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9-08-04 09:45:06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魂炽
  4. 楔子

楔子

更新于:2018-03-15 11:19:30 字数:3906

字体: 字号:
  楔子1:忘川实录

  苍茫大地,浩瀚无际。

  东自有穹,上阁仙迹。

  南境忘川,重霄神域。

  北火幽冥,魔域光曦。

  西域庐皋,皇庭藏帝。

  修仙形役,谁与争锋。

  斗魂称尊,何人第一?

  《尸子》记录:“上下四方曰宇,往古来今曰宙。”

  宇宙之大,皆为无极统领。

  忘川纪,无极大地,天下四分,有东穹,南川,北冥,西皋四大陆,且分别由上阁,重霄,魔域,皇庭四门统率。无极统领宇宙,宇宙包含四陆,这本应该就是一切,然而无极之外,宇宙之外,却有着另一股势力,史记称之为魔界,人人都以为那只是个传说,除了四门长老,因为,那正是他们守了百年的秘密。

  《忘川实录》:忘川纪1778年,星宿预示魔界魔王转世于无极。

  《忘川实录》:忘川纪1783年,上神乾坤率领一批高级修魂者悄入东穹,齐聚上阁,同入无极,镇压魔王。

  《忘川实录》:忘川纪1784年,无极无人出入,众人生死未卜。同年,东穹上阁阁主由副阁主雄霸风暂替。南川重霄掌门由七长老汤央暂替。北冥魔域魔主由烈焰公子暂替。西皋皇庭主君由三皇子龙雷暂替。

  《忘川实录》:忘川纪1785年,无极无人出入,众人生死未卜。同年,西皋太子龙储不满皇令,带领七十万禁军攻打皇庭,威逼三皇子交出圣谕,让出龙位,同年九月三皇子龙雷失踪,太子龙储上位。

  《忘川实录》:忘川纪1786年,无极无人出入,众人生死未卜。

  ……

  《忘川实录》:忘川纪1883年,无极无人出入,众人生死未卜。

  这场谜一般的战斗横跨了一个世纪,终成为无法泯灭的记忆。

  那是一个时代的斗争,是正邪力量的斗争,那是强者之间的斗争。后人甚至无法知晓它们是如何开始,如何结束,然而所有的没有顺着时间消失的,只是因为历史上那些留下的痕迹和猜疑膨胀了那些有血有肉的好奇心。

  于是,一切都与年轮上的锯齿缓慢的摩擦滚动着,那些被记入历史的,不只是英雄,还有无法倒转的时间。

  楔子2:无魂

  伴随着一声响亮的啼哭,飞仙阁内所有人都停下了手中的动作,此时,里屋的十几个接生婆同时松了一口长气,为首的撩着长袖擦了擦满头的大汗吩咐,“请阁主进来吧。”

  “是。”站在门旁的青衣小丫头尊敬的点了点头。

  不一会儿,一个紫袍包身,刚毅的眉目间满是焦急神情的中年男子快步走了进来,“奶娘”,他冲刚刚为首的接生婆点了点头,然后只是一眨眼的的工夫便已落脚床边。在场的人无一不惊叹,竟看不到移动的影子,好快的速度啊。

  男子弯下腰看着躺在床上因为劳累过度而闭眼休憩的女人和一旁皱皱巴巴还有些发紫的婴童不禁温和了眼眸,他掀开被褥的一角看了看,然后又将它掖好,对站在一旁被他称为奶娘的女人说:“是男孩儿,父亲去无极寻找祖父生死未卜,若知道雄家有后兴许也能欣慰些。”

  “是啊,老阁主若知道他如今当爷爷了…”话还没说完,女人就红了眼眶。

  ……

  忘川纪是宇宙的年轮记称,除非宇宙毁灭,否则宇宙的的时间永远要以忘川纪记载。

  在无极大地里每个人都有与生俱来的魂赋,魂赋高的人在未来修魂时的进程相对会比同时修炼的人要快,而魂赋低的人就只能通过后天的努力追上那些天才们,也所谓,笨鸟需要早起飞才有虫儿吃。

