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9-08-04 09:44:32
  1. 爱阅小说
  2. 武侠
  3. 失魂落魄
  4. hg平台皇冠体育|官方网站 景家庄小少爷

hg平台皇冠体育|官方网站 景家庄小少爷

更新于:2018-03-15 15:45:34 字数:3354

字体: 字号:
  “老爷,七侠帮的朱老二求见。”

  “朱老二来了啊。。。”景镇江一手缕着胡须,一手背在身后,踱到门前。门外是个宽敞的小院,暮色正浓,院子里的景致别有一番风情。

  “老爷。”下人轻唤了一声。

  景镇江叹了一口气道:“请朱老爷到书房一坐。”

  偌大的书房只有朱老二粗重的喘息声。凳子还没做热的朱老二便起身等不及要出去找景镇江,正撞见景镇江匆匆赶来。景镇江见了朱老二,忙不迭道:“不知道朱二兄弟今日拜访有失远迎。”边说边拱手引朱老二入座。

  朱老二也不管那些礼数,拱了拱手道:“景大哥,事关重大。我大哥派我来请你到七侠帮走一趟,共议大事!”说着,又四下望了望凑到景镇江耳前轻声耳语了几句。

  景镇江听完,脸色一凝道:“朱二兄弟,事情虽急可今天色已晚,行路也不方便。你安心在我这住一晚,今晚我让管家备下两匹好马,明一早我们就出发,你看如何。”

  朱老二面露难色道:“景大哥,事不宜迟,大家都在等着你。若我们现在就出发约莫夜半也就到了。”

  “朱二兄弟,我也知道此时的情形,但恐怕夜路不好走哇。”说罢重重看了朱老二一眼。朱老二不解其意,忽而眼睛一转说:“你是说,我和你人单势孤,恐怕有埋伏?”朱老二心下想到:“他奶奶的,能多活一天是一天。”便又说道:“好!景大哥,那我们就明天一早出发。”

  景镇江安顿好朱老二,边让夫人将儿子找回来。夫人见景镇江面带急色,也不敢怠慢,马上带人出来找。顿时喊声不断“差儿~差儿~”“小少爷~小少爷~”不久,一个身穿白褂的男孩手舞足蹈的边跑边喊娘。孩子嬉笑着一下子窜到景夫人怀里。只见两个脏乎乎的小孩哭着跑来,一妇人追赶在后。那妇人见了景夫人,拦了两个孩子局促的给景夫人行了个礼,拉着孩子掉头便往回走。景夫人忙让仆人追上去给了农夫些许钱财。

  还不及景夫人责问,少年便说道:“娘,以后别‘钗儿’‘钗儿’的叫。叫我的大名,不知道的还以为您生了个闺女女扮男装呢。”景差在娘亲怀里撒着娇。

  “你是不是又欺负村里的孩子了?”夫人肃起脸来做样子嗔怪儿子。

  “是他们太弱了,我就使了一两招,两个人就哭爹喊娘的。”

  “还说,下次再闹就告诉你爹去。”

  “嘻嘻,娘怎么舍得。”

  夫人怜爱的摸着儿子的头带他回家去。

  景家是十多年前搬到这个村子里来的。小村子里来了个大户人家,整个村子也活跃了起来。景夫人又爱施恩施惠,村子是一年好过一年。最近因景家的资助,村里要修个祈福的娘娘庙。景差见了这景万分好奇,兴冲冲的跑过去。夫人拦不住,又见儿子这么高兴竟不顾景镇江在等,坐在一旁看儿子跟工匠们问东问西。景镇江在家里,左等不到儿子,右等不到夫人,气的亲自出门来找。见景差仍自玩闹,夫人在一旁兀自不管,更是气上心头。大喝一声,唬住了景差,也下了夫人一大跳。

  一行人刚进家门,景镇江便命景差到自己身前。景差怯怯的走过去。他从未见景镇江发那么大的火。景镇江捞起儿子抬手就打,还不曾打重景差就哭了起来。这一哭便如火上浇油一般,景镇江越发打的厉害。景夫人愣在那里不明白景镇江这是做什么。景夫人这一愣神的功夫,几大巴掌已经结结实实的的打在了景差的身上。景差见爹爹动了真撅着嘴瞪着眼使劲憋住在眼里打转的眼泪。景夫人见儿子这般委屈的样子才回过神来。赶紧上来劝景镇江:“老爷!差儿这是做错了什么,你又何苦这般。打坏了身子,又有什么用!”

  景镇江恨恨的道:“都是我们平日里宠坏了他。如今他除了玩还会什么!”

  景差咬牙不吭一声。景镇江从未如此打过孩子,泄了这一时的气,手不由的软了下来,放下儿子厉声道:“去书房面壁思过。”说罢便示意景夫人回房。景夫人被景镇江搞得也生气气来。不搭理他便要陪儿子去。景镇江愁眉紧缩说道:“我有事要和你说。”“有什么事,你也不该拿差儿来撒气。”景镇江也不说话拉着夫人便回了房。

  吃过晚饭朱老二拉景镇江到他房里又不知议了些什么。

  景差站在书房里背对着门口,晚饭也没得吃,远远的听见景镇江与夫人一齐来了。自己也不敢乱动。

  景镇江坐下来后将儿子换了过去,见景差满眼的委屈。

  “景差,爹今日打你也是为了你好,爹是气你整日在外面瞎跑。王师傅教的时都背过了?”

