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9-08-04 09:44:26
  1. 爱阅小说
  2. 武侠
  3. 仗剑天涯行
  4. 第二章 武当派的哦

第二章 武当派的哦

更新于:2018-03-15 16:35:02 字数:1833

字体: 字号:
  画面一转!

  吴镇是个好地方,三面环水,水后环山,风景宜人。这样的地方自然会引来不少文人雅士,有文人雅士自然就有附庸风雅的人,附庸风雅的人往往还有一些代名词,比如暴发户、纨绔子弟等等。有了这些人就有了生意,有了生意自然就财源滚滚。于是,吴镇就出了个张老爷。

  张老爷早年有个浑名,叫张泼皮,为人尖酸刻薄,吝啬贪财。有了钱的张老爷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收买一些江湖打手做保镖,第二件事是在吴镇的唯一出入口设关卡,无论进出都要收钱。

  最近,他收买了三个高手,自称来自武当派。武当派啊,江湖上赫赫有名的,武当派的弟子武功当然了不得。于是,张老爷胆子大了,以前进出只敢收一两银子,别人看收得不多也就忍了。现在不同了,有高手坐镇,自然狮子大开口。衣着普通的还好,勉勉强强十两银子就能过关,若是遇上衣着光鲜的,少说也得百八十两的。

  十两银子,相当于一个普通人家一个月的吃喝了。于是大家开始闹腾,闹腾的结果是张老爷把价钱提高到二十两,大家陪着笑脸双手奉上白花花的银子,皆大欢喜。

  不过今天张老爷笑不出来,不但笑不出来,还很生气,原因是钱收不上来。无论进出,一个个的都衣衫褴褛,一面作揖,一面可怜巴巴地道,“张老爷,家里实在穷得揭不开锅了,要不我下次补足给您?”或者是,“张老爷,家里人都饿得直不起腰了,您开开恩吧!”再或者……总之理由众多,借口层出不穷。张老爷是仁厚的,虽然少了点,还是勉强放了行。

  但是!张老爷捏了捏手里的两个铜板,愤怒终于爆发了。铜板在空中划出两条优美的抛物线,砸在刘三的脑袋上。刘三吃痛,一手捂着脑袋,一手去捡那骨碌碌滚动的两个铜板。

  “混账东西,你把本老爷当要饭的吗?两个铜板也想过去?”张老爷的怒吼声差点把他自己坐的轿子给掀翻了。

  刘三浑身一哆嗦,两腿一软跪倒在地,“张老爷开恩啊,小人的老婆病了,小人买药把钱花光了。”边说还边把随身的药材拿出来给张老爷看,证明自己所言非虚。

  张老爷更愤怒了,有钱买药没钱交过路费?“你们几个,过去搜他的身。”

  几个人高马大的奴才走过去架起刘三,不由分说的扒光了他身上衣物,来了个彻底搜查。周围的人掩着嘴,低头嗤笑,害羞的女子更是赶忙低下头。刘三也把头压得低低的,只用手徒劳无功地遮住下体。

  几件单薄的衣服实在没什么藏东西的地方,很快,奴才就搜完了,朝张老爷摇了摇头。张老爷有点泄气,无奈地挥挥手,“算了,把药材留下,滚蛋吧。”

  衣服轻飘飘地掉在刘三面前,刘三没捡,只是抬头,满脸的惊惶,“张老爷,那是我老婆的药……”

  “我管你谁的药,叫你滚蛋就滚蛋!”张老爷怒吼。

  “不能啊!”刘三顾不得自己的赤身露体,一纵身扑到药材上。

  “混账东西,打死他。”

  奴才们得了命令,上前就是一阵拳打脚踢。很快,刘三就奄奄一息了。

  “妈的,把他丢河里去。”张老爷的怒气是没那么容易平息的,他需要杀一儆百。

  善仁挤在人群里,静静地看着,然后看不下去了。他压低戴在头上的斗笠,往前踏了一步。随即被人拉住,“不要多管闲事,你看,那三个是张老爷新请的武当派高手,你不是他们的对手。”

  武当派的吗?善仁不做声,再次压低斗笠,站了出来。

  “干什么?”张老爷看着站出来的,一身儒生打扮,头上戴着斗笠的善仁。

  “武当派的?”善仁开口。

  武当派的三个高手转头,“干什么?”

  “据我所知,武当派是名门正派,收徒也极严,心术不正、资质不好的一概不收。你们……”

  “我们怎么了?”武当高手愤怒了。

  “你们学武就是为了欺凌弱小吗?”

  “混账!”武当高手真的愤怒了,三人拔剑齐上。

  善仁没有拔剑,只是侧身避让。几招之后,善仁有些惊奇,用的还真是纯正的武当剑法。武当派,什么时候已经堕落到和乡间恶霸为伍了呢?善仁没来由的叹息。

  于是,闭眼,拔剑。

  惨叫声起,三个不可一世的武当高手各自抓着自己受伤的手臂,踉跄着后退。地上,多了三把剑,以及抓着剑的手掌。

  于是,睁眼,收剑。

  “这算是一个教训。”善仁转身,过了关卡,一大群人跟在他后面。

  张老爷不敢出声了,在轿子里缩成一团,哗哗地流着冷汗。

  走了几步,有些饿了。善仁抚了抚肚子,走进一家酒店。

  破凳,残桌,断手,无头尸体,真是一片狼藉。

  善仁看了看无幻,看了看阔少爷,再看了看角落里女扮男装的小二,无语。

  “武……当……高手?”阔少爷问。

  “你就是?”无幻问。

  “我好像来得不是时候,在下告辞。”善仁答。

  “正是时候!”一声暴喝,无幻提剑冲向善仁。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