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9-08-04 09:45:50
  1. 爱阅小说
  2. 奇幻
  3. 妖之腾
  4. 楔子

楔子

更新于:2018-03-14 21:26:53 字数:1901

  我从来都不害怕选择,因为我知道,我的选择早已注定。但同时我又是一个很懦弱的人,在我一次次选择沉沦之时,我也知道我的灵魂正在渐渐地离我而去。

  陆放点起一支烟,淡蓝色的烟雾在指间萦绕,仿佛画出一张张狰狞的面孔,正在对着他张牙舞爪。

  “这种感觉就像是在飞,”陆放抬起眼皮望向桌子对面的人,“对吧?”

  柏明尊用中指和无名指优雅的夹起烟放在嘴角轻轻地吸了一口,随后吐出一道完美的烟圈:“知道烟的重量么?”

  陆放眼睛注视这那道烟圈在蓝色烟雾的环绕之下逐渐升腾,变形,直至消散,才看向手中那只正在燃着的香烟:“称一下不就好了。”

  “不,不是这个烟,”柏明尊轻轻地摇了摇头,将弹下的烟灰聚拢在一起,把剩下的烟头捻灭放在上面,“称出一根完整的烟的重量,与这一堆烟灰和烟头的重量,做一个简单的减法,就是烟的重量。”

  陆放轻笑一声:“那是生命的重量……”

  “也是她在你心中的重量,”柏明尊打断他,“不是么?”

  陆放也摇了摇头,仿佛下了很大决心似的,夹起烟猛吸了一口,烟雾瞬间侵入他的喉咙,咽部的不适感令他瞬间流出了眼泪。

  “仅此一次,以后别再抽。”柏明尊合上眼,享受着烟雾的环绕,仿佛只有在这样的麻醉之下他才真正的属于自己,才真正是一个能够掌控自己的帝王,才能够真正的忘记过去,忘记那些令人生不欲死的伤痕。

  陆放又不可控制的咳了起来,柏明尊站起身来到他的面前,轻拍他的背不无伤感的安慰道:“忘了她吧。”

  *********************************************************************************************************************

  被手机铃声吵醒,陆放锤了锤沉重的脑袋,昨夜宿醉的酒力尚在。

  是夏悠的电话,她在电话之中叽叽喳喳了很多,但陆放却只听清了一句:“苏依南失踪了。”

  陆放瞬间惊出一身的冷汗,酒劲也立刻下了八成。

  “不可能,昨天我们还……她还给我发短信来着。”

  夏悠的声音在颤抖:“是真的,她昨天晚上就没回家,叔叔阿姨都快急死了,她跟你在一块么?”

  “没,没有。”陆放回想起昨夜的苏依南,绝情而又冷峻——“陆放,我不喜欢你了”,“我们不合适”,“再见”。

  “喂?喂?陆放你在听么?”夏悠的声音打断了他的思绪。

  “我在,”陆放收拾好心情,用手揉了揉脸之后又说道,“我现在去找你,你在依南家么?”

  “国防路39号,她搬家了。”

  陆放一愣,搬家了?“什么时候搬得?我怎么不知道?”

  “都什么时候了你还问这个?!你快来吧我们都在。”

  苏依南的家坐落在国防路的中心位置,那里是一片繁华的商贸区。路放坐在出租车上看着繁华的街景向后迅速的倒退着,又想起了那个不同于寻常的苏依南。高考刚刚结束,她的短信便至。

  “我不喜欢你了。”

  陆放摸摸口袋,昨晚没抽完的那包烟还在,烟盒棱角分明,硬的像要刺破他的手。他抽出一根向出租车司机示意——“师傅,我能抽根烟吗。”

  出租司机似乎十分兴奋连忙点头,犹豫了一下也说道:“我也能抽一根吧?”

  陆放点点头,摇下车窗,点燃了手中的香烟,烟雾瞬间成丝状飞向窗外。

  陆放自认不是一个自制力很弱的人,但面对手中燃着的香烟他完全败下阵来。烟气入鼻的时候他似乎一下子释然了,而且感到前所未有的烦躁,什么苏依南什么失踪什么国防路全去******蛋吧!

  “师傅,掉头。”陆放冷酷的说道。

  *********************************************************************************************************************

  柏明尊从来没有这么紧张过,陆放的电话他已经打了不下三十遍了,却依旧无人接听。在苏依南家中他看到了几乎疯掉的苏爸苏妈,从小便被娇生惯养的苏依南从来没有离开他们这么长时间过。

  他同时也很忧虑,他在担心陆放他们两个人会不会做傻事。苏依南房间的桌子上依旧摆着陆放送他的模型,模型上面套着一只同样是陆放送给他的戒指,似乎在向他示威。

  他更加的感到烦躁,这种无能为力的感觉实在是很糟,而且魔像上的戒指似乎像一只有魔力的眼睛一样正冷冷的注视着他。不,不是如同一只眼睛,那分明就是一只活生生的眼睛。

  那只眼睛中仿佛布满了血丝,淡淡的紫色散发出阵阵妖异的气息。柏明尊感到了前所未有的无助,这只眼睛仿佛在向他传达这世间最冷漠,最压抑,最昏暗的情绪,他的胸膛仿佛要因那股暴虐的戾气而炸开一般。

  柏明尊想起来了,那是一只白狐的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