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9-09-01 20:35:14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异界风云大陆
  4. hg平台皇冠体育|官方网站 青山酒家

hg平台皇冠体育|官方网站 青山酒家

更新于:2018-03-15 14:18:40 字数:3372

字体: 字号:
  作品相关

  本书前三分之一以武侠为主、国乱为背景,主要是江湖恩怨、儿女情长、兄弟情义、奇人异事,是主角自身能力的提升以及各配角的出场阶段。在本书的世界里,没有明确的武学等级设定,功法优劣和自身平时努力同样重要,可以出现超常发挥一个殴一群,也可以小混混一起上杀掉一时大意的武学宗师。后面则是以抗外敌、平内乱为主,主要是配角一一被杀掉,主角功成名就形单影只的过程。本书中会出现很多奇地奇景奇人奇事奇物,他/它们在这个世界是合理存在的,不要问我为什么,因为我也不知道原因。战争是过程,不会很详细,我写的是战场上一些人,甚至一个人的生死。还有就是异世界的武学比现实中超常一些,很多的能力,我们不懂,书中的人懂;异世界的军事比现实中落后一些,很多的战术,我们知道,但异世界不知道。我初中起就喜欢写书,纯属爱好,毕业后原稿丢失,曾经完本现在重拾记忆保证完本。我初次接触网络文学,会慢慢摸索大家的胃口,文中处处伏笔,无一句废话,我认真回忆、认真码字、认真修改,望认真阅读。

  hg平台皇冠体育|官方网站青山酒家

  青山酒楼是青山镇有数的建筑,五层的高度可算是酒楼中的佼佼者,再加上坐落在东平郡西北的官道上,属三郡交汇之地,往来客商不绝。没有人知道青山酒家是谁家的产业,好像有青山镇时,它就在这了,其实也没多少人在意这些,反正打过它主意的人都已经不在了。坐下来喝壶酒,与天南地北的客商侃侃天,了解下各方见闻是青山镇居民最在意的事情。

  刘三斤是青山酒家的常客,确切的说,他几乎一天到晚都呆在那里,是那种靠在酒馆里骗吃混喝的角色。但酒馆里喝酒、住店的人都喜欢他,因为刘三斤的消息是最灵通的,别管真的假的,听得大家津津有味,自有人愿意付他那些许的酒资,再说又有多少人会在意小道消息的真假呢。

  “僵尸你们见过吗?”刘三斤蹲在长凳上,喝了一小口酒,似是回味的咂了下嘴,撇了眼众人接着说“在北平郡津山县的西面有片死林,我以前跟家叔贩马,抄近道路过那里,亲眼看见远远的一群僵尸在那林里游荡,那些僵尸浑身爬满蛆虫,手里拿着统一的怪异长钩,见到生人就飞扑过来,用长钩钩住那人撕咬他血肉。当时要不是家叔见机的快远远避开,我早就丧身尸口了。说来也怪,我们骑马跑开了,那些僵尸也不追。”说着又咂了口酒,洋洋得意的看着众人一脸惊奇的目光,这可是他最享受的时刻。

  但事不随人愿,有看他不爽的酒客接着质问“津山县西面确实有一片死林,林子里树木常年枯黄,无活物在其中,但老子每年春、秋都要从那里路过,咋没见过你说的僵尸呢?!”说话的人足足有刘三斤两个粗,满脸横肉,一副要吃人的样子看着他,摆明了很不爽的样子。

  刘三斤笑笑,一口的黄牙,蹲在凳子上拱拱手“呵呵,这位仁兄怕是走的官道吧!”。

  那大汉一脸的不耐“废话,老子贩的可是瓷器,不走官道那颠坏了咋办?!”。

  刘三斤继续那一口黄牙“呵呵,官道离那死林边缘还差着二里路呢!”。

  众人一楞,接着爆笑出来,原来这大汉听过这类谣言没敢靠近啊!大汉满脸涨红,欲拔刀与之理论,却被其同伴死死拉住,在青山酒家与人冲突可不是理智的行为。刘三斤不以为意,笑笑说,“你们知道吗?天盟汗国的铁骑又南下了”。

  众人转目,再次把目光交汇过来,刘三斤享受似的咂了口酒,余光见一刀客走上楼来,他三十岁左右,右手持刀,尖嘴猴腮,乱发披肩,瘦骨嶙峋,一身黑色劲装多有污秽破损。走起路来步伐稳健,双目如电,只一眼,酒楼鸦雀无声。刀客走到酒楼一角落里坐下,半晌,托腮算账的掌柜一声咳嗽,小二最先缓过神来,忙跑过去招呼。

  这时,那与刘三斤争执过的大汉又道,“天盟汗国南下有什么稀罕的,他们哪年不来啊!”说完,示威似的看向刘三斤。

  刘三斤亦回过神来,一口黄牙“呵呵,仁兄这你就又错了”,说完喝了口酒似在寻找状态的咂了咂嘴,“慑北王李仁疆病危,你们都知道吧?”

  话音刚落,众人都不乐意了,“这和慑北王有什么关系?他封地北原郡啊!”

  “对啊,北疆郡可是有十二万的烈火军团驻守,天盟汗国哪次来不是被打回去!”

