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9-08-04 09:46:38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冠冕神祗
  4. 第十六章:【生存之道】

第十六章:【生存之道】

更新于:2018-03-14 16:47:25 字数:3772

  五个少年,一张圆桌,五把椅子,五坛酒,五盘肉。

  这五名少年是,冷雨与他刚交的朋友。

  坐在冷雨对面的是夜小雨跟黑衣,两旁是圣心跟苍小天。

  冷雨看着几人,虽然今天发生了许多让他不开心的事,但是此时此刻,他觉得心中非常顺畅,善良不忍杀一只小动物的他,跟夜小雨这个杀人不眨眼的恶魔竟然还能一起喝酒。

  夜小雨,十七岁,他的眼睛是血红色的,无时无刻不在冒出嗜血的凶光,他的头发跟冷雨差不多,只不过冷雨的是蓝色短发凌乱,而夜小雨是红色的。

  冷雨望着夜小雨,他虽然觉得夜小雨杀人很冷血无情,甚至是不对,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冷雨觉得他做事让自己没有一点反感,哪怕是今天他没有给天院弟子与那位天院三长老的孙子一个解释的机会,就把他们全杀了。

  冷雨将目光放到夜小雨旁边的背着两把剑的黑衣少年,他对着家伙十分不了解,因为这家伙到现在一句话都没有说过,冷雨只知道黑衣是跟夜小雨一起的。

  至于苍小天嘛,就比较搞笑咯,一副纨绔子弟的样子,说话却是流氓地痞,一副急躁的样子,最为特色的就是他那双草鞋。

  圣心自然不用说,妥妥的一个君子,看他一副书生的样子就能明白。

  他们吃喝着,冷雨不会喝酒,他喝了第一碗便没有再喝了,其他四人也没有为难他。

  冷雨嚼着嘴里的肉,却没有回味它的味道,脑海里却是今天发生的一幕幕,他心中有许多感慨。

  原来仅仅半天时间也可以将人变化如此之大,冷雨觉得自己变了,变得比以前完美了,似乎又好像没有变,他只是觉得此时此刻比自己往常要愉快的很多。

  桌上说话的几乎一直是苍小天,比如今天的事,有许多画面都被他说烂了。

  “其实,今天夜大哥,你插手还是有些不符合常理的。”冷雨回想一下,他跟君无言比武说道。他没有说他错。

  “或许吧!”夜小雨无所谓的回答道。

  忽然,圣心停止嚼肉,他抬头看着夜小雨,良久圆桌上没有声音,他望着他道:“其实,你应该知道的,那位君无言很不错,是吗?”

  沉默片刻,夜小雨回答道:“他好不好我不知道,我只是知道他是故意撞上冷雨的方天画戟的。”

  两人一开始说话就让人感到不明白他们在说什么,所以吸引了冷雨几人的听觉。

  “他故意输的?”冷雨有些惊诧。难怪自己一直觉得哪里不对劲,自己明明一直被气势压着,怎么会赢呢?

  “不错,君无言,一开始就没有想过抓我们,反而几次三番提醒我们不要去天院,因为去天院没有任何人能保我们。”圣心喝一碗酒说道。

  “如果他想抓我们,恐怕冷雨你连他一招都撑不过。”夜小雨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

  冷雨并没有觉得夜小雨的话有错,因为只有他自己知道,自己当时是有多么的压抑,那种不能呼吸的压抑。那种被人掌控生命的压抑。

  “他说,我们凭借正面的力量是赢不过他的,其实已经在暗示我们偷袭。”圣心接着说道。

  夜小雨点点头,然而冷雨也似乎明白了,他的心中更加坦然了,毕竟伤了君无言,他还是有一点芥蒂的。

  “他最后将责任一人揽下,这作风,与圣兄你倒是挺像的,一个君子。”夜小雨与他们相谈盛欢,夜小雨看着冷雨他们,露出忧郁的眼神,心中暗想‘自己好久没有这样开心过了吧!’

  冷雨看着夜小雨,看到他没有了方才的孤傲与冷意,他明白他把他们当做朋友了。这对冷雨来说,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

  圣心摇头:“他是君子,可是他跟我不一样,他比我强多了。”思索片刻接着道:“他是那种行事果断,敢作敢为,心中执念自己正义的人。”

  冷雨看着圣心,望着他紫色而又明动的眼眸,心中暗道:“又是这种感觉,好像已经知道一切。”

  夜小雨也望一眼圣心,暗道‘不愧是预言神地出来的人,观察能力与各方面推进能力,非常人能比。’

  圣域,这是一个神秘的领域,他们不是神,却被大陆的人们看做与神一般的人,他们千百万年来预言的事从来没有错过,这是他们的强大能力,也是他们之所以神秘的必要。

  “卧槽!原来这个柔柔弱弱的书生才是最不可忽视的啊!”这当然是苍小天说的啊,不过却只是在心中默念。

  ·····

  夜,寂静如水。

  冷雨双手撑在别院的护栏上,看着天空不算多的星星。

  他躺在床上覆去翻来,他睡不着,失眠了,他不是因为自己付钱的时候,没有钱而尴尬。

  而是,今夜在他的脑海里总是浮现一个身影,他哥哥的身影,于是他出来走走。那道身影是那么的清晰深刻,回忆起来就像他感觉哥哥就在身边一样。

  望着天空的星辰,冷雨心中有一种莫名的惆怅,“哥哥,你还活着吗?”他嘴里轻声默念一句,他也不知道他在对着谁说话,是星星,还是那黯淡的月亮,或是自己,他只是自然的把心中的情感表达出来。

  “你也没有睡啊?”一道声音打断了冷雨那长长的惆怅。

  冷雨继续望着那星辰,他没有回头,但是他知道是夜小雨来了,他能清晰的从夜小雨的声音里感受出来,夜小雨与白天有些不一样。他没有问,只是在心中暗想:

  “或许他和我一样吧!我用快乐与微笑,将绝对的正义和善良隐藏!心中的孤寂,那份伤痛。他或许是在用冷血无情隐藏什么吧!”

