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9-08-04 09:45:18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热血坚持
  4. hg平台皇冠体育|官方网站 噩耗

hg平台皇冠体育|官方网站 噩耗

更新于:2018-03-15 10:12:30 字数:3830

字体: 字号:
  “咚咚咚”沉重的敲门声在昏暗的房间中响起,房内没有灯光,灰暗的室内仅有渗透窗帘那一丝的阳光。

  “谁?”一个略带沙哑的声音在房中响起。

  “请问是羽凡先生吗?”房外的声音回应着,是一个女人的声音,声音的主人年纪应该不会很大,因为那声音中的稚嫩还没有完全退去。

  “你是谁?”屋里的人没有理会对方的问题,带着一丝警惕的继续问道。

  “是我。”屋外一个粗矿的声音代替了先前的那女人。

  “什么事?”屋里的人似乎知道外面是什么人,声音中带着一丝诧异。

  “你妹妹出事了。”粗矿的声音回答的很简短,但却知道这对屋里的人是最好的回答。

  果然,房门迅速的打开了,一个长相略带瘦弱的青年慢慢走了出来,青年的头发很长,已经到了肩膀,却不像社会上的那些年青人一般打理的很飘逸。反而非常的林乱,就像一个很久没有整理过头发的人一样。同时浑身还散发着一种恐怖的气息。

  金少梅不知道面前这个年青人是谁,可对方身上散发出来的气势绝对是她自入伍以来所见战士中最强的。特别是那被乱发遮掩下时隐时现的双眸,给她一种来自心灵的震慑。

  金少梅身旁是一个身材高大的壮汉,一身西装加上一副墨镜,造型像酷了美国电影里的FBI。感觉青年直视他的那凌厉的眼神,壮汉有些尴尬,心中将派他过来的那位诅咒了千万次。

  “嘿嘿,好久不见了,凡哥。”壮汉挠了挠光秃秃的头顶,露出自己感觉上很和蔼的笑容。

  凡哥?旁边的金少梅几乎以为自己的听觉出了毛病。因为在她的记忆中,从来没有谁能让这位发出如此的尊称。哪怕是他的顶头上司。

  “给我一个解释。”羽凡的回答非常直接,声音也很沉静。

  壮汉几乎下意识的退了一步,有些结巴的道:“那个,那个,你妹妹掉进遗弃之地了。”

  “你说什么?”羽凡顿时失神。接着猛然一个近身右手掐住了壮汉的脖子,咬牙道:“陈二,这个笑话一点都不好笑,弄不好会死人的。”

  金少梅大惊,根本没想到眼前这个青年说动手就动手,而且速度之快绝对让人咋舌,她根本没看清对方是怎么出手的。

  “你要干什么?”金少梅迅速的拔出了枪指向了羽凡。羽凡丝毫不理会指向自己的枪口,冷冷的看着陈二等着他的回答。

  “咕~~少梅,把枪收起来,我没事。”陈二有些艰难的对着金少梅道。见金少梅的枪依旧指着羽凡没有丝毫放下的动作。忙对羽凡道:“凡哥,她入行不久,还是个雏,可别为难她啊。”

  “说,到底怎么回事,难道你们忘了三年前的承诺吗?当真要我把这个世界绞个天翻地覆。”

  “凡哥,误会,绝对是误会。是你妹妹和朋友跑禁地郊游自己掉进去的,当时我们龙组的两个保镖为了救你妹妹也掉了进去。真的,你是知道我的为人的,难道你连我都不信了吗?”陈二连忙解释。

  “去禁地郊游?难道。。。。”听到陈二的解释,羽凡陷入了回忆和失神当中。

  “那天,是你父母的祭日。”随着陈二的回答,羽凡的手渐渐的失去了力量。陈二趁机急退两步摆脱了控制,深吸了几口气。对一边的金少梅狠狠瞪一眼道:“快把枪收起来,在他面前玩枪,想找死吗?”

  金少梅对陈二莫名其妙的训斥有些委屈,但还是快速的将枪收了起来。

  “我们准备组建一个营救小组进入遗弃之地,将里面的人都救出来,只是没有一个合适的向导,所以头叫我过来通知你,希望你能和我们一起去把你妹妹救出来。”陈二见时机成熟,将自己此行的目的说了出来。他知道对羽凡最好说实话,拐弯抹角的话反而会让他看不起。

  羽凡回过神来,冷笑道:“怎么?已经五年了,你们还是对我的话带有怀疑,哼,要去送死的就来吧。不过丑话说在前,你们进去我不管,但是谁要是妨碍我救人,我不介意那他见识下什么叫死也是一种奢望的滋味。还有是谁是禁地的负责人。她欠我一个交代。”

  对于羽凡的问题,陈二沉默了一会轻叹:“不用交代了,他死了。被人杀死的。”

  “这么说来,这件事是被人利用了,等我回来。我要一个满意的结果。否则。。。你知道我的手段。明天五点禁地出口,过时不候。”“哐!”门重新被关上了。

  陈二轻吁了口气,对着一边还不知道怎么回事的金少梅道:“走吧!”

