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9-08-04 09:44:16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缘若晨
  4. 第四章 少年不知愁滋味

第四章 少年不知愁滋味

更新于:2018-03-15 17:39:38 字数:3044

  此刻,剑谷内。

  山脉里难寻的阳光,在这里却是异常明媚,洒满了了整个山谷。带着冬天的独有特性,温和、缠绵。晒在人身上暖洋洋的让人只想躺在这做上一梦。

  谷内中央,被花草围住的一棵怪异的让人见了直皱眉的古树下,站着一个十五六岁的小姑娘。这小姑娘穿着绿色衣裙,有着精致的稚嫩脸庞,一头披散在背后的黑发,在阳光下被映成金色。

  此时在这精致的小小脸蛋上有着明显的怒气,嘟着嘴,生气了。她背着两只小手围着老树打转。

  “喂,大怪树,你说话啊,你快说话啊,快说话,快说话。”小姑娘急了,也不再围着老树转了。“你再不说话我可就打你了哦,我真的打哦。”小姑娘对着树踢了两脚,很轻,就连叶子都没有落下一片。

  “喂,若晨,怎么样了?我就说嘛,这就是一棵普普通通的树,它怎么会说话呢?”

  “我可是陪你在这待了有两天了,可这两天时间里我可是还没有听到它有说过一句话哦?”从旁边的花丛中突然传出一句话来。

  风轻轻吹过,花草也开始摇摆,透过花草的间隙,隐隐约约间还可以看到在那里,有着一个大约二十来岁的蓝袍青年。他慵懒的躺在那儿,嘴中还咬有一根长草,显得很是自在。很清晰,好像就连他嘴边那似有似无的邪笑都能看清。

  “呜...你现在怎么不说话啊?我以前明明有听到你说话的,现在就连沐师兄都不相信我了,呜..气死我了。”缘若晨小姑娘气急,开始抹眼泪哭了。

  “喂.喂.喂别哭啊。”“乖.乖..若晨别哭了啊,若晨最乖了,你知道的,女孩子哭花了脸可就不漂亮了到时候可就再也没人喜欢你了。”“先让它再嚣张一会儿,等下师兄就帮你,把它用斧子砍了做柴火烧好不好?”见小姑娘哭了,躺在花丛中的青年的慵懒、自在立马就消失不见。急忙站起了身子,跑了过来,慌乱的用手帮她擦去两眼的水珠。

  “噗...那树也太无辜了吧,咱们踢它几脚就好了。”缘若晨笑出声来,但很快就又迅速的收了起来。

  “你别总是把我当做一个小孩子哄好吗?我已经长大了。”缘若晨手撑着腰,也不哭了,抬起头来努力瞪大着眼睛和青年对视。

  “呃..好好好,若晨是个大人,我才是个小人、孩子。”青年转过头,望着还在风中摇摆的花草,显得很无语。

  “嗯,小沐子好乖啊,待会儿姐姐给你摘好吃的甜果儿哦。”缘若晨眯着眼睛在那弯着小腰吃吃地笑了起来。

  “额,缘若晨,我和你再说一遍,我叫沐雨阳,你可以叫我师兄或者沐师兄都行,唯独我没有小沐子这名。”沐雨阳觉得自己快被若晨气疯了。这小妮子自从在几年前听到剑叔叫自己小沐子之后,她就也开始这样小沐子小沐子的叫了。

  “行了,行了,不就一个称呼吗有什么要紧的。”若晨撇了撇嘴,给了沐雨阳一个很不屑的表情。哼.叫你整天把我当小孩子看待,我就让你比我还小。

  “对了,快点,咱们剑谷今天要开门收徒呢,我还从没出去过呢,不知道今天会不会有很多很多的人过来,那样的话谷内肯定会非常热闹了。”若晨想起今天是个重要的日子。她想着想着,自己就在那开心的笑了起来,然后就见她快步向谷口跑去。

  “等一下。”

  “咱们出不去的,谷口有剑叔布下的结界,我们还是先过去剑叔那等和他一起出去吧?”沐雨阳大声嚷道。

  但已经晚了。看着已经兴奋的跑过去了的缘若晨,只见她直接撞在结界上,然后迅速就被反弹回来,最后在地上无力的趴着。

  沐雨阳双手捂住脸,这画面太美,他不能看啊。直觉告诉他,看了后果会很严重很严重。

  “小..沐..子”不过,显然就算没看后果也是很严重。趴地上的缘若晨喊出了一句话,很明显的拖音。

  但这一次,沐雨阳却是没有再纠结于在这小沐子的雅号上,而是拔腿直接就跑了。

  “...你站住。”

