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9-08-04 09:46:14
  1. 爱阅小说
  2. 仙侠
  3. 玉宸道
  4. hg平台皇冠体育|官方网站 县城里的流氓

hg平台皇冠体育|官方网站 县城里的流氓

更新于:2018-03-14 19:03:29 字数:3248

字体: 字号:
  这是郝健当地痞流氓第二个年头,其实他自己很讨厌这个名字,因为郝健和“好贱”谐音,曾经有一个家伙嘲笑过他,被他带人打了个半死,随后“请”县城里颇为有名的举人老爷给他从新取了一个名字叫作“郝悟德”引自《论语》里“明悟,正德”的意思,后来人们叫叫又有些变味变成“好无德”,开始还有些气愤,但随后还颇为自得,毕竟自己已是“名人”,不过这些名声是个臭名而已!

  郝悟德火拼完这个县城里的扛把子已经两年多了,打点了县太爷不少银子后,霸占了不少良田和酒楼店铺,也算是富甲一方,年纪却才十六岁,看着手下的人看着自己那副敬畏的眼神,郝悟德自认为“年少有为”,花钱买了个亭长的职务,虽说不是官但好歹也是个吏,按照他的说法也叫光宗耀祖!夏天的太阳还是颇为毒辣的,郝悟德也没去,在自己家的凉亭里乘凉,看着两旁侍女若隐若现的身姿,郝悟德感觉自己现在赛过神仙,自己却羡慕神仙那般的力量!有次两个“神仙”在自己酒楼里打架,自己的一处酒楼立马塌了半边,自己却是连个屁都不敢放,想到这里一向横行惯了的郝悟德有些烦躁地从躺椅上坐了起来,刚要喝一口茶,就见一个身穿青袍的家伙风风火火地跑了进来,叫道:

  “郝老大,郝老大!”

  郝悟德眉毛一皱,拿起折扇,扇了几下,不慌不急的道:

  “慌什么?刘华和你们说了多少次,要叫郝大人,本官现在也是有身份的人了!”

  刘华心里鄙视了一下郝悟德,暴发户一个,亭长才多大点官?脸上却堆满了谄媚地笑容:

  “郝大人,小的发现了一样好东西!”

  郝悟德眉毛一挑,问道:

  “什么东西?”

  刘华神秘的从袖子里掏出一本书,郝悟德拿在手上居然发现不是纸做的,非石非金,但是自然而然的感觉到自己的心神有些悸动,不动声色地问道:

  “这东西哪来的?”

  刘华看不出郝悟德的喜怒,小心地说道:

  “牛头村的张老实犁田时发现的,被我知道了,我以为是个宝就拿来了!”

  郝悟德心中一松,缓缓地说道:

  “嗯,只要不是什么赃物就好,你到库房去领二十两银子去吧!”

  刘华一听立即大喜,没想到自己来撞运气还真撞上了,这破书自己开始以为也是个宝物,没想到打的打不开,生怕郝悟德反悔,立马笑道:

  “谢郝大人赏!”

  说完便千恩万谢地退走!

  看着刘华消失的背影,郝悟德眉毛一皱,眼睛眯起来,挥退了身旁的侍女,便向自己的卧室走去,赶跑了一旁的侍卫,走到桌子旁边,敲了敲上面的花瓶,只见后面书架缓缓开出一个洞,正是密室的入口,郝悟德知道他的性命一直有人惦记着,所以修建了这个密室,而且修建密室的人也被他杀掉了!

  密室里的摆设很简单,一张床,一张桌子很一张椅子,点亮了几盏油灯,郝悟德坐在椅子上开始研究着宝贝书,郝悟德很郁闷,自己小时候在私塾读书,就认识了几个字,好不容想学习了,发现这本书却打不开!书的材质郝悟德从来没见过,他可以确定不是纸做的,颜色也很奇怪棕褐色!郝悟德好奇起来,驴脾气也上来,使命地掰着书,脸红得像猴子的屁股也没能掰动分毫,不由得想起了一些传闻,火烤水侵也许是好办法!但又怕把书烧坏了,权衡了一番,自己得不到把它毁掉也许是个不错的办法!

  郝悟德小心翼翼地将书放在油灯上灼烧着,时间一分一秒过去了,棕褐色的书一点都没变连一丝黑灰都没有,郝悟德反而欢喜起来,黄金烤了这么长时间最起码会烫手吧,可是这本书却依旧冰冰凉凉的,这足以证明这书值了二十两银子!

  折腾了很长时间,郝悟德发现自己被书打败了,无力的看着放在自己面前的书,屋子很静,郝悟德放佛听到了自己心脏的声音,时间也一分一秒的过去,忽然感觉自己脑海深处的一处神经被跳动,而且感觉越来越强烈,而且这种感觉就是自己刚接触这本书才有的!

