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9-08-04 09:47:39
  1. 爱阅小说
  2. 职场
  3. 三道争霸
  4. hg平台皇冠体育|官方网站 三人奇遇,兄弟结拜

hg平台皇冠体育|官方网站 三人奇遇,兄弟结拜

更新于:2018-03-10 10:08:33 字数:5388

字体: 字号:
  在粤西有个前不着县城后不着海洋的小村庄叫牛头村,这里的人生活看似富裕实则贫穷,能从这里走出去的人没有几个,已经走出去的人也从来没有回来过。常常有人说这里是动物的天堂,同时也是人的噩梦。1999年4月1日的下午14点30分,就在这个牛头村的某家农田里发生了一场群殴事件:6人群殴1男孩,这个小男孩不是别人,正是程家唯一的儿子----程仁,今年14岁,体型偏胖,是个胆小怕事却颇有爱心之人。他看着周围的暴徒,看着那一张张熟悉的面孔,神情异常慌张,心中的恐惧早已写在了脸上,双腿不停的颤抖着,短促的呼吸声和雷鸣的心跳声掩盖了周围的一切动静,他不知所措,于是跪在地上,说:“各位大哥,求求你们,放过我吧,我真的没钱,真的没钱,真的。。。”

  刚说完,只听当中一个高个子说:“死胖子,没钱?没钱也敢露面?大哥现在饿了,多少都应该献点什么尝尝。”

  程仁害怕到了极致,感觉自己的末日就要来临了,他知道自己无论怎样也打不过眼前的任何一个,更何况现在是六个,除了就地求饶以外别无选择,他说:“没有,真的什么都没有,求求你们,放过我吧。”

  高个子听后眉毛一竖,怒发冲冠,大步走上前拉着程仁的衣领,大声喊道:“什么?还敢说没钱?给我打!”其余的听后,对着程仁淫淫大笑,说:“小胖子,我来给你松松骨头,哈哈哈。。。”说完对程仁拳打脚踢。程仁很害怕,双手抱着头,卧倒在地上哭了,心里除了恐惧还是恐惧,他很想还手,但是他始终不敢,任由他们暴打。

  突然从不远的地方传来一句喊叫声:“你们在干什么!住手!”话音刚落,所有人都回过头往来声处望了望,只见一个身穿黑色衣服的男子冲过来,长相异常高大魁梧,肌肉异常结实,后面还跟着一个身穿白色衣服的小伙子,长相平平。此时的程仁望着两个陌生的人影越走越近,仿佛遇到了救星,犹如黑夜里的一缕阳关,充满了希望,紧张的气息开始慢慢平缓了下来。暴徒们看到这黑衣男子,吓得魂飞魄散,脑子一片空白,眼珠都快掉下来了,高个子顿时发话:“快跑,快跑。”其余的听后,都拔腿就跑,四处奔逃。

  黑衣男子冲着暴徒们边跑边大声喊道:“站住!别跑!有种就别跑,尝尝老子的厉害!”他不久便跑到程仁身旁,蹲下身子,伸出双手轻轻地扶起程仁,问:“小兄弟,你怎么了?没事吧?”

  程仁听后,异常欢喜,带着短促的气息答:“我没事,谢谢大哥。”

  话音刚落,后面跟上来的白衣男子也到了,他看着程仁,说:“小兄弟,你没事吧?”

  程仁答:“没事,谢谢两位大哥,谢谢你们,谢谢。”说完露出感激的笑容。

  白衣男子说:“没事就好,不用谢,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程仁听后,又忍着疼痛,笑了笑。

  两人扶程仁站了起来,程仁带着感激的眼神对着眼前既陌生又救了自己一命的黑白两人问:“请问两位大哥怎么称呼啊?”

  白衣男子笑了笑,爽快的回答:“他叫陈豪,我叫罗一国。”

  程仁说:“两位大哥好,我叫程仁。”陈豪和罗一国听后,相互对视,笑着说:“好,陈小弟,哈哈哈。。。”

  两人扶着程仁边走边聊,周围的气氛也从紧张当中慢慢开始愉悦起来了。

  罗一国问程仁:“那帮是什么人?为什么打你啊?”

