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9-08-04 09:47:01
  1. 爱阅小说
  2. 武侠
  3. 魔玄心经
  4. 第三章 奇遇

第三章 奇遇

更新于:2018-03-14 14:50:52 字数:3397

  刘峰师徒二人跋山涉水,披星戴月,这才来到了雪枫山的山顶之处。

  看的雪花漫舞,银粉玉屑,美不胜收。

  刘峰哗然道:“好美。”探出双手,但觉这雪花如玉露琼浆,沁入心头使人醉。

  洪奇道:“欲见雪逸真人,需得过‘伏魔阵。’”

  洪奇转过头来,转而喊道:“小心!”

  刘峰听的师傅叫唤,方从虚幻梦境中顿悟过来,眼见脚下雪花渐消,身临万丈高空当中,实乃惊险不已,不暇多想,当即双腿如风,踏空而行,

  幸得刘峰身子离那崖壁不甚远,行了数步便已靠近,双腿一瞪,倚借壁石,高高跃起方才脱险。

  刘峰失禁道:“师傅,这是?”

  洪奇道:“这便是‘伏魔阵’中的‘梨花醉人阵’。”

  ‘伏魔阵’、‘梨花醉人阵’,刘峰倒从书上阅过。

  据书上记载:五十年前,三大魔教绝天宫、铁剑门和邪魔教联手,意图瓜分中原。武林正道,为拯救苍山于水火,结成同盟,与之抗衡。一场大战,在所难免。魔教来势汹汹,五岳剑派、峨嵋、青城逐一被攻破,少林、武当、丐帮也抵御不住,小门小派自不必说。最后一战,就在这雪枫山。眼看武林同盟就要败下阵来,有一人当真是诸葛转生,运筹帷幄,决胜千里。此人将天机地理参入九宫八卦,辅以阴阳之道、太极之行,独创究极天人的阵法。然后,此人又用妙计将魔人引入阵法当中,团团困住,绞杀。经此一役,魔道溃不成军,大败而归。此人便是天隐真人,此阵便是‘伏魔阵’,‘梨花醉人阵’便是‘伏魔阵’七七四十九阵之一。

  刘峰气血昂扬,不知为何体内的血液频频翻涌,道:“如此厉害的阵法,不试之一试,倒也可惜了。”徐步而行,不几步,看见四轮不明篝火分从前后左右袭来。

  刘峰单腿一扬踢走一个,身子一侧躲了一个,运起掌力,‘啪啪’,又是两个。

  双目所及,刘峰不敢稍有大意,行了数步,忽觉口舌干涸,渐而浑身麻痒,痛苦不堪。

  刘峰侧耳,听的滋滋声响,原来是那肉眼看之不着的吸血毛虫,附于皑皑白雪当中,幸的刘峰发现及时,否则半柱香的时间,便肉体糜烂,化为白灰。刘峰内劲上提,浑身抖动数下,毛虫弹去,缓觉舒服。以防吸血毛虫再来作祟,刘峰真气凝聚,在体内来回摩擦,产生高能热量,直有五十来度。吸血毛虫极其怕热,五十度便已能将其炙死。

  行了数十步,道:“不对啊!我已走出‘毛虫血阵’,体内也消了真气摩擦,怎么越觉高热了呢?”

  转过头来,不见师傅洪奇,自嘲道:“刘峰啊刘峰,枉你自恃聪明,却连中三计,知不知羞?”

  洪奇并非等闲之辈,刘峰对他消失不见却不担心顾虑,思量一番,硬着头皮,继续往前走去。

  没走几步,忽然眼前一黑,不知跌入何处,拿出火石,生了火。左顾右盼,看的不远处有光闪烁,心道:“应该就是出口了。”地下水藻丛生,好几次险些摔倒。看的越来越近,忽然地震一般摇动,刘峰双腿一盘,岂料震的更凶。双腿打滑,摔了下来,加之光源处有一莫名引力,稀里糊涂的便被吸了过去。

  刘峰不知撞中一块甚么硬物,站了起来,拍下身子,道:“好痛!咦!这是甚么地方?”抬头看见一块壁石悬于半空,没有事物依托。刘峰好奇的张望着,疑似有字迹刻于壁上,退了数步,运起内劲,双手一扬,御风消去灰尘。

  当见‘混沌初开,魔王降生;古盘一役,众生倾覆’十六个大字。

  刘峰不解道:“众生倾覆?众生为何倾覆,古盘是何处?魔王又是谁?怎地从没听说过?”

  ‘轰隆!’

  ‘轰隆!’

  突然,山洞崩塌,泥石乱坠,壁石处有光闪烁,一事物掉落下来,刘峰飞步上前接住,定睛一看,原来是一四方盒子。刘峰无暇细看,收入囊中,寻径逃脱。

  刘峰左避右闪,可这泥石着实既大有多,当即沿壁石墙边而行,方一一躲了过去。

  刘峰忽觉背后真气梗塞,不知何时被谁封住了身后穴道,动弹不得,刘峰诧道:“你是谁?”此人并不答话,提起刘峰便走。刘峰又道:“你要带我到何处?”此人仍不语。

  刘峰心道:“莫非又是‘伏魔阵’在作祟?”

  眨眼功夫,此人便提着刘峰,出了黑洞,到了另一处。

  刘峰心道:“此人到底是谁,竟能在雪枫山上如履平地,视‘伏魔阵’如无物。”

  此人停之下来,将刘峰重重摔在地上,道:“是你小子开了墓碑?”

