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9-08-04 09:44:52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佛家有妖初养成
  4. hg平台皇冠体育|官方网站 序

hg平台皇冠体育|官方网站 序

更新于:2018-03-15 13:19:33 字数:2981

字体: 字号:
  天空一阵灰暗,雷声阵阵雾霭沉沉,来一阵狂风,吹散了几分惬意,带来了几分凄凉;划一道闪电,照亮了几分过往,诉说了几段红尘。冰冷,还是降临在这个世界,无情的雨滴伴随着风,肆虐在少年身上,濡湿了他的外衣,同样凉了他的心。

  遥远处,风铃声响,像是唱起了一段歌谣:“前尘梦断,留青山,定乾坤,逆苍穹,上九天,下九幽,反生死,勾阴阳,踏轮回,驻红尘,可曾回首,细雨轻风,泥泞小路,木屋独立……”

  跪伏在这世上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凌云山后山山崖处,哪有几分会当临绝顶一览众山小的绝世豪情,任那风雨加身,不为所动,意识早已沉到那万展深渊。

  “命矣……”嘶哑的嗓音颤颤地传出,像是要嘶吼出来,少年抬起了那苍白如纸的脸,憔悴损,哪还有一点血色,苦笑一声,抬头看向那苍天,嘴角有着几分自嘲,有着几分不甘,但更多的是,绝望。

  犹记得昔日荣光万丈,屹立在这片山头,曾俯瞰同辈,众人言语间莫不是羡慕尊崇,伸手间日月可摘天地可夺。

  只是天妒英才,降下三十三尊神雷,六十六道圣光,九十九重天灾,将他不容于世,十数载修道,十数载劳累,一朝间付诸东流,从天堂直给击入地狱,万劫不复,永无翻身之日!从此,昔日无上神苗堕落凡尘,筋脉尽损,一辈子无法修道,众叛亲离,只留下如今这颓然的背影,跪伏在这后山山头前。

  就连自己最爱的那个女子,昨日还是片刻不离身,如今却已是摆手离去,一去不回头,拥入他人怀抱。而那人,如今正是如日中天,强势崛起,一举取代了他昔日之位,那永远都被他压了一头但却于他亲如兄弟的大师兄夺去了他的所有,名誉地位女人,一个不留!

  那些师长,甚至是身为宗主的自己的父亲,对他都没有了往日的关切,更多的是不屑,更多的是鄙夷,更多的是讥讽。还能有谁在乎自己?只有自己的母亲了吧,可是纵有她一人关爱至极,面对这万人排挤,那众多挤兑的眼光之下又叫他如何生存!

  离开了自己居住了十数载的小屋,穿过一条条小径,来到这后山,在这山头,有着列祖列宗的坟位,跪伏在这里磕上几个响头,也算是报答了这凌云山养育之恩了吧。纵是他来到此,那些守山的弟子也没有一人拦他,因为这等废物已经没有任何的威胁存在,就连这天也不愿让他跪在这里,狂风四作,就像是在讥笑,讥笑他这已经堕落的孩儿。

  有谁知晓他在此处呢?又有谁管他在哪处呢?自己死后化为一培黄土,化入这山头,作为养料滋润着山间灵气,也是一种另类的回报了吧!到最后,或许没人会为他办葬礼,纵到最后,他那母亲或许会为他立上一碑,然后独自悲鸣,只有他母亲一人,年年记得给他上一炷香,送一点香火。

  只是不知那女子,自己那万人仰慕的小师妹,可曾记得,自己相伴了数载曾经嚣张不可一世的师兄于这里为他人生画上了最后苍凉的一笔呢?

  或许早已是忘了吧!在她身畔,已经有着新一代的天才了,在四年后的宗内选拔的宗会,他那只是略逊于他当年的大师兄一定会脱颖而出,一举夺得宗内年轻一辈最强者称号,然后一如他当年荣光万丈,获得宗主候选人之位,然后一路高歌,最后成为一代枭雄!

  而她,便是最耀眼的成为了那人的新娘,所有人都会为她祝福,为她找到了一个好郎君而高兴,而她也是庆幸,终于得到了幸福。而他呢?也是为她高兴,幸好没跟着自己,只是谁也不会在意他的心情了,因为他这个人得不到任何的关注。

  “咚、咚!”

