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9-09-01 20:35:35
  1. 爱阅小说
  2. 历史
  3. 旷世能臣
  4. hg平台皇冠体育|官方网站 林修文

hg平台皇冠体育|官方网站 林修文

更新于:2018-03-15 14:47:20 字数:2507

字体: 字号:
  十年后,当年的那个“有心杀贼,无力回天”的青年林国忠已经一去不复返了,如今他已是一个三十七岁的中年人了,并且一步步依靠自己的智慧与权谋爬到了南京户部江西司郎中的位置,但他今日的成就与他的家族虽有关系但事实上并不大,他的祖父林正曾任两广总督,父亲林宪是北京吏部右侍郎,如此显赫家世,即使林宪不打点关系,他手下人也得给他三分面子,在这些人的帮助下他顺利地完成了自己要登上高处的愿望,但当他真正登上高处时,他才发现,皇帝年年不上朝,连皇上的影子都见不着,而户籍制度几乎是名存实亡。

  林国忠叹了口气回到家中,之间一群仆人跑来跑去找着什么,他对他的贴身仆人李进说道:“李进!他们在干什么?”,之间李进气喘吁吁地跑过来对他说:“大、大人!二公子又不见了!”“什么!”林国忠当时就一脑门黑线,自从林修文五岁以后,他在整个林府中就变成了如同混世魔王一样的存在,整天把林府整得鸡飞狗跳,基本上每天都得失踪好几次······

  林国忠想到这无奈地叹了口气,自己这么英明神武,怎么就生了这么个逆子!唉······

  “早啊,父亲大人!”一个略显稚嫩的声音从身后传来,愤怒的林国忠几乎瞬间分辨出了这个声音的主人!“林——修——文!”林国忠吼道,但林修文听见这句后几乎瞬间窜了出去,而他的身后传来了愤怒的吼叫“你给我站住!”。

  林国忠转身就追了出去,林修文无奈地将冰糖葫芦塞进嘴里狂奔而去,林国忠正处壮年,跑得自然比还小的林修文快,眼看就要追上时,只见那孩子一下子就钻进了一栋高楼里,他刚要追进去时,只听身后传来一阵酥麻的声音“哟~~~这不是林大人吗?您也有这般闲情雅致来我们翠云楼玩啊?”林国忠被这声音定住了,他机械地抬起了头,然后就看到了一块大匾——“翠云楼”,看到这三个字后,林国忠几乎要吐出一口老血来,心中默想着:好啊,林修文,你小子厉害。一转身几乎逃也似的跑回家去·······

  而楼上的林修文看到老爹这般狼狈的样子偷偷地捂嘴笑了,他一旁一个八九岁的女孩见状,笑着问他说:“修文哥哥,怎么啦?”,林修文从窗台上跳了下来,向她吐了吐舌头说:“没事就是刚把我爹糊弄走·····”“哦······修文哥哥真厉害!云儿以后······”突然,一阵脚步声传来,“修文哥哥快走,紫衣姐姐要回来了!”“那、再见,云儿,等我长大了,一定娶你·······”他转身打开窗从窗沿上一跃而下,小小的身影瞬间就隐没进了河中。

  叶紫衣推开门走了进来,说道:“叶轻云,那小子是不是来过了?”“没、没有!”,叶紫衣将叶轻云抱起来说:“傻孩子,你和她是不可能的,他是重臣世家,林家二少!而我们只是青楼女子·······”,她停了下来,因为她看到了在叶轻云的眼中闪烁着的点点泪花,“别哭啦······傻丫头,走吧,我们去练功,我们的命运——我们要自己掌控!”“嗯!”叶轻云擦了擦眼泪用力点了点头。

  “什么?明天!”林修文惊讶地看向父亲,林国忠沉默着点了点头,说:“孩子,你长大了,父母无法一直陪在你身边,好男儿志在四方,既已知此则何事不可为!何处不可往!而这只是你的第一步········去收拾行李吧,我差李进陪着你,父亲明天也会为你送行的。”“可是父亲········”话未尽就被打断“好了,儿子。雏鹰羽翼已全,当迎风而翔,若为雄鹰则应搏于空际,若为蛟龙则应游于九天,这一次,你必须听我的,相信我今日与父母一别,几年后你必成才!”林国忠的眼中透露着坚定与凝重,林修文看着父亲的眼睛,说道:“父亲大人,我明白了·······”说罢,他转身走向自己的宅院。

  “国忠,你这样对孩子是不是太狠了,他还小,只有十岁啊!”西门燕看着林国忠坦白地说道,林国忠伸出手将她揽入怀中注视着她的眼睛说:“燕儿,我答应过一切都听你的,但只有这件事你必须听我的,我相信我为孩子选的这条路是对的,你愿意相信我吗?”林国忠问道,“当然,我愿意······”西门燕将头轻轻的靠在了林国忠的肩上。

  而这一切,林修文自然是不知道的,因为当时他正在向自己的小院中走去,走到中途,他似乎想到什么似的,立即转身跑到大宅一个十分隐蔽的角落,费力地将几块巨石搬开,抽出了墙上的几块砖,迅速钻了出去,转身跑向翠云楼,他像以往一样爬上了二楼,轻轻打开了窗,“云儿,”他轻声叫道,迎接他的是一片死寂,“云儿。”他又叫了一声,但依旧是一片沉寂,是那种灰暗的死寂,使这个由红木家具组成的房间蒙上了一层灰,一阵脚步声传来,林修文听出了这是叶紫衣的脚步声,是藏起来,还是逃走?给他考虑的时间已经不多了,最终他还是做出了选择,他翻出窗外轻轻地关上窗,毫不费力地跳到邻近的一个屋檐上然后抓着房檐荡到了地面上,他回头看向了窗户,希望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窗户被推开了,月光找到了她的脸上,他清楚地看到了那张熟悉的脸,但不是他想的那个人——叶紫衣,她似乎快要看到林修文时,林修文悄悄地隐匿进了人群之中,他不知道,如果他再站一会会发生什么——

  “不用看了,那小子今晚不会来了。”叶紫衣说道。

  叶轻云一脸狐疑地望着她。

  “真拿你没办法。”她轻轻抱起了叶轻云,把她抱到窗边,叶轻云看去,那个熟悉的地方再也没有了那个熟悉的身影,“我说过吧,他不会来了。”叶紫衣说道,叶轻云默不作声,“怎么了?”叶紫衣走到她身旁问道,无声的泪滴从眼中滴落,“好了,孩子,忘掉他好了,哭一哭吧,没关系的·········”

  翌日,南京城外,林国忠与妻子西门燕正在为次子林修文送行,正如一年前一样,只不过当时是她与妻子和次子在为长子林修崖送行,而此刻他们又要送走最后一个儿子,西门燕不停地用手绢擦着眼泪,林修文已将最后一些行李装上马车了,他父亲的贴身仆人李进站在他旁边,林修文转过身说:“父亲、母亲保重,儿子走了········”,林国忠笑着说:“好啊!好啊!少年当有凌云志,莫待暮时常戚戚!儿子,保重!”林国忠虽然在笑但他泛红的眼圈和脸上的泪痕都无不在展示着他的悲伤,林修文转过身去,翻上马车,李进随即跟了上去。

  “驾!”,车夫一催鞭,马车疾驰而去,带起了滚滚黄烟······只剩下城外两个担忧儿子的父母,和车内一个担忧父母的儿子。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