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9-08-04 09:46:15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沧海独行录
  4. 第一节 绝世功法

第一节 绝世功法

更新于:2018-03-14 18:58:15 字数:3467

  “寒少爷,你就别闹了,和我回家吧,这大冬天的,万一冻坏了,可让我怎么和家主交代啊!”

  “康叔,您老先回去吧,我好不容易才偷偷溜出来,哪能这么快回去啊?您就再让我在这林子里玩会儿吗…”

  “不行啊,少爷,家主本来就吩咐过不许你出门的,而且还要你做不少功课,再不回去,万一给家主知道了…”

  “康叔,您不说,我爹肯定不会知道的,求您了,您看从入冬以来,我这都好半个月没出来了…”

  皑皑白雪覆盖的山林里,一老一少在雪地间一前一后地走着,走在前面的,正是谢家家主谢漫天之子——谢寒,而跟在后面的,正是谢家的老仆康叔。

  “吼!”

  一声大吼,把原本还在雪地里追逐的两个身影都定在了原地,一只浑身毛发雪白的大熊出现在了谢寒和康叔的视线里。

  “啊……!雪熊!少爷,快…跑…,这里…我…我先挡…挡着,你快跑!”康叔面对这突入起来的猛兽,说话的声音都吓得颤抖不已,但就算是到了这个地步,到了这明知必死无疑的境地,康叔对谢家忠诚却还是超出了他的性命之上!只见他原本有些蹒跚的脚步一下提高了速度,虽然浑身上下都哆嗦着,却是毫不犹豫地挡在了谢寒的前面。

  “吼!”雪熊对着面前的两人再一次发出了惊天巨吼,康叔的脸上已经看不出一点血色,他再次用颤抖的声音说道:“少爷,你…快走啊!”

  “啪!”谢寒的手搭在了康叔的肩膀上,康叔感到一阵巨大的力气把他拖向后方,手臂好像都动不了了,但这么大的力气,康叔却没有感到丝毫的不适和疼痛,心里不由一惊,万分惊奇地转头看向谢寒。

  只见谢寒微微一笑,之前还稚嫩无比的脸上此刻却尽是稳重严肃:“康叔,您说什么话呢?我谢家人什么时候变成贪生怕死之辈了?您先找个地方躲起来,这雪熊,我来对付,您可别忘了,我可也是修者!”

  谢寒说完,不由分说地向前走去,康叔这时才猛地一拍自己的脑袋,心道:“呀,刚真是吓傻了,少爷可是修者,而且是谢家后辈中天资最高的,虽然今年才十岁,可是却已经达到练气五重了,去年他可是一个人就在林子里解决了三只雪狐!”

  想到这里,康叔心里微定,可是再抬头一看,他心里却又万分担心起来,今天这可是雪熊啊!论起实力来,十只雪狐也不可能是一只雪熊的对手啊,这可怎么办?康叔眼泪都快急出来了。

  此刻,谢寒却没有心思理会那么多,只见他摆好架势,提神养气,严阵以待。而对面的雪熊见了这般情景,更是狂怒不已,一个三尺小儿,此刻居然对它摆出这般姿态?实在不能容忍,只见他又是一声大吼,朝谢寒直扑过去。

  眼看雪熊就要扑到谢寒身上,康叔心都提到嗓子眼了,眼睛都瞪圆了,却见谢寒突然间膝盖往前一滑,身体后仰,向雪熊下方滑去,捏好拳头的手好似蓄力已久一般,一拳直接打向上方,“嘭”一声正中雪熊最为薄弱的腹部。

  “嗷…”雪熊发出了一声好似猫叫一般的惨叫,随后又是“嘭”地一声重重地摔在地上,眼中不可思议的神情转瞬即逝,随即是更加愤怒的神情喷涌而出,眼睛仿佛快要冒出火来。

  “吼!吼!吼!”一连三声巨吼,林中的积雪被震落了无数,雪熊被彻底激怒了。

  “哼!刚才的教训还不够吗?”见此情景,谢寒心中一惊,眼中却是冷芒一闪,这情形有点不对!轻轻蹲下身子,谢寒从厚厚的毛靴中慢慢摸出一把乌黑的匕首,眼睛却一刻也没有离开过雪熊。

  “吼!”再一声的巨吼,雪熊朝着谢寒发起了更为凶猛的冲锋,谢寒面色稳重,看准时机,向旁边一跃,躲过了雪熊的正面攻击。

  一击不中,被狂怒冲昏头的雪熊想也不想,再次疯狂地朝谢寒扑来,谢寒却总能在适当的时候躲过它的攻击,还时不时用乌黑的匕首在雪熊身上留下条条血痕。

  数个回合后,雪熊身上已经伤痕累累,谢寒身上虽然并无伤痕,却也气喘嘘嘘,浑身冒着热气,显然也是压力巨大,要知道,雪熊的正面一击,可绝不是他所能承受的,忽略雪熊那尖锐的牙齿和巨大的熊掌不计,就算这接近自己体重十几倍的家伙只是撞自己那么一撞,再要爬起来,恐怕也是不可能了。

  谢寒感受着自己气息的变化,心中暗道不好,体内的气息已经乱了,这雪熊刚才几乎是不要命地攻击,丝毫不给任何喘息的机会,虽然看起来是自己也在雪熊身上留下不少伤痕,但那对它来说根本就是无伤大雅,再这么拖下去,就要完蛋了!不能再拖了!