  忽然棕褐色的书发出一束清冽的流光,在郝悟德惊讶地目光之中射向他的眉心识海所在,就在一刹那郝悟德发现自己的脑中莫名其妙地多了一些东西,《玉宸道书》?郝悟德有些奇怪这书怎么从来没听过!不对,“玉宸”这两个字怎么这么熟悉?忽然想起来,平时自己去道观拜神的时候,听那些道士说玉宸道君是道教的老二,地位只在黎浮元始天尊之下,比太上老君还高一级!难道这书是一套道教修行的法门,而且是玉宸道君所写?

  郝悟德抛开了自己心中不切实际地想法,望向桌子上的书时却发现书不见了,回头望望也没人,不由得想到难道钻到自己的脑袋里,越想越对闭上眼睛,立马感受到一本棕褐色书正悬浮在自己的脑海中,放出的清冽流光滋润着自己的身体,而且很舒服!

  郝悟德有些兴奋,现在他有了新的追求目标那就是永恒的生命!

  出了密室,打开房门感受着火辣辣地太阳,《玉辰道书》在脑海中却散发着清冽的气息,感受着冰凉的气流在经脉中行走,一点也不觉得热,郝悟德静静地思考着自己的道路,如今虽说没什么问题,但走漏风声,引来其他的苍蝇就不好了!说不定自己就会步了县城上一任扛把子蔡春辉的后尘!

  郝悟德找来管家,管家对郝悟德消失几天的事情根本不敢过问,小心翼翼地问道:

  “老爷有什么吩咐!”

  郝悟德沉思片刻,答道:

  “你去将许三叫来!”

  管家身子一震,他心里很清楚,许三是郝悟德养的一个杀手,杀了不少人,这次叫许三来肯定也是为了杀人!

  许三来得很快,穿着很普通,长得很普通似乎老实巴交的样子,郝悟德沉声道:

  “许三,晚上将刘华带下去吧!”

  许三点点头,就要离去,郝悟德又道:

  “慢着!”

  许三闻言停下脚步,背对着郝悟德,郝悟德沉思片刻,又道:

  “将牛头村的张老实也一并带下去!”

  许三点点头慢慢消失在郝悟德的视线之中,郝悟德考虑了一番,觉得没有什么差错就去匆匆地洗了个澡,吃了一点饭便又回到密室之中,郝悟德忽然发现《玉辰道书》散发出来的流光居然在自己的经脉中缓缓推行,而且流光所过之处的经脉居然在不由自主向外界吸收白色的雾气,很是舒服,发现这个特点郝悟德更是兴奋不已,突然发现自己庄园的一切都在识海中展现出来,帐房先生正在核对账目,花匠正在修剪花草,几个小丫鬟凑在一处叽叽喳喳,郝悟德想到这是修炼带来的好处,更加兴奋不已!向道之心越盛!

  郝悟德缓缓睁开双眼,感受着浑身的气力,感受着经脉中一丝雾气,嘴角露出一丝微笑,暗道,一条新的道路展现在自己面前,自己就要舍去这荣华富贵一心修行!舍得,舍得,有舍才有得!

  出了密室与房门,问了管家过了多少日子,郝悟德停了大吃一惊居然过去了十四天差一天就是半个月,想到十几天不出现倒没什么以后要是几个月几年不出现肯定会引起别人的怀疑,暗自下定主意要离开!洗漱了一番,叫来自己的心腹闫坤,问道:

  “这十几天,县城里有没有什么异常地事情?”

  闫坤也是郝悟德的耳目,打探消息的能手,县城里什么事都瞒不了他,闫坤有个缺点就是胆小,郝悟德才留下了他,要不然早就被郝悟德给做了,闫坤嘿嘿一笑:

  “也没什么大事,就是来了一些大人物县太爷也在他们面前点头哈腰的!”

  郝悟德眉毛一挑,不动声色地问道:

  “到底什么人?”

  闫坤皱了皱眉毛答道:

  “来的人很杂,穿的衣服一看就是非富即贵,有道士有和尚,可能是“神仙”啊!”

  郝悟德一听手中茶杯一抖,但还是被闫坤看到了,闫坤心中暗道,也只有“神仙”能让他害怕了!

  郝悟德挥了挥手让闫坤下去,便坐在椅子上沉思起来,难道是为了《玉辰道书》来的?越想越后怕,辛亏自己事先将刘华和张老实处理掉,但一想这样还是很容易将人联系到自己,于是便起身向县衙走去!

  县令王海才见人通报是郝悟德求见,想到似乎事情和郝悟德有些关系,看了几个“神仙”一眼,其中一个鹤发童颜的老道士似乎地位最高,点点头道:

  “正好,那郝悟德人已经来了,请王大人让其进来,我们也好盘问一番!”

  王海才连称不敢,让人将郝悟德带进来,郝悟德一进门就见众人将目光集中自己身上,其中有几人的目光似乎能将自己看透一般,立马感觉自己的后背凉津津的,全是冷汗,王海才干咳一声,道:

  “郝悟德,这是几位上仙,上仙有话要问你!”

  郝悟德努力地使自己变得正常,先是惊讶一下,然后向着几人行礼道:

  “小人郝悟德见过几位上仙!”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