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9-08-04 09:46:33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秦弑诛魔
  4. 第二章:逃跑的少年
  灵灵界――

  由天鬼门、罗煞宗、绝剑门、天冥殿、五城派、羽刹宫和乌龙院七大势力完全统治,没有其他门派,只有一座座城池,每一座城池都由各大门派的执事掌控。

  各个门派明争暗斗,却都默契的没有去招惹乌龙院与羽刹宫两大势力,这其中的玄机只有各个门派的核心人物知道。

  也正是在这尔虞我诈,各自暗斗的门派中,一代传奇横空出世!

  一切因果都从十年前的那道凭空出现的血红色裂缝引起……

  …………

  灼日炎炎,炙热的温度而引起的热气流仿若使整个大地扭曲起来。人们也都龟缩在能让自己凉爽的地方,穿着一条短裤,默默过完这一天,期待夜晚早日到来。

  小道上,一个身穿兽皮、背着背囊的奇怪少年朝着灵灵森方向走去,如天池水般深不可测的双眸聚精会神地看着手中褶皱的书籍。

  他就是整个灵灵村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秦晨辉,在灵灵村乃至集镇里的居民遇见他时都会微笑打招呼,不过却都始终相隔几米,顾及着什么。

  因为每一个人都怕他的主意打到自己的头上,奸商这个称号非他莫属。

  此外,因为有他的存在,灵灵村的妇女儿童,都不敢在外面洗澡,甚至在家洗澡也得偷偷摸摸,深怕被他发现,更别提晚上在外沐浴了。

  而这一切的原因,秦晨辉只有一个解释,那就是:“这不是我的错,都是我家那色老头的错,我完全是无辜的,纯属路过的。”

  事实,也正如他所说,可是有人相信吗?

  于是很多寡妇家门前都立了一个牌子:se狼与夜风爷孙不得入内。

  至于这夜风二字,是他爷爷让他用这名字作为他的身份,而真实名字则不得外人知道。

  也正是因为这样,两人经常吵架,这不,这次又偷偷地逃了出来。

  只听他念道:“劫灵者初级介绍:第一篇劫灵者,觉醒自己体内的未知力量,储存灵力,称它为劫灵,劫灵者也由此而来。经过千年的研究,把它分为一劫灵至九劫灵!这样的分配不完全代表个人实力,只是证明灵力的纯净与多少!

  这就是劫灵者?没想到那死老头给的这个破玩意儿还有点用。”

  抱怨一声,天池水眸闪过一丝光亮,更加深邃,进而埋头翻了几页继续读道:“咦?第二篇劫灵器,这个我喜欢,封灵器?一种拥有封印状态以及战斗状态的劫灵器。

  封印状态?找到了,指劫灵器可变成戒指,手链,挂坠,项链或者其他形态,各种多样!呵呵,不错,既能当首饰,又不累赘。

  嗯,接下来让我看看战斗形态是什么,指例如一条项链,链子上有一把小剑。使用者解封后就会变成长一米二,宽两指的剑,变大变小?这就是封化师的强大之处?让我看看还有什么。”

  翻了几页,“无品”二字落入眼帘,“无品每一阶劫灵器都有,是一种辅佐型劫灵器,例如困缚型或者迷魂型,封印型之类的。

  此外就是进阶,能让劫灵器提升一个等阶,出现情况与无品一样,与封化师的能力有关!”

  笑着摇摇头,如果能得到一把进阶的剑那就不错了,想想自己如今只有一把匕首,就无奈感叹,老头子抠门抠到孙了。

  抛开思绪,继续看下去,“第三篇是属性,分为四象五行,四象指风、冰、雷、暗!冰风与暗雷各自相生相克,五行是指金、木、水、火、土!五行相生相克。”

  看到这,抬头看了看远处的灵灵森,听见那一道道沉闷的兽吼声,无奈的表情浮现,“不知道那死老头为何要封住我的灵力,还让雪儿看住我,这不是成心让我不能来灵灵森狩猎吗?

  不过……别以为禁锢了我的灵力就没有办法了,嘿嘿!我不去杀灵兽但是我可以杀普通的野兽啊!对了,还是先看看有没有灵兽的介绍。”

  翻了几页,终于翻到有关介绍灵兽的内容,“灵兽,这是一种凌驾于野兽之上,它与人类一样能够使用灵力的兽类,而它们储存灵力的地方就是体内的灵元石,形状不规则,是封化师制作劫灵器,封化卷轴的必需品。

  后期,灵兽拥有不亚于人类的智慧,甚至能化形成人,不过有些服食过如命魂鬼脸花或者紫韵龙皇参之类的灵物,能够提前开启灵智,也能拥有不亚于人类的智慧。

  此外,灵兽的肉体强度天生比人类强,因此战斗力上通常比同等阶的人类强!”

  合上书籍,放进背囊里,自信的笑容在他脸上绽放,“同等阶比我们人类强?我不信!”

  记忆里是死老头对自己的严酷训练,八年来的成果也让自己相当满意。

  变强,踏上巅峰――是我秦晨辉一生的目标。灵兽,呵呵,只不过是我变强的一颗垫脚石而已;

  应天,你等着吧,要不了多久我就会洗刷八年前你给我的侮辱,你抢走的,我都会取回来!

  豪气顿生,慷锵有力地向危机四伏的灵灵森行去!

  当他手撑头,迈着轻盈的步伐,吹着小曲,悠哉悠哉地走在灵灵森内的小道上,完全不像是去狩猎而是去旅游时,不远处传来了轻微的打斗声。

  侧耳倾听,两个人!距离此地两百米左右……咦?那个方向……不正是我种植洞冥草的地方吗?

  我靠,居然有人敢抢我的东西,不知死活!脚一蹬,消失原地,留下一缕电光,呲呲声!

  下一刻,诡异地出现在十米外,好快的速度。

  不一会儿,他就来到打斗的地点,拉开遮挡的树叶,入眼:

  一片狼藉,四周尽是断木惨草,有的还在冒着黑烟或者燃烧着火焰;有的却覆盖着一层厚厚的冰,散发着冰冷的寒意。这显然是刚刚导致的场景。

  而这一切的始作俑者是两个男人。一个光头刀疤脸的男人手握刀刃,黑气弥漫,指着不远处那头发凌乱,衣服残缺而又血迹斑斑的男人。

  看那头发凌乱的人气喘吁吁,一些伤口可以清楚的看见骨头,显然受伤颇重,但那双眼睛却流露出傲气,不屈服以及痛恨!

  深深震撼了秦晨辉,当即收回目光,自己不没有忘记此来的目的。扭头,目光所及之处,焦糊一片,还能看见洞冥草的“尸体”。

  我靠,我幸幸苦苦从老头子那偷来的洞冥草啊……就这么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