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9-08-04 09:46:39
  1. 爱阅小说
  2. 游戏
  3. 千载遗梦
  4. 前传1 炼狱之始

前传1 炼狱之始

更新于:2018-03-14 16:42:46 字数:3370

字体: 字号:
  公元前212年

  李斯:“陛下,徐福所说不死药已成。臣下特来奉上!”

  始皇帝命卫士取来李斯手中玉盒。打开玉盒一观,龙眼般大小的赤色丹药,闪着微弱的红色光芒,丹药好像有生命般韵律跳动着。

  “好!徐福有功,命其以寻药之名出海所寻之岛裂土封王。赐名瀛洲,左右武士陪其出海不必回来了!”

  “诺~!”

  秦始皇遣退了丞相李斯和左右武士一个人坐在大殿中。看着手中玉盒里的丹药几次拿起又放下,叹息一声最终盖上了玉盒。

  “哎~!孤,最终果然还是个凡人,放不下这骄傲~!”望着这清冷的大殿嬴政心中无比凄冷。

  得到天下如何?千万载又如何?想到此的始皇帝大喝道:“寻长公子扶苏,幼子琴儿前来~!”

  徐福处

  “徒弟啊~!师傅明天就准备往南方出海而去了。这些年你该学的也学到了,我也没什么牵挂了~!”徐福望着眼前在案上低头写画着的俊美少年心中有几分感慨。

  徐福从抬头望着他的少年那灵动的眼神中看到几分了然。

  此时门外突然听宦官道:“徐仙师!陛下宣琴少公子觐见~!”

  “知道了,殿外少等片刻。吾有些话对少公子说。”

  徐福应承过了便转过身来对赢琴说:“次次必须下宣尔汝觐见,所宣之事尔需相当的觉悟。”

  “吾师何出此言?”徐福的话让赢琴很是迷茫。

  “不可说,不可说。”“又是天机?”“道家学说可没有天机一说,你那天机不可泄露从哪听来的?”“那道家有什么学说?”“为师只是个方士又没说自己是道家?无为,不争。不用我说你也知道吧?”徐福这个喜欢调笑他取乐这个调调让他很是气馁。

  “好了去吧!”走出徐福的丹房后头望了望又看了看天叹息一声上了来接他的轻车。

  我叫赢琴在来到这个时代之前有个名字叫司马凌风。我有个很有名的父亲叫做扶苏,他有名的前提是你好好上过历史课。父亲的父亲更加有名你没上过历史课都应该知道,嬴政或者说秦始皇,够有名了吧。便宜老爸是个狠腹黑的人,起码他这手沽名钓誉很高,始皇帝都被设计了。最后本来是焚书坑儒主谋的他成了反对者。气愤的始皇帝把他派去监蒙括的军了。

  父亲儿子不少。我母亲在我出世的时候去世了,我连她叫什么都不知道,只知道也算名门旺族出身。也许这个可怜的女人已经被我那个便宜的父亲忘记,因为他对我这不冷不淡的态度就能看的出来。他还能记得我是因为一件很反常很反常很妖很妖的事情,我的名字是始皇帝陛下取的。始皇帝陛下估计连他有几个孙子都不知道,估计见都没见过几个,对我却出奇的好。事出反常就是妖,好多传言我就是哪个妖。不过始皇帝陛下对我真的很好,而且好的很怪异。经常宣我去但是很少问文武政略,而是经常问些生活杂事,并且经常有赏赐。还下旨意让徐福收我为徒,要不那老头子一开始还不干呢。

  拜徐福为师是因为我有个念想,我想回家,回到我那个年代。本来我认为徐福是个骗子后来证明他是个很高明的方士。

  我问徐福是不是道士,徐福问我什么是道士?我答不出来。问他,他说万事万物皆有道,其实追求大道的都可以算是道士。只不过每个人的道都不同,不过他说他自己不是道士也不是道家,他只是个方士。我说不是道家的方士很奇怪。他说也不算奇怪,那个时候很多方士都不是道家。道家只是单纯追求道本身的宗派学说集合体罢了。

  徐福修炼的是金丹术和炼丹术,又叫内丹术和外丹术。用我的想法来看说白了就是修炼能量源和炼药,金丹算是以身证道派的。修炼金丹这玩意修成就能延长寿命,还能配合武术。这个时代的武术和后世很到不同,更加直接,但是不代表简单。武术流派很多,我们练的这个流派的基础就是首先发力通畅,充分的运用肌肉、筋骨和关节,其他什么眼力、听觉感、官的修炼就更多了。

  (后来我才知道这个时代的方士、术士就是以后的道士前身,到了汉代中期只余道家一家求道才叫做道士。)

  想罢之时轻车已入宫门,上了轻驾被抬至大殿的百级台阶下。

  到大殿门口的时候后头看了看,真亏自己能爬到这来。

  解下腰间的佩剑,转身抬头对殿前的宦官喝道:“长公子扶苏之子赢姓赵氏少公子琴觐见~!”(每次觐见的时候他都感觉这么多头衔喊出来挺爽的,果然“礼”多人不怪,最起码自己感觉不错。安知此礼非彼礼。赵氏是秦始皇的氏族后来姓和氏族的概念混淆了。)

