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9-09-01 20:38:11
  1. 爱阅小说
  2. 灵异
  3. 瓶恐
  4. 第二章 洛白
字体: 字号:
  静海市,静海中学,图书馆自习室内。

  “陌染,午饭想吃什么?我请客。”一身白色休闲服的洛白用食指勾着陌染下巴说。

  “又中彩票了?”陌染拨开洛白的手,翻看着手里的笔记。

  “没有啦,上次你说我跟暴发户一样我就没去买了...昨天跟他们打游戏赢了呦。”洛白翘着眉毛一脸的自喜。

  “那种赌博性的比赛少参加的好。”陌染依旧不为所动。

  “以后工作了投资什么的不也是在赌嘛,而且依仗的是自己的本事嘛,又不是靠运气的东西。”洛白也是对陌染的话不为所动,说着自己的想法。

  “你又不可能靠打游戏来赚钱,高三了不打算考个理想些的大学吗。”陌染合住了笔记本,正视洛白,说道。

  “我爸不都安排好了嘛,到时候再说咯,不行上个大专什么的也是可以的啊。”洛白耸了耸肩,好不在意陌染的认真。

  “随你吧。”陌染收起东西背上背包便起身离开了。

  “喂不去吃饭吗?”

  “我去食堂。“

  “靠...”

  。。。

  静海市,市中心,中心公园。

  洛白坐在一条长椅上,拉开一瓶汽水的拉环,狠狠地灌了几口。

  “陌染那家伙,看书看傻了吧。”洛白喝着汽水,一边心里骂着陌染。“以前天天跟着我到处玩的时候也没见这么正经过。不过打游戏挣个外快至于么。”

  没几口整罐汽水便下了肚,“嗝.......”这汽水是不是坏了?洛白有些晕乎乎的看着手里的罐子,易拉罐的重影左右晃着,加重了眩晕的感觉。

  “这,,,是酒吗?怎...怎么这么晕...”

  “咣啷!...”易拉罐重重的摔在地上,而洛白也倒在了长椅上,沉沉地睡去。

  。。。

  “这...是哪?...”洛白再醒来的时候,躺在一处天台上。旁边是三米高的是水塔。

  四下望去,除了黑暗,便只剩寂静。

  “有人吗!?”洛白四下张望着着,这个地方晚上连月光都没有,一颗星星都看不到。而且,就连周围的建筑都没有灯光吗?“这楼多高啊,旁边楼都看不到了吗?”洛白走到边沿把头探了出去...

  “...”

  眼前的一切让洛白久久不能缓和,几乎离开自己扶着的水泥边沿几厘米的地方开始便完全是虚空,就连大楼本身都是看不到。视线所及完全是黑暗。而那黑暗...还有一种吸引力,扑向那黑暗,享受那黑暗,那黑暗给洛白的感觉很是柔和,一丝清凉迅速的传遍全身。进入那黑暗中...

  洛白的身体向前倾下扶着边沿的双手丝毫没有要支撑身体的动作。

  进入那黑暗中...进入那黑暗中...

  那丝清凉,让身体很舒服,而那丝清凉,来自那黑暗...

  到那黑暗中去...

  “喂!!!”

  刹那间那丝清凉化为剧痛在全身迸发而出!

  “啊!!!”疼痛让洛白混身一震,而自己此时只有一只脚还在天台。倒挂着血液逆流让疼痛更加急剧。

  “叫你妹啊!别...别乱动我拉你上来!”上面的人说话间也喘着粗气,徒手在天台这种不顺手的地方拉住一个人再拽上去也不是容易的。

  洛白忍着剧痛想用手去托一下墙也是丝毫用不上力。再看下面的黑暗深渊,恐惧从心头传出。自己刚刚居然要下去,要进入那黑暗中。被操控了吗?一时间以前看玄幻小说时出现的场景被洛白运用到自己身上,被邪恶的东西操控大脑自己跳进陷阱什么的。

  “啊...啊!...疼...”几分钟后,洛白坐在天台口那里,刚刚拉洛白上来的男子在给洛白脚腕上药,洛白掉下去的时候被抓住了右脚,脚腕也在天台边沿上磨破了很大一块。

  “你是今天才被选定的新人吗?”那人问道。

  “啊?什么新人啊...”洛白并不明白那男子在说什么。

  “你还不知道吗?那提前恭喜你加入异徒公寓,以后你将不会有好日子过了。我是副楼长,在这栋楼的一层有一个睡的很死的大叔,你下去后背上他直接出去。记着千万不要碰任何东西,不然可不保证你能活着出这栋楼。出去后你就知道你未来的生活将会多么刺激了。”那人给洛白包好脚腕,说了一堆奇怪的话。“从这里下去,走楼梯就好。”那男子指了指身后的天台口,洛白再扭回头来,身后只剩下黑暗,和寂静。

  “什么鬼...”洛白对于突然消失的人已经不觉得很惊讶的,刚刚那人救自己也是突然出现的吧。在那人把自己救起来之后洛白救已经想了个大概,自己一定是被什么奇特的特殊世界选中了,就像玄幻小说中的那些男猪脚一般。他刚刚告诉自己出去之后就知道未来的生活有多么刺激了,难道会拥有无上神力挥手间翻云覆雨不成?一时间对自己之后的生活也是信心满满,没想到这样的机遇也会落在自己头上。看刚刚那人的衣着应该是现代的,想来会不会出现黑帮斗殴之类的场景?

