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9-08-04 09:45:59
  1. 爱阅小说
  2. 仙侠
  3. 睡古屋
  4. 第二章: 观竹

第二章: 观竹

更新于:2018-03-14 20:36:10 字数:2684

字体: 字号:
  “住手!”一声雷霆爆喝,身在远方,威能已至,“嘣”二当家整个人直接被这声爆喝给击飞,一路翻滚到大当家的脚下,吐出一口气,头一歪,死了,双眼瞪得大大的,仿佛遇到什么不可置信的事情。这一幕,吓到了几乎在场的所有人,古云虚也看到了,却没吓到,只是看到二当家的死了,他笑了,他手里的剑也不见了,剑在躺在地上的二当家的胸膛里,他这把剑本就是为了杀人的,谁选择来杀他,他就刺向谁,他以为他没机会杀二当家了,却还是在二当家被来人雷音震慑住的时候亲自捅了进去,所以他笑了。

  这时远方的人驾着一束虹光已经到了,来人是一位清癯老者,看到地上的情形一切都清楚了,他冰冷的眼神死盯着大当家,杀意浮显,而当他看想古云虚一时为之动容,一个血色的人在对他笑,笑,就证明他还没有死,“只是?他还清醒吗?”老者如此想到,不禁皱了皱了眉头,古云虚见来人如此厉害,又见他皱眉头仿佛懂了什么,平静地说:“多谢恩人相助,只求恩人替我报仇,感激之情,无..无...”话没说完,古云虚一口喷出鲜血,脸上泛着妖异的红,不再说话,瞪大了双眼,死盯着大当家,而一向沉稳的大当家,在见到老者手段之后,不禁慌了神,却强自镇定,这种手段,已经已让他知道来人是何方人士了,本着少说话,少犯错的原则,大当家的选择了沉默,装怂。在观察到古云虚死盯着他之后,心中暗叫不好,便打算溜了,可什么时候走都来不及了!来人是修真界名门正派的德高望重之人,最是瞧不得宵小之辈作奸犯科,而今乍见如此惨烈的景象,心中已是怒火难平,知道了头头哪有放过之理,大袖一挥,青光一闪,才刚刚抬脚的大当家见此心胆俱裂,只来得及释放一个黑气萦绕的护罩,在青光面前却如纸糊一般,大当家便身首异处。见到此幕,坚强到现在的古云虚终于昏了过去,老者一把扶过古云虚,左手顺势贴在他的背心,缓缓输入灵气进入古云虚的经脉之中,右手一翻,一个玉瓶凭空出现老者手中,老者取出一粒丹药喂进古云虚口中,右手一挺他下巴,丹药便入了腹,而后皱着眉对周围不敢走的小啰啰说:“你们不是主犯,我不杀你们,你们自己去投案吧,以后好好做人,记住,善有善报,恶有恶报,滚吧!”“是是是是是...小的们以后再也不敢做坏事了,多谢仙人不杀之恩,谢仙人...谢仙人,..”最终,暴风雨还是没有落下来。

  凤翔城,凤翔楼,黄昏已至,夕阳无限好,远方落日旁红彤彤一片火烧云,映的苍茫大地一片血色,却给大地上的人们一种温暖的感觉。凤翔楼是凤翔城最出名的酒楼,也是凤翔城最高的酒楼,共分四层。此刻在凤翔楼二楼的一个客房内,一个清癯老者正坐在椅子上,手上把玩着一颗硕大的夜明珠,有拳头那么大,老者略有所思,转头看向桌子上的一柄铁扇子。此时,躺在床上的少年皱眉“嗯”了一声,悠悠转醒,映入眼帘的是陌生的客栈,蓦然听见一声“你醒了!”少年一转头看见桌边的老者正微笑的看着他,这一老一少正是虎踞岗上的一老一少。古云虚愣愣的望着老者片刻,挣扎着要爬起,老者一招手,示意他不要乱动,古云虚于是坐起来向老者一颔首,谢道:“谢谢恩人为我报仇之恩,谢谢恩人救命之恩,古云虚无以为报,但有任何差遣,万死不辞。”老者抚须微笑着点了点头,“孩子,我是一个道士,普济世人本就是我的本分与责任,这里是凤翔城中的凤翔楼,你别叫我恩人了,叫我道长吧!孩子,你今年多大?怎么会在那里?”

