着胡须笑着对古岩说道:“对,看来你还没忘记族典的翻阅!金木水火土是五行属性,也叫地源;而风雨雷电是四星属,所谓风雨纠缠,雷电交绊,互为依托,相为所生,又叫天源……”

  古岩刚要继续说点什么,门外突然传来古箫的声音“族长,族人古凡和其他几名孩童在近水溪发现一名二三岁的孩童,满头白发,立于头上如猬刺,甚是奇怪,如今陷入昏迷,不知人事。”

  “古岩,该说的我都说了,记住第一要拿到龟片,第二要把沿途所见传回,至于裂灵诀,这里有一块奇石,是祖上留下来的,能够让你拥有发动术诀的作用,但是次数只有三次,切记!好了,你去吧。族内的事情我会安排,姬月那里也不要说什么,尽快出发就好,下去准备吧!”古岩躬身一礼下去了,古箫急急忙忙的抱着一个孩童走进石室内放在一边的木床上。

  古桑站起走到床榻前,看着昏迷中小孩,满头白发,根根纯净银色,并且炸立而起,刺猬一般,小脸有些圆,眉毛还不是很清楚,眉心似因痛苦有些皱,双唇和面色苍白无血,上身穿一件白色小褂,下身半截短裤,都是粗制衣服,稍微有些破损,穿在身上有些瘪,看来很是瘦弱。

  古桑族长直接把手放在孩子的手腕上,一点水灵力沿着孩子的胳膊蔓延到全身,之后顺着七窍流转进身体内部,期间小孩没有任何反应。

  过了片刻,古桑族长皱着眉头,捋着胡须,一脸的不解。

  “族长,是不是哪里不对劲?这孩子是在古葬江边被龙卷刮出的深壑里发现的,应该是从古葬江上游飘下来的,难道是古葬森林里的妖族?”看了族长的神情,古箫看着榻上的孩子问道。

  “应该不是,虽然我们和妖族接触甚少,但是一个能化形的妖族绝非简单之辈,何况我查看了这孩子体内,没有半点修炼的痕迹,不过一个不同孩童罢了,就是资质还不错,是个修炼的苗子。让我不解的是这里刚刚发生灾难,古葬山脉虽然我们没有去查看,估计不会比我们看到的情况好多少,这样一个情况下,这孩子居然没有受一点伤。奇怪,奇怪!”边说话,古桑边围着床榻开始踱步。

  少顷,古桑低头伸手去捋了一下孩童的三寸长发,伸手切入发际,开始居然没有插进去,又慢慢地加了点力道,这才捋顺了;捏起两根手指夹住一根,摩挲了两下,异常柔韧;然后,族长又在食指之上凝聚了一把水刃,刃端几近透明,锋利异常。试着去碰触几下,发丝居然摆到一边去了;族长耐心的抓起一根,用水刃去割了一下,居然没有划断,并且老者的双手立即被一股大力弹开。

  看着族长的动作,古箫也是好奇心大起,急忙问道:“族长,怎么回事,居然把你手弹开了?这头发的强度还真不一般啊!”

  捋着胡须,族长笑道:“呵呵,却是有趣!想不到此生居然能碰到如此怪事。真所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一山更是比那一山高啊!怪怪怪”

  族长一连三个怪字,古箫更是心急,“族长,您不是说他没事吗?怎么现在又怪上了?”

  抬头看了看古箫,古桑族长故自言道:“我之前说了两处奇怪,是有因由的!奇怪两处,两处奇怪。”

  古箫一听,本来俊秀潇洒的人也不免挠了挠脑袋,根弦有些不够用。

  不等古箫发问,老族长又继续言道:“我之前说过这孩子没有受一点伤,却是有两处地方我探不得,其一便是这头发,银色一线,炸立而起,不授空隙,弹避切割,受之不断,这是一怪;而另一怪便是这眼睛我居然没能用灵力看到,外表我们能看到睫毛和眼缝,内里在查看之中却无甚物,你说怪不怪。”

  说罢,族长又伸手用两根手指去试图拨开两道眼皮,却不见寸功!因孩童头发太“长”,相比而言,小小的脸蛋很是精致,眼皮也就显得更加细微了;老者并未有其他颜色,延展出两道水线,拘住两道眼皮,慢慢的开始增加力道,纹丝不动。不知过了多久,一炷香,两柱香,也或许更久;老者脸上已经布满了小水珠,看着随时准备凝滴流下。一旁的古箫眼睛一眨不眨,水汪汪的,应该是施展了某种水元术加持,只为了不错过任何一点细节。

  “嘭”

  只是一刹那,古桑就被一股巨大的力量反弹了出去,撞在墙上,昏迷过去。一旁的古箫一下子愣住了,下一瞬间立马在手上凝聚了一把晶莹水剑,缓缓地后退到族长身边。

  看到孩童一直没什么动静,古箫看着族长喊道:“族长……族长”

  大约半柱香时间,躺在古箫怀里的族长悠悠转醒,刚要说话,一口闷血夺口喷出,之后族长示意古箫把自己扶起靠在墙上。

  “族长,您没事吧?”古箫一脸担忧。

  “还好,只是一时承受巨力,胸口被压住,现在好多了,虽然身上肋骨有几根断了,左臂估计应该也裂了,不过没事,不用担心。”说罢,又咳嗽了几下,似是血在口中有些咸味儿。古箫在一旁凝聚了一团水球送入族长口中。

  漱过口,古桑族长缓缓地坐起来,调息了片刻!

  看着族长全身蒸腾起淡淡的水雾,裸露在外的衰老皮肤也晶莹水层包裹,心中不免松了口气,站在一旁一言不发。

  “唉,看来我之前的安排果然没错,希望古岩能够一切顺利,不枉我修炼一场。不过还是要尽早做一番准备,虽然劫难难免,可也给了我族喘息之机。水---雨,到底是凡?还是仙?”

  老者旁若无人的自说自话,显然并没有避讳古箫的意思,一旁的古箫犹如泥塑一般静默一旁。

  “古箫,你去叫你古石叔叔三天后将族人都叫到族殿外边,我有些事情要和大家说明。”

  “是……族长,那这孩子?”古箫指了指躺在一边的孩童。

  “这里你不用管了,这孩子不妨事。记得,这里的事不要对任何人讲起。切记,切记!”

  “孙儿知道了,谨遵族长叮嘱!”

  看着古箫离开,老者古桑将床榻上的孩童安排在侧旁的一间小点的石室当中,然后继续闭目修养。

字体: 字号:
劫灵之眼目录
共258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