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9-08-04 09:45:53
  1. 爱阅小说
  2. 都市
  3. 我男人的破事
  4. hg平台皇冠体育|官方网站 毕业了 订婚了

hg平台皇冠体育|官方网站 毕业了 订婚了

更新于:2018-03-14 21:08:08 字数:3365

字体: 字号:
  第一回毕业了,订婚了

  大学毕业前一晚,和初恋男友,绕了一个小时的操场,该恶心浪漫的话全说了,再怎么没皮没脸的事也都做了(仅限于GOODBYEKISS),第二日中午,陆耳去参加自己的订婚仪式了,20岁的陆耳,把自己订给了26岁的陈晓东,壮烈的仪式即将开始,莅临的有双方老师,家长缺席,各私混的小圈子,还有房东和送啤酒的师傅。

  “二二,是我的老婆,大家以后改口喊嫂子,我小东谢谢各位啦!”陈晓东,从未如此高兴,这么年轻,给办成功了这么一事儿。

  陆耳是个小镇姑娘,虽不比一线城市的姑娘范范儿的,但也是出落大方,要什么,她就有什么的,亏于此名,总让人觉得这姑娘很二,大家都喊他二二,什么都争不得第一。

  她今日穿着室友们陪她买的一件鹅黄色VEREMODA的露肩小碎花雪纺上衣,和穿了二三年的牛仔裤,问学姐借来的一双7寸高的咖啡色露趾凉拖,去学校后头12块烫了个一次性的卷发,就这样坐在人堆里,坐在以她为主题的仪式里,喝得稍微有点高去了,但也没有陈小东来劲。

  仪式是陈小东的私混沈公子安排的,安排在学校附近的一家还算档次的酒楼里,好不容易在毕业大季里,腾出了一个可坐12人的包厢,邀请了陆耳的英语老师,年轻格外漂亮,刚从华东师范毕业的格蕾丝,陈晓东的朋友一群,还有凑巧的也是在陆二大学里教书的毛大,这俩算是高贵宾客,代表的是天地父母了,另外就是陆耳的大学闺蜜(此处场面太大,不好一一介绍)。

  各人发言,给准新人祝福,沈公子全给DV了下来,海喝了8大箱的啤酒,吃得七荤八素,陈晓东是早喝高了,185的大个儿,这样狼狈还是头一回见,喝得衬衫都翻在裤腰外头,卷着舌头唱乌七八糟的歌,也忘了自己明日还有工作,虽然二二还是刚毕业的大学生,但小东已是一家旅行社的部门经理,这迷人的工种是二二无限向往,选择莫大的理由。她坚信,如果这辈子不能环游世界,那么,嫁一个能环游世界的男人也是上上策的。

  人家毕业,是五大箱子,三大袋子托运打包,订票回家,绿皮火车在那时候的年代里,无比神圣,除了农民工就是楞头三的学生。二二毕业,只有一个拖拉箱子,收拾完自己平日里的书,CD,内衣裤,毕业证,和一双舍不得扔的板儿鞋,和各位同学拥抱挥手,坐了一个小时的公交车,回到她和陈小东新租的小区单元房里。路上,她还想着,昨晚的订婚宴,摸索着自己无名指上的戒指,那是陈小东的妈,让小东带回来的一枚款式简单,毫无修饰的白金戒指。就这么,我毕业了,我订婚了。

  格蕾丝也送了二二一根很别致的纯银项链,她对二二说,“毕业了,没大难的,安心地和他结婚,我不是你什么老师,咱俩还是姐妹,要好好的”,话说间,二二为此在自己的仪式上,真心哭了,不为别的,但觉得这个匆忙热闹的告别,似乎是自己的大事儿,却总觉不得真实。

  这时,二二的电话想了,“二,我在九寨沟呢,昨天太高兴给喝多了,沈公子送我回去的,一早就赶7点的飞机,你还好吗,毕业了,姑娘,我让沈公子安排人去接你了,别怪我,”一口气,陈小东,交代了昨日的行踪,新婚的感受,今日的行程,和稍后的安排。

  二二看着窗外的渐行渐远的大学城,提不起很大的劲头,“东,你几时回来,我毕业了,却还没找着工作”。

  “没事儿,不是大毛介绍你,先去我公司里头吗,你能干,别担心了,回头分我公司里”

  “我还是不去了,我什么也不会,除了有张专八和六级的证书,我连导游词都背不下来。”二二假惺惺地懊恼自己过早毕业。

  挂断了电话,她开始想,自己如何就这样选了这个大学,选了这个男人,和这个生活的开始,自己不是很诧异吗。

  大家的异样的眼光都积聚在这个20岁如花似的大姑娘身上,背后说着,多少难听的话,这女的指不定私生活多不检点,家里没父母管,缺男人,这么早结婚,估计孩子都打了好几个了。这年年的奖学金,不知道是是她那个男人利用关系,给搞到手的。这个女的,平时总是孤单一人,别是心里或者生理有病吧。又或者是说,长那么漂亮,嫁那个该不会是大款,敲,那个男的天天开着雅马哈的摩托车,载她校园里兜转,时常也不归宿。云云,二二,理会的兴致都没有。交代的必要也没有。

