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9-08-04 09:45:22
  1. 爱阅小说
  2. 仙侠
  3. 我家有道初长成
  4. hg平台皇冠体育|官方网站 突破

hg平台皇冠体育|官方网站 突破

更新于:2018-03-15 09:42:15 字数:3123

字体: 字号:
  修神界

  此刻的巫家六长老家中两位中年人正在议论这什么...

  “六弟,你不要执迷不悟了,许多哥哥们对此已经有不小的成见了,你这样下去会动摇你的长老之位,你把族内分给你的修炼资源竟然都给了天奕,天奕虽然是我巫家十六岁以下的第一人,但是他是先天废体,需要的修炼资源是别人的十倍百倍不说,废体是突破不了筑基境的,我也已经快替你周旋不下去了,你这样长此以往会影响我巫家的整体实力,就连五哥我也保不住你和你儿子!”

  中年人抿了一口茶,剑眉微微皱着,虽然相貌普通但一双眼睛透着成熟老练和五重天府的实力让人不敢小视。巫家一共有六位长老,说话的中年人正是巫家的五长老巫昊严!巫昊严的旁边坐着一个较为年轻的男子,一身青衫,英气内敛,竟然是七重天府的实力!年轻的男子自然是巫家的六长老巫昊严的亲弟弟同样也是巫玄生父的巫昊岚,天奕是巫玄的字。

  “五哥,奕儿的体质我查阅过古籍,先天废体在往昔是可以突破天府的,先天废体以前叫做先天祖体你我都知道,族长中的阴煞就是依靠奕儿的血才免遭陨落,如此不凡的血脉我I相信定然不是废体。”巫昊岚语气中带有浓厚的坚毅。

  “唉~,还有几天便是那些大宗挑选弟子的时候,天奕仅仅凝血四重,如果突破不了五重天的话连参加资格都没有,我这里还有一些灵液和灵药,替我送给奕儿吧!”巫昊严从天府取出白色的玉瓶和木盒递给巫昊岚,对于巫玄凝液四重可战胜凝血八重的巫家年轻一辈第二人昊严自然抱有一丝希望。

  “嗯,我替奕儿多谢五哥了。”巫昊岚并没有推辞,最好的亲兄弟之间没必要不好意思,拒绝了反而辜负了哥哥的一片心意倒是显得固执了一些。

  “好了,我走了,不必送了,希望天奕小家伙不会让你失望吧。”

  巫昊严摆手告辞。

  “嗯,哥哥慢走。”巫昊岚起身目送巫昊严走出房门。

  “奕儿,这是我帮你的最后一次,真正的强者之路是自己走出来的,希望你不要让为父失望。”巫昊岚低声喃喃道。

  与此同时,山林中的一间竹屋里的竹床上一个看上去十三四黄衫少年,少年正在打坐吐纳空气中微不可查的灵气。几刻钟后少年缓缓睁开眼睛站起身来伸展欣长的身子,俊秀的脸上挂着一丝忧虑,这个少年便是巫昊岚的独子巫玄。

  “还有几天便是大宗挑选弟子的时候,不知能不能赶得上突破凝血五重,先回家吧.”巫玄推开竹门扛起门前的一只死掉的熊妖,熊妖竟然有凝血八重的实力。

  “今天击杀的妖兽拿回去好好给娘补补身子,给娘弄个红烧熊掌!”

  巫玄一改之前的不快喜滋滋的扛起熊妖,走向回家的路。

  “叔叔。”

  “叔叔好。”

  “叔叔回来了啊。”一些和巫玄年龄差不多的人向夏悠问好。

  “嗯,回来了。巫玄笑着回答。夏悠的父亲在几个长老中最小排行老六,有两个姐姐三个哥哥巫昊岚的哥哥姐姐们的孙儿们很多在年龄上比巫玄还要大!巫玄自然在族中辈分要大很多,不过他仍属于年轻一辈。

  只因为辈分大就让这些人如此的客气显然不太可能,但巫玄是巫家的年轻一辈第一人,在弱肉强食演绎的非常真切的修神界强者自然被族人所尊敬,不管你是不是废体,只要你拥有战胜他们的实力就可以,当然他们更本不知道巫玄体质弊病,只知道巫玄能越好几重天吊打夏家第二人夏通就是了。

  “哦,是奕儿啊,给你娘亲带的妖兽吗?”一个貌美的中年妇女路过此地恰巧看到巫玄扛着两人多高的巨熊。

  “嗯,五婶,也有五婶和五伯的,这么多我家三口人吃不下,等我解肢好了就送过去。”

