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9-08-04 09:46:50
  1. 爱阅小说
  2. 武侠
  3. 武当七侠
  4. 第二话 黎远花

第二话 黎远花

更新于:2018-03-14 15:41:12 字数:2094

  太阳高高挂起,把武当山照得一片光明。这时,晨练该结束了,李四也该前往七剑阁领罪了。

  众人解散后,一个身材魁梧的身影向李四走了过来,脸上带有几丝的可爱,此人正是李四的师兄,也是新武当七侠之一的候选人——段云峰。段云峰拍了拍李四的肩膀,道:“李师弟,别怪师兄说你,你也太散漫了些,今后要多加注意了。”

  李四点点头。接着,段云峰又说:“师弟,赶紧去找师父受罚吧。师父最近身体不好,你快去,别耽误时间惹师父生气。”“是!云峰师兄!”李四答应道。在武当山上,段云峰是最照顾李四的,几乎要把李四当成亲弟弟一样,而李四也是特别尊重段云峰的。

  想要去七剑阁,只需要穿过一条小石子路即可。来到七剑阁门口,李四不得一惊:七剑阁上隐隐流露出一丝真气,即使武当七侠没有坐镇七剑阁,但阁内的那七把宝剑却把七剑阁衬托得浩然正气。

  推开镶嵌着七龙珠的红色大门,李四来到了七剑阁大殿,看到大殿墙上的七把闪闪发光的宝剑,不禁一愣。但很快就恢复过来,毕竟来过几次了。

  只见李四半跪下来,看着坐在大殿宝座上面的张松溪和殷梨亭,道:“掌门师叔,师父,徒儿前来领罪。”殷梨亭摸着几条白色胡子道:“知道自己有罪了?”可李四仍贫嘴地说:“其实都是因为打鸣鸡昨晚被人吃了啊,要不然我才不会起晚呢。”

  “那好,就罚你下山再买只新鸡回来,当然,买鸡钱要你自己出。”

  李四委屈道:“师父啊,我哪有钱啊。咱们武当一年才发放一次零花钱,勉强购买三个鸡蛋......”

  可那殷梨亭却说:“这我不管,钱你自己想办法。”坐在一旁不说话的张松溪也对殷梨亭说:“师弟,是不是罚得有点重了,本来徒弟们就穷得叮当三响了......”

  没想到李四竟然说:“是啊,师父。要么我买个鸡蛋回来,咱自己在家里孵出一只鸡来,您看行么?”殷梨亭大笑道:“哈哈,自己孵鸡啊,也行。如果你能在今天就把鸡孵出来,就算你过关。”就连格外严肃的张松溪也笑了。

  突然,门外有人大声喊道:“让我进去,别拦我!我要见张掌门!”

  “姑娘留步啊!”“哎呦!别硬闯啊!”门外的清风和明月同时叫道。

  “砰!”一个花年少女推门而入。“请问张掌门在吗?”少女问道。

  “大胆女贼,竟敢擅闯七剑阁!”“本派掌门正在议事,你还不速速退下!”清风、明月跑上来喝道。

  “二位师父,在下实在有要事,要见你们的掌门,敢问后门这两位爷爷哪位才是?”少女低声道。

  李四走了上去,指着少女道:“大胆丫头,武当掌门是你随便见的么!再不退下,我们要出手了!”

  这时,张松溪向前对三人说:“清风、明月、李四,不要为难她。”三人同时退下。可见掌门的地位是多么的大啊!

  “我就是武当掌门张松溪,姑娘找我何事?”张松溪客气地说。

  “你是武当掌门?那你就是张三丰爷爷吗?”少女有点疑惑。

  张松溪看了看她,又说:“不是不是,张三丰老真人是我的师父,现在已经把掌门之位传给我了。如果是和本派有关的事情,直接和我说就行了。”

  少女又问:“那张真人呢?他已经去死了吗?”

  还没等张松溪回答,李四就已经说:“疯丫头啊!张三丰是我的太师父,武当祖师爷,现在正在襄蝉宫闭关修炼呢,你怎么说他死了啊!”

  张松溪也说:“是啊,这位姑娘还请注意言辞,家师张真人已经闭关数年,身体安康,此事天下皆知啊!”

  “那烦请掌门让张真人见见我,行吗?我有很要紧的事情!”

  “这位姑娘既然不知道家师闭关之事,看来涉事不深啊。”

  李四自豪地对少女道:“天底下想见我太师父的人,没有一万也有八千,就凭你三言两语,怎么可能让你见到!”

  少女简直要哭了,“可我真的有非常非常非常非常要紧的事!求求你们了,让我见一下吧!”

  张松溪却不紧不慢地说:“敢问姑娘如何称呼?到底为何而来?如果和本派有关的事,和我说就行了。”

  “我叫黎远花,黎明的黎,远处的远,花朵的花。至于我来的原因,我只能告诉张真人,不能告诉你。”

  “我叫张松溪,张飞的张,松树的松,溪流的溪。姑娘既然不肯说明原因,本派是不可能带你去见祖师爷的,清风、明月送客!”

  “是!掌门!”“姑娘请回吧!掌门下了逐客令了!”

  黎远花大叫:“掌门!”

  明月有点厌烦了:“姑娘,再不走,就别怪我们武当翻脸了。”

  “哼,没想到武当派掌门固执无理,古板教条,我走就是了。”黎远花愤愤地推门而去。“看这姑娘身负鸳鸯刀,步伐轻盈,武当定当不错!”张松溪淡淡说道。

  “是啊,万一是行刺祖师爷的可怎么办?”李四担心的说。

  没想到张松溪却大笑:“如果是行刺就好了,你太师父刚好消遣一下。记得三年前行刺的那小子,不就被你太师父一巴掌拍成了女人了么!”

  李四也乐了:“对啊,太师父武功天下第一,根本不可能有人能伤到他。”

  “不说这个了,李四你赶紧去山下的土城买只鸡回来吧!”殷梨亭催促道。

  “师父,我真的没有钱。”

  “好啦,知道你没有钱,实话告诉你吧,土城市集黑珍珠杂货铺的钟婆婆欠我钱,你让她拿只鸡抵债就行了。”

  李四好像如释重负一样,立刻道谢跑着离开。

  李四高兴地从七剑阁下山,可是刚出了武当派的大山门,就感觉背后一凉,怪怪的。可是很快又继续下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