  狠狠对着地上磕了几个响头,直到天灵盖处泛红,他猛地站起身来,脸上依旧苍白,却没有流下一滴泪水,只是任由那大雨狂风将他的黑色长发湿润吹散,而他那沧桑双眸之中,涌上了一股决绝。回头,再次看了一眼这他生活了十数载的地方,雾霭间隐约可见那雄浑巍峨的建筑轮廓,心中涌上一股酸意,有不舍,有留恋,不舍这景,留恋那人。

  在这一刻,他仿佛有再次回到了那荣光无限时的身影,一反刚才跪在地上嘶哑叫喊着的神态,不再犹豫,转身迈步而去,向着那后山山边去行去。

  凌云山高达万丈,后山终年云雾缭绕,看不清那深渊下方有着什么。传闻,在这无人去过的凌云山后山之下,有着一条河流,唤为轮回河,一条长河不知有多长,通到那无边无尽的大海深处,穿过山川,流过森林,跨过蛮荒,象征着人生一世坎坷而漫长,然后到达终点那大海浩瀚无边源远流长便象征着往生,象征着轮回。

  不知传闻是否为真,纵身跃入这山下,或许也能踏入轮回,进入往生吧。下一世,会是如何呢?是投身于凡间,无所作为,平平淡淡庸庸碌碌度过一生,还是又入仙家道门,苦心修炼?或是沦为山间野兽,行走于蛮荒之间?只是若真有再修道之日,不愿做那天空翱翔九天的凰鸟,只愿做只山鸡,依旧平淡便可,而遇见的女子,也不愿再如今了。忽又想起那宗会,当日的目标,当日那势在必得的荣耀啊,最终只得黯然退却,离开这凌云宗,一人独去。

  心中涌起一阵无名火,上天废我,世人负我,我又有何错!只叹这凌云宗枉为这帝国第一大宗却是如此对我,但这世间又有何处不是如此?这般事也不知道上演过多少次,陨落了多少人杰!若有机会,便是踏平这凌云宗,证明我的存在!他们负我在先,我则强势回归,一脚踏破他们千年所信,让那女子也为之侧目,然后悔今日之负!

  随后又是一叹,苦笑不已。一脚踏破?谈何容易?自己昔日那般也不敢如此说,现在这一身废气,将死之人了,还谈什么豪情。

  张开双臂,大喝一声,随后身躯往前一跃,没入这雾气之间,向下坠去。

  风声萧萧,雷声依旧,暴雨不停,这山巅之上,那房屋之间,几道房屋却是灯光闪烁,明灭不定。

  “嚓!”细针入肤,刺穿了手指,一滴鲜明的血液流出。一个妇人,坐在窗边床头,兀自绣着花边,却是突然一阵心神不宁。

  “昊,你这样对月儿真的是正确的么?他如今已经这样了,更需要的是我们的关爱啊!”夫人轻叹一声,似是自语,不知为何,心中涌上一丝不安,但终究是没来头,吸掉那点血渍,继续绣花边。

  又是一屋,相对来说大了不少,里面有着一男一女在缠绵,男的在卖力办事,而身下的女子却是突然一阵出神。

  “哈……怎么了?灵儿。”男子喘息着问道。

  “没、只是……突然感觉失去了什么,有些出神,或许是错觉吧。”女子生的一张俏脸,此时那白皙红润的小脸却是透出一点忧愁,不知为何。

  “嘿,灵儿,我一直会对你好的,绝对比那废物好多了,他给不了你的我全能给你,还有何空虚可言?”男子轻笑一声,然后俯下身子在那吹弹可破的俏脸上吻了一口。

  “嗯……”女子轻声应着,也不再多想。

  位于正中的那座大殿,此时首座上正坐着一个中年男子,浓眉圆目,全身上下都有一种久居上位的不怒自威之感。

  “宗主,小少爷前去后山已经半个时辰未回了,真的没事么?”

  中年男子摆了摆手,随意道:“他想如何便任他去吧,如今虽然已过数月,但想要从天才一朝变为废体的阴影中走出,也不是这么容易的。现在月儿这般,让他回来之后去学习一些经商之道吧,然后下山,一生做个凡人便好,这也比在这山上整日无所事事受尽讥讽要来的好。”

  “是。”下方人恭敬答道,旋即退去。

  中年男子抬起头来,看着这片殿宇,愣愣出神,也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雨,依旧,而后山之处,坟地之前,少年跪下去的地方突然腾起一道黑雾,黑雾缭绕,化为一个人形,看着少年跳下去的地方,人形中突然传来“嘁嘁“的诡异笑声,似是嘲笑什么,

  “计划一切正常进行,唯一可以威胁到我们的东西已经不存在了……”像是来自于九幽地狱之下的声音,飘忽不定,回荡在这个后山之间……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