  “嗯,倒是麻烦你了,我家那死人只知道打打杀杀的,一点不关心我和烟儿,年轻的时候还亲自做这这那的,现在全托给下人了。”对于巫昊严巫玄的五婶有些抱怨的说道。

  “嘿嘿,五婶,侄儿告辞了。”巫玄憨笑一声露出两颗并不突出的小虎牙。

  “呵呵,走吧走吧,莫让你娘挂念久了。”夏悠的五婶轻笑道。

  巫玄走到膳房把熊妖肢解后把鲜美的部位一份让下人送到自己家一份送到五伯家,剩下的大部分则是留给膳房供家族食用的。

  深夜里巫玄在竹林中一片空地练习神通,神通可以通神,是修士用以对敌的攻击方式,提到神通,自然能想到功法,功法可以让修士储蓄更多的法力,越是玄妙的功法储蓄的法力越多,有的玄妙功法甚至有提纯法力淬炼肉体等等功效。当然功法只有达到筑基境的修者才有用,以功法铸就道台容纳更多的法力,凝血境的修者只需把法力锁进经脉和肉体中便可。

  巫玄只练就了一套神通,名叫狱神决这套神通是巫家一位死了不知几百年的长老偶然得到的神通小残卷,神通共有三式,分别是狱杀拳、狱杀印和狱杀手。狱杀神决堪霸道无比,但对肉体的要求极高,夏悠先天祖体肉身强大到不可思议和凝液四重的实力却只可使出两式,第三式便会招架不住,甚至肉身崩坏,更不必说其他人。

  “狱杀拳!”

  破风声呼啸,一片竹子被风摧残的竹屑到处都是,巫玄面前的一个腰粗的生铁桩被一只手臂贯穿。

  “狱杀印!”巫玄双手飞速结印,一枚玄妙的黑色字符被演化而出,扣向铁桩。

  轰!铁桩并没有被打进地底,而是爆碎开来!

  足足使了七八次巫玄才把法力消耗干净,十几根生铁桩被打的十不存一。

  巫玄开始打坐回复法力,大概四刻钟左右巫玄才恢复到巅峰状态甚至还有一丝超越,巫玄并没有停止,而是吸收灵液开始冲撞瓶颈。在巫玄的身旁还有装有灵草的几个木盒,正是巫昊岚饭后交给他的灵药,还有十几天就是宗门联合选拔,选拔的最低要求便是修为到达凝血五重境,冲击境界迫在眉睫!

  巫玄的体内黑色血液不断冲撞着他的经脉和五脏,扩张着他的经脉,冲刷着他的五脏,慢慢吸收着灵力。巫玄的黑色血液是与生俱来的,是天生的宝血,巫家家主就是靠这宝血得以保住性命的。但是先天祖体无法铸就道台。

  血液冲击经脉的五脏的声音越来越大,巫玄一把抓住一颗名叫九重草的灵草放入口中一口吞下,九重草药力共有九重一重一百年,这种灵药质量并不是很高,但年份高了便不容小视了,这颗九重草是九百年才长成的成年灵草,而且九重草一重比一重药力大,只有筑基境的修士才可承受的住,当然巫玄的体质是异类,并不可以常理度之,不过究竟承不承受的下巫玄自己心中也没底。

  轰隆隆!

  黑色血液吸收了九重草的药力变得更加狂暴,巫玄的面色赤红,不为所动。足足过了一盏茶的时间第一重的药力散去。

  轰隆隆,第二重药力接踵而至,药力是第一重的两倍之多!

  到第八重药力爆发时,巫玄嘴角溢血,依然不哼一声,隐隐有骨骼错位的征兆!

  轰隆隆!

  “噗!”巫玄喷出一口黑光,是一只血箭射穿了巫玄对面的石墙!

  “大意了!”巫玄一开始选择药力最强的九重草,显然让其受了些内伤。

  然而正在此时,巫玄体内吸收药力的速度越来越快,肉体吸收血液中的药力甚至让血液渐渐平和起来,这是要突破的征兆!

  不可让血液停下来!巫玄心中激动,连忙抓起一颗灵草继续吞食,补充突破所需,没想到自己一时大意却因祸得福突破桎梏!

  当巫玄吞食第四枚灵药时,血肉才开始放缓吸收药力,凝血五重功成!

  “这样就有资格参加宗门了吧,父亲你把原本用来自己修炼的资源让给我,我又怎能不知,巫家小辈第一人的修炼资源哪有这么多,现在终于可以不用您的庇护了。”巫玄紧握拳头低声道。

  巫玄抬头看了看天色,已经是深夜了,修神界的天空有两轮明月,一轮满月,一轮残月,寂静幽深。

  巫玄弄了些水清洗身子,洗去突破时的污垢和黑血。

  “谁!”巫玄感觉脱掉衣服那一刻有一丝波动的气息。

  巫玄扣住衣服上的玉佩射向感应到的方向,披上衣衫追了出去,可是却连个影子都没发现,但巫玄的的确确感受到有人窥视他的感觉,常常与妖兽厮杀的他对这很敏感。

  “应该是谁呢,此人速度不错,修为应该在我之上,匿藏手段在我之上,应该在我做突破时就匿藏起来了,却没有恶意,没有在我突破时攻击我。”巫玄心道,转身回到家里......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