  “只要你站住,让我踢两脚消消气,我就做饭给你吃。”

  “你再跑我可就告诉剑叔,你欺负我了。”缘若晨急了,在后面又是威胁又是诱惑的。

  “白痴才站住,还有,吃你做的饭那还是奖励吗?我宁愿被剑叔惩罚再除谷内一个月的草。”沐雨阳回头回了一句。

  沐雨阳回想起前一天晚上,缘若晨给自己做的灰黑异常、已经看不清原来模样的,又咸又涩的饭菜。那能和冷刀子下肚比一比滋味的饭菜,他可是再也不想吃了。

  这小妮子,哪来的自信做饭啊,而且关键是那饭菜她自己从来也不吃,只是静静地看着别人吃完。打了个冷颤,沐雨阳跑的更快了。

  ...

  剑谷内。

  一处木头建成的亭子里,有两个身影正坐在那,在棋盘上激烈厮杀,周边很安静,他们也很投入。

  但很快就见到执黑棋的显露出了败像,被白子吃下了一条大龙。

  “还能不能好好的下会儿棋了,不下了。”其中一个下巴长着短短胡须的蓝衫中年男子站了起来,话语间显得很气愤。

  “至于这样说吗,不就是这次没称你意,让你悔棋而已。更何况先前我也已经让你悔了五六子了好不好。”对面的那个身影也站了起来。

  二十来岁的青年,紫衣黑发,衣发在风中飘飘逸逸。但此刻这妖异俊美的脸庞上剑眉横目,表情很严肃。

  “那你说,你先前能让,为什么现在就不能再让一次?”蓝衫男子一副很不理解的样子,很是气愤,连指着紫衫青年的手指也都是在颤抖着。

  “...我以后再也不会和你下棋了,这次是真的,剑叔,我发誓。”青年沉默了一会儿后说道,此刻他脸上看不出来什么表情。

  实在是忍无可忍了,一次次的悔棋,最后见输棋了就竭斯底里,真是受够了这个没棋品的家伙。

  “......”“别,别啊,我不悔了,我认输了行不行。”看着紫衣青年还没什么表情的脸庞,剑叔急了,“我就这么一个爱好,小轩轩你就忍心剥夺吗?”

  “你不还有酒吗。”“还有,你可别再叫我小轩轩了,我可不想闹得和大师兄一样的地步,被小师妹也这样整天不停的叫着。”紫衣青年一想到这个场景身体也跟着颤抖了一下,他赶紧小心的回了一句,心慌的还回头四处察看了下。

  “酒那不算,那是我的命。”剑叔喝了口酒葫里的酒。

  “你不想让我这么叫也行,但你得答应,以后陪我下棋,还要让我悔棋,还要让我悔很多步。”剑叔突然发觉自己又掌握了主动,奸笑道。

  “...成交。”相比较之下还是那个像是小魔女一样的小师妹比较折磨人一点,紫衣青年也没多想立马便答应了下来。

  “小皇子,来来来咱们再杀一盘。”剑叔见青年答应便马上拉着他坐下来想再来一局。

  “啊...。”青年觉得自己快气炸了,这都什么名啊?这称呼一个比一个恶心人。“剑叔你别这样成不,虽然我是姓皇,但是你就安静的叫我极轩不好吗?。”皇极轩觉得世间已经没有什么词能形容自己此时的郁闷了。

  “嘻嘻...好的,小轩轩,哦..不是小皇子..殿下哦。”突然有人在亭子外接了句,声音很是清脆,好听。

  啊,但皇极轩此刻却是好像受到什么惊吓一般,怪叫了一声。有点慌乱的回过头来,看着走在前面的那个背着小手脸上搞怪正贼笑着的穿绿色衣裙的小姑娘,他的整颗心都在颤抖着,完了完了,有大师兄作为参照他现在就已经想到自己以后的悲惨生活是什么样了。

  “哈哈,若晨你们怎么过来了?”不管一旁的皇极轩是怎样的慌张模样,看着过来的沐雨阳缘若晨两人,剑叔在那幸灾乐祸的笑着。

  “剑叔,今天不是剑谷收徒的日子吗?”看着还在这无聊着的剑叔,缘若晨觉得自己应该是记错了日子吧。

  “啊..哦,是是是...我差点忘了。”剑叔摸了摸头想了下说道。

  呃..看着这样的剑叔,缘若晨觉得自己已经是臣服了,这什么人啊,开谷收徒这事都能给忘了,真强。

  “开谷收徒..”剑叔站了起来,眼睛看着谷外低声自语,“希望今天能有人进的来吧!”

  摇了摇头,剑叔说完没有理会后面三人一脸迷糊没有听懂的样子走出了木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