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9-08-04 09:44:44
  1. 爱阅小说
  2. 仙侠
  3. 星破倾天
  4. 第二章 破城

第二章 破城

更新于:2018-03-15 14:27:54 字数:3870

字体: 字号:
  “报!凌破星过了阴阳界,此时已在千山城下。”

  千山城主眼神一黯,挥了挥手示意来人退下,他独坐长凳间沉思好久才道:“落雪堡动作好快,六日便灭了飞龙域、栖凤岭、昆仑山三大派,好厉害的落雪堡,好厉害的凌破星!”

  厅内一紫袍老者冷冷道:“城主不必忧心,千山城内万水千山,那凌破星就算再神通广大,没有一年半载也休想攻破千山城!”

  千山城主沉吟道:“千山城固若金汤自然不怕他人来攻,只是别人都打到家门口来了,惧战不出未免让人耻笑。”

  紫袍老者道:“这好说,让秦若竹出城迎战如何?”

  千山城主喜道:“秦若竹一向自视甚高,若能请他出战必可击退凌破星。”

  紫袍老者躬身道:“我这便去请他!”说着退出大厅朝外走去。

  竹林水榭,一鹤发童颜老者正在垂钓,垂钓之人讲究的是心平气和,不急不躁,老者此时有些急躁,因为垂钓之时,最忌人扰。

  此时竹叶上传来一阵脚步声,所以这老者有些急躁。当紫袍老者出现在他身边时,垂钓老者一把将手中鱼竿仍掉怒道:“邵离殇,你不知道我垂钓的规矩么?”

  原来紫袍老者名字叫做邵离殇,只听他道:“知道。”

  垂钓老者道:“你既知道,还来扰乱?”

  邵离殇缓声道:“并非我扰乱你,是你自己扰乱了自己。”

  垂钓老者眼神一厉,转声道:“你来这里做什么?”

  邵离殇道:“来请你杀一个人。”

  垂钓老者沉哼一声道:“你知道,我不会轻易杀人。”

  邵离殇哈哈笑道:“无名小卒你自然不屑杀,因为秦堂主只杀名人。”

  这垂钓老者便是千山城下黑白堂的堂主秦若竹,传言武功千山城第一。

  秦若竹微微含笑道:“世间真正的高手又有几人?”

  邵离殇正色道:“眼下便有一人。”

  秦若竹道:“何人?”

  邵离殇道:“此人名叫凌破星。”

  秦若竹喃喃道:“凌破星,凌破星,没听说过。”

  邵离殇趁机道:“此人三日灭了飞龙域。”

  秦若竹哼了声轻笑道:“飞龙域内外不和,人心不齐,三日被人所灭何足道哉?”

  邵离殇慢声道:“那他两日便灭了栖凤岭又如何?”

  秦若竹微微一惊道:“两日灭掉栖凤岭倒还算有点本事。”

  邵离殇见他心动,轻轻道:“可他一日便破了昆仑山!”

  秦若竹失声道:“六日便灭了西疆三大派,此人实属天下罕见!我非得会他一会不可。”

  他说着起身便朝竹林小屋中走去。

  千山城下,天色如沙,夕阳如血,数千落雪堡弟子聚集城下。

  凌破星围坐在帐篷内饮酒吃肉,对坐的是个青袍汉子,名叫史可相,是落雪堡龙头堂主。

  二人对饮一杯后,有弟子来报道:“禀报舵主,千山城闭门不出,只是死守城门,弟兄们连他们的十八代祖宗都搬出来骂的狗血淋头,也不管用!”

  凌破星嘿嘿笑道:“史大哥,你说该当如何?”

  史可相想了想道:“凌老弟一路东来,破寨拔营,千山城闻风早已是惊弓之鸟,闭门不出已是意料之中,我方才思来想去,只有四个字。”

  凌破星忙道:“那四个字?”

  史可相凝神半晌道:“没有法子!”

