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9-09-01 21:08:06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剑圣一梦
  4. 序章

序章

更新于:2018-03-14 19:09:48 字数:2402

字体: 字号:
  魔界

  此时日当正午,天空之上漆黑的乌云与如雪的白云交织在一起,密密麻麻的布满天空,压抑的不留一丝空隙。各式各样的坐骑铺满了无边无际的天空。天空之上,正进行着激烈的战斗。

  乱军之中,一名男子斜靠在身后的那条巨龙身上,一身洁白的长袍衬托出他高贵的气质。他眼带嘲讽的看着不远处的那名黑衣男子。那黑衣男子身旁的部下在战斗中一个个倒下去,可他依旧平静的看着白衣男子,嘴角带着邪邪的笑,黑色的袍子无风自动,带着几分诡异。

  那白衣男子淡淡的说:“魔君,还要继续下去吗?你败局已定,如果你肯投降,我可以向你保证,绝不伤害魔族任何一个人,否则神兵一到,定要让你魔族鸡犬不留。”语气冰冷,隐隐流露出几分霸气。那魔君听完白衣男子的话,突然哈哈大笑,笑声刺人心骨,让人不寒而栗。

  “哈哈哈,真是笑话。圣王,神魔自古以来互不两立,你以为我会相信你的鬼话吗?来吧是男人,就让我们打个痛快。”语气中,散发着无尽的杀意意。

  “这是你自找的,全军攻击。”一声令下,万箭齐发,杀气如麻。大群大群的神兵不要命一般冲了过去。看着那冲过来的神兵,魔君笑的更加诡异了。

  一旁的副官将一个几个月大的婴儿抱了上来。魔君接过,温柔的轻抚着婴儿的脸颊,眼神中的杀伐之意早已荡然无存,取而代之的是那父亲的慈爱与不舍。

  “魔族长老和族人都安全转移了吗?”魔君一边逗弄着孩子一边问。

  “已经全部转移了。”魔军点点头,从颈项间取下了一枚奇特的护身符,血红的符文,充满着巨大的力量。在他将护身符给孩子带上时,一瞬间,便显的黯然无光,与普通的项链没什么区别。

  “护送少主离开。”

  “什么?”一时间,周围所有的将领全部跪了下来。此时魔君想做什么,他们一清二楚。魔君不舍得看着怀中的婴儿。

  “走,他会给我报仇的。”副官咬咬牙,驾起巨龙渐渐消失在天际。

  魔君不敢回头,他摸摸身下的魔龙,“老伙计看来这是我们最后一战了。”

  那魔龙长啸一声,以他的智慧当然明白主人的意思,顿时杀气全开。向着敌军冲了过来。魔君指尖轻点,一把腥红的巨剑出现在了手中,剑身极厚,一看便知破坏力惊人,不知道丧生在这把剑下的亡灵有多少。乱军之中,巨剑带着巨大的风压,只取圣王。所过之处,空间撕裂,神兵还来不及反应便身首异处。巨大的风压吹乱了圣王那金黄的头发,露出一双嘲讽的眼神,嘴角微扬,身形略微弯曲,右手仿佛握住了什么东西。沉寂瞬间,身体犹如离弦的箭一样,猛冲而出。手中瞬间凝结除了一把宝剑,修长的刀身上泛着点点星光,给人一种一碰便断的错觉,这如何能战胜魔君的巨剑呢?

  “砰!”两把剑在空中相遇,略显寂静,魔君面色惨白,肩头那深可见骨的伤口,让人不寒而栗。将那一口涌上舌尖的缕缕腥甜艰难的咽了下去,巨剑应声而断。

  “看来为了我你可是煞费苦心啊。连光明圣剑这镇族之宝都带出来了。若是冥族趁机进攻……哈哈哈。”圣王眉头一皱。

  “死到临头了还敢嘴硬。”说话间,正欲进攻,突然脸色大变。只见魔君黑发下的一双眸子变成了腥红,眼眸中的阵阵寒光让他头皮发麻,立在那里,竟然动弹不得。

  只见魔君手掌向前伸出,顿时划破虚无,一把诡异的巨剑从虚无之中探了出来。剑柄上,那狰狞的骷髅头无声的诉说着死亡与危险。圣王倒吸一口凉气,“这……这是……魔剑阿波菲斯!”

  “哈哈,你居然认得,不错,这便是第一魔神大人的配剑,魔剑阿波菲斯,魔族镇族之宝,不过,见过的人都死了。”

  在巨大的恐惧面前,圣王再不逃他就是傻子了。早知道魔族的镇族之宝是这个的话,打死他都不会来的。当年第一魔神便是靠着这把剑,横扫圣光大陆,连斩三大红衣祭祀。

  魔君看着他的背影冷笑一声,“虽然我无法发挥出它全部的力量,但是对付你绰绰有余了。”

  说着双手握剑,“看招,终极奥义-魔神降临。”

  空气中的能量在魔君背后聚集,一瞬间便将魔界的能量抽的一干二净。他座下黑龙的力量缓缓向他流去,什么东西正撕破空间,强行降临魔界。转眼之间,只见魔君的背后,出现了一个巨大幻影,狰狞的面孔,血红的双眼,手中拿着那被放大了无数倍的魔剑傲然而立。正是魔神嗜血之普尔娜。黑龙无力地坠落下去,刚才已经耗费了它所有的力量,陷入了深深地沉睡。

  “黑龙,好好地睡吧。”

  “灵魂为引,生命为源,请赐予我力量吧。”一口精血喷在剑上,霎那间,那魔神缩小了无数倍,与魔君融为了一体。

  “嗜血之舞。”话音刚落,魔君像炮弹一般冲杀了出去,踏着奇异的舞步,所过之处,空间崩塌,地动山摇,狂暴的能量使魔界快要崩塌了一般。

  “快给我拦住他。”圣王发疯般竭斯底里的咆哮者,将身边的护卫一个个扔了过去,企图阻挡魔君,哪怕阻拦一下也好啊。可是还未碰到魔君,神兵就化为了一团团血雾,魔剑尽情的吸收着一个又一个神兵的血与灵魂,不时的发出兴奋的颤抖声。圣王明白,魔剑的使用者必须消耗自身的生命才能驾驭。只要再给他一小会儿,只要一小会儿,魔君必死无疑。他更加疯狂的将身边的神兵扔出去,面对这样的领袖,只让他的手下一阵阵心寒。可是,魔君怎么会如他所愿呢。

  “极-剑刃风暴。”魔君双手握住魔剑,快速旋转起来,以其为中心,形成了巨大的剑刃旋风,强大的吸扯力将所有的神兵吸了进来,只是一触,瞬间被绞成血雾,被魔剑吸收。

  圣王此时挣扎着想要脱离这个噩梦般的地方,他好不容易才爬到今天这个位子,他可不想死啊。光明圣剑化为护罩罩住了圣王,希望可以抵挡住这一击。然而,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一切都显得苍白无力。只是一击,魔剑便打破了光罩,撕毁着他的身体。

  “我不甘心,我不甘心啊……”他忽然明白为什么教皇大人为什么会派他来剿灭魔族,这根本就是一个设好的局。

  魔君看着这正在崩塌的魔界,他想起了那张婴儿的脸,嘴角带着浅浅的笑。他的身体渐渐的,变得透明了起来,化为消失在时光的尽头。

  “孩子,好好活下去……”

  横插在地上的魔剑剑柄上的骷髅头,诡异的红光一闪,猛然划破天空,飞向天际。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