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9-08-04 09:44:25
  1. 爱阅小说
  2. 二次元
  3. 镇妖灵刹
  4. 第二章 禅房 地洞

第二章 禅房 地洞

更新于:2018-03-15 16:44:18 字数:4120

字体: 字号:
  我听完这句话,后背立刻爬上一层冷汗。我佯装镇定,拍了拍胖子的肩膀,以一个还算轻松的口气说道:“胖子你胆子什么时候缩水了?咱们在斗里什么没见过?云顶天宫下面的那个什么万奴王还十二手呢,还不是让俩雷管给放倒了。”

  胖子摇摇头,有些没底气道:“这不一样,在斗里面蹦出来个怪物、粽子什么的都说得过去。别说八条腿了,就是八十条腿胖爷我眉毛也都不带皱一下的。而且这些东西都是见不得光的,他们只能在地下牛B,一到上面来就肯定化成尸水了。但现在我们可是在地面上,凡事还得从科学角度出发,墓里那些道道可就讲不通了。”

  我听完之后也觉得十分有道理,心说这下麻烦了,看来这兰心寺果然不简单。

  正在我和胖子因那个八条腿的怪物到底属于什么物种这个问题而争论不休时,就感觉一阵阴风从耳边扫过,有只手从背后扣住了我的肩膀。

  操,这家伙还找上门来了。他娘的,先下手为强,后下手遭殃。我立即一个下蹲,先把肩膀解救出来,然后回身就是一个不假思索的直拳。本以为这一拳能将它成功打退,令我没想到的是,它竟然防住了!

  我心里暗叫不好,刚准备再起身补上一脚,胖子搁后面着急了,一把把我拽到一边,笑眯眯道:“小天真你今天火气可不小啊,看清楚了,小哥你也敢打?”

  我当时十分害怕,根本没看清抓我肩膀的是谁。再加上胖子之前的叙述,我下意识就认为是那个八条腿的怪物搭我肩膀,然后才有了刚才的那么一出。不过话说回来,小哥有什么不敢打的?只是打了也根本打不过而已。

  定睛一看,果然是小哥,我说身手怎么那么好呢。刚才对他有些粗鲁,想道个歉,可话到嘴边又说不出口。

  还好胖子勇于打破这个有些诡异的气氛:“那个,小哥,你…听了多少?”

  闷油瓶看了我们一眼,道:“都听到了。禅房在哪?带我去。”

  我顿时心里咯噔一声,心说该来的还是来了。本想和胖子先查查看,等查到些实质性的线索再告诉闷油瓶。可如今那闷油瓶的眼中流露出了对记忆如此的深切渴望,看来这件事,是怎么都瞒不过去了。

  我只好妥协:“禅房具体在哪我也不清楚,让胖子带路吧。”

  胖子听完脸色一变,显然是不同意这个观点。他也不想让小哥这么早就卷进来,可是看我已经投降,他叹了口气,转身迈步给我们带路。

  忺惠主持的禅房位于整个兰心寺的最深处,平常应该很少有人去打扰。胖子指了指禅房最左侧的一扇窗户,轻声道:“就是这扇窗了,我们悄悄摸过去,别把那个怪物和弄醒了。”

  我和闷油瓶点了点头表示同意。来到窗前,胖子先打头阵,探头往里看去。

  我在后面待命,看不见禅房里面有什么,却听见胖子满是疑惑的“咦?”了一声。

  我来到前面也探头看了一眼,顿时有些火大,给了胖子一记手肘,怒道:“操,胖子你怎么看的?这里面啥都没有,该不是你他娘的睡迷糊了看走眼了吧!”

