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9-08-04 09:45:45
  1. 爱阅小说
  2. 仙侠
  3. 藏剑诀
  4. hg平台皇冠体育|官方网站 碧落峰

hg平台皇冠体育|官方网站 碧落峰

更新于:2018-03-14 21:55:10 字数:2888

字体: 字号:
  寂静寂静的林间,说不清是怎样的一种思绪。

  幽深幽深地在旭日,在一处断崖之巅,零落的几棵小树,默默地沉浸在日月的交替的阴影之中。山,深沉的宁静,像孤独的隐者,也不去管那日出日落。山,依旧是山。静静地……

  “老师,这一去已是十一年了……”一个身着白色长袍的身影,此时伫立在一颗树旁,望着初生的太阳,忽而有些走神。喃喃低语之间,就像投入湖面的细小石子,涟漪荡漾,不觉就惊扰了这片静谧着的山林,偶尔地瞥见,几只胆小的鸟儿惊慌顾不得沉睡,离弦似的飞出了栖息的树杈。盘旋在林子的上空,为这幽寂的林子,多少增添了一丝生气。

  只是,片刻的喧哗,之后便又是渐渐归于一阵沉默。山风幽幽掠过,轻轻无声。沉默,山好像很喜欢沉默。

  “老师,我已经听从了您的吩咐。可是……很抱歉!老师!您留给我的魔法,我终究没有学懂……我……”树下的那个身影,在晨风之中,长袍随风摇曳着。

  林间过于黑暗,即使是他所处在的悬崖之上,也不见得明亮多少。晨曦未至,也看不清他是怎样的面孔。唯一可以知道的是,他的言语之间,忽然响亮了不少。如此,似乎要说给什么人听。尽管,在这悬崖之上,放眼望去,只见白茫茫的一片笼罩这空寂的一片山林,再难寻觅多一人之身形。也尽管,声音忽然就被像卡住,哽咽在喉,不知言语。

  白色的身影忽然就对着远处一座小山的方向跪了下来,认真而又庄重地磕了几个响头。然后,他缓缓抬起,依旧跪倒在地,满是凝重的神色。他抬头望向远方,沉默地看着悬崖对面一座看起来十分奇怪的小山,因为,山光秃秃的。

  良久的沉默,旭日的余晖不知什么时候,忽然就洒在了他的脸上,露出少年人略显清秀的脸庞,一双明亮的眼晴,凝望着……

  “老师,今天便是约定的日子,我要走了。到外面的世界去。尽管您一直反对我出去,可我真无法控制自己。我真的很好奇,我……”白衣少年幽幽叹了一口气,也许是不知道说些什么,只得无奈摇了摇头。

  “老师,我这便去看您,您墓前的杂草也该修一修了……”少年人略显怅然地看向远处的小山,眼神之中,不禁多了几分不舍的味道。

  淡淡地,也不见少年有什么动作,他的身形忽然就有些模糊了起来。也许是雾,也许是晨光海市蜃楼的捉弄。无论怎样,他终究是消失了。

  旭日已升到足以将悬崖之上照亮,可是,原本白色的身影忽然便不见了。就像早晨的雾,来去匆匆,又教人摸不清究竟,就像是一个游离的梦幻。

  这一座小山,不见上面有什么植物。甚至连一株小草也没有见到。若不是过于庞大,兴许称作石头会贴切一些。山上满是岩石,像是由人工堆砌,形成了一个半圆形的形状,煞是诡异。这与周围绿郁葱葱的景致显得格格不入。

  仔细一看便觉得有些不太对劲,也许不应该说是山的,山有金属做成的门么?

  此时,一个穿着白色长袍的少年,一脸的铁青,就站在门口。而门口,敞开着。

  “老师,到底是谁?竟然敢冒犯您沉睡的墓地!”少年忽然没有了刚才平静的神态,双眼盯着打开着的墓门,紧握着拳头,满脸的愤怒神色。

  这是一处墓地,犹豫外表做得稍微有些粗糙,加上墓体过于庞大,才会让人有误认为这是一座山的错觉。

  可是,愤怒是不能解决问题的。少年并没有沉沦下去,他快速蹲下,仔细辨认地面。想发现一些线索。

  从地上的脚印可以判断,应该是有人进去了,看起来这人应该很瘦。而且,最让仙辰觉得可恨的是,这进去的人还没有出来。一阵犹豫之后,少年人像是下了什么决心,瞪着门口之内,不禁咬牙切齿地说道:“老师,弟子这便进去把这盗墓的贼人抓出来。老师,请您莫怪……”说完,便毅然快步地冲了进去。

