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9-08-04 09:45:26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逆杀诀
  4. 序章 血煞危机(修改)

序章 血煞危机(修改)

更新于:2018-03-15 09:08:00 字数:2060

  天空泛着灰色,一场大雨又将到来,上海黄浦江下的地下黑暗组织的总部办公室里,乐破天默然地抽着烟。

  “一个月了,江太一出任务已经一个月了,这在杀手组织里是绝不应该出现的。”

  一阵敲门声打破了屋子里的沉闷,“进来吧”,乐破天沉闷地说道。

  一个魁梧的男子走进房间里。

  “乐老板,已经查清楚了,江四哥接的是S级任务,暗杀蝰蛇部队的总队长,徐阳,但是,自从四哥接了任务之后,徐阳以及他的蝰蛇部队全部消失了,四哥也没了音信,我们已经派了所有亲信出去找了,还没查到。

  ”

  “知道了,你出去吧,我一个人静静。“

  魁梧男子口中的江四哥就是江太一,乐破天,魁梧男子张北,江太一是一同从小打拼的兄弟,当初六个兄弟一起打下的一片天下,大哥刘在天,二哥木杨,五弟陈旭都死了,死在半个月前,一个新兴的杀手组织,暗影的杀手手上。

  这让乐破天羞愤不已,”堂堂地下黑暗组织第一杀手组织,竟让一个新出现的黑暗组织暗杀成功核心成员,这简直是天大的耻辱。

  哎,老四恐怕也是凶多吉少了啊,想我血煞也是堂堂第一杀手组织,竟然遇到这种事,哎,还是收拢一下战线吧,六弟进来。“

  六弟就是魁梧男子张北,”三哥什么事?“

  “去通知弟兄们,都回来吧,你四哥是第一杀手,是福是祸只有看他自己了,我们要保留实力了,还有,发布暗杀令,对象暗影组织首领,不要用我们的名义,找个和暗影组织结怨的代表吧,明天你和我去一次美国,我们去一下长老会,有些事是该找那几个老头子好好谈谈了,哦,对了,让四队队长来一下吧。“

  “知道了,三哥,我先去了。”说完张北就出了门,急匆匆地走了。

  不一会儿,四队队长便敲门而入。“小K,好久不见了吧。”杀手组织里除了几个核心人物用实名之外,其他人皆是有着自己的代号,这在他们进组织的第一天起,就开始使用了,因为从那一天起,他们的名字早就成为了过去。”是啊,三哥有什么吩咐。”黑衣男子恭声道。

  “小K你听着,现在我要交给你一个秘密任务,记住,谁都不能说,等你回来,我有重赏!你别出声,听我说就是,我已经打开了屏蔽装置,现在,你听着,明天我离开以后,你带着所有兄弟撤离这里,听着,你们所有人都被监视了,我也是,但我早就发现了端倪,所以一直假装不知道,你记住我们一走,你们就离开,这是地址,看好了,立刻毁掉,听着,小心六弟!,好了,你走吧,有缘再见了。”小K默默得点了头,转身离开。乐破天坐在椅子上,抽着烟,叹着气。

  与此同时,远在昆仑山的山腹之中,一支全副武装的军队正在安营扎寨,半个月前,徐阳带领部队来到此处执行任务,却根本没有任务指示中的目标,徐阳不敢怠慢,一直守在此处,然而却不知,一切的根源皆因他而起!

  大雪纷飞,徐阳默默的抽着烟,这么久了,还是没出现让徐阳心里很不是滋味,任务书上的内容他记得很清楚:昆仑山,东皇现,护!然而如今半个月过去了,却依旧没有动静,徐阳默默地抽着烟,忽然烟抖动了一下,徐阳知道有人来了。“谁?”徐阳厉声喝道。

  “哈哈哈哈哈,徐阳,别来无恙啊,想不到啊,这么多年过去了,你还没死啊,哈哈哈哈.”癫狂的笑声让徐阳不禁地皱眉,但下一刻,徐阳的脸色变了,”你是——杨琼,你怎么,你不是死了吗?”“我死,哈哈哈,我怎么会死,把钥匙交出来吧。”

  “什么钥匙?我怎么听不懂啊?”徐阳莫名其妙。

  “哈哈哈哈,徐阳,别装傻了,昆仑境的入口钥匙交出来!”徐阳一听坏了,昆仑境的钥匙是当初四个人分别掌管的,一人一把,四合一才能打开,如今这杨琼又是如何得知的。

  “哼,想要钥匙,你休想,打过我再说吧。”说完练体九重的强劲气势立刻绷开了帐篷,周围的士兵一看徐阳的帐篷绷开立马围了上来。“都退下吧,你们不是对手。”徐阳对着手下说道。徐阳虽然已经练体九重,但是秘境之事实在关乎重大,他也没敢把练体功法交给手下,因此对于普通人来说练体强者就如同神一般。

  “练体九重?呵,笑话”杨琼冷笑一声,“让你看看什么才是强者。”一股强劲的气势瞬间弥漫开来。徐阳一看,脸色惨白,“后天武者!”徐阳惊呼出声徐阳知道,这次完蛋了,后天武者,那是他梦寐以求的境界,在练体九重停留了这么久,他知道自己肯定不是杨琼的对手了。“纳命来吧!”说完,杨琼抬手朝着徐阳的头抓去,徐阳头一侧便躲了过去,可是突然一股劲风朝着徐阳袭来,“啊~~~”徐阳惨叫一声,横飞了出去。“你,居然偷袭。。。”原来,刚刚杨琼抓徐阳的头只是虚晃一招,他的左手一直缩在背后,在徐阳全力防御的时候,左手的力道朝着宣徐阳的胸口而去。

  “死吧。”杨琼抬脚朝着徐阳踏去,突然一阵剧痛传来,同样的惨叫声从徐阳的口中传来。“是谁?”杨琼怒吼道,但是很快他便冷静下来,刚刚的光芒是他敌不过的,那至少是后天中期才能发出的攻击,会是谁呢?

  “杨琼,当年居然让你逃过一劫,想不到啊。”一个黑衣人从人群后慢慢跺来,士兵看到这个人,本能的退开了。“你是,江太一,你怎么没死,徐乐那个废物!”杨琼捂着腿慢慢地站起来,阴狠地说道:“江太一你等着,我一定会杀了你的!”说完,一掐手诀,瞬即遁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