  胖子让我骂的有些委屈,瘪瘪嘴,喃喃道:“没道理啊,刚才还有的,我亲眼看见的。”

  我又白了胖子一眼,心里那叫一个气啊,他娘的好好的睡眠时间都让你给浪费了。

  转身看向闷油瓶,心里顿时凉了半截,我靠,闷油瓶又不见了!这个生活九级重度伤残再加上大脑刚被格盘的人要是失踪了,我可上哪找去啊。

  我立马拽上胖子找人,刚跑出去没两步,就看见那个失踪专业户大步来到禅房门前,推门走了进去。

  我长出了一口气,心说还好没走丢,招呼胖子一起跟了进去。

  禅房里面很是灰暗,我反复眨了几次眼睛才能渐渐看清一些事物。

  我们三个分头行动,见胖子和闷油瓶已经开始毫不手软上下狂翻,我也有些跃跃欲试。

  压抑住自己的好奇心,我也开始认真翻找起来。可是一股熟悉的香味打断了我的动作。不知为何,这种香味让我不由自主地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我主动寻找起那股香味的来源,走到香案面前,发现就属这里的香味最为浓烈。

  我俯下身子仔细观察,终于在香案的角落处找到了它,拿起这个满是灰的香炉,看着看着,头皮就麻了。

  他娘的,这不就是我从老海手里买回来的那个禁婆骨香炉吗!

  现在我的手心里已经都是冷汗,看着香炉上面刻的大肚子的禁婆和粘的星星点点的海屎,无数的疑问向我袭来。为什么它会出现在这里?这里的主持到底是谁?他为何会认识闷油瓶?他与二十年前的西沙考古队有着什么联系?我烦躁地抓了抓头发,突然,脑袋里蹦出了十分大胆的结论:

  这位忺惠主持是当年西沙考古队的成员之一!

  这样一来,一切就都解释得通了。不过仔细一想,这位主持也许并不是当年西沙考古队的核心成员,他有可能只是见过闷油瓶同时持有这个香炉罢了。

  想到这里,我竟有些莫名的兴奋,终于找到有关小哥的线索了。正当我想把这个大发现告诉给他们时,胖子抢了先,在禅房的角落里大吼:“喝,他娘的,这有个大洞!”

  我听完这话,把香炉放回香案角上,就赶到了胖子的所在之处,胖子脚边有几个打坐时用到的蒲团,它们显然是用来掩盖些什么的。

  我顺着胖子的目光望下去,不由得倒吸一口凉气。只见一个直径约为一米的地洞,洞边还有排带些锈迹的铁梯子。洞里面十分的黑,无法目测出它具体多深。那种仿佛能把人吸进去的黑暗给了我一种十分不详的感觉,说不定下面就是那个八条腿怪物的老窝。

  “下不下去?”胖子首先征求我的意见。

  我忙摇头:“咱们现在一没照明设备,二没防身装备。这么贸贸然下去,正好给那个怪物加餐。胖子你这身肥膘,应该够它吃好几顿的了。”

  胖子听完,缩缩脖子,又紧张地捏了捏肚子,看来他对自己的体型很有“自信”。

  闷油瓶在一边完全不理会我们,自顾自的拿了两个烛台,一个上面没插蜡烛,别在腰间防身,一个插好蜡烛,已经点着了。他从我身边走过,就要进洞。

  看他这架势,再拦也没有用了。临下洞前,他回头望了我们一眼,道:“我先下去,要是没什么危险你们就跟下来。”说完就顺着铁梯子一路爬了下去。

  趁着这个工夫,我和胖子也找起了能防身的用具。想在禅房里找到把军用匕首可真是异想天开,就是找到个带刃的可能性也微乎其微。没办法,我和胖子也只好找俩烛台防身,在洞边等待。

  不到三分钟的工夫,洞里传来了闷油瓶的声音,有些微弱,但很清晰:“没事,都下来吧。”

  胖子应了一声,把烛台别好,就利索地爬了下去。我还在洞边犹豫不决,那种不祥的感觉堵在心里十分难受。

  我再次向下望去,已经看不见胖子的身影了,心说死就死吧,咬牙钻了下去。

  我花了一分多钟的时间才来到了洞底,胖子和闷油瓶已经在等我。在飘忽的烛光映照下,他们的脸都有些扭曲,显得格外瘆人。

  走过一个大约三米的短廊之后,就来到了这个地洞的中心处。

  闷油瓶下来后在洞的四周都点起了蜡烛,照的哪都很亮。

  整个洞很大,内壁十分粗糙,看样子是用人工一铲一铲给活生生抠出来的,而且可能时间不够,显得很仓促。

  洞的角落里摆着一个大缸,我俯身一看,天,满满一大缸灯油。闷油瓶应该就是从这里舀了点灯油然后给四周点上的。

  胖子招呼我们过去,这我才发现一面墙里还嵌着一个巨大的书柜,心说难不成这怪物还是个知识分子?