  无极大地的魂力分为[甲]、[乙]、[丙]、[丁]、[戊]、[己]、[庚]、[辛]、[壬]、[癸]十个等级,每个等级又分为[红]、[橙]、[黄]、[绿]、[蓝]、[靛]、[紫]七段,而能突破此十级七段的人就有可能进入无魂境域。

  无魂境域,既心成神,神为心,二者不可合一亦不可分离。要进此境域需先使魂飞,使魄散,后经九九八十一关将元神重聚,所谓形散神聚。且,成则为神败则永世不得超生。

  ......

  雄战天为嫡子摆满月酒,上阁上下张灯结彩,红灯笼多的几乎可以照亮半个东穹,各陆斗魂高手也纷至前来贺喜,整个上阁都沉浸在一片沸腾的愉悦之中。此时,一个满身红衣的奶娃娃坐在上座的雄战天怀里,似乎是被这些笑声感染,也咯咯咯的乐个不停。然而却没人知道,仅仅是一晚过后,还没从愉悦中反应过来的上阁便要承受一个空前绝后,前所未有的巨大“惊喜”。

  次日清晨。

  “阁主,满月已过,按照规矩,应当为小阁主测试魂赋了。”上阁大殿内,一位满头银发,白袍披身,拄着红木色拐杖的老翁从门外蹒跚走进,对坐在上位的阁主雄战天说道。

  明眼人一看便知,这位老人绝对身份极高,而且必是已经进入无极境域的高手。他周身围着一圈隐隐的银光,脚下步伐虽蹒跚但每一步却都极其迅速,手里拿着的拐杖则是百年前上神乾坤所曾与友人的乾坤杖。

  早听闻乾坤拐杖在上阁之内,却不曾想是在这样一位老翁手中,他到底是什么人?低下一干众人的心里不约而同的想。

  雄战天抬头看了一眼来人,后便恭敬的站起身,冲下人吩咐道:“给大长老赐座。”

  “是。”旁边的奴隶应答,遂又领了一个人,两人一起将太师椅抬上大殿。

  “勉了。”被称作大长老的银发老翁抬了抬手谢绝了搬来的椅子,便又说:“礼数不可怠慢,规矩更不可延缓。”

  此话一出口,人群中就起了一阵骚动,这老翁是什么人?竟能这么对阁主说话?

  然而令众人没料想到的是,被驳了面子的雄战天脸上竟没有一丝不快,反而愈发恭敬地答道:“大长老教训的是,狼…”雄战天唤来自己的弟子,“你且帮我看照着。”他说道。

  “是。”被雄战天称作狼的弟子自众人后走出,毕恭毕敬的回答。

  当一身黑色劲装的狼从人群里走出来时,他周身那层淡淡的庚紫色光圈引起了不小的波澜。

  “小兄弟年纪轻轻,没想到已进入庚紫级别,真是少年有为啊。”

  “是啊,不愧是阁主的弟子啊。”

  “小兄弟真是魂赋极高啊。”

  众人你一言我一语,毫不吝啬的称赞着眼前这个看起来不过十七八岁的男孩。而男孩却自始至终都无动于衷,眼眸间甚至没有一丝被人称赞后该有的骄傲,他的脸上的是与年龄极不相符的平静,看起来就像似乎没有什么可以扰乱那如同深潭一般的眸子。

  众人见男孩儿不予理会,便也不在自讨没趣,尴尬的冲着身旁的人笑了笑,给彼此一个台阶下,然后又继续的三五成群的攀谈起来。

  另一边,试魂殿内。

  “阁主,小阁主就放在试魂玉上吧。”

  大长老伸出食指指了指不远处通体透明的玉石床,雄战天点了点头,冲后使了个眼色,让身后的奶娘将怀中酣睡的婴儿放到玉石床上。奶娘紧了紧手,走到玉石床边,将怀中的小婴儿放了上去。

  “阁主,有劳了。”