  宦官转身进去禀报,不久便听见大殿深处一声接着一声喝宣越来近。把佩剑扔给小跑过来满脸献媚的宦官昂首阔步的进殿去了。(秦始皇大殿店门是磁石的你别想带铁质武器进去了,青铜剑都被回收铸造大鼎了。)

  皇坐前10步远跪坐在事先准备好的案席前,10步远是跟李斯一个待遇了。

  “祖君~!”低头俯身拜到.(这个就是一个好像称呼祖父一样的称呼,不过更加尊敬的人用的)

  “琴儿,免礼~!”“是。”抬头看着始皇帝屏退宫女宦官后脸上的微笑,别人很难想象这个微笑会挂在威严的秦始皇脸上。但是赢琴已经不奇怪了,其实第一次知道自己祖父是嬴政的时候真的很震惊,感觉和秦始皇给自己的历史印象完全不一样。开始的时候以为历史当不得真,后来他和父亲一起觐见的时候才发现始皇帝看父亲和看自己的眼神完全不一样。看着父亲的眼神好像看别的臣子一样充满了冷漠和威严甚至无视,而看自己才是看孙子的眼神。不懂,完全不懂索性不去想了。

  开始的谈话依旧像往常一样,主要是家常偶尔的学业,突然而来的一句问话让赢琴愣了一下。

  “琴儿,汝不像孤吾这般已入古稀,为何要随徐福学那方术呢?”

  “吾。。。吾想看看。”

  “看何?”

  “看这万事变迁。想看世上可否有我梦想之时。可否有我期望的改变。可否有让我心安之处。”略想便答了这些话。

  皇座上的始皇帝思考了良久叹息了一声。

  “罢了~!琴儿,到案前来。”“是”走到案前看着秦始皇放在案子上玉盒满脑袋疑问。

  始皇帝挥手一指“打开看看吧~!”

  “这~是?”更加疑惑的赢琴打开玉盒望着盒内的丹药,这一刻再怎么不明白也明白了。

  “是凤血不死药,汝可愿服下?”

  “祖君,这。。。那师傅出海去?”赢琴的脑袋已经转不弯了。

  “引人耳目罢了,你可愿意服下?”始皇帝再次问道。

  “吾愿意,但是祖君您呢?您寻这不死药不就是为了万载霸业么?”此刻赢琴的脑袋已经抽筋了,反正别管有筋没肯定是拧筋了。

  “嗨!”叹息一声的始皇帝抬头看了看大殿内的四周“寡人,一统华夏。成就帝国,可谓是能人之所不能。看似风光无限,可惜就如这冰冷的大殿,看似辉煌罢了。谁又明白孤道寡啊。”

  “祖君。。。”这个时候赢琴心里某根弦和始皇帝达到了共鸣。他们不同的是一个事被送到这般境地,一个是把自己推到这般境地罢了。

  “别说了,寡人要汝答应吾一件事。明日汝师走后,带着吾挑选的赢姓族人和财宝寻一处世外之处隐居不出。为赢姓一族留下一股血脉。”

  “为何,这般?”

  “就好像你说的,只有千年的家族没有千年的帝国。弩射出头鸟,出头的椽子先腐。孤还没有外面传的那般刚愎自用,狂妄自大。吾族看似风光无限不正是这般道理。”

  “是,祖君,吾应下了。”赢琴想了想便应下了。

  “可惜汝不想,尔父也无那帝皇之命。退下吧准备准备,明日在汝师之后离开吧。”

  赢琴将装不死药的玉盒装入怀中的口袋,便拜服后退到十步开外。转身刚要离开,可是心中还是忍不住一个问题

  “祖君!”

  “何事?”

  “为何,对吾这般好?”赢琴这个问题憋在心里很久了终于最后还是问了出来。

  “是啊,为何呢~!你跟你外祖母长得还真像呢。“

  “外祖母?”虽然平时对这个问题让其心里很是八卦但是这一刻还是转不弯来。

  “恩,你母亲的姑姑。孤唯一爱过的人。”

  “那最后?”

  “孤年轻时,被迎回秦国。为王,却无权势,得到权势却又失去了她。最后名分都没法给她。情这个字汝也许现在不懂将来会明白,汝会有无尽的时光来弄明白。”

  “温柔乡,英雄冢么?您也逃不过啊!”说罢便大踏步向殿外走去。”

  “温柔乡。。。英雄冢。。。?哈哈哈~!”反复念念叨几遍的嬴政仰天长笑。

  “阿房。。。。”谁也看不见千古一帝的那滴情泪。

  当夜回到府邸的赢琴服下了不死丹,次日于徐福祈福仪式结束后各自而去。

  不日,传出少公子赢琴重病而忘。14不冠之年夭折不予任何记载,草草而葬。

  哪怕这样民间依然流传出了公子琴的不少传说,他的俊美,他的才华,他的那于世不符的善行。。。。。。

  赢琴不会知道他服下不死药昏过去的那一刻就是他永世之苦的开始。。。。。。。。。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