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9-08-04 09:46:45
  1. 爱阅小说
  2. 都市
  3. 学生之高中
  4. 第二章 军训

第二章 军训

更新于:2018-03-14 16:04:20 字数:2004

字体: 字号:
  随着那刺耳而又性感的铃声响起,宿舍楼又恢复了嘈杂,洗脸刷牙,忙作一团,楼管也表情严肃在一边,像司令官一样简约这个乱哄哄的队伍。7:20分,大家准时走向操场各自班级的位置,早有各自的教官等候一旁。四班的教官是一个黑瘦黑瘦且个子不高的人。7.30分,准时列队,韩然仍然照例在最前列,他的旁边就是唐沐营,正当教官让大家报号的时候,一个同学气喘吁吁地跑到教官身旁,脸带羞愧地对教官说:“老......老师,我...我来...晚了。”教官眼睛都没有斜一下,仍然对着队伍说:“都怎么了,报号该谁了,没长耳朵吗?”气氛顿时紧张起来,大家急忙报号完毕,全班78人,唯独少了一个。然后教官不紧不慢地转过身,对着这个迟到的学生,提高嗓门说:“以后称呼我为教官,把刚才的话重复一遍。”“老...不,教官,我来晚了”这个同学答道,声音比刚才又降低了至少两个调。

  在教官咄咄逼人的目光中,韩然也审视了下这个同学,满脸青春痘的脸黑的像锅底,同样留着小平头,门牙少了半颗,对向教官的眼光里充满乞求和哀怜。“叫什么名字?”教官问道。“我叫吴才,”这个同学答道。队伍立刻窃窃私语,“无才,没才,嘻嘻。”可能教官也动了恻隐之心,他让吴才跟他一样站在队伍前面,让他示范给大家动作。吴才面带羞愧地低着头面对着同学们,然后在此开始了为期一周的军训,军训内容无所谓就是左转右转、齐步走、正步走、跑步走等,只是大家从来没有真正训练过这一套,所以要想把这群人训练成稍微整齐的队伍也是难事。只是吴才在队伍前面替大家受了不少教官的训斥,吴才因为面对着队伍,所以人家向右转,他也跟着队伍转,由于方向是反的,所以其实他是向左转,然后就被教官仍在一边立正一小时,大家休息的时候,教官把吴才喊过来让他唱歌,吴才说不会,教官说唱歌就让你入列,然后吴才没办法,扭扭捏捏扯着破锣嗓子唱了起来,我还记得很清楚,他唱了一首《小芳》,那么温柔的一首歌经过吴才的喉咙,竟然唱成了刀郎的味道,只见大家咧着嘴、皱着眉头,有的直接打了个激灵,身上起了鸡皮疙瘩。教官也是无可奈何,说:“好了好了,让你归队就是了。”

  第二天,练习齐步走和跑步走,中场休息的时候,旁边班级的教官过来一块拉呱,对同学们说:“你们的教官那是很厉害的,看着这个旗杆没,他蹭蹭几下就爬上去了,来,大家一起鼓励鼓励。”大家一起看着那旗杆,二三十米高,无论如何也不相信,但是由于当时电视剧上武侠小说正火,大家也对轻功非常向往,希望看着教官一展身手,教官说:“别听他胡说,我给大家展示下饿狼扑食吧。”于是大喝一声,一招饿狼扑食铺在地上,而地面是水泥板的,这位教官用力过猛,两只手的皮全部被磨掉,流出的血一会就把整个手全部染红,教官非常不好意思的说:“我去医务室包扎下。”然后由另一位教官陪同着向医务室走去,留下一群满脸失望的同学楞在场地。

  转眼间枯燥的军训结束,同学们都被晒成泥鳅,军训汇报刚结束,孩子们便如同出笼的鸟儿一般冲出校门,奔向汽车站,此处不絮。

  在整个军训阶段,韩然不知道,邻班——三班一个小姑娘从军训第一天就注意到了他,小姑娘名叫乐燕,因为个子也不高,所以也在自己班级队伍的最前面,作为两个排头,注意到也不为过,乐颜长的不高,但身材苗条,皮肤白皙,虽然算不上美女,但是相貌也算中上了。

  当军训第一天的时候,乐燕便看到了邻班这个在自己看来长的非常可爱秀气的男孩(韩然高中之前从没认真观察过自己,甚至一个月也照不了一次镜子。)虽然男孩皮肤较黑(乐燕不知道,其实是暑假韩然在田间干活被晒黑的,韩然皮肤天性白皙,甚至比乐燕更胜一筹。)个子也不高,穿着一身破旧衣服,脚穿一双农村布鞋。开始乐燕只是觉得这个男孩可爱秀气,而且看起来不好言谈,比较文静,可是七天过后,枯燥的军训使得乐燕不时有意无意地瞅向邻班这个男孩,青春期的荷尔蒙使得乐燕明显感觉到自己对这个男孩的好感倍增,由一开始觉得可爱到现在一天在军训场上看不到这个男孩,便心里空落落的,但这个过程仅仅七天。乐燕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甚至回到家的一天里,乐燕感觉到这个从小长大的家里好像少了一个什么,每当自己闲下来便不由自主的回忆起这个男孩在军训时期的每个动作,每个笑容,他那秀气的面孔是这么的让乐燕感到难以忘怀。幸好这个男孩穿着一般,看起来家境也不好,否则乐燕会感觉这个男孩离自己很遥远,而男孩穿成这样就好像接了地气,让乐燕感觉到这个男孩就在自己身边,并非遥不可及。乐燕什么也不想,只是想如果有一天能和这个同学做同桌该多好,那样就能天天跟他在一块,那该多幸福。这个想法刚出现,就被乐燕自己否决了,俩人又不是一个班的,怎么会做同桌,想到这里,乐燕嘟起了小嘴,自己生闷气,连妈妈叫吃饭都不愿搭理。妈妈看到女儿一天都闷闷不乐,问女儿是不是军训受苦了,还是被老师训斥了,乐燕说都不是,妈妈又问是不是哪里不舒服,是不是来例假了,乐燕不耐烦地将妈妈支走,又陷入了沉思。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