  千山城门高大厚实,一边依山一边傍海,倘若死守不出,凡人没有一点办法。

  凌破星听完这四个字,差点骂出来,他猛灌一口酒后,说道:“你们去准备一张白布,长两丈,宽两丈。”

  那弟子一愣道:“舵主,要这么大的白布有什么用?”

  凌破星摸了把嘴角流出的酒,缓缓道:“泼墨涂鸦!”

  那弟子想了想吞吞吐吐道:“舵主,舵主似乎不认识字呀!”

  凌破星朝那弟子看了看笑道:“附耳过来,我有一妙计。”

  那弟子急忙俯首过去倾听,只见凌破星伸出蒲扇大小的巴掌朝着那弟子头上便是一巴掌道:“放你娘的狗臭屁,都知道老子是落雪堡第一才子,你他娘的居然说老子不识字!”

  那弟子被凌破星一巴掌扇在脑袋上,顿时觉得天旋地转,眼冒金星,不由双腿跪倒在地,哀求道:“舵主,弟子知错!弟子知错!”

  凌破星怒道:“赶紧备布去!”

  那弟子吓得不轻,急忙小心翼翼退出帐子,灰溜溜的去了。

  这时史可相笑道:“凌老弟,你是才子跟你不认识字有关系么?”

  凌破星一拍脑袋道:“对呀,老子不识字不代表不是才子。”

  史可相悠悠道:“方才那小兄弟只是说你不识字,好像并未说你不是才子。”

  凌破星大手捂住嘴巴道:“这么说那一巴掌他岂非挨的冤枉极了?”

  史可相重重的点了下头道:“确实冤枉极了!”

  落雪堡弟子的武功虽然不是很高明,但办事的能力的确很强,不到半柱香的时间,已经不知从何处弄来一大张白布,按照凌破星的要求做的一点不差,长两丈,宽两丈。

  凌破星双手抓着一支足足有碗口粗细的毛笔,蘸完墨汁朝着史可相笑道:“大哥,我可是要献丑了。”

  说着命人托起白布,他自己便在上面练起书法来,不久五个龙飞凤舞的大字已经出现在白布上,史可相看完后怔怔道:“鸟甲大王八?”

  凌破星一愣道:“分明是乌龟大王八嘛!”

  他说着左右看了几眼诸位在场弟子,托布的几名弟子纷纷应声道:“嗯,没错,确实是乌龟大王八!”

  史可相揉了下眼道:“字体刚劲有力,笔走龙蛇,是我看花了眼。”

  凌破星此人虽然不认识字,但的确聪颖无比,听史可相这么说,必定是自己写错了字,他是在给自己遮丑。

  凌破星顿了下笔,又道:“这几个字写的这么霸道有力,只怕那些孙子不认得,我再作画一篇相赠。”

  说着挥笔几下,不久一只背着壳的大乌龟生动形象的爬在了白布上,要说这凌破星写出来的字的确是献丑了,可他作的画却真的是惊人无比,尤其是白布上画的这只大乌龟,惟妙惟肖,简直称得上是神来之笔。

  若说先前大伙叫好只是阿谀奉承,这后来的叫好那真的是发自肺腑了,凌破星自然听得出来,阿谀奉承发出的叫好,跟发自肺腑的叫好,哪能一样。

  他满意的看着自己的作品,说道:“等待墨干,把它挂在千山城的城下。”众人纷纷叫好。

  城墙上微风轻抚,旌旗飘动,邵离殇站着城头看着城下黑乎乎的一片人头,终于明白什么叫做兵临城下。

  秦若竹站在他身侧,经轻风微微一吹,眉发皆动,好久他的嘴里才吐出来几个字:“娘的老皮,谁画的乌龟,居然还画的那么像!”

  邵离殇淡淡道:“普天之下除了凌破星那个臭小子,谁还能有如此手笔?”

  秦若竹恨恨道:“给我五百弟子,我出城生擒此人!”