  只有她的英语老师格蕾丝知道,二二的奖学金的确耕耘于自己,陈小东知道,二二没有病,自己也没钱,决定在一块儿,是认识的第三个月,二二在大学里打饭,食堂地滑,蹦达一下,摔下了楼,二二的秘友杜潇将二二用自行车抬回了寝室,室友打了陈小东的电话,陈小东就背二二回去,照顾了一个月,没有骨折,没有硬伤,只是左脚肿了,不能走路,这是第一次二二住在小东家里头。租来的屋子,是公司安排合租的。沈公子和西瓜住一起,一个是同事,一个是好友。

  二二摔伤,陈小东上着班儿,日夜照顾,六楼啊,老天,上上下下,好几里路,背着二二上楼回家,下楼玩儿,买喝的,做饭,自己睡地,二二睡床,泡脚按摩,寻医换药,没那么严重的疼痛,在陈小东眼里,这个如花似玉的姑娘,需要他的照顾,先不管自己的居心如何。大概两周后,一个阳光明媚的中午饭后,陈小东看着坐在阳台里,玩积木的二二,说,和我结婚吧,大学毕业,就结婚,我会养你,你别和那帮毛孩子玩儿了。二二答应了,这个老实,有点情调,可爱的小男人,确实一直让她动心,从第一次见他开始。

  想到这里,公车到站,拖着箱子的二二,在小区门口的菜场里,买了一大把栀子和新鲜的莴笋,回家准备自己一人,先进行准婚姻新时代。期待一周后回来的陈小东。

  新租的房子,是一居一厅,厨房连着餐厅,大概只有一人转得开的厕所,和稍好的阳台,是个乡改镇,簇新拥挤,前头是繁华的酒吧街,几条道儿,都是赫赫有名的当地小吃,卖花的,卖菜的,早市,晚市让生活充满遐想,房东是个瘦高话多的男人,稍大我们,也出席了仪式,本着多发展业务的原则,招揽租客,二二的闺蜜也一直觊觎二二的生活底盘儿。

  没有之前合租的私混党羽,二二觉得格外清净,陈小东是个爱热闹的男人,出出进进,公司里头,生活外头,都是人,谈恋爱也要挤出时间来,虽然毕业多年,工作多年,还念念不忘自己的初中,高中,大学同学,有空有假就聚,逮着一切机会快乐,曾经因为一次小小的麻将,被临检的派出所给差点扣下了,陈小东的死档沈公子,和陈小东一个公司,一个部门,差不多的级别,来得个花心,什么新开的餐馆,酒吧,都带着自己家的人去,从不付帐,反正有陈小东这样的冤大头给全解决了,也一起打架,气势汹汹,为了什么,真是事后糊涂的,二二几次惊心动魄地规劝,你们俩就不能太平地过个体面的生活?为此,陈小东痛改,再不喝酒,一年来,滴酒不沾,陪着二二好好恋爱,小公园没少逛,小电影没少看,小情调没少玩,订婚那天,还是失控了,喝上了,二二还是感动的,更加感动的是陈小东自己,终于,摆脱了大生活的背景,和二二订婚,开始担当新的角色,新的活法.

  提前一周搬了过来,一起去买了书架,书桌,一张同事送的单人沙发,和花很大成本买的大床,二二精打细算的头脑还是搞不清楚满送的活动,和现金抵扣的窍门儿在哪儿。眼前,她将冷气调好,洗好了刚买的莴笋,掰掉叶子,切块儿,按照自己幼年时候,妈妈的做法,拌糖,放麻油,MIX了一下,就躺在新买的床上,享受独自的晚餐。

  将自己的简历,投了很多公司,推掉了格蕾丝介绍的当地的一家初中,刚自己毕业,不想又太快回到学生的节奏。分别投给了,日报社实习记者,一家房产公司董事助理,和一家广告公司申请做文案。没有附上很多的介绍,也没有贴照片,在婚姻一栏里,她犹豫起来,证还没领,算是订婚,也没有什么其他的,未婚,单身。

  不知时辰,大概冷气太足,大概昨日的订婚很今日的毕业太累,二二睡着了,梦见的还是自己的初恋男友,还在呢喃,怎么没在一起的无趣情节,突然,一阵,铁闸门的框当响声把二二吓了个半死,也没什么好拿的,躲到房间门后头,将保险锁起,开亮了所有的灯,拨通房东的电话。

  正采取一切时,只听得陈小东的声音。

  “是我,这么早就睡着了,开门儿,”陈小东转了半天房门钥匙,突然转开了。

  “你干嘛,不在四川吗,跑回来干麻?”说时,二二已经扑了上去,未发觉自己已哭成一片。

  眼泪,鼻涕,汗水,陈小东让沈公子替自己带着他的团,自己偷偷坐次日的飞机赶了回来,迎接他的小媳妇,接下去的内容,有点激情,有点黄,有点暴力,新买的床在没有任何动静之前,架子啪啦坏啦,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