  夜小雨也将双手撑在护栏上,也望向夜空的星辰。

  “你也睡不着吗?”冷雨问道。不知道为什么,冷雨对眼前这个人有一些特别的感觉,以前最讨厌的杀人魔,现在他不讨厌夜小雨,他在星空下浮现一丝微笑,没有去想,只是随意想到:“或许是,他给自己一种莫名的亲切感吧!”

  “是啊!我在想念一个人。”夜小雨望着星空随口说道,黑暗中看不到夜小雨脸上已经没有白天的冰冷,有的只是那忧愁。他心中却暗自伤感:“小雨,你在哪里?神要诛你,你知道改名字吗?你知道了你姓什么了吗?你知道了,我们还是兄弟吗?”

  夜小雨他也不明白,他为什么面对冷雨的时候就无法隐藏了,本来他有很多的情感在心中,此刻竟有些想要诉说,在夜小雨心中看来圣心才应该是那个诉说的人,可是不知道怎么的,他就走到了冷雨的门口。

  他心中感慨一句:“或许是因为他身上那丝亲切感吧!”

  冷雨没有想到夜小雨竟是和自己一样,在思念某个人。

  冷雨没有在问什么,也没有说话。

  夜小雨也没有说话。

  两人在星辉之下,静了。这一种默默的陪伴也是一种陪伴与安抚吧!

  世界静了,时间却在流逝,不知道过了多久,只知道那黯淡的月亮走了很久,也走了半片星空。久到冷雨感到了空气中的丝丝凉意。

  “该休息了。”冷雨环抱双肩,驱散身上的那丝冷意。

  夜小雨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冷雨也回到了自己的房间,不过他并没有打算休息,而是盘腿而坐,他准备修炼,这样日夜修炼早已成为了冷雨的习惯,因为他知道他面对的是多么强大的挑战,他除了不断修炼他别无他法。

  “你知道你现在活着的目的是什么吗?”正在冷雨准备抱守丹田,心神归一,进入修炼的时候,一道沧桑声音突然响起。

  “谁?”可是当这句话出口之时,冷雨已经明白,这声音根本不是听觉,更像是自己直接的意识。

  在山道上,被一团火扑进自己身体的那一幕闪现在冷雨脑海里,冷雨心中徒然一紧。那团火似乎有生命,难道他想吞噬我的身体,我也会化作一堆白骨?说实话,冷雨此刻心不虚才有鬼。

  “放心吧!那团火苗被我控制了,他不会吞噬你的。”声音再次在冷雨脑海响起。

  冷雨并没有因为这句话而放松,反而更加更加紧张,他深呼一口气,眉头一皱,冷静的道:“你是谁?似乎在我的身体里一样。”

  “不知道,你的识海算不算你的身体呢?”那道声音调侃说道。

  “放心吧!我要想剥夺你的身体,我早就干了。何必等你这么多年,”

  冷雨深吸几口气,让自己冷静下来,他问道:“你可以呆在我的识海?”

  “你甭管那么多!你见识犹如牛毛,不能说有,以后会给你慢慢解释,现在你回答我的问题。”那声音对冷雨明显有些不耐烦。

  冷雨没有去多想那声音的嘲讽,他不会去做那么无聊的事,会把这事放在心上,更何况他明白自己本来就是一个什么都不懂的黄毛小子。

  冷雨沉默片刻,回忆着那沧桑声音的问题,认真谨慎的想着,“自己活着的目的是什么?是打败云天?”本来这个答案他准备脱口而出,可是这一次他却仔细想了想,他似乎觉得自己,自己并不是为了这个而活着。他沉默着,没有说话。

  “看吧!你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活着,我看干脆不要活了,这样有意思?”沧桑的声音明显对沉默的冷雨有些怒火。

  冷雨眼里闪过一丝明光,他露出一丝微笑道:

  “我活着的目的就是我知道自己一定不能死,我不想死。”

  沉吟片刻,沧桑的声音再次响起:“这是一个不错的回答,不过你却做的很差,很差!我很不满意!”

  冷雨想要说些什么,可是却发现自己无法辩解,他只是在心中暗道:“反正我不会死。”

  “你是还没有死!”那声音明显气急。

  “可是,你却次次送死,这样没死不知道运气有多好了。妈的!傻子才天天挨打,挨打了还站起来说一句似乎至理名言的话,你以为你很了不起?你这是傻!。”

  “我只是想让他们明白一些事。”冷雨无力小声说道。

  不屑的笑了一声:“弱者也是有尊严的,在寒天门你不是弱者,我也没有看到你的尊严在哪里,一次次站起来,又被一次次打趴,我只看到,尊严被人完全剥夺。”

  冷雨还想反驳什么,可是沧桑的身影没有给他机会。

  “我可以告诉你,这个世界,弱者就是没有尊严的。尊严他们只属于强者。”

  “不是这样的!”冷雨立即反驳,他相信不管多么柔弱的人,只要碰到了他们的底线,他们都会站起来誓死扞卫自己的尊严。

  “难道任由别人宰割,这就是你活下去的方法?你能不能不要这样无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