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9-08-04 09:44:17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踏道寻仙
  4. 第二章 剑出人头落

第二章 剑出人头落

更新于:2018-03-15 17:30:24 字数:3343

  矮胖老者带着墨痕走到了一间地下室,室中皆是各种兵器,最后矮胖老者走到了一个小盒子旁,打开盒子,一把巴掌大的小剑放在盒子中。

  小剑很是精致,黑色的剑身闪着光芒,一股古朴的气息爆发出来。

  墨痕感到此剑不简单。

  “此剑虽只有巴掌大,却有先天宗师的天玄剑之威,就算是我大晋帝都也算是好剑!”

  矮胖老者打断了墨痕的思绪。

  “可如此小的一把剑有什么用呢?”

  墨痕说出了心中的疑虑。

  “此剑虽不能用来打斗,但偷袭却又何尝不可?”

  盯着小剑,墨痕心中闪过百般思虑,他有一种直觉,此剑不简单!

  “楼主开个价!”

  “五干两黄金!”

  “什么?五千两黄金?”

  五千黄金等于五十万白银,一两白银就足够一户普通人家一年的开支。墨痕虽然有百万银子,但也不能让人随便宰一刀。

  “客官,一把天玄剑价值超过一万两黄金,而且天玄铁所铸之剑可遇不可求,价值不是用钱能衡量的!”

  矮胖老者看出墨痕的疑虑,也不恼,说出了其中的原因。

  “可是此剑远不能比天玄剑?”

  “正是因为这样才卖五千两黄金,这样吧,老朽就当是交个朋友,四万两黄金你拿走此剑吧。”

  “成交,不过请楼主替我寻一匹好马。”

  “好说,呵呵呵。”

  矮胖老者,阴邪的笑了笑。派人牵来了一匹赤红色的骏马。

  墨痕走后,矮胖老者摸着手中的银票,一脸邪笑,突然一个凶悍大汉闯了进来。

  对矮胖老者行了一礼。

  “楼主,这只肥羊身上银票不少啊,我去做了他?”

  “小心行事,做干净点儿。”

  “楼主放心,这些年属下这种事干多了。”

  “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

  矮胖老者和大汉相视而笑。

  随后大汉退出了房中,召集了一些人跟踪起了墨痕。

  墨痕毫无察觉,回到客栈,勿勿吃了饭,带上了一些干粮,离开了黑木城。这一去,路将艰辛,

  这一去,头再难回,

  这一去,危机四伏,

  这一去,便是要走上那修仙大道!

  郊外的泥路在马蹄下翻起尘土,越往前走人越稀疏,到了后来路上已经没了行人。夕阳欲下,给片片乌云镀上了一层金边,天地的奥妙,总是令人无法捉摸。

  经过一处密林,四周静的可怕,空气都仿佛凝聚了。一压抑笼罩在墨痕的心头。突然一张大网从天而降,一群黑衣朝墨痕围了过来。墨痕冷冷的看着一切,拔剑,收剑,大网顿时断成了碎片。

  “小子不简单,竟然是后天武者!”

  来人正是凶悍大汉,他的眼中满是惊讶。他苦炼二十余年才踏入后天期,这少年不过十二三岁就已经突破了后天期,身上必有无上功法。想到这里,大汉满脸贪婪。

  “小子交出身上的银票和你修炼的功法,饶你一命!”

  “哦?我的剑不答应,你自己来取吧?”

  墨痕拔出剑,看了看周围的普通人和几个炼体武者,缓缓道,

  “我不想杀你们,你们走吧。”

  “哼!兄弟们,那下这只肥羊,平分银两。”

  “银两?你们是天之神兵的人?”

  “拿下…”

  凶悍大汉手提大刀劈向了墨痕,大汉的刀法刀刀致命。墨痕面色一冷,长剑一挥。

  “月出,剑临!”

  墨痕的长剑似光,穿梭在人群之中,所过之处人头皆落,随着时间的推延,所有普通人全部躺在了地上。墨痕浑身是血,手提长剑,如同一尊杀神。

  剩下的几个炼体武者也被吓得毫无斗志,转身就逃,墨痕也不如追。

  只见大汉一脚踢起几块石子,几个炼体武者皆倒在了地上。

  “背叛,便要有死的觉悟。”

  大汉凶残的说到。

  “那你也离死不远了。”

  墨痕抖了抖剑,毫不在乎剑上的血。他仿佛是天生杀手。在大户人家,十二三岁的少年还在家族的庇护下撒娇。

  强者,向来是在血和汘之中走出来的,出了村子,墨痕就已经不在把自己当做孩子,也不在是那个谦和的书生。

  变强,寻仙!便是他的道!

  剑碰在刀上,墨痕和大汉都纷纷退了一大步。墨痕却是落了下风。

  这把斩月剑己经不能爆发出墨痕的实力。几个次交手己经是满目疮痍。终于斩月剑断在了大汉的大刀下。大刀直接砍向墨痕的胸口,墨痕侧身一闪,腰间还在是被划出了一道伤口,血顿时染红了墨痕的白袍。

  “小子,去死吧!”