  “就是嘛!烈火军团代桂勇代大将军身经百战,无一败绩,是我们龙宇帝国有数的长胜将军!还打不过一个手下败将?!”

  “慑北王虽然病重,但李家三代镇守北原郡,他的两个儿子又都是文韬武略十倍常人,天时地利人和之下那群野驴子来多少死多少!”......

  刘三斤眼色无神的看着众人,然后轻叹一声,重重的咂了口酒,低声自语“坏就坏在无一败绩、坏就坏在有两个优秀的儿子、坏就坏在一个北疆郡一个北原郡”。

  正在这时,楼下传来一声轻佻的笑言“哈哈,今天蛮热闹的嘛”,轻轻的一句话,嘈杂的酒楼落针可闻。

  随后便听见噔噔的上楼声,一眉清目秀十八岁上下的华服公子哥走上楼来,他手里拿着不知从何处得来的木钗轻嗅着,腰际翡玉鸣鸣,华脆悦耳。紧随其后的是四名青色劲装的大汉,两人持刀,两人握剑,每人的左胸前都绣着武真二字,一股傲气扑面而来。

  “刘三斤啊,又用你的僵尸骗人了?有没有什么新鲜的事,说来我听听,有你好处!”华服少年边说着边随意的坐在了正靠窗的位子上,目光含趣的瞥向窗外。那桌子上喝酒的两人识趣的走开了,店小二紧随其后跑去招呼。

  刘三斤嗖的一下站了起来,撇了一眼少年身后的随从,“二少爷您今天来的好早啊,呵呵”。

  二少爷一听,满脸的晦气样,“早什么早,这都晌午了!快说点我感兴趣的!”。

  刘三斤不着痕迹的撇了一眼坐在角落里的破衣刀客,一口黄牙“呵呵,巧了二少爷,我今早正好听到一个消息,您肯定感兴趣”说完笑呵呵的看着二少爷。

  二少爷轻摇着木钗,嘴角含笑的望向窗外“如凯打赏!”。

  身旁的四个大汉一愣,互视一眼,然后一持刀大汉随手一碎银子抛到刘三斤怀里。刘三斤麻利的接过来揣进怀里一口黄牙“谢谢二少爷打赏!”。

  二少爷看了一眼随从,一拍额头“哎呀如凯不在,快说什么有趣的消息?”。

  刘三斤应了一声,还未张口,从楼下走上来三个披着黑色斗篷的武者,前一刻他们还在楼梯口,众人只觉眼前一花,三人已经坐在二少爷隔壁的桌上。整个酒楼又是一静,角落里的破衣刀客戒备的看了三人一眼,轻轻的把左手放在了刀柄上。

  二少爷也是一愣,见随从四人都在戒备,便打量起那三人。三人均被黑衣包裹,分不清相貌,更不用说性别、年龄,就连他们的武器也都藏在斗篷里,只能勉强猜测其中一人可能用枪、棍之类的长兵器。三人坐在那里一言不发,冷的让人窒息,店小二胆怯的看了一眼老掌柜。老掌柜微眯着眼睛,还未表态,一声震耳狂笑从楼梯口传来“哈哈!老夫以为没人呢!怎个酒楼这般的冷清!!!”。

  话音还没落下,“小二再上两壶你们这的好酒”众人看时,那老者已经坐在了二少爷的桌上,正拿着酒壶闭着眼睛回味其中的滋味。

  二少爷自听到那笑声,便耸拉着脸一副苦相,见老者已经坐下了,忙挤出笑来“三爷爷您老人家怎么来了”。

  老者也是一身华服,闭着眼睛挥手免去二少爷身旁随从的见礼“王亚之!告诉我你是怎么跑出来的!”。

  好像说到气头上似的,王老爷子眼睛一瞪一拍桌子指着王亚之的鼻子骂道“你个小混蛋,老夫让你去书房思过,你居然让如凯那小子浑水摸鱼!”王老爷子边说着边把向后仰着身子躲避他那一指的王亚之拉到身前,“说!你以前是不是也这样骗我的!!!”。

  二少爷一脸苦相弱弱的道“如凯肯定都招了,要不你也找不到这里来”。

  “哼!你个小混蛋!这几天青山镇不太平,要你在外面鬼混,肯定给老夫我找乱子!”王老爷子火气未消继续训道“都怪你母亲!从小就宠着惯着!一会跑就在山庄捣蛋!第一次去县城就砸了人家的店!...”

  “是他先骗我的”王亚之弱弱的争辩。

  “那抢刘员外的千里马呢?”

  “我要买的,他不卖给我...”

  老爷子一听气又上来了“你买来吃的!刘员外爱马如子!他卖给你才怪!!”

  “那,那,那我买张家的玉蟾蜍总不是吃的吧”二少爷好不容易鼓足勇气道。

  “混账!不提这事,老夫我还不来气那人家的传家之宝,你半个月零花钱就买来磨粉除蚊了?!害得老夫我一把年纪亲自上门道歉!!!”王老爷子直接吼了出来,震得酒楼似是颤了颤。一直安静地坐在那里的三个斗篷武者互视一眼,眼中写满凝重,而破衣刀客却自从老爷子来了后,就恢复常态自酌自饮。

  被王老爷子训了半晌,王亚之少爷脾气上来了,有些不服的顶了句“怕什么,谁敢找我们武真山庄不自在!”。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