  程仁答:“那些人每次一见到我就问我要钱,说是收保护费。”说完左手摸摸胸膛,又摸摸嘴角,疼得他“嘘”了一声,往地上吐了吐口水,水中带点血迹。

  陈豪听完,生气的说:“这帮混蛋,什么保护费,分明是抢劫!别怕,下次再让我碰到,我非打得他们满地找牙不可!”

  罗一国接着陈豪的话继续说:“没错,这种人就应该收拾,下次再碰到,告诉我们,我们替你收拾他们。”

  程仁说:“谢谢两位大哥。”

  罗一国说:“哎,别老是大哥大哥的,听得都不知道叫谁,小兄弟,你今年多大?”

  程仁答:“我14。”

  罗一国说:“不如我们结拜吧,陈豪18,年龄最大,就叫大哥吧,我16,就叫我二哥吧,怎么样?”

  程仁答:“好。”

  说完三人都笑了,一起走到河边,用泥沙堆起了一座小山头,山头前叠放着三块石头,三人并排跪在石头前,共同举起右手,对天立誓:“苍天在上,天地为证,古有桃园结义,管鲍之交,今有我们陈豪、罗一国、程仁三人在此,结为兄弟,从今往后,有福同享,有难同当,肝胆相照,如若有叛,五雷轰顶,不得好死,人神共鉴。”接着三人共拜天地,随后相互朝拜,礼成。宣誓完毕后,三人坐在地上,开始聊天,一直聊到太阳下山,美丽的夕阳带着这个小村庄一起走进了黄昏时分。

  陈豪拍着两人的肩膀说:“好了,今天就到此为止吧,我要回家做饭了,兄弟们,明天见。”说完就站了起来,拍了拍屁股和衣服。

  罗一国说:“好,我也该回去了,不然爸妈又要罗里吧嗦了,呵呵。。。”说完也站了起来。

  程仁站起来,恭敬地说:“大哥,二哥,再见。”说完相互碰了碰拳头,就各自回家了。

  程仁哼着小调摇着手中的小草一路往家走,心里非常开心,毕竟今天认识了两位大哥,还结拜了兄弟,对于他来说,确实是个非常特殊的日子。到家门口时,天已经黑了,看着屋里的灯火,他害怕了,害怕自己晚归让爸妈生气,更怕爸妈知道今天挨打的事情后伤心。他轻轻推开家门,伸头进去望了望,发现没人,心里暗藏欢喜,但还是有点紧张,接着又轻轻地关上门。程仁的家是个泥土瓦房,地方不大,但是格局还算分明,有厨房、大厅、卧室、卫生间,是个名副其实的三房一厅。

  他脚步轻轻的走进大厅,看见老爸坐在大厅里抽着烟,老妈在厨房里忙着做饭,他终于松了一口气,对着老爸说:“爸。”

  程爸边点头边“嗯”了一声,继续抽烟。

  程仁接着说:“我去帮妈做饭。”说完便走进厨房,对忙碌中的老妈说:“妈。”

  程妈也应了一声:“诶。”

  程仁说:“妈,我来帮你洗菜。”

  程妈笑着说:“好好好。”说完便转过头,看了一眼程仁。突然看到程仁的嘴角肿了一块,惊呆了,放下手中的活急急忙忙的问:“儿子,你怎么了?你的嘴角怎么肿了一块,是不是跟人打架了?”

  程仁害怕了,小声的答:“没有。”

  程妈着急的说:“都肿成这样了,还说没有,快说,到底是谁?我明天找他算账去!”说完便拉着程仁来到程爸面前:“孩子他爸,你看,儿子被人打了!”

  程爸看状,把一根还在嘴里点着还没抽完的香烟往地上一扔,生气的问:“儿子,是谁把你打成这样的?说!是谁?我宰了他!”

  程仁更是害怕了,但依然没有说出事实,小声的说:“我没有打架,是我不小心跌倒在地上撞伤的。”

  程妈心急如焚,说:“还说没有,你看看你,撞伤能撞成这样吗?分明是拳头打的。”

  程仁说:“真的不是,真的是我。。。”

  话还没说完,程妈用大拇指摸了摸程仁嘴角的伤口说:“你啊你,就是胆小如鼠,再这么下去肯定要受欺负的,还疼吗?”