  大刀如同滔滔江水,斩向墨痕,墨痕不停的闪躲着。身上的伤口越来越多。越染红了他全身。

  突然,一道蓝光闪起,墨痕腰间的小剑突然变的如斩月剑一般的长,黑色的剑身还泛着蓝光。

  “月出,剑临!”

  墨痕也不管是怎么回事,拔剑斩向大汉,这把莫名的剑锋利的超常,如切豆腐一般的划断了大汉的刀,直接将大汉的右手斩了下来。

  丧失了右手的大汉,没过几招便被墨痕斩杀了。

  “呵呵呵,老朽竟然看走眼了,阁下竟然是个高手。那帮废物也算是死得其所了。”

  矮胖老者不知何时从树林中走了出来,满脸尽是邪笑。

  “半步先天!”

  感受到矮胖老者的气势,墨痕感到十分吃惊,黑木城的水竟然如此之深。竟然有半步先天的存在。

  “楼主情趣真高,半步仙天的修为能在这小小黑木城呆下去,还做起了黑店生意!”

  “哈哈哈!识相的话小子交出身上所有东西!”

  “交出了你能放我走么?”

  “可以!”

  “可是我的剑不让我交出来!”

  “哼,耍老朽的人,都死光了。”

  一股庞大的气团在矮胖老者手中聚起,墨痕感受到了一股死亡的危机。

  “战!问月,剑出人头落!”

  墨痕的剑斩向老者,老者手中的钢环亦是砸向了墨痕。两股力量碰撞在了一起。

  墨痕的手臂感觉到一阵麻痛,但他依然不能松手,剑一但落下,等待墨痕的便是死亡!

  就在这一瞬间,墨痕的剑划开了钢环,斩下了老者的头颅。

  墨痕也在这股巨大的冲击力下晕死了过去。

  半夜的凉风吹醒了墨痕,看着满身的伤口,墨痕苦笑了一声,牵着马,走到一条小溪前洗清了身上的血污,换上了一身白袍。仔细打量了手中那把黑色的长剑,一股心灵相通的感觉莫名的传来。这把剑充满了神秘,明明只有巴掌大的小剑此时却变成了五尺长剑。

  摸着黑色的剑身,“幻灭”二字映入墨痕眼中。

  “幻灭剑!好。你以后便随我了!”

  墨痕收了剑,骑着马缓缓的走到了一个小镇上,一滴雨滴在墨痕的脸上,天又下雨了。

  走进了一家客栈,墨痕准备歇息一夜,可能几天的杀伐是太累了,墨痕睡到了中午。

  走出客栈,一队人马缓缓行来,墨痕牵着马走向带队的大汉身前。

  “大哥可是要去帝都?”

  “没错,我们要运送一批草药到帝都去。小兄弟可是要同行?”

  “正有此意。”

  帝都之路所距甚远,于人同行也能避免一些麻烦。

  从谈话中大汉是帝都人,从小替别人押镖,可谓是身经百战。大汉名石震天,人如其名豪迈直爽。在镖局里人缘也极好。

  墨痕和石震天一起走后一路上风平浪静,两个月后。

  “石大哥,过几天就会到帝都了吧。”

  “是啊,这批干草药,都报废了三成,在这多雨之秋还送什么草药,真是烦人。”

  石镇天打了个哈欠,点了点头。

  “石队长,前方有个村子我们去休息一晚在走吧。”

  一个壮汉走到了石镇天面前。

  看着落日的夕阳,石镇天皱了皱眉头。

  “在这荒野之中不可能有村子,八成是养魂地。”

  “养魂地?”

  墨痕莫名的问道。

  “养魂地就是鬼村,一些恶鬼聚集的地方。”

  “这世间还真有鬼?”

  “不仅有鬼,还有仙,甚至传说之中还有大妖!”

  石镇天解释到,他是在刀尖上滚过来的,经历的太多了。

  “石大哥你见过仙人吗?”

  墨痕急切的问道。

  “见过,那是很多年前,我还小,在河中抓鱼,突然一把巨剑从天上划过,一个书生高站剑上,但我没看清脸,”

  天已经全部黑了下来,石镇天望了望满天乌云,叹了口气。

  “不好,兄弟们,我们被一群恶鬼盯上了,它们是不会让我们轻轻走过去了,谁敢陪老子去那穿过鬼村!”

  “鬼算了毛,老子怒了让它鬼都当不了,我要去!”

  “去!”

  “好,兄弟们,走了!”

  踏进村中,一切无常,就是没有一个人。

  突然一个骷髅般的老者挡住了石镇天等人的去路。

  “让我们走!”

  石镇天阔剑一挥,毫不畏惧。

  “滚开!”

  一群壮汉也都站了出来,几十个人隐隐形成了一股无敌之势。老者没有说话,消失在了原地。村中有些阴冷。

  “鬼算个啥?还不是乖乖给老子让开了。哈哈哈!走了,兄弟们。”

  石震天似乎没少遇到这种情况,毫不在乎。但墨痕心中却总有些不安,这些鬼物真的这么好对付吗?

  半夜,天空中渐渐的下起了小雨,一股血腥味充斥着村子中。无穷的压抑充斥在众人的心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