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9-08-04 09:45:02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香君
  4. 第一节 醉月楼

第一节 醉月楼

更新于:2018-03-15 11:48:12 字数:3755

  第一节醉月楼

  神州大地,山明水秀,物产丰富,本为乐土,但自五百年前,剑道修习之术开始流传,人们以修剑入道,得之延年益寿。但后人因信念各异,于剑道修行之法不同,始为二分,一者名仙,立规条严守之,以此为治,自称正道,以蜀山仙境门为首,称为仙族。一者随心而行,视仙者为迂腐,羞以为伍,纵意逍遥,以巫山逍遥门为宗,武林门派有所从者,皆统称为逍遥派。二者遂相互窥觎,两大剑宗争斗百年不休,死伤动辄上万,朝廷欲除之而后快,可惜却对之无能为力,只能刚柔并施,怀柔治之。

  四百年前,第一场大规模的两大剑宗之战终于在逍遥门前沿西川月河暴发,两派精锐尽出,仙境门出仙都蜀山,能御剑飞天之弟子五千,骑马徒步者八万。逍遥派自西川巫山出月河布防,御剑者四千,马步兵六万。

  名剑神兵,横空出世,剑阵魔功,势吞日月,地动山摇,山川崩裂,江河断流,尸横遍野。

  月河之战将近一年,战况依然惨烈,原以为势均力敌,战事将延续下去。谁知道一年下来,十万亡灵泪气,竟为逍遥门掌门云沧海所用,锻造神兵「月落」,此剑威镇四方,使日月无光,福无双至,祸不单行,仙族又逢名剑「湘君」传承者蜀山的紫枫女侠不幸玉碎,湘君剑下落不明,此消彼长,仙族战力开始消弱,不到半个月,在一片白蒙蒙的大雪中,仙族兵败如山倒,只剩三百御剑士。

  不久,逍遥派诸家获得全面胜利,乘胜追击,仙族逃回月河以南中原地区。次年,逍遥派包围仙族圣地蜀山五十二峰,仙族面临灭族危机。正当仙族粮尽绝望之时,蜀山小竹峰上,却有一名白衣飘飘的神秘美男子御仙剑直入逍遥派阵中,斩杀千人,竟无人能挡,逍遥派人心大乱。

  逍遥派有人持剑迎上白衣人大吼:「来者何人!」

  美男子淡淡道:「剑君。」

  男子的话说得轻,却充满了内劲,声音震得五十二峰皆隐隐摇晃。

  众仙族一听到这名字皆跪倒在地,此人竟是第二代仙境门掌门,此君剑法超凡入圣,人称剑仙,只是多年不知是何原因,闭关隐居,无人知道他尚在人间。

  有人抢声道:「你就是剑仙?」

  美男子依然冷峻着脸道:「你可以不相信。」

  来人恨恨道:「我倒想领教一下。」

  话语之间,神兵已出鞘,迳自向剑君杀去,眼看剑尖刹那已至剑君眉宇,剑君却无任何反应,众人不禁一惊。

  在仙家担心剑君时,却见逍遥派众人的脸上忽然刷的一下白了,只见剑叮的一声落地,剑君消失了。当大家的眼睛四处寻找剑君的时候,一把古铜剑出现在那人上方,正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向下俯冲。

  眼看生命危在旦夕,「叮」,又是一响,一道黑影冲向了正在俯冲的古铜剑,双方各甩了一个剑花后,飘然落地,出现两个身影,一个是剑君,一个,却是让众人惊艳的美女。

  剑君嘴角轻扬道:「云沧海。」

  黑色轻纱轻飘,美女眼神里流露着一种哀伤道:「剑君,别来无恙?」

  剑君眼睛定着看云沧海,片刻后却别过脸去恨恨道:「废话少说,世事纷纷,吾本已不想界入,唯蜀山乃仙家重地,逍遥派自入中原,生灵涂炭,今更欺我仙家无人,欲毁我仙境。一句话,四百年后,两大剑宗决战月河,胜者剑之所宗,如何?」