  我和闷油瓶在后面做好战斗准备,胖子朝咱俩一努嘴,把柜门猛地一拉。只听“哗啦啦”一声,无数的纸片涌了出来,差点没给我埋里,我暗骂一声,从纸片里抽出脚来,心说他娘的也不知道好好整理一下,要这个柜子有什么用?

  胖子从纸堆里爬出来,一边大喘气一边道:“他娘的,差点淹死胖爷我。”

  我没工夫搭理他,心说这么多资料,难不成这个地洞是个专门存放资料的资料库?

  我矮下身子准备看看这些纸上都写了什么,低头发现我的裤腿上粘了一张。我把它扯下来,看见上面有团发黑的粘液,再看裤子也粘上了点,心里直叫恶心。往纸上的字看去,这一看,几乎要把自己的舌头咬下来,只见这纸上的第一行写着:

  西沙海底区域分布

  我顿时就蒙了,他娘的,这不是我在鬼船上找到的文锦的笔记吗?更让我惊奇的是,这还是个复印件。也就是说,有人先从鬼船上拿到笔记下船复印一遍,再原封不动的放回去,最后笔记又让我给发现了。天啊,这也太不可思议了!

  我完全傻站在那里,大脑已经不听使唤了。我不知道现在是该笑还是该哭,笑就笑这次我们真来着了,应该能查到不少小哥的线索;哭就哭这整个事件太匪夷所思了,到底是我疯了还是时空错乱了?

  正当我努力把脑中的各种头绪分类汇总时,闷油瓶见我呆了,走了过来,看了看我手上的纸,拍了我后背一下,皱着眉头问道:“这上面写的是什么意思?是不是和我…有着什么关系?”

  我支吾了半天,也不知道从何讲起。二十年前那拨西沙考古队在海底墓里发生了太多的事,现在要是让我给闷油瓶复述一遍,等说完估计天都亮了。这里可不是讲探险故事的好地方。没办法,我只好编道:“没什么,小哥你先别着急,我要是找到了的话会立刻告诉你的,你就放心吧。”

  闷油瓶略带失望的瞟了我一眼,就转身回去继续在纸堆里“淘金”了。我叹了口气,来到胖子跟前,问他找着什么有用的没,胖子嗯了一声,从皮带上抽出一打纸来,想递给我,却又马上收回了手,表情有点难看地说:“小吴同志啊,这个东西你还是别看的好,不然,你又得卷进你三叔的大谜团里。”

  我顿时就是一个激灵,西王母国一事后我三叔就生死未卜,全无消息。难道我三叔真的还活着,又跑这里来了?一想到三叔还活着,我十分激动,心说胖子你还害怕我卷进来?我卷进来的次数还少吗?当然不差这一回了。要是个斗的话你应该巴不得要我和小哥陪你下去吧?

  “卷就卷,老子不怕!”我抢过胖子手里的那打纸,仔细看了起来。头几张纸都是介绍九华山一带的地理位置和较为细致的地图,我觉得与我三叔关系不大,就径直翻了过去。后面的几页变成了手写体,我靠,这字迹十分的乱。对于经常在拓片里打滚,看各种好字看得都有些审美疲劳的我来说,这种字迹无疑是一种考验。

  我花了五分钟才能看懂其中的一部分,大概讲的是每年农历七月初一九华山山下会有一个大型庙会,然后就是什么算命准啦,求签灵啦之类的废话,跟问卷调查似的,根本没提到我三叔。

  我瞪了胖子一眼,问他哪有我三叔的线索,他见我没翻到点子上,一下子把纸全部翻过来,指了指背面,道:“正面的他娘的都是些屁话,背面,这句才是重点。”

  我恍然大悟,一看,最后一张的背面留着这样的一句话:

  七月初一,庙会南三百一十三米,拿地图见。吴三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