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9-09-01 20:35:06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救赎录
  4. 第二章 释疑

第二章 释疑

更新于:2018-03-15 08:36:10 字数:3147

字体: 字号:
  伯爵府占地很广,大约有六百亩。外墙都是用灰色大理石垒砌而成,坚固而又显得大气。大门是墨色的,大概有三个人那么高,门上挂着班塞德家族的标志,看起来十分的恢宏。伯爵的祖上是武将出身,因此家里有完善的跑马场和练武场。大门前有很多台阶,这是有身份的府邸经常干的事。走进大门,是一个很宽广的草坪,草坪中间有一个雕像水池,一个神情威武的将军,他双手拄剑在地上,双目遥望这远方,似乎也在欢迎我们的英雄回来。再往后去,是几个头顶尖尖的建筑,墙外面刻有精美的浮雕,那是主人的居所,是主人会见客人和休息及办公的场所。

  只见大门口,已经有很多人围在了那里,最中间的便是美丽仁慈而又高贵的伯爵夫人,她用她那明亮的眼眸温柔着望着爱子凯旋归来,虽然心情很是激动,但是良好的礼仪使她克制着自己,静静的等着爱子过来问候!

  克洛维公子迅速的越过那些很长的台阶,来到自己的母亲面前,他单腿跪下,向自己的母亲行过礼后,对母亲说道:“尊敬的母亲大人,我已照您的吩咐,用我等手中利剑,扫清了库得里马贼,希尔那瓦城从此在不受那些土匪的困扰!”

  “做的好,我英勇的儿子,我勇敢的骑士。你对敌时候的勇猛即使我在家也能感觉的到。愿神保佑你们,我最尊贵的勇士们,欢迎你们回来。”伯爵夫人刚开始是看着儿子说,但后来却是对着全部的侍卫说。

  “誓死效忠班塞德家族!”全体侍卫同时向伯爵夫人和克洛维公子行礼,高声宣誓。

  克洛维公子和伯爵夫人都很满意的点了点头,这些侍卫的忠诚和武技都是最好的,所以才来保卫伯爵府。伯爵夫人拉着爱子的手,对旁边的一个威猛大汉说道:“范达斯总管,你带着这些侍卫到后面休息吧,都辛苦了。”

  范达斯是伯爵府上的武术总管,也是整个私卫军的总教练。克洛维公子的武技也经过他的指导,因为要留下来保护伯爵府,所以剿匪时范斯达并没有跟着去。现在看见克洛维公子平安回来,范斯达也十分的高兴,他对夫人尊敬的醒了个礼:“谨遵夫人吩咐!”,说罢,带着众侍卫去后院了。

  伯爵夫人向旁边的莫里哀总管点了点头,对克洛维公子身后的莫西说道:“莫西,你也跟着过来,我有事和你商量。”莫西点了点头,跟在了伯爵夫人后面。

  到了伯爵府的书房,伯爵夫人缓缓做了下来,拉着克洛维公子做到了自己旁边,看着自己的爱子,爱怜之情溢于言表,说:“克洛维,你感觉怎么样?”

  克洛维仰起英俊的脸庞:“只是感觉有点不舒服,母亲。恩。杀人的感觉不是太好,很糟糕!我不是太喜欢这样。但我知道,这是我应该做的事。身为一个骑士,或者未来的伯爵,我不会逃避我的责任!”

  伯爵夫人摸了摸克洛维公子的脸,轻声到:“我的孩子,你将是一个仁慈的城主。神在天上注视着我们,神在,我们在。不要放弃武力,这是你的根本。但更不能依赖暴力,它会让人变成野兽,掩盖人们的良知。”

  克洛维公子点了点头:“我明白,我亲爱的母亲。”

  “你真的明白了么?”伯爵夫人眼中充满了笑意,“你真的理解我所想要让你明白的事情?”

  “呃…母亲大人是指…”克洛维公子有点迷惑。

  “这么来说,你还是没明白过来。那么,孩子,我来问问你,你能告诉我为什么我们会击败马贼,获得胜利?”