  门口进去之后就是一条过道,有些灰蒙蒙的,而且越往里走,两侧的墙壁就越发显得宽敞。走到深处,就真的只剩下黑暗了,至少伸手是看不见任何东西的。

  仙辰心中无比悲切,可这愤怒的情感毕竟是会影响他认清方向的。少年莽撞地横冲直撞,一心想把人抓住,可是这地方却是漆黑无比。一次次的跌倒之后,少年人也冷静了许多。

  只见仙辰扶着墙,使劲站立起来,左手轻轻一挥,黑暗之中,一个小红点蓦然闪现。

  慢慢地,慢慢地,红点越来越大,且越发膨胀得厉害。几乎就是一眨眼的功夫,少年周围便被炽热的火焰照亮了不少。

  仙辰左手掌张开,其上正托着一个燃烧着的火球。他正缓缓前行着。

  走进了门,一切似乎就变得黑暗了起来。即使是少年手中的火球看起来旺盛无比,也没有照到周围的墙壁,少年只得照着地上,仔细摸索着。

  这里真的让人感觉很不自然,没有一丝的山风吹进来,可是还是让人感觉凉飕飕的,少年脚步明明就很大,可是他偏偏就听不见自己的脚步声!若非这是他最敬重的老师沉睡之所,少年真的是要害怕了。

  仙辰继续走着,越往里走,他的心就越绷得紧,他记得,老师生前曾经再三警告过他,死后他会把这里封印。而且里面有很危险的东西,叫自己千万不要进来。可偏偏地,仙辰就进来了。

  这里很黑,想要辨认出什么东西都是很困难的,加上顾忌老师生前的警告,仙辰很是小心地前进着。很简单也很偶然地,出乎他的意料,火光掠过,匆匆一瞥之间,他恍惚看见了一张人脸!仙辰心中一紧,急忙转过身躯,手里的火球不觉涨大了许多。此时他的眼前,不知什么时候开始,赫然站着一个人,而且正一脸笑意地看着他!

  仙辰一惊,可是,惊诧之后,他又觉得有些不太对劲,待他小心将火球稍稍探前,仔细辨认之后,他心中的石头这才落地。因为,眼前是一个人。

  黑暗之中要辨认出容貌还是很困难的,仙辰认得不太清楚,自然地,他心中戒备不觉就浓重了许多。也不见眼前的人有什么动作,自黑暗之中,一张人脸渐渐清晰起来,一脸笑意地看着仙辰。仙辰心中,不由得就忽视一阵火气,脑中一紧,也不去理会来人是什么来路,挥手就将手中的火球像眼前的人砸去!

  “咦?”一声惊叹自仙辰年眼前的神秘人发出,只见神秘人侧身一让便躲过了火球。可是,待神秘人转过身来的时候,适才的笑意全然没了踪影!

  “你--!你—可恶之极!”

  “大胆贼人!还不快滚出这里!”仙辰手脚不慢,又一个火球术在他手中快速形成。此时仙辰一脸戒备地看着眼前的神秘人,随时准备再扔出火球。

  “什——什么?贼?你竟然敢称呼本姑娘为贼?你你你!你那只眼睛看见本姑娘是贼了?”凭借模糊的光线,依稀可以判别神秘人是一位少女,只是这里实在过于黑暗,也看不清少女的容貌。

  “还敢狡辩么?看我仙辰好好教训你!”

  “你——!”少女显然怒极,指着仙辰,说不出话来。

  “罢了。原先本姑娘还以为你是此处野人,还想仔细辨认研究一番,看来本姑娘是多此一举了。你!根,本,就,是!”

  “贼人休要胡言乱语!看我火球!”

  “哼!本姑娘才没空理会你这野人,不奉陪了!看招——烟踪!”

  仙辰还没来得及施展火球术,眼前只见一细小珠状的物事飞来,心中一怔,正想挥手抵挡,可是那小珠还未靠近仙辰,竟然就在半空之中炸了开来!

  仙辰只见,眼前忽然就陷入了一阵迷雾,竟然再也看不见少女的身影!

  “咳咳咳!”仙辰快速从烟雾之中冲了出来,也不去理会被烟雾熏得有些发潮的眼睛,仔细辨认了四周。可是哪里还找得到少女?

  “真够呛的!贼人,看我不抓住你!”仙辰对着幽暗的深处大声喊道。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