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9-08-04 09:47:22
  1. 爱阅小说
  2. 历史
  3. 雪月莹刃
  4. hg平台皇冠体育|官方网站 青梅竹马

hg平台皇冠体育|官方网站 青梅竹马

更新于:2018-03-14 13:11:18 字数:3329

字体: 字号:
  月光倾泻在江南水乡,散发着凄凉与淡淡的哀伤。寒光已随人逝去,取而代之的将是幸福与安康。

  没有那一天,一切就都不会发生。没有那一天,山顶孤影将不再惆怅。没有那一天,“银月”也不会成为她留给她的唯一思念。

  逝者已逝,为的是让活着的人更好的活着。

  明世宗嘉靖二十三年,正是明朝鼎盛时期。江南四大家族为首的南宫家与权臣严嵩关系密切。南宫世同一儿名南宫成,一女名南宫雪,在严嵩的帮助下创建了江南第一大帮会风云堂,势力是四大家族之首。次于南宫的上官家,创始人上官洪烈年轻时是大明车骑大将军,与一代清官海瑞交情甚好。上官洪烈退出官场后也一直与海瑞保持来往,他与海瑞最看不惯严嵩专弄朝政,收受贿赂,以权谋私,陷害忠良。因志同道合,上官洪烈把海瑞视为知己。也因为政见不同,以及南宫家依附于严嵩,上官与南宫的矛盾日益激化。可不管两家关系如何,上官家长女上官莹一直视南宫雪为至交。两人从小一起长大,莹长雪五岁,以姐妹相称。莹与雪自幼同门学武,关系甚好。

  童言无忌的年代里,雪是莹身后永远的小跟班。“上官姐姐,你看这朵花,好漂亮。”花上停留着一只蝴蝶,“上官姐姐”雪一手指着蜻蜓,看着上官莹。莹笑了笑,一跃便如蜻蜓点水般掠过花丛,蝴蝶便在她手里了。她捏着蝴蝶的翅膀,走向南宫雪。“哇,”南宫雪惊叹,“上官姐姐好厉害,将来我也要向姐姐一样。”“你学轻功用来干什么?”南宫雪想了一会,“父亲说,南宫家族的人都应该骁勇善战,武艺超群。上官姐姐,像燕子一样在天上飞是不是很好玩啊?”“傻丫头,”莹像个长辈,笑着说,“轻功不能飞的。”“我不管,反正我要像姐姐一样,姐姐你让师傅也教我吧。”南宫雪稚嫩的声音引莹发笑。“到时候了,师傅会教你的。”

  粉红色的岁月里,莹和雪是青春的伴侣,互诉心事。雪17岁了,剑术已经达到炉火纯青的地步,身轻如燕。一个月明风清的夜晚,莹与雪坐在月下,莹乌黑的长发被月光映衬得发亮。“雪儿,给你看个东西。”莹神秘地笑着。南宫雪眨着明亮的眼睛,期待地看着上官莹。莹解下束在背上的带子,一柄弯剑躺在她的手中。剑鞘做工华丽,镶嵌有宝石。上官莹抽剑出鞘,剑身露在月光下闪闪发亮。“好漂亮的剑啊。是你的吗上官姐姐?”“我就知道你喜欢的。是师傅给我的。”南宫雪拿在手里爱不释手,左看右看舍不得放下。她把剑合进剑鞘,又抽出来,任剑把月光映在自己的脸上,雪大大的眼睛可以在剑身上清楚地看见。“送给你了,雪儿”南宫雪不敢相信地看着上官莹。“师父不会骂吗?”

  “有我在呢,”莹一把搂过雪的肩膀,“我们都是师傅的弟子,给谁不一样啊。”雪靠在莹的身上,“如果没有我们家族的仇恨该有多好。”莹没有回答,而是抬头望着皎洁的月光,“给它取个名字吧。”“恩……”雪食指放在下巴上,仰着脸想了一会,“它弯弯的像月亮,叫银月吧。”莹看着雪,眼睛里充满着爱怜。“刃出鞘,见血归。”雪和莹对视着,读不出莹的眼神。莹说:“就叫它银月刃吧。”雪不知道莹为什么加一个“刃”字,但觉着挺好听的,便没有提出异议。那一次,她们聊到很晚,直到银月刃再也映不出月光。

  然而,就在那天,一切的美好都成为了回忆。

  连续几天大雾弥漫,更给江南笼上一层悠扬的意味。一天夜里,南宫雪练功回来,看见哥哥站在父亲的房间门口。南宫成看见了雪,也向她走过来。“哥哥,你在这里干嘛呢?父亲呢?”南宫成一脸无奈,“谁知道他干嘛,今天家里来了位客人,跟父亲都聊了半天了。让我站在门口,不让任何人进去。”说话间,房门开了。南宫世同和一个人走了出来。看到那人的长相,南宫雪脸色大变。“怎么了雪儿?”“哥哥,那个人,那个人是东厂的人。我认识他,他是东厂御队总领黄公公。”南宫成看着父亲送走了黄公公,“怪不得,说话怪怪的,那又怎么了?”雪稍微平静下来了,“哥哥,上官姐姐说东厂的人都坏,他们都成了严嵩的爪牙,到处为非作歹,会不会对我们南宫家不利呀?”南宫成笑了笑,“谁会对我们南宫家不利,再说了,严大人对南宫家可不薄。别听上官家的人胡说,让父亲知道你又去找上官莹会骂你的。”“可是哥哥,我们和上官家真的有那么大的仇恨吗?”“这是政治,你不懂。严大人和海瑞是死敌,我们南宫家发展壮大离不开严大人,所以要向着他。你要记住,南宫家的利益永远高于一切。其他的你不用管,有父亲和你哥哥我呢。”说话间,南宫世同叫两人进屋。