  走在回去的路上,金少梅心中一直非常的疑惑,刚才的那个叫羽凡的到底是什么人,一直在龙组里出了名暴躁的陈二怎么会对他如此态度。

  “想问什么就问吧!”路上一直沉默的陈二似乎知道金少梅在想什么。

  金少梅犹豫了一下,开口道:“二哥,刚才那个人是什么人,你好像非常怕他。”

  “没错,我怕他。”陈二很直接,似乎理所当然。金少梅闻言惊愣住了,进龙组一年多,还是第一次听说陈二会怕什么人的。即使面对组长陈二都从未服过软。

  “怕他不算丢人,即使是龙一那小子见到他也要绕道走。知道方忠吗。”陈二从怀里掏出一根中南海叼在嘴里点燃深吸了一口道。“知道啊,他可是我的偶像,听说他是神组中的第一人,百年难得一见的武学天才。”金少梅不知道陈二为什么会提到方忠,但还是带着一丝崇拜的回答。

  “偶像?嘿嘿,你知道方忠面对羽凡时的下场吗?人家就用了一只手,还是站着不动。几乎将方忠打残了。知道最近几年为什么没有方忠那小子的消息吗,那丫的在医院养伤呢?”陈二憋了金少梅一眼有些幸灾乐祸的。

  “怎么可能!”金少梅几乎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哼,怎么不可能,不信你去问龙一,当时中南海三大组的头都在。他们总不会骗你。再就是,方忠那小子已经伤愈了,应该在这个星期就会调到我们龙组来当副组长,到时候你自己当面问他。真想看看那小子会是什么样的一个表情。”陈二略带遐想的道。

  “那个羽凡真的这么厉害?他到底是什么人。这么厉害的人怎么不将他吸收到咱们龙组。”金少梅疑惑的看着陈二。

  “他?怎么说呢,你知道遗弃之地吧。”陈二弹了弹烟灰轻声问着。

  “遗弃之地?什么地方,没听说过啊。”金少梅迅速的在脑海中搜寻着,可是却没有找到半点有关的信息。

  “噢,我忘了,遗弃之地是我们内部私下说的名字,官方说法好像叫第三世界。对,就是第三世界。”陈二拍了拍脑门说。

  “第三世界!遗弃之地就是第三世界?那里跟羽凡有什么关系。”金少梅对第三世界还是知道的。十年前在中国南部,一个考古学者在一座深山中找到一个洞穴,在那个洞穴的里他发现了无数殷商时期的青铜器。因此断定在洞穴的深处肯定是殷商时期某位大人物的陵墓。所以他立刻向考古协会上报,在协会的同意下带着一只近百人的考古队伍,深入了洞穴。可是几天后那只近百人的队伍尽数失踪。考古协会见事情不妙,立刻报告给了当地的公安机关。当地的公安机关立刻派遣了数支搜救队伍进入洞穴,恐怖的事发生了,因为进入洞穴的人再没有一个出来。此事立刻被上报给了省里,省里又上报给了中央。中央领导立刻将洞穴画作了军事禁地,同时派遣了数支小股队伍探索洞穴。可是却无一例外的失踪。洞穴深处就像一个黑洞,让进去的人全都都莫名其妙消失了。如此一来再也没有人敢深入洞穴之中。这件事被中央列为五星机密,严防流入民间。

  本来这件事到此就画上句号了,在科学家和中央的人眼中顶多就是在中国多出一个像百慕大那样的未解之谜。但这一切却应为一部DV而彻底的改变。管理洞穴的人无意中在洞穴边缘捡到了一部DV,播放之下大吃一惊。DV是发现洞穴的考古学者留下的,里面记录了他们探索的全过程。

  他们不是失踪了,而是到了一个全新的世界。洞穴的尽头是一个通往神秘世界的通道。只是这个通道人能进去,却无法出来。他们找不到回来的出口。

  DV中的一切引起了国家领导的高度重视。新的世界,这让科学家们的平行空间理论得到证实。更让领导人们看到了资源和发展空间,在当今社会资源严重紧缺的情况下,发现了新世界。比哥伦布发现新大陆更让人垂涎。只要可以利用到新世界的资源,绝对可以让中国瞬间走向世界的巅峰。为此国家开始动用庞大的人力物力财力对新世界进行深入的研究。为了便于研究,科学家们将这个新世界命名为第三世界。这也是第三世界的由来。

  “什么关系,他是现在为止,唯一一个从遗弃之地出来的人。你说什么关系。”陈二两眼一白道。

  “什么?怎么可能,如果是那样,国家怎么会放任他在外面,他绝比对中国人登月更有研究价值。”金少梅惊呼。

  “你当那些大佬愿意?可不愿意又能怎么样,他们曾经动用了一个军区的力量对付人家羽凡。愣是被别人耍的团团转,连禁区司令都被人家俘虏了。那还不是他的真实力呢。”陈二回忆着有些羡慕的道。

  “这么厉害,什么时候的事,我怎么一点都没听说过。”金少梅有些怀疑的看着陈二。

  “五年前,轰动一时的北疆演习还记得吧。就那次,什么飞机啊,坦克,大炮啊连毒气都用上了,只差没用导弹,核弹了。”陈二侃侃的道。

  金少梅听得目瞪口呆,好半天才结结巴巴的道:“这。。。这。。。这家伙还是人吗?”陈二很满意金少梅的表情笑着说:“不知道,反正我是将这家伙定义为非人类。丫的,啥时候我也能又这么猛就好了。”

  金少梅翻了翻白眼心说,你要是有这么厉害,恐怕天下就要大乱了。

  陈二正感叹着,接着似乎想到了什么。对着金少梅说:“丫头,演习的那是你可不能对别人乱说。那可是关乎军区司令员面子的事,要是被那老头知道了。我不死也要下层皮的。”

  金少梅轻笑:“呵呵,今天我可是大看眼界了,天不怕地不怕的陈队长。还有这么多害怕的人啊。”

  “你知道什么!怕羽凡那是因为人家实力猛,咱心服。至于那司令员,咱不能不服。”陈二郁闷的道。

  “为什么?”金少梅还第一次听到这个理由,好奇的问道。

  陈二挠了挠油亮的脑袋尴尬的道:“那是俺家老头。”

  金少梅彻底的傻眼了。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