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9-08-04 09:44:17
  1. 爱阅小说
  2. 武侠
  3. 瀚海群雄传
  4. 第一回 群英荟萃落雕山(二)

第一回 群英荟萃落雕山(二)

更新于:2018-03-15 17:31:54 字数:3624

  姜岑这一掌可以说是力大势沉,可那陈尧受了这一掌,竟然毫发无伤。姜岑这才知道对方内力远在自己之上,急忙一个跟头翻了回去,周雄和黄/翔也连忙退了几步。陈尧逼退了这三人,将大氅一挥,一阵狂风扑面而来,迫的三人连气都喘不动。周雄看这陈尧内力如此强劲,连连叫道:“枫哥,扎手啊,不行跑吧!”黄/翔一听,没好气地叫道:“又跑!跑哪里去,蜀中岭南么?”姜岑低声喝道:“莫慌,摆阵!”

  原本这姜岑一次出击便是试探对方的内力,不料这陈尧太强,看来正面硬攻似乎毫无胜算,只得靠阵法了。姜岑话音刚落,周雄和黄/翔早已归位,姜岑后退两步,也站在了自己的位置上。三人运起真气,姜岑高声啸道:“瀚海星罗起四方——”黄/翔接道:“通天晓地括阴阳——”周雄接道:“气并山河吞日月——”三人齐声喝道:“敢与乾坤论短长!”

  三人喝罢,只见一道青气拔地而起,将三人连带陈尧都笼在了里面。陈尧抬头看了看,笑道:“瀚海星罗阵?”

  黄/翔见他识出了阵法,大叫道:“你既然知道这阵法的名字,也应该知道你已入了阵,便是离死不远了!”

  陈尧哈哈大笑,说道:“你们兄弟三人,念这四句话时,不觉得似乎没念完么?”

  姜岑听他话里有话,便问道:“什么意思?”

  “这瀚海星罗阵乃是江南明教不传之秘,看你们几个的打扮,顶多是打家劫舍的匪徒,不知从哪偷到了这套阵法。不过你们布得不全,站得方位也有些差错,”陈尧不慌不忙地说道,“瀚海星罗阵须是四个武艺高强之人,按东南西北四海方位布阵,还得有两人居中主持,居南北斗之势。就是说,起码得六个人才能布成,此阵一旦布成,威力奇大,入阵之人插翅难逃。可你们这三人,仅能布得一小半,连入阵曲都唱不完整,何谈布阵?”

  三人听了这一番话,面面相觑。当时大木金仙传他们这套阵法之时,并未说过这些,只说这是威力极大的阵法,谁知竟要六个人才能布全?

  三人正疑惑间,陈尧接着说道:“说是不全,可这半个瀚海星罗阵也不能小觑,只是你们三人在外,无人居中主持,这阵法防得了地上,防不了天上!”说罢,一个后翻,跳在了空中,高声笑道:“几个蠢贼,看我破你们的阵法!”

  陈尧话音未落,只见他身子在空中连转几转,双掌连出,一阵狂风平地而起,卷起阵阵沙尘,沙粒裹在狂风之中如同万千匕刃,呼啸而来。三人被这阵风沙一刮,顿时眼迷口紧,四处躲避,阵势瞬间大乱,青气随之散尽。姜岑见破了阵,急忙叫道:“别怕!快,老规矩!”这所谓“老规矩”,便是他们三人平日里遇到难啃的骨头时,使用的招数,姜岑看新学的阵法不行,只得靠自己的本事了。

  陈尧破了阵,刚一落地,就见那高如铁塔的黄/翔冲着他扑了上来,陈尧也不轻敌,凝神接战,两人战了十余合,黄/翔明显落了下风,那陈尧虽然个子不如黄/翔高大,可每出一掌,都要逼得黄/翔后退一步。周雄情知黄/翔抵敌不住,从腰间掏出他的兵器:“七宝长蛇鞭”,一甩鞭花,冲了上去。陈尧只用了三分力气和黄/翔打斗,另留着七成的精神盯着姜周二人,见周雄过来,微微一笑,分出右手迎战,用五成功力以一敌二,仍是上风。

  姜岑在旁静静观战,他有一招斩首刀,是以掌化刀,直取敌首,其势如万钧雷霆,锐不可当。可这一招需要聚全身真气于手,得凝神聚气半晌,不能移动,因此平日里遇到难对付的对手,都是周黄二人去拖时间,自己在旁运气观战,以求一招制敌。

  那边三人战了有三四十合,陈尧看这姜岑在旁观战,纹丝不动,心中也颇为纳闷,不知卖的是什么官司,于是渐渐加重了手上的力道。他这一加力,黄/翔顿时觉得压力大增,大叫道:“枫哥!你还不上么?还等什么!”

  此时姜岑的掌力已经运了近九成,被黄/翔这一叫,心中一急,只怕那陈尧防备自己,只好仓促出手。刹那间,就见姜岑壮硕的身子迎风一晃,已经冲到了陈尧身后,飞起一掌,斜斜地削向陈尧的后颈。陈尧不料这人来得如此之快,刚要回身接掌,忽听得风声阵阵,如同鬼哭,姜岑的肉掌已如同利刃一般劈了过来。陈尧看这一掌凌厉异常,吓得背后冷汗齐出,他急运真气,伸出右掌,用尽了全力向地上一拍,只听得“轰”地一声巨响,一阵飓风从地面狂啸而起,吹得姜岑立时如纸片一般飞了起来,连着砸断了七八条树枝,才停住了身子,架在了一颗大树上。陈尧大叫侥幸,若不是他功力深厚,只怕已经死在了姜岑掌下,此人在旁观战多时,竟留着这一手绝技,陈尧自负一身本领,差点在这里翻了船,自是恼怒异常。他一声怒吼,一脚踢开了冲过来的黄/翔,接着跳到了周雄身后,“呼”地一掌,伴着一阵狂风,将周雄吹出了七八丈远。陈尧转瞬之间打退两人,一回头,一双眸子死死地盯到了正躺在树上的姜岑身上,一声冷笑,扑了过去。姜岑一看他冲自己过来,大叫不好,急忙一个翻身跳下了树,拔腿就跑。