  “背过了!”景差见爹不生气了,便也放松下来。

  “那背给我和你娘听听。”

  “爹,王师傅都查过了。我没有只玩,我今天跟王五又学了几招,王五说我是练武的奇才,不信我耍给你看看。”景差见爹和往日一样,便又放肆起来。跑到院子里又是踢又是打的。可没一招在道上,弄得景镇江和夫人哭笑不得。在景镇江的召唤下,景差意犹未尽又踢了脚才跑回屋里,得意洋洋的喊了声爹。

  “恩。爹问你,你长大了没有?”

  “那当然!”

  “是男子汉了吗?”

  “当然啦!”

  “能照顾好自己吗?”

  “当然!爹,你今天怎么这么啰嗦。”

  “呵呵,爹不罗嗦了。差儿。。。”景镇江顿了顿,脸上因笑堆积的皱纹又都铺平开来,“敢不敢和爹打个赌。”

  “好!”景差一脸兴奋的应道“赌什么?怎么个赌法?”

  “赌你能不能有一番大作为。”景差一听,还不等景镇江说完就喊到:“玉面飞龙景差景大侠在此!”遂昂首挺胸作风度飘飘状。

  景镇江定定的看着儿子,看的景差有点发毛,喊道:“爹?”

  景镇江拍拍儿子的肩膀道:“你上华阳山的华阳寺找一位尘俗大师,随他潜心读书,将来考取个功名,若不如此,你就别回来见我和你娘。我们不要没有出息的儿子!”最后这句字字响声如雷,直吓愣了景差,景差抽眼向娘求救,却发现景夫人正哭的一塌糊涂。

  “景差,爹问你敢不敢打这个赌。”

  景差愣在那里,不知道如何是好。

  “爹真失望,亏你还说什么玉面飞龙,一点习武之人的胆量都没有。以后也不用学什么武功了。”说罢就起身向外走。

  景差见爹爹眼里满是不屑,又想到今后自己不能练功了,很是懊悔刚才的表现,想罢拦住景镇江道:“爹,那个尘俗大师武功高强么?”

  景镇江见儿子私有同意之势,大喜道:“尘俗大师乃当年少林寺金刚护法。后下山济弱扶贫,声明威震武林,受华阳寺住持之托留在华阳山住持华阳寺。

  景差也喜道:“真的?那他会收我为徒教我武功么?”

  景镇江见儿子追问不舍,心下想到:“本不想儿子再涉足武林,可他偏又是个好舞刀弄枪的。说重了怕他不去,先哄他去了。我再仔细嘱咐尘俗大师莫要教他武功莫要他下山,到时候也由不得他了。唉,儿子,莫怪爹不随你愿,实是这武林江湖不是你想的那样简单,一旦沾染,就莫想再安宁了。想罢景镇江哄儿子道:“这要看你与尘俗大师的缘分了。”

  景差喜道:“我是练武奇才!哈哈,我一定会把尘俗大师的绝技都学来的!爹,我去!我去!”

  景镇江大喜:“好!好儿子。好,好,好。。。”景镇江双眼见红,夫人更是抱住儿子大哭不止。

  待让景差吃了饭,景镇江好好看了儿子一番。夫人更是将儿子抱在怀里不住叮嘱这儿叮嘱那儿的“路都记熟了?出去了,可不能挑食,饿着自己。。。”景镇江止住夫人道:“景差你爹我当年在江湖上也小有名气,你此行不能靠爹的名气,让我看不起。出了村子就不准提我的名头,再也不要回头。尘俗大师是位得道高僧,跟着大师好好修行。等你考取了功名的时候,就回来见你娘,让我们也风光风光。。。”景夫人听到这儿,不禁又哭起来。

  景差擦了擦景夫人脸上的泪道:“娘,你不用哭,我很快就会功成名就回来看你的。”

  “景差”景镇江又到:“今晚,你要潜入我和你娘的房间,拿走桌上的包袱,这算你离开爹娘的第一关。之后你连夜赶去华阳镇尘俗大师会派人在山下的清风茶居接应你的。”

  “今天晚上就走?”景差委屈的扑到夫人怀里,两颗泪珠不停在眼里打转。景夫人却不替他说话,也是泪流不住。

  “哭什么,这点小事也做不好,还怎么在江湖上混。爹这也是考验考验你。平日里不是挺神气的嘛,怎么的,怕了?”

  听完景镇江的话景差立刻从景夫人怀里挣脱,鼓起两个水泡眼道:“我才不怕!”

  景镇江与夫人安顿好景差,回房后景夫人仍哭个不住:“一个九岁的孩子在外面可怎么活。”

  景镇江安慰道:“事到如今也没办法了,我已飞鸽传书与尘俗大师了。说我不方便出面,让他多接应着点差儿。”

  夫人抬手在景镇江身上打了起来:“都怪你造的孽啊!差儿可怎么办。。。”

  景镇江又悔又恨,怒道:“如果他连这点都做不好,将来能有什么作为,左不过是个平常混日子的人。”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