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9-09-01 20:35:38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将星凋零蔷薇哭泣
  4. 第二节

第二节

更新于:2018-03-15 08:03:15 字数:3584

字体: 字号:
将星凋零蔷薇哭泣目录
共7章
  到了第一军团驻地,映入轩思尘眼中的是无边无沿的帐篷群落,但是其中有一顶帐篷却是出奇的大。那个,或许就是指挥帐吧。轩思尘想到。

  轩思尘来到了那顶帐篷外,掀开帐篷就走了进去。进帐篷后四周打量了一下,在进门的右边墙壁上挂着一柄金色巨刃,左边则是一套金甲战衣。正中间则是一张红木桌子,而桌子后的屏风上写着帝国的训诫和第一军团的军规。

  轩思尘走过去摸了摸金甲战衣,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分外强烈。

  “你是谁?在将军帐里做什么!”一声娇喝在轩思尘身后响起。

  轩思尘回头一看,只见一名身着一身黑色劲衣,手中倒提一柄轻弓的女孩子。浑身散发出一股冷傲的气息,让人不寒而栗。

  “你又是谁?为什么来这里!”轩思尘反问道。

  “哼,本姑娘是这第一军团弓手大队的大队长,白灵儿。你呢?”白灵儿挥了挥手中的弓,对轩思尘说道。

  “我?我和你差不多。我是这第一军团的新任军团长,轩思尘。”轩思尘一边将手中的剑和包裹放下,一边笑着对白灵儿说。

  “新任军团长?我凭什么相信你?”白灵儿抽出了腰中的匕首,笑着对轩思尘说。

  “哈哈,那要我怎么证明呢?”

  “很简单,和我较量一下。”白灵儿说完,便冲向了轩思尘。手中的匕首挥向了轩思尘的咽喉部位。

  看着匕首上泛起的绿光,轩思尘知道上面淬毒了。不敢怠慢,左手攥拳,凝聚起火炎气,砸向了白灵儿。

  看着充满杀机的拳头,白灵儿不敢硬拼,便向旁边一闪。轩思尘看到后,嘴角扬起一丝不可察觉的笑容。右脚点地,一丝火炎气瞬间爆发,将轩思尘的速度提升了一个档次。瞬间就冲出了指挥帐。

  白灵儿看到轩思尘冲了出去,心中一急,也跟着冲了出去。待白灵儿冲出来以后,四周看去,却没有发现轩思尘,不禁心中一惊。正要有所行动时,却感觉脖颈间一热,低头一看,发现轩思尘的手正架在自己的脖子上。而另一只手正握着一柄火炎气凝成的匕首,抵在自己的胸口。白灵儿脸一红,冷喝到:“放手啊,你还想抱多久!”

  轩思尘这时才察觉到自己的失礼,连忙松手,说:“这下可以证明了么?”

  “哼,不能!”白灵儿撅着嘴,说道。

  这时,跑来一名青年,到轩思尘面前,说:“你是轩思尘么?”

  轩思尘打量了一下面前的这名青年。只见他一头乌丝,身着一袭白衣,颇有儒将之风。便说:“我是轩思尘,你是?”

  “啊,我叫华梓原,是第一军团枪骑兵大队的大队长,也是原第一军团的参事长。既然你叫轩思尘,那你一定是新任的第一军团的军团长吧。”华梓原说道。与此同时,又来了一人。

  轩思尘仔细打量着新来的这个人,只见他一身铠甲,身后背着两把巨斧。身上充满爆炸性的肌肉,表明任何敢挡在他面前的敌人都会被他撕碎。

  “军团长?我不管是谁,先接我一斧再说!”那名男子说毕,从身后取下一柄巨斧,用力挥向了轩思尘。

  “喂,小天,你…”华梓原略有些着急地说道。

  “来得好!”轩思尘打断了华梓原的话,在身体上用火炎气凝出一层护体罡气,“火炎罡风。”

  嘭!

  一声过后,只见那名男子一脸惊愕的看着轩思尘。

  众人也看向轩思尘,却发现巨斧停在了距离轩思尘身体两指处。而巨斧上的斗气被护体罡气压制的萎靡不振。

  “现在可以了吗?”轩思尘笑着对那名男子说道,“可以告诉我你叫什么吗?”

  “好!够爽快,我叫昊天。是第一军团刀斧手大队的大队长。”那名男子一边将巨斧收起,一边对轩思尘说。

  “嗯,那…”轩思尘正要说下去,突然感觉没来由的一股寒意。猛地一喝,“给我出来!”随着一声暴喝,一股强劲的火炎气,暴体而出。将虚空中的一人推了出来。轩思尘紧接着冲了上去,以闪电般的速度,伸出右手,将那人擒住,顺势按在地上。

  “你是谁?为什么…”话没说完,轩思尘觉得脖子上一凉,扭头看去,是一张绝美的脸庞。

  “放开他。”那名女子开口说道。

  轩思尘只感到一阵如兰似麝的香气扑面而来,一下子愣住了。这是华梓原赶了上来,说:“军团长,他是军团长,快住手啊。”待三人都站起来以后,华梓原松了口气,对轩思尘说,“他是第一军团刺客大队的大队长,漠昕。”说完指了指地上的男子。轩思尘顺势转过头去看向地上的人,只见那人生得一副清秀的面庞。细细弯弯的眉毛,红红的嘴唇,颇有一副女儿像。

  “至于那个人。”华梓原指向了刚才威胁轩思尘的女人,继续说,“她叫冉在昕,是第一军团刺客大队的副队长,也是漠昕的妻子。”