  邵离殇转头向身后一人道:“朱副使,从你旗下调五百好手,随秦堂主出城迎战!”那朱副使领命而去。

  夕阳渐没,千山城门“吱嘎”的一声打开,五百人马从城内疾驰奔出,滚滚尘烟四起,腾腾杀气而出,为首一人正是秦若竹,只见他手中长枪,胯下神马,一人当先,挥枪挑碎了挂在城下的那张白布随后又一用力,将长枪插在地上,一个转身从背后拿下一张硬弓,朝着落雪堡众人帐篷便发出一箭,那一箭疾如风,快如电,虽各百丈之远,但仍是一下将落雪堡杆上大旗从中射断。

  这一个连串动作,登时将落雪堡阵前百十位弟子吓得四散逃开,又听秦若竹大声吼道:“破星小儿,你家爷爷在此,有种的快快出来受死!”

  却说凌破星自在帐中见这秦若竹一箭从百丈之外射来,仍有如此威力,惊了一跳,又听他怒声一喝,似如天神一般,脸上颜色大变道:“史大哥,此人来势这般凶猛,如何是好?”

  史可相断声道:“老弟,稳住,两阵决战前万万不可自乱方寸,来人将舵主请上马去!”

  凌破星终于被众人抬到了马上,他缓缓拍着马屁股来到了城下,秦若竹见他甚是平常,禁不住仰天哈哈大笑半天道:“你便是凌破星?”

  说着他双眼一瞪,两道精光,刺的凌破星人马惧惊。凌破星见状道:“你是何人?小爷刀下不杀无名之鬼!”

  秦若竹道:“老子是千山城黑白堂堂主秦若竹!”

  凌破星一怔,向身后一人道:“这个人厉害么?”

  身后一弟子道:“不厉害!”

  凌破星听到此处精神一震道:“不厉害就好。”

  说着他仰天笑道:“秦若竹?小爷可没听过这号人物。”

  秦若竹双眼一闪,策马冲过去道:“老子将你生擒活捉之后,你就听说过了!”

  凌破星心道:“这人不厉害还敢向我冲。”

  想着他也手持黑刀,策马也向秦若竹冲去。两阵弟子一起呐喊为主帅助威,两匹快马一晃而过,秦若竹斜身闪过凌破星黑刀,长枪瞬间击出,“当啷”一声,一个回合,凌破星手中单刀已被秦若竹长枪刺断。

  凌破星吃了一惊,暗暗叫苦道:“哪个王八羔子说秦若竹不厉害了?回去非得宰了他不可。”

  秦若竹一招便将凌破星手中兵刃打断,千山城众弟子都忍不住惊呼起来,助威之声更胜。

  说时迟,那时快,秦若竹掉转马头,回身又要去刺凌破星,凌破星策马便逃。要知阵前一逃,对方士气必然大增,定然趁胜追击,一刹那,城头上呐喊声惊天动地,千山城中众弟子一涌而出,络绎不绝冲向落雪堡大帐。

  看样子对方想一鼓作气破了落雪堡。秦若竹见凌破星逃跑,急忙追了过去,眼见两匹马距离渐渐拉近,秦若竹突然长枪脱手,扎向凌破星,那柄长枪快要扎在凌破星背上时。凌破星背后似乎突然长眼,只见他单手在后巧妙一拿一捏,长枪已抓在手中,反手一击,却一个回马枪将秦若竹挑下马去。

  那边的史可相手中指挥旗一甩,两队极快的飞骑手,迅速朝千山城冲去,一队飞骑用弓箭作掩护,另一队只是拼命朝城里钻去。

  却说这边大队人马正冲,主将突然间被对方扎下马去,登时乱作一团,都不敢再冲,掉马欲回城,后面冲上来的弟子一时不知前方状况,前后一涌,相互挤压,顷刻间瘫倒一片。

  大队人马陷于城外,千山城内守门弟子眨眼间全部失守,看着冲进千山城的落雪堡弟子,凌破星忽然感慨道:“传言中的秦若竹似乎是千山城第一高手。”

  史可相点头道:“是的。”

  凌破星含笑看着他道:“怎会如此不济?”

  史可相笑道:“既然是传言你又何必当真?”

  凌破星轻轻拍拍脑门自叹道:“凌破星呀凌破星,你的智谋与武功天下何人可及?”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