  刘峰愕然,心道:“什么墓碑?莫非刚才自己误入了他甚么亲人眷属的墓碑?不是‘伏魔阵法’么?”站了起来,躬身拜道:“晚辈虽顽劣贪玩,但生平行事却是光明磊落,绝不做伤天害理之事,更不会做甚么伤风败德开人墓碑之事。”取出盒子交以此人,道:“晚辈误闯黑洞,捡到此物,看的老先生如此紧张,思量必是墓碑中人至亲,现交与老先生,以示清白。”

  此人接过盒子,极其仔细的端详了好长一会。

  刘峰道:“老先生......老先生......”此人方回过神来。

  此人道:“你是谁?为何来我......,嗯,为何来雪枫山。”刘峰略显尴尬,道:“晚辈姓刘,单一峰字,为何上雪峰山?不瞒前辈,晚辈却也不知?”此人面有愠色,扣住刘峰左手脉门,手法之快,乃是刘峰生平未曾所见。

  刘峰疼痛难当,道:“晚辈决不敢信口胡言。”

  此人松开了手,拿出一块玉石,交于刘峰,道:“试试看,能不能掰得开。”

  刘峰道:“是不是我掰得开,老先生便让我离去?”

  此人道:“老头子说话从来是一便一,是二便二。”

  刘峰心道:“‘老头子’三字,怎地如此熟悉?啊,是了,老先生贪玩,我便陪你玩玩。”刘峰忽想起昨日在山腰,远处传来雪逸真人说的‘莫非要我老头子下山一遭’,恍然大悟,故意试他一试,笑道:“雪逸真人说话当然是一便一,是二便二,而你,却未必。”

  此人问道:“怎地他说的是一便一,是二便二,我说的便不是?”

  刘峰再道:“你又不是雪逸真人,说的是一便一,是二便二便不是真的是一便一,是二便二。”

  此人急道,又扣住刘峰左手脉门,道:“甚么狗屁是一便一,是二便二老头子不懂,老头子让你掰开玉石,你便只顾掰开,怎地废话这么多?”

  刘峰直喊痛,听的此人如此说道,噗嗤一笑道:“是你先说的是一便一,是二便二。”

  此人停住了,忽得面红耳赤道:“你说我说的话是狗屁,是也不是?”当即狗急跳墙,窜了起来。

  刘峰本想停住,但看他如此好玩,忍不住再道:“老先生武功盖世,大丈夫行径,说话当然并非狗屁。”

  此人一听,便即停了下来,点头笑道:“当然!当然!”

  刘峰继续调侃道:“可如此算来,老先生说的并非狗屁,岂不成了雪逸真人说的是狗屁?”

  此人又跳了起来,道:“那也不行。”

  刘峰佯做怒道:“老先生怎地如此胡蛮?说你不得,说雪逸真人又不得?哼,我……我不陪你玩了,太也欺侮人了。”

  此人连忙解释道:“并非说我不得,也并非说雪逸真人不得,只是我……我俩说的都不得狗屁。“

  刘峰道:“那又为何?你倒讲来听听。”

  此人摇摇头,不语。

  刘峰看了看手上的玉石,接着道:“是不是我掰开这石子,你才肯说。”

  此人如茅塞顿开,连连点头,笑道:“是!是!是!如若你能掰开这玉石,我便说,决不骗你!”

  刘峰道:“君子一言,驷马难追!”深吸一气,运起内劲,用力一掰,只见玉石坚不可摧,完全拆之不了。

  开阳拳、钧天掌、洪家弹腿,刘峰使出浑身解数,完全无效。

  刘峰本以为此玉石只是普通石子,一掌便能将之劈开,岂料会如此之坚硬。斗志徒生,萌生定要掰开之志。

  一连数日,如此反复。

  这一日,刘峰正坐在地上,前面放着玉石,冥思苦想。

  那老先生走了过来,问道:“你到底掰不掰得开?”

  刘峰哀恳道:“再给我些许时间。”

  那老先生道:“老头子可没耐心陪你玩了。”一掌拍之过来,刘峰毫无防备,正中后背。刘峰向前扑倒,口血喷张,恰巧染在玉石上。

  当见玉石忽的蠢蠢欲动,发出‘咯吱咯吱’之声,兀自飞窜。

  那老先生连纵数步,一举抓住玉石,笑道:“妙极!妙极!”没过数秒,却又自行松开了手。原来那玉石在他手中温度逐而升高,那老先生忍受不住,这才松手。

  那玉石由翠转红,在空中又乱自飞窜,突然飞向刘峰,刘峰摔倒在地上,只好,侧身避之。这玉石仿若带眼一般,对刘峰穷追不舍。刘峰心里直叫苦,打之,又烫着自己,不打,却又被揪着不放。

  追着追着,这玉石怎地消失不见了?刘峰左顾右盼,那老先生道:“小心!”原来是在背后,刘峰运起‘钧天掌’,将之挡住,岂料前面数次都无事,这一次却偏偏发生了意外。

  当见这玉石透入刘峰掌心,在掌心处乱窜,任刘峰如何甩脱,却不出来了。不一会,刘峰觉得双掌滚烫热辣,如在六味真火当中炙烤。

  只得运起真气抵消,缓解疼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