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9-08-04 09:45:45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南山绝仙
  4. 第三章 炼气四重天

第三章 炼气四重天

更新于:2018-03-14 21:49:44 字数:2518

  “啊”王雨惊叫一声,看着穿了多年的裤子,此时却明显短了一截。王雨不可思议的看着双手,不在是皮包骨头似竹子一般,这双手圆润且又厚实。王雨心中的烈火彻底点燃,翻身站起,大步跨向院中,默默运转《十转炼身诀》。翻手之间,刚猛之力似能开山破石,空气中“啪,啪”放响。抬腿翻身,犹如猿猴一般迅捷无影。炼气二重天的内力在王雨经脉之间迅速运转,王雨自八岁开始修炼,不到一年,犹入无人之境迅速的突破到了炼气二重天。由于王雨无兄无弟,只有一个父亲谆谆教诲。王绍业又当爹又当妈,从小给不了王雨母爱。王雨便喜爱到山腰间幽谭旁枯木桩下。这也是王雨被吸取生机的伊始,生机被吸取了,修为又怎么可能精进呢?自昨日青帆给了王雨生机,又给了他自身的生命之精。王雨又经一夜修养。若把昨日的王雨比作一棵半枯萎的小树,此刻的王雨就犹如一棵树苗,虽然还很幼小,可是以后有成为参天巨树的资格和潜力。

  内力运转一个周天之后,王雨迅速盘膝而坐,此时经脉中弱小的真气精进了许多。蓦然,一丝响动在背后响起,王雨转身望去,却是堂弟王磊。此时的王磊目瞪口呆的看着王雨,眼睛反馈给大脑的东西似乎太不可思议了。那条王雨穿了三年且有点长的裤子,此刻竟然短了一些不说,平时弱不禁风且脸色苍白的王雨竟然打出了这样一套拳法,虽然不知道具体的威力,可是看的出王雨不屈的心。王磊禁不住晃晃脑子,又抬头看了看天空,似乎这样才能让自己的眼睛看的清楚一些。王雨看到堂弟来了,起身相迎,看着王磊那怪异的表情,似有些好笑。“小磊子,这次又给我拿什么好吃的来了?”王雨笑骂道。王磊是王雨二伯王振之子,王振和王绍业是同父异母的兄弟,王雨的爷爷王天破是炼气十三重天的修为,寿命更是达到了三百年,期间娶有两个妻子,长妻生了王鸿,也就是王雨大伯。二妻生了父亲王绍业和二伯王振。所以王磊和王雨走的比较近,自从王雨九岁那年之后修为不得寸进。王磊就时常拿些好吃的来堂哥家玩,看着一日日消瘦的王雨,听着别人背后的闲言碎语,王磊也是心情不悦,就算他们这一脉是嫡系,可是人多嘴杂,人言可畏啊!更何况大伯家的二子王云已经是炼气四重天的巅峰,听说再踏一步就是五重天啊。更何况王云还有个哥哥,听说被一大派看中其资质被收为记名弟子,去年就是炼气七重天的修为。年龄据说才二十岁上下。炼气十三重,一重一个梗。由此可见修士之不易,修行之艰难。

  “雨哥,你长高了?”王磊仍是不确信道。毕竟八九年了,一个奄奄一息之人,突然间生龙活虎,任谁看见都受不了。“那个,应该高了吧。”说着,王雨扯了扯露出肚脐的上衣。修长的双腿似乎要把这掉色严重的裤子撑爆。“嗯,应该高了,衣服缩水,也不至于这么个缩法。对,一定是这样。”王雨看着似魔怔一般的王磊,不想再这个话题继续纠缠。便一把抓向王磊手中的麻袋,只见一套崭新的衣服露了出来。红色的底料,配上金色的线条,无不诉说着这件衣服的漂亮,霸气。“哥,我听爷爷说了,你的成人礼在下个月十五举行,我娘特地为你做了这件衣服。不过嘛,这是按你去年身高比作的,可是我现在感觉,你似乎长高了。”说着,王磊还不忘把衣服拿起来对着王雨进行比对一番,事实证明,王雨长高了。看样这衣服要重新做了啊。王磊似乎还要挤兑王雨一番,虽是笑言,不难看出两兄弟的亲近感情。

