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9-09-01 20:35:23
  1. 爱阅小说
  2. 灵异
  3. 清风天师南行记
  4. 第三章 诈尸现官府 清风收鬼

第三章 诈尸现官府 清风收鬼

更新于:2018-03-15 17:30:11 字数:3518

字体: 字号:
清风天师南行记目录
共129章
  这下马小棠悬了好久的心,才放了下来。总算可以松口气了,也该和侍女去县城里转悠转悠了,于是命人起轿,赶往西城大街的几家绸缎庄和胭脂铺。

  路过县衙门口,马小棠忽听见人声嘈杂,赶紧撩起轿帘,只见几个识字的人在大声念着县衙的布告,身后围了一圈县城里做杂工的力把。

  布告密密麻麻的正文左侧,是一个和尚的肖像。

  马小棠瞥了一眼,就一眼认出了便是诈尸的和尚,顿时心里一惊。忙派侍女打探,自己先行赶往张记绸缎庄。

  侍女跑回来,得到了一个惊天消息。布告上的和尚,被人砍成两截,身首异处,扔进城外的枯井之中。被农夫秦二牛发现报官,请凡知晓和尚事迹之人,速速上报县衙,赏银三十两。马小棠听完,匆匆赶回了家。琢磨一夜,始终想不明白这和尚的来历。

  翌日,县衙大堂之上,曲阳县父母官阴县令正襟危坐,对堂下来报和尚行踪的知情人一一询问,并无较大突破,只是知晓此僧人乃城外云涯山祈福寺福报和尚。

  这祈福寺并无圣明,只是近来求子香客较多,香火大旺。午作当堂呈上福报遗物,除了一身干活穿过的粗布衣裳,只剩一个银镯子。阴县令仔细端详了半天,班头将勘察结果具实道来。

  ‘’老爷!据银楼掌柜供述,此银镯因为款式新颖别致,只做过一套,乃为过世的马家二小姐生前所有。‘’

  “果真是马家二小姐的物件?”阴县令旁的李师爷露出了得意的笑。忙的提醒县令。

  ‘’老爷,这可是天赐良机啊!‘’

  ‘’果然是天助我也!这次可不能让他跑了!退堂!备轿!‘’

  马百万这几日刚刚得以喘息,每日扔深居简出。管家来报,县令阴大人登门造访。不过这段时间,阴县令不曾前来讨扰。对于这个阴县令,马百万知之甚少。但好像阴县令那双深不见底的眼睛,愣是要从马百万的身上挖出什么东西似的,想起来都浑身打冷哆嗦。马百万赶紧穿好长衫,戴好瓜帽,到大门口迎接。

  “大人光临寒舍,怎么不提前派人来吩咐一声,弄得小老儿蓬头垢面,家里熙攘,失了体面,冲撞了大人的威严!‘’

  ‘’马老爷不用客气,谁人不知马老爷在本县德高望重,就是我这个芝麻绿豆大的县令老爷,也得看马老爷脸色啊!‘’

  阴县令阴阳怪气。吓得马百万扑通一下跪倒在地。

  ”大老爷,小老儿可从未有此刁蛮,尾大不掉之心之事啊!‘’

  ‘’本县只是开个玩笑?看把马老爷你吓得?‘’阴县令哈哈大笑起来。

  ‘’小老儿哪里经的起大人这等调侃‘’马百万边站边哆嗦。

  ‘’俗话讲,无事不登三宝殿,本县今日到访,是有一件公案,只好来叨扰马老爷了。‘’

  ‘’大人有事您尽管吩咐!‘’

  ‘’今日本县发生一起断头命案,祈福寺福报和尚被人砍杀丢于枯井之中,不知马老爷知晓此事吗?‘’

  ‘’一个和尚?‘’马百万倒吸一口凉气,神情略有凝重。

  ‘’莫非您认识这和尚?‘’

  ‘’大人,当然不认识!小老儿最近痛失爱女,终日不出马家大院,未曾听说这等公案,只是这出家人,慈悲为怀,何以遭此杀身之祸?‘’

  ‘’只是这和尚遗物中竟有贵府二千金的银镯子一枚!‘’

  ‘’竟有这等坏事?可怜小女尸骨未寒,陪葬随身之物竟遭人盗窃。‘’

  ‘’此案没有那么简单吧?一个大和尚,却怀揣富家小姐的贴身物件。一个和尚,一个待字闺中的妙龄女,本县倒是觉得是奇案一件,你说呢?马老爷!‘’

  ‘’阴大人,您的意思,小老儿怎么听的糊涂?‘’马百万说着,失意左右退下。

  ‘’马百万,祖上非本县人士,本朝长毛之乱,马家先祖迁居于此,令人奇怪的是,既不经营生意,也非拥有广阔土地,短短几年马家已经是中富之家。当地人不知道,但我却知道。马家祖辈传下来一笔不小的财宝。‘’

  ‘’你到底是什么人?‘’马百万有点大惊失色。

  ‘’冤有头,债有主!马老爷,本县今日造访,不是有意要提陈年旧事。这个案子本官已经大致摸清脉络,福报,你,还有马小玲,均有涉案重大嫌疑。马小玲不守贞洁,和福报和尚私通。你为维护马家声誉,雇凶杀人。‘’

  ‘’真是一派胡言,小女在福报案发之前,已经夭亡!‘’

  ‘’这真是你老奸巨猾之处,你在除掉福报之前,早就密谋营造小女暴毙假象。‘’

  ‘’你作为一县父母官,竟如此徇私舞弊,天下没有王法了吗?‘’马百万怒不可遏。

  ‘’王法?本官就是本地的王法,你还是乖乖的交出那张图,免得遭来杀身灭门之祸。本官给你三天时间,否则敬酒不吃吃罚酒!‘’