  “长老严重了。”雄战天话音刚落,身体就已然站在了床边,他伸出右手的食指和中指往左臂上轻轻一划,紫色的血便顺势滴在了透明的玉石床上。雄战天抬起手腕,站在一旁的奶娘便立即走过来帮他治愈,看着奶娘一脸的心疼的样子,他心中一软,冲奶娘摆了摆手,将自己的右手附在伤口上,一片发银的紫光自他手指间亮起,等再抬起时,伤口已经消失不见。

  “剩下的就有劳长老了。”雄战天撂下袖子,冲一旁的大长老抱了抱拳。

  “阁主严重了。”大长老回答。

  雄战天和奶娘出去后,屋里的大长老开始运功,银色的光芒笼罩着整张玉石床,然而突然间,那银光大盛,刺眼的光芒照亮了整间大殿,但随即,又只是一眨眼的功夫那光芒又暗了下去,然后更暗,更暗,更暗,直至微弱的银光都不复存在。大长老骤然瞪大眼睛,仿佛不相信眼前的一切,于是又试了一次,然而这次,却从头到尾都不曾发出一点光芒。一种奇怪的声音自大长老喉咙间发出,“呼哧呼哧”的像极了大风刮过空洞时的声音。

  门外的雄战天听见了奇怪的动静,立即闭眼冥想,手指间飞快的掐算着,下一刻,他破门而入,果然看见了瘫坐在地下的大长老。大长老看了一眼雄战天,用尽了全身所剩的力气,颤颤巍巍的抬起手指了指床上的婴儿,哆哆嗦嗦的说道:“小阁主,无魂。”然后便晕了过去。

  大长老的话如同晴天霹雳般毫无预兆的打在了雄战的天心里,他抬头看了看试魂玉上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正睡得一脸酣甜的婴儿,又看了看晕过去的大长老,他不懂,他不懂什么叫无魂,因为,从未发生过,这是一件连忘川纪的实录都无从查询的事情。

  楔子3:弃子

  用红衫林里的千年黄花梨做成的红木大门上雕刻着精美绝伦的图腾,再配上那请了100个玉器师用时一年才打造出来的[凤求凰]过门梁,整个大殿被映的更是气势磅礴。

  “这孩子不能要。”

  “大长老!”

  “这孩子绝不能要!”

  “大长老,您的意思难道是让我弑子么?”

  “阁主恕罪,但我恳请阁主三思,凡事以大事为重啊。”

  “大长老您的意思是弑子事小?”

  前者是那个拥有乾坤杖的老翁,上阁的大长老,而后者则是那个无魂婴儿的父亲,上阁的阁主。

  大长老的脸色苍白的没有一丝血色,显然是几天前在试魂殿晕过去后留下的病根,“现下世事动荡,我东穹上阁表面虽还为四门之首,但眼看地位已一天不如一天了,如现在再传出去阁主生了一个无魂之婴,只怕这有心之人会趁虚而入,滋生多是啊!暂不提,阁主的祖父辈们付出多少才打下这江山,立于这无极大地之首,就说阁主,如果上阁在您手里败落了,您当如何?”

  话虽不中听,但却着实中肯。大长老把现下的走向总结的一针见血,而这当中的利弊又如此清晰明了,他又如何装傻,又怎能反驳?除了服从他又能怎么样呢?

  雄战天沉思着低下了头,老翁百岁的年纪,那些风霜坎坷已让他把人的心思看得太清楚,以至于对面的人刚一低下头他就知道,动摇了,“阁主,还请三思啊,老朽我一生忠诚于上阁,实在不想看着它败落下来。”

  雄战天本就摇摆不定,再加上大长老这一番真挚的说辞,最后他长吁了一口气,便不再说话。

  ……

  寒夜森森,一个女人的身影快速的移动着,黑夜模糊不清,只见她将手里的什么东西交给了另一个人。

  “哇——”一个凄惨稚嫩的声音划破了黑夜的宁静,接着,便再也没有响起。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