  进到屋内,灯火很暗,看来是刚才一直都在这么暗的灯下谈的。南宫雪不知为何很怕见到东厂的人,更害怕再这么暗的灯光下看见父亲严肃的面孔。从小到大,父亲很少笑,只是一味的督促她练功。父亲经常说,南宫家想要发展壮大是要打出来的,可雪一点都不喜欢和人搏斗。只是身为南宫家的成员,她明白自己肩上的担子很重。

  “雪儿,成儿,”南宫世同依旧面无表情,“这次,严大人给我们南宫家一个绝好机会,可以灭了上官家。”南宫雪如五雷轰顶,“什么?!”“父亲,”南宫成对让雪听到这些有所顾虑。“你们都不用说了,”南宫世同打断两人,“雪儿啊,该让你见见世面了。我知道上官莹对你蛊惑不浅,但你要记住,上官和南宫是死敌,南宫家要发展壮大是离不开严大人的。你是南宫家的人,你的责任不用我提醒你。”南宫雪低着头,一双雪亮的眼睛黯然神伤。南宫成可怜妹妹,“父亲,这对雪儿太残忍了。让我去吧。”“不行,这次一定要让雪儿参加行动。”南宫世同叹了一口气,“好吧,我答应你,我会求黄公公放过上官莹的。这是最低限度了。你们去准备吧,三天后东厂和我们一起动手。”雪儿头也不回的哭着跑出了房间。

  雪儿躺在床上,泪早已打湿了枕头。她坐起来,猛然看见挂在床头的银月刃。闪闪发亮的宝石像有魔力一般吸引南宫雪走过去。雪抽出剑,房间里闪过一道寒光。窗子透过清冷的月光,雪的泪水又流了下来。“南宫姐姐,对不起……”雪再也止不住,放声大哭起来。

  门外,南宫成的心几乎碎了。他不愿妹妹这样,但他也知道,她必须经历这一关才能成为南宫家真正的战士。

  上官家灯火通明。“报将军,收到密报,风云堂各地武官、过半人手全部集中到了南宫府,分三批散入平民区,不知所谓何事。”“知道了,你下去吧。”“是!”上官洪烈眉头紧锁。“父亲,南宫家抽调这么多人手,难道……”“这点我早就想到了。这么多年来我们两两家虽剑拔弩张,但谁也不敢先动手。我们上官家一向宽厚待人,南宫未必这么想。他们不动手是因为他们没有十足的把握灭掉我们。这一次他们突然集中人手肯定是有人在背后支持。”上官莹也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不知道严嵩狗贼又搞什么花样。不管怎样,父亲,我们还是小心为妙。”“恩。来人,传令下去,府中从今日起严加戒备,所有来客姓名记录在案,发现可疑者杀无赦。”“是!”

  “父亲,我担心南宫会对您不利,这几天您不要出去了。府外事务交给我吧。”

  “呵呵,女儿长大了。好,就交给你处理。”

  “报将军,海大人密函。”

  上官莹刚想告退,上官洪烈叫住她,“莹儿,以后这种东西你也看看吧。毕竟将来的家业是要给你的。”

  “是,父亲”

  上官洪烈打开密函,上书:

  上官将军阅,

  海某听闻东厂近日调动频繁,御队总领黄文公多日不在府中。又有眼线说新增江南客船数十余艘,某甚疑严嵩老贼与东厂密谋,对君不利,还望戒备。海瑞

  “海大人真是料事如神啊。父亲,南宫家看来真的要对我们下手了。只是,怎么牵扯出东厂?”

  上官洪烈沉默了。过了一会,他对上官莹说:“这个黄文公我知道,他是东厂御府总管,统领着最精锐的御队。手下强将无数,尤其是他收养的两个孤儿,一名曰猎火,一名曰冷风,招式出神入化,神秘莫测。江湖上很多惨遭东厂陷害的有识之士都是死于这两人之手。这次他亲自出马指挥行动,看来是动真格的了。我们该备战了。”莹低头不语。

  上官洪烈看出了端倪,“我知道,南宫家的女儿跟你要好。如果这次她也来的话,我会留她性命的。”

  莹看着父亲,“这场战斗真的不可避免吗?”上官洪烈反问:“这是上官家族挑起的吗?”莹无言以对。“你生活在一个弱肉强食的时代,不是你不动别人,就能平平安安的。你很聪明,也很成熟了,这一点你很清楚。”

  莹当然很清楚,这是无法避免的。她走出大堂,望着天上一弯银月,闭上眼睛,任无奈的泪水滑下脸颊。

  "雪,你会来吗?”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