  云沧海听了,先是一顿,然后怒道:「我族百万之师,大战之期一到,定必赴约!」

  自此,在两大剑宗之约下,逍遥派退回西川根据地「巫山」。中原为正派诸家占据,门派亦纷起,有如雨后春笋,广招人马,以为四百年之战作准备。其中仍以蜀山的「仙境门」为首、「天香谷」,「名剑山庄」等亦渐为支柱,号令群雄。

  这个故事,便是从四百年后的江南扬州金陵府开始。

  七月初七,银汉佳期,平日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的文人雅仕,今夜相聚,不笑明月清风,不叹六朝兴亡,却只诵鹊桥仙:

  纤云弄巧,飞星传恨,银汉迢迢暗度。

  jinfeng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

  柔情似水,佳期如梦,忍顾鹊桥归路。

  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

  金陵城内,此刻尽是衣香鬓影,宝马雕车香满路,笑语盈盈暗香去,七夕这天,平日庭院深深的女子终得与情郎一见,趁着星夜传情,执手渡鹊桥,相拥过金宵。白石桥下,少女们放下一盏一盏的莲花灯,随流水翩翩漂流,祈求早日觅得如意郎君。

  走过白石桥,绕过莫愁湖,迎面便是金雕玉琢的醉月楼,此楼乃金陵城中着名的烟花之地,取名自醉生梦死,吟风弄月。在此七巧佳节,醉月楼何甘寂寞,公子哥儿们把自己的情诗写在折扇上,往朱红楼阁上扔去,哪家少爷的力度好,眼力够,落在心属的姑娘手中;扇子美,诗写的妙,讨得醉月楼里百媚千娇的姑娘欢喜,博得一句缝门为君开,便能偕美共赴巫山yunyu。

  玉壶光转,不知不觉却已是二更天了,眼见醉月楼中的姑娘都已名花有主了,仍储立楼前的公子们只能摇头叹气,使唤侍从们去牵马,眼看就要打道回府了。

  不巧,就在此时,醉月楼上却传来一阵扣人心弦的笛声,吹奏的正是一曲梦回江南,笛声凄清,如怨如慕,如泣如诉,让人为之动容,不住抬头张望,探个究竟。

  只见一俊秀非凡的红衣小奴站在阁楼上朗声道:「我家楼主说,哪家公子若是能对上楼主出的上联,便能今宵得见楼主一面。」

  话音方落,楼前便传来阵阵骚动,何事让众人惊讶如斯呢?只因为红衣小奴口中的楼主不是谁,正是醉月楼的主人。对于这位楼主的一切,大家都只是雾里看花,道听途说,但说楼主是名二八年华的奇女子,有沉鱼落雁,闭月羞花之容;颠倒众生,倾国倾城之姿,虽身在青楼,却出淤泥而不染,从来没人见过她的芳容,也无人知道她的来历。有人曾云扬州刺使殷浩为见美人一面,带三百府兵欲强闯醉月楼,但奇怪的是未见伊人,殷浩却已遭御史台参了一本,这件事为这位醉月楼主更添一层神秘面纱。

  所以,当楼前众人听得如今竟有机会得以见醉月楼主一面时,委实觉得难以置信。

  红衣小奴不待众人回过神来,已再度朗声道:「各位公子听好了!我家楼主出的上联是

  太极两仪生四象独立小桥人影不流河水去

  请各位公子对出下联来吧。」

  小奴一说上联,方才还闹哄哄的众人,却一下子变的鸦雀无声,大家皱紧了眉头,着实也想不出一个得体的下联来。

  就在此时,在灯火阑珊之处有两人一马,一眉清目秀的书童牵着白马,尾随一儒冠白衣,手摇烟雨扇,步履白虎靴的公子打从醉月楼前缓缓而过。只见此白衣公子听得上联,烟雨扇一收,往左掌手心轻轻拍打两下,嘴角轻扬,摇摇头,一把烟雨扇复又张开,继续信步而行。