  华梓原转身向漠昕和冉在昕说:“他叫轩思尘,是我们第一军团的新任军团长。大家打个招呼吧。”

  漠昕挥了挥拳套,笑着说:“军团长好啊。”

  冉在昕挥了挥手中的匕首,冷冷的说:“你好。”

  华梓原招了招手,道:“大家进帐篷吧,我们好好认识一下。”

  众人进入了指挥帐,轩思尘坐在正中间,华梓原坐在他旁边,众人依次落座。不久,帐中传出来一阵说笑声。

  耀火帝国,帝都,耀火神殿。

  “天儿啊,你真的要去东线?不久之后,我们和天玥帝国就要开战了!”王座上的一位老者,问着殿中的男子。他一身银甲,手中提着一柄银枪,俊秀的面庞上,带着一丝坚毅。

  他叫鹤傲天,是耀火帝国帝主鹤峰的独生子,也是耀火帝国唯一的继承人。

  “是的,父亲。我不想坐白来的皇位。”

  “唉,好吧。但是,你一定要小心啊!”鹤峰关心地说道。“来人!”

  “是,帝主。”

  “你去通知兵士堂的堂主,把东线第四军团给帝子。另外,把魔力学堂的精英法师中调五百大魔导师给第四军团;把武者学堂的武者中的地阶以上的掉过去一千,天阶调过去五百;刺客,弓箭手都给我换成高阶的。补给优先供应他们。明白了么?”鹤峰思索了再三,觉得没有什么遗漏之后,对下人说道。

  “小人明白。”

  “去吧。”

  确定那人走后,鹤峰将门关上,转而对鹤傲天说:“天儿啊,你只有两年的时间。两年之后,我们会对天玥帝国发起一次整体攻击,而你的第四军团的位置,是距离天玥帝国西线指挥部最近的一支部队。你明白自己的重要性么?”

  “孩儿明白。父亲放心,两年之后第四军团就是一把尖刀,随时都可以撕碎他们的防线!”鹤傲天说道。

  当天晚间,耀火帝都的帝子殿内。

  “真的一定要去?那里有什么好的?”一名女子靠在鹤傲天的肩头上说。

  抚摸着女子如丝般的秀发,鹤傲天无比疼爱的说:“是啊,一定要去。它感应到了那么强的战意。”说罢,用手抚摸着腰间的佩剑。鹤傲天这时抓起女子的手,眼睛紧紧的盯着她,说:“诗琪啊,等我,五年之后,你就可以做国母了。我父亲已经说了,那场战争结束后,他便让位,我来坐帝主。”

  “我不在乎什么帝主、国母;我也不要荣华富贵,我只要你,我只要你活着回来。答应我!”姬诗琪认真的对鹤傲天说。

  “好,我答应你,我鹤傲天一定活着回来!”鹤傲天也认真的对姬诗琪说。

  另一边,轩思尘却头疼了起来。

  “梓原啊,你说怎么办,陨神峡谷我们必须要有兵力防守。否则光靠花语森林是守不住的。”轩思尘看着地图说道。

  “是啊,可是如果驻兵的话,就违背了和平协议。那么耀火的那群孙子肯定会以此为借口,大举进兵。我们刚刚经历了两次大战,根本无力西征啊。”华梓原用手敲着头说。

  “是啊,对条顿公国和烈阳帝国的两次大战使我们元气尽失。西线兵力虽然未受太大影响,但是却无力发动进攻了。”说到这里,轩思尘狠狠的砸向了桌子,“最可恶的,国主竟然优先补给第五军团!那个废物军团长,明明占据着那么小的地方,却还要那么多的补给!”

  “咳咳…军团长啊,第五军团的军团长可是帝子啊。”华梓原像是怕轩思尘说出什么不该说的话似得,连忙打断了。

  轩思尘也意识到自己的失言,连忙转移话题,“这样吧,我明天给国主写封信,申请设置一支部队去陨神峡谷。”

  “那么,军团长决定派哪支部队呢?”华梓原问道。

  “嗯,从弓手大队里抽调一百人,刺客大队里抽调两百人,枪骑兵里抽一个大队,最后魔祭祀大队里抽两百人,组成一个加强的千人团,他们是我们的前卫团。”轩思尘充满自信地说。

  “嗯,这个前卫团进攻虽然劲头不足,但是打防守战的话还是比较轻松的。”华梓原说道。

  见参事长都没有问题了,轩思尘说:“好吧,我这就回去写,明天就差人送到帝都去。”

  “嗯。”

  待华梓原走后,轩思尘将轩辕剑抽了出来,轻轻的用手在上面擦拭着。每次擦拭它都有一种奇怪的感觉,一种渴望杀戮,嗜血的感觉。一不小心,轩思尘将手划破了,正欲包扎时,却见剑身上多了几道优雅的血槽,暴力又不失美感。

  轩思尘仔细一看,发现轩辕剑三个字有些模糊。再细一看,却发现几个字的笔画开始了移动。等一切平息之后,轩思尘见剑身上的宝石都已消失不见,在剑柄与剑身交汇处出现了一块大的水晶般的宝石,里面似乎蕴含着毁天灭地的能量。而再看剑身上的字,却不再是轩辕剑,而是九州寒。

  将九州寒握于手中,一股冰凉的触感令轩思尘舒爽不已。那种冰凉却不刺骨,暗含内敛却十分浑厚的杀气,一时间,令轩思尘迷失了自己。

  尘儿啊,是神是魔,全在你一念之间啊…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