  随着手指碰到伤口处,程仁“哎哟”一声,答:“不疼。”

  程妈无奈的看着眼前的儿子,心疼的要命,眼睛一阵通红,眼泪都要流出来了。

  程爸看着自己的儿子备受欺凌,可儿子又不敢说出真相,顿时火冒三丈,顺手拿着锄头正想出门挨家挨户的找。程妈见状,赶紧跑上去拉住程爸,说:“儿子不敢说,你上哪找人去啊,算了算了,这样冒冒失失的只会得罪人,还是先吃饭吧。”程爸听后,“哎”的一声,把锄头往外一扔,转过身指着程仁,说:“我们家怎么就生出你这么一个胆小如鼠的人啊,真是报应。”说完甩开程妈,走近大厅,点起了香烟,大口大口的抽着。程妈看着程爸离开,心里也特别难受,无语地走到程仁身边,拉着程仁进了房间,扶程仁坐在床边上,自己从堆放在墙角的药箱里翻出一瓶万花油和铁打酒,给程仁的伤口上药。

  程妈说:“儿子啊,以后要坚强,不能轻易让别人欺负,爸妈终会有老的一天,将来你还是像现在这样受欺负,该怎么办啊?”说完眼泪又在眼眶里打滚了。

  程仁说:“妈,别怕,以后不会有人再敢欺负我了。”

  程妈疑惑的问:“为什么?”

  程仁说:“因为我今天认识了两位大哥,还结拜为兄弟,爸妈,他们两个是好人,今天还帮我打跑了那些打我的人。”

  程妈说:“兄弟?结拜?”

  程仁“嗯”了一声,接着说:“我们就在俺家的农田边上的小河结拜的兄弟。”

  程妈说:“儿子啊,出门在外,千万要小心,特别是结交朋友,结交到坏人,那会毁了自己一生的。”

  程仁说:“妈,你就放心吧,他们不是坏人,是好人。”

  程妈也不多问了,继续给程仁的伤口上药,刚上完药,就说:“好好好,自己小心点就行,你先休息,等饭菜做好了,我给你盛进来。”程仁听完也随之“嗯”了一声。程妈接着转身回厨房做饭去了。

  程仁望着老妈走出去的背影,心里的紧张和恐惧渐渐消亡,一时觉得无聊,躺在床边回想着今天发生的事情,一个个惊心动魄的情节又在程仁的脑海里浮现。。。

  第二天清晨,天气晴朗,万里飘云,太阳慢慢升起,带着牛头村慢慢走进光明。阳关对于牛头村所有的人来说,它就是神,每一次太阳的升起都代表着不同的神在轮流看护,守卫这座村庄的同时,也给予每一个人新的气息和新的希望,当然神有好恶之分,所以带给村庄里的人每天都会遇到不同的好事和遭遇。

  程仁还是像往常一样生活着,手里拿着一本《三国演义》,躺在自家的农田里看着入了神。突然感觉自己身边有几个人影,他坐了起来,用手揉了揉眼睛,定睛一看,面孔非常熟悉,没错,正是往常欺负自己的那几个暴徒,他们把程仁围了起来,程仁惊呆了,吓得全身无力,双手发抖,书从大拇指和食指之间顺势滑落,心中的恐惧感又来了,他不知所措,只能就地求饶:“各位大哥,饶命啊,放过我吧,我真的什么也没有啊。。。”

  高个子说:“放过你?哼!昨天说没有,不可能今天还是没有吧?”

  程仁:“没有,真的没有。。。”

  高个子说:“看来昨天给你按摩按得不够,还想按按是吧?”

  程仁:“不是,我真的没有什么可以给你们的,各位大哥饶命啊。。。”说完就坐在田地上“哗啦啦”的哭了起来。

  高个子叹了一口气,咬紧牙关狠狠的说:“那就怪不得我了,你个死胖子,给我打!”

  其余5人抽起衣袖,准备动手。正在此时,只见一腿从程仁的左侧边飞过,两人被踢飞了出去,倒在地上“哎哟哎哟”的叫。高个子愣了一下,说:“又是你,你个好小子,敢坏老子的好事,想找死啊!”