  白衣公子身后的小书童,倒是知道公子心思,追问道:「少爷可是想到下联了。」

  公子笑而不答,轻摇烟雨扇,千年檀香木做的扇骨,散发出一阵阵迷人香气。

  只见小书童这次可是不到黄泉心不死,苦着脸,拉着公子衣角一直追问,哀声连连。

  白衣公子看着那一张天底下最苦的脸,又是无奈,又是好笑,但见路旁有一残破风筝,从怀中掏出一把翰墨笔,用火慑子轻轻一热笔腊,当即于风筝上笔写千秋到:

  春xiao一刻值千金孤眠西厢梦魂曾逐故乡来

  银汉金风,七月初七的晚风最是清劲有力,白衣公子刚端起风筝,一不留神,却为秋风所盗。看似天公有意穿作柳,公子无心,清风有意,好巧不巧,风筝竟然飞入了醉月楼里去了。

  过了半饷,醉月楼里传来了一把甜美婉若的女子声音道:「敢问风筝是谁家公子的呢?」

  白衣公子往小书童一瞪,小书童一脸无辜地耸了耸肩。白衣公子跨上白马,想来一个三十六计,走为上计。

  不想才刚要挥马鞭,便听得醉月楼中那甜美声音娇啧道:「哼,怎么公子敢作不敢当,难道小女子身在青楼,就容得公子出文调戏一番了。」

  在场诸家公子都恨不得认了他,但无奈根本不知风筝上所写何物,于是大家面面相窥,寻找着这个不解风情的采花「笨蛋」。

  白衣公子进退两难,思前想后,还是握着烟雨扇,策马缓步回到醉月楼前仰道:「风筝上的字是小生所写的,此对只是家奴一再苦苦追问,小生才书此无心之对,实在无调戏之意,如有得罪,望姑娘海涵。」

  一阵清风又吹起,只见灯火之下,公子白衣飘飘,轻纱儒冠巍娥,面如白玉,剑眉星目,鼻梁挺俊,腰挂蓝田墨玉,脚蹬白虎皮靴,众人惊道此貌当横空一世。而且此人自称小生,头戴儒冠,自当是已有功名在身,他日若能高中,前途当无可限量。

  楼中女子却丝毫不饶人,故意道:「公子礼效周旦,学于孔邱,仁义行天下,道德环宇宙,自当看不起我们风尘女子,虽不说于口,心中必道我们自甘堕落。」

  白衣公子一听,慌忙道:「姑娘千万别误会,小生绝无此意,苍天可鉴,明月可证。」

  看白衣公子一脸慌张,醉月楼中似乎隐隐传来女子们的笑声,片刻,女子道:「那请公子楼上一会。」

  白衣公子刹是踌躇,各家公子看了心底是又妒忌又愤怒,小书童牵着马绳一脸狐笑道:「公子你就上去与佳人一会吧,我答应你不跟老爷说就是了。」

  眼见白衣公子犹豫,楼中那把动人心神的甜美声音又传来了:「公子打从心底就是觉得小女子沦落风尘,不值一顾,公子如此嫌弃小女子,又何必张口一句不要误会,闭口一句绝无此意呢?」

  白衣公子听了摇头苦笑,一把扇子重重地敲了小书童的头一下,痛得小书童捂头欲泪。方缓缓纵身下马,复张开烟雨扇向楼上女子道:「金陵慕容雪,得姑娘相邀,三生之幸。」语音落地,即信步随已然到马前恭候的红衣小奴入醉月楼中。

  楼前众人一听,又是一阵起哄:「金陵有四君子,琴棋书画各领风骚,举世无双,各人名字刚好包含了风花雪月四字,人们称之为风花雪月四君子,慕容雪正正是画绝的雪君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