  两人一个逃,一个追,跑了得有两三里地,陈尧奇道:“这厮身子胖大,逃窜起来竟然这般快!我自负轻功最佳,寻常高手根本追我不上,可今日在此竟遇到跑的这样快的贼人,奇哉,奇哉。”

  姜岑沿着山腰一路夺命狂奔,正跑着,就见前面大路上迎面走来两个道士模样的人,一个胖,一个瘦,一个白,一个黄,白胖的面似佛陀,黄瘦的貌如罗汉,两人结伴而行,都穿着一身暗红长袍。姜岑一见这两人,眼睛一亮,连忙冲了过去,一边跑一边大呼:“道长!道长救我!”

  那两人正赶路,见这么一个胖大汉子冲了过来,那白胖的一抬手,说道:“且慢,我们不是道长,阁下是何人?”

  姜岑回头看看,那陈尧已经追了上来,姜岑急忙说道:“我知道二位的身份,后面这人在追杀我,求二位救上一救,家师与贵派掌门有旧识。”

  那黄瘦的一听这话,问道:“尊师是?”

  “家师是朱九真人。”

  那黄瘦的一听,疑道:“我听说朱九真人门下松柏竹枫四徒,阁下是哪一位?”

  “正是枫四。”

  两人说话间,那陈尧已追了过来,黄瘦的将姜岑一把拉到了自己身后,“既然是朱九真人的弟子,我们也不好袖手旁观。”那白胖的点了点头,两人并排一站,将姜岑挡了起来。

  陈尧追到这里,见这两人护住了姜岑,再一看这两人的打扮,奇道:“七一门的术士?”

  “正是,不知阁下尊姓大名,和这位兄弟结了什么仇怨?这位兄弟是我们一位故人,若是方便,不如就放他一马如何?”那黄瘦的说道。

  这七一门是北方的一个门派,原本是道家的一个旁支,后来渐渐掺杂了许多门派的杂术,门中不少人都以数目字为号,掌门号“七一”,因此唤作七一门。这七一门人数不多,可个个都是狠角色,尤其他们还擅使一些奇门异术,武功套路令人难以琢磨。传说七一门门主更是有一招绣口锦心的绝技,单凭一副伶牙俐齿,能说得天下英雄俯首而降,虽说只是风传,但大江南北的英雄豪杰,见到七一门的术士,无不避让三分,绝不轻易惹到他们。

  陈尧见了这两个术士,虽说自负武艺高强,但也不想惹事上身,便说道:“在下姓陈名尧,浪荡江湖,并无门派,只是要去汉阳军探亲,路过此山,被这厮劫住,要谋财害命,又打我不过,才被我追到这里。”

  两人听了这话,一齐回头看姜岑,姜岑连忙摆手,说道:“绝无此事,两位不要听他信口雌黄。我绝不是要谋财害命,若是我要谋财害命,他日死于乱刀之下,不得全尸。”

  姜岑此话是钻了个空子,那陈尧只以为他是剪径的贼人,可姜岑并非要谋财,只是奉了张盼之命行事,因此这赌咒压根不顶什么用。这两人不知内情,黄瘦的见姜岑发此毒誓,便说道:“看来这里有什么误会,这位兄弟发此重誓,想必是没有这谋财害命的心了,不如二位握手言和,省的我们兄弟二人多手,如何?”旁边那白胖的术士也说道:“正是,若是我们兄弟二人插手,恐怕阁下要去汉阳军探亲的事,就得耽搁些日子了。”

  陈尧平时最为好强爱斗,若是那两人好言好语,兴许他看在七一门不好招惹的份上,就退步走了。可这两人言语中透着一股傲慢之气,陈尧最是不惯,遇到这种情形,哪怕是魔教教主亲临,他也要拼上一条命,斗上一斗,更何况这两个七一门的门徒?只见他冷笑一声,说道:“七一门的术士,平日里旁人都躲着你们惯了,就真以为自己高人一等了?”“哦?”那白胖的术士也冷笑道:“莫非阁下是非要和我们兄弟二人过上几招?”陈尧一抱拳:“请教两位尊姓大名!”

  按照江湖上的规矩,这口气就是要向两人堂堂正正挑战了。两人也不示弱,那黄瘦的打了个手势,说道:“在下八二零。”那白胖的也打了个手势:“在下谢彬。”两人齐声诵道:“师尊在上,七一门从不杀无辜之人,这位仁兄执意挑战,弟子只能开杀戒了。”

  陈尧一听这两人的名字,心里已经有了计较,七一门里,凡是门主亲传弟子,大多以数目字为号,这谢彬没有数目字的名号,可见武艺不是门主亲传,定然不甚高强,这叫八二零的,是门主亲传弟子,须得谨防慎对。

  三人对立在大道正中,谁也不先动手,两旁风声阵阵,吹得四周的树木沙沙作响,这里的树木极高大,枝叶繁多,遮天蔽日,给这本已是杀气盈盈的林中又平添了几分阴寒。

  就在三人对峙的当口,忽然从姜岑的背后传来一个清脆的声音:“你们两个在这里磨磨蹭蹭,做什么呢?难道又想让师尊惩戒你们不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