  在YY中洛白走到一层,楼道中很黑若不是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对于这恐怖片中才会出现的场景肯定会有所查觉。不过这也让他没有对这大楼产生恐惧,能在法场中不害怕也是难能可贵。

  大楼通向外面的门前果真趴着一人,若不是知道他是睡着了一定会误认为这是具尸体。他的心跳和呼吸都轻的吓人。看样子应该有三十多岁了,大叔的称呼是落实了。可他为什么会在这空无一人的大楼里睡着呢?

  背起那大叔洛白走到大门前,通过玻璃看外面依旧是无边的黑,出去会不会直接掉下去成了洛白现在担心的。迟疑了一会,洛白心想都是要做主角的人了还怕没有这点主角光环不成,刚刚在楼顶也算经历了大风大浪了。然后毅然推开的玻璃门。

  一缕光晃着洛白的眼睛,那光亮的异常。洛白不得不用手来遮挡,可那玻璃门却没有因为自己松手而再关回来。

  。。。

  “这里就是会议室了,以后每周你都会到这里来开例行的会议的。”陈暖将洛白带到在这栋公寓二楼的“会议室”。说是会议室实际也是打掉两间房的墙放进来一张会议桌改的。

  张凯已经在会议室等着,笔记本电脑和投影仪都已经准备好。不久后便会播放些东西来让洛白相信些什么。

  “张凯,程毅回来了,是他带回来的。”陈暖对张凯说,示意是洛白带回了程毅。“我去告诉段泽这件事,你招待下他吧。”说罢陈暖就上楼去了。

  对于洛白带回来程毅的事张凯并不是很惊讶,“你好,我叫张凯。你呢?”

  “洛白。”

  “洛白?名字不错,刚刚你去过法场了吧。应该知道些什么了吧。”

  “法场?没有啊,我只是进了一栋大楼。出来后就直接到了这公寓里了。”

  “居然还不知道么?这倒是第一次啊。”

  “什么第一次?”

  “啊,没什么。一会你就会知道了。”

  “你好。”洛白身后,段泽带着袁杰和陈暖进入会议室。

  “你...你好...”洛白看着那个邋里邋遢不修边幅的男子心里很是嫌弃。自己和他站一起对比很大嘛。

  “我叫段泽,段誉的段,恩泽的泽。我是这个公寓的代理楼长,接下来我会为你讲解一些关于这个公寓以及...死结的事情。”

  。。。

  洛白回到了静海中学,那座公寓在静海市城区北边,而静海中学在市中心北边。两者距离步行也不过一个半小时。

  回到宿舍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八点多,洛白无精打采的躺在床上。而陌染已经回来洗漱完复习着今天课上的内容。

  “晚饭给你带回来了,不吃吗?”

  “我没胃口...”

  “今天比赛输了?”陌染见洛白颓废,问道。

  洛白并没有说今天发生的事情,他不知道该怎样解释,也相信陌染不会信自己的。可是...真的要去...执行死结吗?

  “陌...”

  “嗯?”陌染扭回头来看着洛白,上了初中后洛白很少这样称呼自己了,只有在洛白想家的时候才偶尔会这样叫。这称呼背后也一定会隐藏着洛白的心事。

  “你相信...鬼的存在吗?”

  今天段泽一直以那东西来称呼法场中遇到的东西,而洛白很直观的认为,那就是鬼。作为人类对死者死后化为的东西的称呼。

  “怎么了?是不是看到什么不好的东西了。”陌染知道洛白不会无故这样问,既然问出来,便一定是看到什么不可用常理想想的事情了。

  “没...”

  “早点休息吧,我去洗澡。”陌染看洛白完全不在状态,想给他安静会的时间,洛白以自己为知己般的好友,发生了什么事都会告诉他的。所以并不着急去问。

  “别走!”陌染走过床前时洛白猛地抓住陌染的手。“我...你别走...”

  洛白的反应让陌染吓了一跳,现在的洛白像是被吓到的小孩子般畏缩在床上。

  “发生什么了?”陌染蹲下来看着洛白,洛白的瞳孔一直处在高度紧缩的状态,额头也不停的冒汗。抓着自己的手也是被汗水完全浸湿了。

  “没事...上来陪我睡吧...”洛白拽了拽陌染,眼睛里的泪光让陌染心碎了,发生了什么才会让向来没心没肺的洛白变成现在模样。若不是从小到现在的认知知道洛白不会现在告诉自己事情经过陌染一定会不死不休的问个明白。

  “好。”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