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9-09-01 20:35:37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异界之杀戮天下
  4. 第三章 格雷斯特的预言

第三章 格雷斯特的预言

更新于:2018-03-15 17:43:13 字数:3442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七年就过去了。秦刚望着窗外不断飘落的雪花心中感慨万千,秦刚前世是南方人一辈子没见过下雪,现在来到这个世界已经七年了,不知道家里面怎么样?今生是会不去了,只能默默的祝愿家中父母身体健康长命百岁,希望下辈子能报答二老的样育之恩把。

  命运真是个奇妙的东西,原本普通的小老百姓莫名其妙的投胎到了另一个世界而且还成了公国的继承人,从此秦刚变成了凯撒世子。这个世界的贵族爵位等级共分为王爵、公爵、侯爵、伯爵、子爵、男爵、勋爵七级,其中每级又分三等,其中王爵是贵族最高爵位没有等级之分,勋爵是最低等的贵族不需要分等级。另外伯爵以上贵族可以赐封骑士,骑士算是准贵族,各大帝国皇帝算是皇爵,有权赐封包括王爵在内的所有贵族。国家也分为帝国、王国、公国三个等级。帝国是国家的最高形式,帝王可以在国家内分封王国和公国,王国的国王是王爵公国的国王是公爵,王国和公国名义上归属帝国统治实际上属于君主自治,除必要的岁贡外帝国遇到帝国入侵时有义务出兵保护帝国。

  秦刚也就是凯撒的父亲就是多伦帝国赐封的大公,公国的领土就是多伦帝国西北这块近四万平方公里的“荒芜之地”,比之前世的台湾岛还大上不少。这个世界帝王的子女统称皇子、公主,帝国的储君则是皇太子;国王的子女则称为王子、公主,王国的储君叫太子;公国大公的女儿也叫公主,但儿子只能称作公子,公国的继承人则是世子。凯撒刚满百岁就被他的父亲凯特大公定为公国下一任继承人公国世子,这些年来公国大臣多有异议说公子尚未成年就成为世子这不符合规定,但这么多年来凯撒依旧顶着世子的帽子。

  凯撒听说自己出生时曾引发天象,血色的红云笼罩了整个固仑城,父亲曾就此事去询问了隐居公国的预言大师格雷斯特,不久大师去世凯撒也成为了世子。凯撒知道这件事和自己被封为世子似乎有某种关联,但是凯撒也曾问过大公府内的下人,没有人知道究竟是怎么回事,这些下人都是凯撒出生后不久被招进来的。预言大师死了,下人们换了,父母更是三缄其口,难道这里还真有什么秘密不成?

  凯撒觉得这事情有点诡异,当时出生时候的情况他记得清清楚楚,连自己这个转世重生的当事人都不清楚的事怎么父亲就那么肯定呢?世子的人选可不是随便就能乱封的。往小了说公国世子完全由大公决定,但为了以示正统大公会派出使节将世子人选上报帝国由帝国赐封,这一来一去怎么也要两三个月,也就是自己刚出生父亲去见那个什么大师那几天公国派出了使节。往大了说世子是公国的继承人公国将来的统治者,世子的人选关乎到国家的兴衰和近百万国民的福祉,以父亲的为人在这件事上不可能如此马虎,他哪来的信心?难道是那个什么大师?

  这世界上真有可以看透命运的人吗?这些年来凯撒一直在考虑这个问题。看透命运就是窥视未来,未来就是还没发生,没发生的事情就是不存在的,既然不存在有怎么看到到呢?不过这个世界连神都可能存在又有什么不可能的呢。凯撒发现用上辈子的知识来解释这个世界的事物有些地方根本解释不通,毕竟这是两个完全不同的世界。

  凯撒三岁母亲就开始叫他冥想,刚开始他还是兴趣高涨的,传说中的魔法对灵魂从二十一世纪穿越而来的凯撒来说还是很有吸引力的。说起魔法师这个世界人们的第一印象就是博学、睿智、强大而神秘,对于凯撒来说魔法师是一个枯燥的职业。用凯撒的话来说魔法师是一群没有信仰追求真理的疯子,他们就像是疯狂的科学家通过各种复杂的、奇怪的、诡异的、残忍的试验来寻找和了解这个世界上各种神秘的事物,为了进行各种研究每个魔法师都必须学会各种深奥的或偏僻的知识。凯撒向往魔法师们强大的武力,但是魔法师的强大时建立在长时间的积累和对魔法的研究上面,通常魔法师一天要保持八个小时的冥想时间,一些勤奋的或是单纯追求力量的魔法师则用冥想来替代睡眠一天冥想十几个小时。凯撒从三岁起每天六点起床然后迷迷糊糊的在床上赖上两个小时,这就是他每天的冥想时间。在母亲艾琳眼中儿子凯撒无疑是最天才的,几乎所有的知识只要教上一遍他就会了而且有事还会提出一些自己也没想过的问题,艾琳知道这个孩子很不勤奋,每天冥想时间不到两个小时,即使如此他的魔力增长速度比之所谓的天才还要快上不少,凯撒七岁魔力就达到了三级魔法师的水平身体强壮的就像是十一二岁的孩子。有时艾琳在想是不是把孩子送到帝国学院去进修,也许将来他会成为圣域魔法师也说不定。