  主意打定,谢寒沉息静气,握着匕首的手散发出了明显的热气气流,天空中飘落的雪花还未碰到他的手臂和匕首,就已经消失不见。

  见此情形,雪熊也突然间沉静下来,它眼中的怒火更甚,嘴里的热气流呼在地面的积雪上,硬是化出了一个不大不小的雪坑。

  猛然间,雪熊朝着谢寒扑过来了!比之前任何时候都更快的速度!仅仅在瞬息之间,雪熊就几乎到了谢寒面前,猛然一跃,如离弦的箭一般!想要躲避似乎已经不太可能了!

  “嗷…”又是一声好似猫咪般的惨叫,雪熊重重地摔在了雪地之上,想挣扎着爬起来,缺没能成功,它身下的雪被染成了红色!谢寒握着匕首的手臂上也是血流不止,血染红了衣袖,几道血红的爪痕让人看得毛骨悚然,而那乌黑的匕首上此刻也是沾满了血迹!

  在刚才那看似躲无可躲的情况下,谢寒又一次施展了最初的那招,却又有不同,只见他双膝往侧前方一滑,握着匕首的手却直接伸向了雪熊的腹部,身体极限后仰,虽然避过了雪熊正面的冲击,手臂却还是没能躲过熊爪的攻击,而那把匕首,却也是在雪熊最柔软的腹部划出了一条深深的口子,给了它致命的一击!

  “少爷!”康叔老泪纵横,飞快地跑到谢寒面前,一把扶住他:“少爷,我们快回家吧!”

  谢寒虚弱地点点头,现在这情况,如果再遇到什么野兽,那可真完蛋了!

  康叔飞快地拿出随身携带的止血散,飞快地帮谢寒包扎了一下手臂。谢寒回过头,看看了那头已经一动不动的雪熊,心里却疑惑重重:雪熊,不应该出现在这里!这里离镇子还太近,雪狐都是不多见的,而且雪熊一般都是比较温顺的,狩猎过程如果遇到挫折,一般都会掉头离开,可今天?

  “轰!”天空一声巨响,一道巨大的惊雷划过了冬日的天空,仿佛是射进了镇子里,谢寒惊讶地抬头看着天空,眼神中的疑惑更浓了:林地外围遇疯熊?冬日白昼响惊雷?这是怎么了?

  一路磕磕碰碰,但好歹是没有再遇到什么野兽,谢寒和康叔安全地回到了谢家。

  刚一踏进家门,就发现家里一片狼藉,家仆们一个个有些慌张地匆匆走着。

  看着这情形,谢寒满心担忧,刚想发问,却见他三叔谢顶天快步到了他跟前,一脸焦急地说道:“哎呦寒侄儿,你又到哪里去了啊,可让我们好找啊!你快到祖祠去一趟吧,那里招了雷,家主刚好在里面,仆人喊话询问家主回答说没事,可还是不放心哪,碍于家规我们又不得进去,你快去看看吧!”

  “什么?雷击中了我们家祖祠?我爹还在里面?爹!”也顾不得自己手上的伤,谢寒飞快地朝着祖祠跑去过,康叔在他身后大喊着:“少爷,你慢点,小心伤口!”

  “什么?寒侄儿受伤了?我被急昏了头,刚都没有注意到,伤的不重吧?我说康叔,你真的不能再这么纵着他了!”身后,传来了谢顶天轻轻责备康叔的声音。

  远远地,谢寒就看到了祖祠的屋顶被击雷击穿了一个大大的窟窿,祖祠周围四散着瓦砾和破碎发黑的屋梁碎片,虽然还在冒着黑烟,却并没有什么明显的火势,这分明是闪电的威力过大,在击中木质屋梁时一瞬间就将其碳化了,根本就没给其什么燃烧的时间,一众家仆此刻正在祖祠外围默默清扫着。按照家规,除了在某些如祭祖之类的盛大庆典,非谢家嫡亲血脉是不允许进入祖祠的!

  看到此,谢寒不由得更加担心了,也不管是不是有什么危险,一把撞开祖祠的大门,飞快地冲进了祖祠中。

  “爹!”进了祖祠,谢寒看到谢家家主谢漫天此时正站挂满谢家历代先祖排位的焚香台前,似乎并无大碍,谢寒才微微松了口气,回头关好了门。

  “寒儿,又偷跑出去了吧?我不是吩咐过不许你外出吗?怎么又不听?”谢漫天愠怒着指责道。

  “爹…对不起,我只是实在有点呆不住了。”看到谢漫天的确没有什么事,谢寒这才完全放下心来。

  “罢了,这次为父就不计较了,寒儿,你过来。”谢漫天语气严肃,头也没回,谢寒轻轻“哦”了一声,极不情愿地走向前去,虽然父亲说了不计较,不过按照以往,如果是这种情况,父亲肯定是要罚他在祖祠里跪坐的,自己身上还有伤呢,父亲居然看都没看自己一眼,就要处罚。

  带着心里的小嘀咕,谢寒走到了谢漫天身后,可是,此刻眼前的一幕,却让他震惊到几乎无法说出话来!

  他看到了什么?他看到供奉历代先祖排位的焚香台已经彻底因为雷击而被损坏,而在焚香台内,居然别有一番空间,一本功法静静地躺在其中——《苍海归天决》!

  起点中文网www.qidian.com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