  “是,道长,我名古云虚,今年十五岁,是这凤翔城中"风云"镖局总镖头的儿子.......”

  随后,古云虚一五一十的把在山道上的事都告诉了老道士,老道士听完后,不胜唏嘘,然后把手中的珠子扔给古云虚,告诉他说:“那个二当家的说要找的东西应该就是它了,不过打这个珠子主意的应该是那个大当家,那个大当家不是什么普通人,而是有修为法力的魔教中人,这个珠子是一件难得的通灵宝物,以此为媒介修炼会事半功倍,而且会令人慧识大增,有百益而无一害,我想你父亲要保的宝物应该就是它了!”老道士背负双手,站在窗前,望着窗外的景色感慨道:“魔教中人为一己私欲为所欲为,滥杀无辜,残害生灵,实在罪孽深重。就我此次出山所见,魔教行事越发猖獗,平静几近千年的世道又将乱了吗?千年了,时间是太久了!到来的战斗必定更加艰难。”不知不觉,老道士竟由景生情,将心中的感触说了出来。突然,“咚”的一声,老道士一回头,看见古云虚跪在身前,头扣在了地板上,连忙要伸手去拉,却听见古云虚低沉嘶哑的声音传出:“道长必是世外高人,万望道长能收我为徒,我想能伸张正义,涤清渣滓,还能侍奉道长身边,以报恩德。求道长成全。”

  看着地上的少年,老道士眯眼抚了抚胡须,不知在想什么,片刻后对地上的古云虚道:“起来吧,孩子,不是我不收你,只是我收徒只看缘分,你我缘分未到,然而相逢亦是有缘,若要拜我门下,须得经的过考验我才能收你为徒。你明白了吗?”“是,但不知是什么考验?”“你从此往西南方向走,遇城问城,遇山问山,若能遇到房午城,问道山,便说明你离我不远了,我就在那问道山上等你,记住,你要爬到山上来才算数的,到时候,会有人问你,你就说是观竹的有缘人!明白了吗?”“是,道长,我铭记于心,绝不敢忘!”古云虚重重的又磕了一个头,待抬起头来时,发现房中已经没人了,窗户开着,晚风轻轻的吹着,带着丝丝凉爽......

  古云虚站起身,发现身上的伤已无大碍,肩头的伤也已经愈合,不禁感叹仙药神奇,拿起手中握着的夜明珠,古云虚的眼中满是坚定,“爹,娘,你们的仇道长已经帮忙报了,不要担心我,我会照顾好自己,我一定会拜道长为师的。还有,爹你放心,孩儿永远记得你的嘱托,我们"风云"的镖绝不能丢,孩儿会把镖交到接镖人手上的。然后我就去找道长,以报复仇救命之恩......”

  话说古云虚待了三天后要结账才发现自己钱袋丢失,身无分文,而那位神秘,厉害的道长在消失后再没出现过,更别提预交房租的事了。幸好古云虚镖局里的家当都还在,差伙计到镖局知会一声,取了钱赎了身,回到镖局便解散了镖局,典卖了家当,因为不舍得老房子便留了下来,待交了镖,发放银钱给死去镖师的家人,自己就一点都剩不下了,无奈,当年"风云"镖局的少镖头竟是两袖清风的上路了,一路风餐露宿,追星赶月,却因缺少盘缠,无奈走走停停,这一走,就是三年...

  还有谁记得当年威震一时的"风云"镖局,还有谁记得当年虎踞岗上的惨烈与鲜血,还有谁记得当年替父交镖的虎踞岗上那唯一生还者,还有谁记得当年秋天的那个黄昏,少年那句“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待”,还有谁记得当年那个黄昏,一位老人为世人百姓命运的担忧...那一年的一声声叹息被那一年的一阵阵风吹散,消逝在风中......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