  凯特大公对儿子凯撒的问题也很头疼,这孩子的天赋实在是太好了,留在公国怕是会影响孩子将来的成就,送到帝国学院的话这么小的孩子又不会照顾自己加上天赋好的让人嫉妒难保不会有人背地里下黑手。想起格雷斯特大师的预言凯特就更加不放心把孩子送到帝国去了。固仑城发生的天象让凯特总是有种不踏实的感觉,特别是大公府上空那个血色的漩涡和那个穿过建筑飞进产房血球这是在是太诡异了,凯特当时正值青年又是四级武士不可能老眼昏花或是出现了幻觉,毕竟那天的异象整个固仑城都都看到了。就是在凯撒出生当天晚上凯特去拜访了隐居在城中的预言大师格雷斯特,格雷斯特是人类之中仅有的三大预言师之一据说他的修为已经超越了圣级。记得当时的情景是:

  “大师请问今天城中的天象是?”

  “我已经等你半天了。”

  “大师知道原因了吗?”

  “跟我来吧。”大师只是淡淡的说了一句就带他进了一间阴暗的屋子,屋子里空荡荡的四周点着几根蜡烛,地上荧荧的流光闪动,像是个巨大的魔法阵。

  “你不是想知道我为什么来固仑城吗?”凯特确实很想知道这个问题,预言师在帝国的重要曾程度不下于一个随时可以毁灭数十万军代的圣域魔法师,格雷斯特作为三大预言师之一据说已经迈入了神域,这样的任务随便到那个帝国都会得到仅次于帝王的地位,这样的人物又为什么会到固仑这个小地方呢?

  “很多人都以为我已经踏入了神域。”大师笑容有些诡异的说到。

  “难道有什么不对吗?”凯特也觉得大师也许真的跨入了神域。

  “其实我来这里就是为了等待一个人。”大师没有回答凯特的话一个人自言自语的说到“一个可以帮助我真正踏入神域的人”说着大师按动了机关,上面的屋顶缓缓移开,点点星光洒落,一时间凯特觉得这星光有些刺眼。

  “几十年前我就达到了圣域巅峰,之后几十年我一直在大陆上游历寻找突破的契机。几年前我来到了这里,我有预感这里将会诞生一个影响我命运的人物,就在今天我终于等到了!”说着大师启动了魔法阵,无数的星光从天上被“拉”了下来,魔法阵开始转动,无数的玄奥符文在阵中流动着。凯特看到大师双眼的瞳孔好像消失了,只剩下一片空白,此时格雷斯特正游荡在时间的长河里,无数血色的画面在眼前闪现。城市、荒野、森林、战场,画面的主角都是同一个男人,一个长的跟凯特十分相像的男人。格雷斯特知道这个男人就是凯特刚刚出生的儿子,这个孩子似乎天生与杀戮相伴人类、魔兽、矮人、精灵、兽人、所有的种族都是他的杀戮对象。格雷斯特很奇怪这孩子跟自己的命运好像没有什么关系,时间越往后他看到的画面越少,在杀戮中还夹杂着百姓安居乐业的画面,他看到那男人坐上了帝王的宝座无数臣民在下面欢呼歌颂着。突然间格雷斯特的眼前变成一片红色,两行血水划过脸颊,脸色瞬间变得灰败。

  “大师,大师,您没事吧?”凯特看到大师的情况有点不好的感觉。格雷斯特挥挥手打断凯特的追问,脑海里努力回放着最后看到的画面,白光、帝王、剑、白色的羽毛还有黄金般的血——天使!格雷斯特有些难以置信的想到。以他圣域巅峰预言师的修为就是同为圣域的人物他也能看到对方一生的命运轨迹,而一个刚刚出生的小孩他居然只能看他的到前半生,这样的结果不是那个小孩的后半生跨入了神域就是有更加强大的外力介入。

  “凯特,等我死了拿着我的戒指去找安东尼奥大法师,就说我推荐你的这个孩子做他的学生。记者是这个孩子,他的成就将是你无法想象的。”说完凯特就看到大师好像停止了生息,一阵夜风吹过化成一缕尘埃。叮当!一枚墨黑色的戒指掉落在地上。

  预言就是窥视未来,在漫长的时间长河里寻找命运的轨迹,当预言师所窥视的时间超过了自身承受的极限或者窥视过程中遭遇强大的外力或不可预知的变故预言师就会受到预言的反噬。预言师一生预言的次数过多窥视未来的时间过长死后就将受到时间的惩罚,追回经历过的时间,通常受到时间惩罚的预言师死后跟格雷斯特一样,都是身死魂灭化为飞灰。

  凯特惊骇莫名的捡起墨黑色的戒指,心里是惊涛骇浪五味陈杂,一个传说中的圣域就死在自己眼前好像还是因为预言自己刚出生的孩子,凯特也不知道自己该高兴还是该悲伤,心里总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