  送别王磊,王雨的修炼之心更加强烈。草草吃过饭,王雨就独自一人来到南山,南山并不是指一座山峰,是对一片山脉的总称,王家只是占据着其中最大的山峰,山下便是王家所开的坊市,王家主要经济来源便是从此而来,毕竟坊市之中是以灵石为交易,修行之人炼气五层之后便可以辟谷对食物没什么特别要求,以后的修行灵石是不可欠缺的。当然王家在南山郡之中也有一些凡人产业,毕竟修行也不是人人能修。若人人可修,南天大陆人族早已称霸,人族的繁衍能力可是众所周知的。王雨盘膝而坐,默默感受天地灵气,毕竟才炼气两重天,对灵气不是太过需求。前五重天是以亲和灵气,使自身经脉适应灵气为主,从而踏上修行之路。随着王雨主导,那一丝丝灵气在王雨静脉内不断运转,一丝丝壮大。一个周天,两个周天。王雨大喝一声,炼气三重天的壁障不攻自破,王雨顺利踏入第三重天,这般容易突破绝非偶然。王雨本就是天骄,八岁修行,只一年不仅成功感应灵气,且踏入了炼气第二重天。这九年来,王雨虽然生机被吸取,可是资质却是摆在这。本就天骄一般的人物,又硬生生的停留在原境界九年,积累,经脉韧度,不言而喻。王雨突破之后,经脉之中却是浮现出了丝丝灵气,与原本灵气竟是相结合,王雨此时却也是愣住了,不知这些灵气从何而来,随着灵气不断的增多,王雨经脉却是出现了饱和。一丝丝胀痛浮现在王雨心头,王雨此刻已经焦虑如焚。王雨不得不将站起来的身子硬生生坐下。强力的主导灵气循环周天运转,由于灵气不断的增加,王雨的全身皮肤都已经渗出了鲜血,王雨紧闭双眼,默默地咬着嘴唇。一个大胆的念头浮现而出,随即加快灵气在经脉中的流动速度。既然炼气三重天的经脉无法容纳这么多灵气,呵呵,那么四重天呢。王雨拼尽全力使得灵脉中的灵气不断循环流动,靠着这股冲击之力去硬悍那炼气四重天的壁障。“噗嗤”一口鲜血从王雨口中吐出,王雨此时怒目圆睁,五脏六腑被壁障反弹之力震得已是杂乱不堪。四重天的壁障只是发出一丝碎裂的声音,再是一丝,毕竟也是碎了。可是王雨有股狠劲,我不突破会被灵气膨胀而死,突破了反而会有一线生机。那,就看老天愿不愿我王某人死于此地了。王雨下定决心,又一次全力运转经脉之中的灵气,再次向那壁障去撞击而去。又是一口鲜血。那看似坚硬的壁障,也是碎裂之痕更加扩大。王雨也是到了强弩之末,这是拿自身的血液和壁障做斗争啊。老天似乎是在看戏,看王雨的毅力大还是壁障更加坚韧。可是王雨经脉内的灵气却是不等人啊,一丝丝不断增加。王雨此刻的眼神已经迷离,意识也出现了模糊,他只记得要打破这个壁障。“轰隆”一声,如大河漫闸般。王雨的修为踏入炼气四重天。王雨不知道,他的这一番行为是多么的可怕,靠经脉运转的速度来突破四重天的壁障。如有外人看来,定会膛目结舌。王雨也是昏迷了过去,他的心里却是高兴的,我终究还是战胜了我。

  半晌,王雨醒来,看那天边又是一轮夕阳如血的景象,看见自身满身血痂。急忙跑向山腰幽谭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