  阴县令愤愤而去。

  再说清风法师,离开曲阳县城几日,一夜投宿一乡间破庙。除了一尊韦陀神像,其他诸佛尽毁灭殆尽,残壁断垣,庙内杂草丛生。清风拔掉一片荒草,点了篝火。

  火灭睡到半夜,庙门口阴风四起。只见几个身着寿衣的黑影,抬着一顶滑杆。滑杆上下来一个无头厉鬼。几个寿衣黑影,个个黑青眼窝,苍白脸色。簇拥无头厉鬼进入破庙。清风掏出隐身符,口念地藏王大隐咒。里面最小的那个是色鬼,跪在无头厉鬼之前。

  ‘’大王,前天庙前村孙良田家,新娶了一个漂亮媳妇。我听说大王生前风流倜傥,今日何不去一乐。‘’

  ‘’本大王生前确实艳福不浅,即使来到阴间,阎王也奈何我不得,我有金刚经文护法。只要练就采阴修真之术,我就可以自由游荡行乐阴阳间,免去轮回之苦。‘’

  ‘’大王,这庙里有火味,肯定有人。‘’

  原来是馋鬼在说话。

  ‘’别以为火堆有点热就有人,人该早走了,你估计是又馋了?我闻了闻这里没有一点人的味道”

  调侃馋鬼的是屈死鬼。

  ‘’别吵了,起轿去孙良田家看看。‘’

  一阵阴风过后,群鬼杳无音信。

  清风恐生祸端,拔出桃木剑,口念奇门遁甲天字决,急急如律令,桃木剑顿时自悬半空,飞身一跃,双脚踏上,直追而去。

  此时的庙前村,笼罩在静谧的夜色中,一阵阴风刮过,全村的犬吠声此起彼伏。群鬼落在了孙良田家的院里。顺着院里墙上大红的喜字,色鬼一下飞到了屋顶。色眯眯的两只大眼睛,拉长变大,犹如明灯。透过屋顶,屋内情形一览无余。察看了一会,色鬼落回了院里。

  ‘’大王,孙良田睡得和死猪一样,我想办法把他背走,您就可以享受了!‘’

  ‘’色鬼,里面有没有好吃的?‘’

  ‘’孙良田只是睡得像猪,你就是个猪!我办的是正事,你自己一会去厨房看看,闻闻味。‘’

  无头厉鬼摇身一变,变成了一个书生模样!

  ‘’小的们,待本大王行乐之后,重重有赏!‘’

  色鬼又打头阵,穿墙上梁。猛的看见身旁坐着一位须发雪白的老者。吓了一跳,摔到了地上。

  ‘’哎呀!我的妈呀!我做人时候就胆小,现在做了鬼,还有人敢吓唬鬼?我可是如假包换的色鬼,你是何方神圣?“

  ‘’我乃梁上姜太公,你们这些鬼魅魍魉,竟敢在此造次。‘’

  一道金光打来,色鬼哪里能经的住,差点被打的魂飞魄散。一溜烟飞出了屋外,搬救兵去了。

  ‘’清风!今日我应你天罡八旗之邀,已出手相助,也该告辞了!‘’

  ‘’太公,为何不助我一臂之力,彻底铲除门外为非作歹众恶鬼呢?‘’

  ‘’屋外无头厉鬼,本是佛家之人,道佛两家各行天道,我不便插手!切记道道道,非常道,人道即为天道。‘’

  ‘’太公……‘’清风的声音从白须发老者的口中,随即老者变成了清风。话说这天罡八旗可以召唤道家正神上身,此时清风恢复本身,打坐起身一个穿墙术,来到了院里。

  ‘’臭道士!原来是你伤打伤我小鬼!识趣的,就少管闲事,本大王放你一条生路!‘’无头厉鬼恐吓到。

  清风理了理道袍,闭目养神。

  ‘’你生前也算是佛门中人,为何作恶为害百姓?‘’

  ‘’少教训老子,当年老子落草为寇,官府追捕,无奈才混入祈福寺,天天孤灯清影,生活好不清苦。老子怎么能过这样的日子,道上的兄弟替我收拾了那些秃驴,祈福寺变成了弟兄们的极乐世界。‘’

  ‘’枉你还在佛陀面前诵经做课,竟有如此蛇蝎心肠!‘’

  ‘’我佛有云: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由此可见佛乐在地狱!‘’

  ‘’歪理邪说,你若悔改,贫道今日放你一条生路,如若还不醒悟,你将万劫不复!‘’

  ‘’好大的口气!道佛两家不相谋,你竟多管闲事!小心触犯天威。‘’

  ‘’今日我就要替天行道!‘’清风厉声呵斥。

  说完从腰上解下神天飞甲。右手少指剑式,朝天画下太极震魂符,金光闪闪,神天飞甲符下旋转,化做漫天大网。铺将开来,霎时罩向群鬼。无头厉鬼大嘴一张,其余小鬼,变成萤火虫般亮点,被吞了下去。他越变越大,撕扯刚罩在头上的漫天大网。网被撕扯的眼看就要开洞挣脱。泰山压顶咒念出,神天飞甲一下又变成铁桶一般,将无头厉鬼牢牢压住,桶里金光四射,喊叫惨烈。

  ‘’你这个妖道,烧的我是好生难受!‘’

  ‘’你若还不悔悟,贫道就将你烧为灰烬,永世不得超生。‘’

  ‘’道长求饶,我今后再不作恶!快快熄了这烧人的火吧!‘’

  ‘’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收!‘’清风甩出手中乾坤袋,无头厉鬼化作一股黑烟,被吸入扎紧。

字体: 字号:
清风天师南行记目录
共129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