  陈豪咬牙切齿的说:“不是我想找死,而是你们想找死,敢动我的兄弟。”

  高个子说:“嘿,胆子不小啊,那就看看你有没有本事了,弟兄们!操家伙,给我上!”说完,三人从口袋里掏出水果刀,直奔陈豪捅去,顿时3把剪尖刀同时向陈豪飞来,陈豪往下一蹲躲开水果刀,手握拳头向位居中间的暴徒一拳飞去,只听那暴徒“啊”的一声,脸色发青,刀掉地上,无力还手。陈豪顺势将其往身后一拉,接着只身纵然飞起,一脚成半圆形飞出,“啪啪”两声击中两人下巴,双双往后倒下。高个子见状,吓得脸色发白。

  陈豪说:“怎么样啊?SB,是谁想找死啊?”说完“哈哈哈”的笑了起来。

  高个子看着同伙都倒在地上,气愤的拿起刀,凶猛的往陈豪捅去。陈豪一动不动,神情诡异的笑了笑。高个子的刀离陈豪胸膛仅剩半尺之远时,突然旁边一脚飞来,踢到高个子的肩上,高个子被侧面踢飞,倒在地上无力站起来。他转过身,尽全身的力气大声的叫道:“谁,是谁踢我?”

  罗一国答:“是你爷爷我,怎么样?还舒服吗?快叫一声爷爷,好让我饶了你,呵呵呵。。。”说完走向前拉起高个子的衣领,拍着他的脸蛋,说:“乖孙子,快叫爷爷啊。。。记住了,我叫罗一国,程仁是我兄弟,你要再敢欺负他,小心你的小弟弟,知道不?”

  高个子答:“诶,知道了,两位大哥,高抬贵手,小弟下次不敢了。。。”

  陈豪说:“少跟这种人啰嗦,让我来废了他。”

  罗一国说:“算了算了,这次就当给他一次教训,量他以后也不敢了。”然后松开手喊道:“滚!”

  高个子听着就害怕了,心里再怎么气愤也不敢继续对抗了,只好畏畏缩缩的带着手下的人负伤逃逸。罗一国和陈豪看着他们匆忙逃跑的样子,不禁“哈哈”大笑起来。

  陈豪说:“三弟,你怎么样了?没吓着你吧?”

  罗一国接着说:“是啊,有没有受伤啊?”

  程仁说:“没有,谢谢大哥二哥。”

  罗一国笑着说:“都是兄弟,不用谢,来,看看你有没有吓得尿裤子。”说完便用手扯了扯程仁的裤子。程仁慌慌忙忙的制止,委屈得不知该说些什么。陈豪和罗一国看着程仁的表情,都“哈哈哈”的笑了。

  两人顺势也坐了下来,三人背靠着背,肩并着肩,开始聊天了。

  程仁说:“大哥,二哥,原来你们会功夫啊?教教我吧,我学会了以后就没人敢欺负我了。”

  罗一国说:“我那哪叫功夫啊,大哥的才叫功夫,要学让大哥教你,呵呵呵。。。”

  程仁看了看陈豪仰望天空的眼神,仿佛胸有大志,只听陈豪谦虚的说:“我的也不叫功夫,就平时闲得没事干,瞎练练出来的,吓唬一些跟屁虫还可以,若真正遇到对手啊,我也是拔腿就跑。”说完就笑了。

  程仁听着也笑了,但是他心里清楚,陈豪一定不简单。

  罗一国突然留意到了那本《三国演义》,问程仁:“这本书是你的吗?”

  程仁答:“是的。”

  罗一国说:“没想到你也喜欢看这本书啊,我也有一本,也经常看,大哥也有一本,这本书不错,你这书是从哪来的?”

  程仁答:“是我老爸给我的。”

  罗一国听着“哦”了一声,关于书的话题就没再继续聊下去了。

  牛头村的生活还是照样如此,日出而作,日落而归,唯一发生巨大变化的只有程仁从此再也没有受到过类似的欺负,牛头村三兄弟和这个村庄就这么平静的一起度过了一个春秋。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