  “因为我们是站在正义的一面,正义终究会战胜邪恶的!我们的战士都充满了对马贼的仇恨,我们的战士都很勇猛……”克洛维公子慷慨激昂。旁边的莫西吧瘪了一下嘴,显得很不以为然,正想说话,猛然看到旁边正严厉瞪着他的莫里哀总管,顿时下的一动也不敢动。

  “停…停…停…”伯爵夫人摆了摆手,身子动了动,“不要说那些套话,孩子,妈妈想听听你真实的想法。”

  克洛维也没指望那些鬼话能让一向睿智的母亲相信,只不过是刚回来,想和母亲开一个无伤大雅的笑话,使母亲心情愉悦一些。

  “恩。我们的指挥官名义上是我,但我是第一次上阵,很是慌乱,实际上指挥军队的人根本不是我,是副官汉斯。我当时看到这么多人归我指挥,我脑子很乱,基本上全是听从汉斯副官的建议,他的建议很及时,也很果断……

  “哦,那我亲爱的孩子,你可明白了什么?”伯爵夫人笑问。

  克洛维公子用他明亮的目光看了看母亲:“从整个事件看,我发现了三个疑点,不是很明白。请母亲大人指点一下孩儿?”

  伯爵夫人伸了一下白皙的手,对克洛维道:“你说说看。”

  “首先是我的副官汉斯,据我所知,他毕业于王都的皇家军事学院,而且是以很优异的成绩出来,无论是战术考核还是沙盘模拟作战,他都头脑清晰,各种事情有条不紊。不管是训练军队还是指挥战役,他都是很有一套的。我相信,无论是皇家的特别行动队,还是教廷的三大骑士团,或者是一些大型佣兵团,都不会放过这么优秀的人才的。奇怪的是,汉斯却拒绝了这些让人眼红的邀请,放弃了似锦的前程,来到了我们这里,做起了我们的私军头,当真是龙戏浅谭,不得不让人感觉到奇怪啊。”

  “第二个疑点,我们出发有三个骑兵小队和十个步兵小队,大概有两千多人,如此浩荡的部队,根本瞒不过那些有心人。可当我们杀到马贼基地的时候,他们很慌乱,好像根本没想到我们会来。这很不正常,马贼一向在城里安排奸细,对于我们这么大的动作,竟然一无所知?更奇怪的是,当我们率领着骑兵趁夜偷袭马贼基地的时候,路上竟然没遭遇到敌人的岗哨,这本身就很不寻常,一个近八百人的基地,竟然在四周没有一个岗哨?后来我发现,他们的岗哨好像是被清除了。”说罢,克洛维公子露出叹服的表情,“绝对是高手,一击致命,而且没留下任何痕迹。要不是汉斯一直在催促我进军,我还以为这是一个陷阱呢?”

  “第三个疑点。当我们杀到了马贼基地,一向凶悍的马贼似乎战斗力很不济,只有几个冲锋我们就冲垮了他们的队形,他们的马似乎也跑不快,摇摇晃晃。后来我才知道,他们不管是人还是马,都被下了药。还不是那种普通的泻药,而是一些发作性很厉害的药,我虽然不知道是什么药,但对它的威力可不敢小瞧。”

  说完,克洛维公子耸了耸肩膀,两手一伸,“瞧,多么简单的事情啊,再在马贼的逃跑的路上用两千步兵设下埋伏,后面还有骑兵追赶,这马贼啊!想不死都难。”

  “哦?”伯爵夫人饶有意味的看着克洛维公子,“自古看破一个局容易,布下一个局难,你倒是说说,这个局是怎么布的?”

  “恩,首先。母亲大人肯定在马贼里安插了奸细,而且这个奸细地位还不是太低,否则我们也不会有那么详细的马贼资料,更不会能料到马贼的逃跑路线,而下药什么的更是痴人说梦。”

  “不错,很好”伯爵夫人向克洛维点了点头,接着向莫里哀管家示意了一下,莫里哀管家转身从一个书柜里拿出一个卷轴,大声念到;

  “我等共在马贼中安排奸细二十三名,其中负责消息传送十一名,斯暗杀三名,负责食物投毒四名,其中还有三人无具体任务,身份较高,负责大体框略,还有两名负责监察,防止泄露消息。其中身份最高者为马贼的第三把手可库里能………”

  看到克洛维和莫西吃惊的眼神,伯爵夫人笑了笑:“你们还小,这些事不懂,可以历练,”转身朝克洛维道,“那么,你还有什么发现没有?”

  克洛维明白母亲在考察自己,说:“还有,我猜测母亲手里还有一股力量。恩,他们人数不会很多,但个个应该是高手,武技很好。因为就算我们在怎么渗透马贼,也不可能完全的掌控住马贼的奸细,更不用说让他们的岗哨无声无息的消失了。所以,我猜想,不管是那些奸细,还是那些岗哨,都被母亲的那些人提前清除了,这样,我们才能顺利的攻破马贼的营地。”

  “那克洛维,我想知道的是…”伯爵夫人停了停,道,“你是什么时候猜到了这件事?战斗前,还是战斗后呢?”

  “回母亲,是战斗后,孩儿越想越疑惑,停了很久才有所通”克洛维公子笑道。

  “呵呵”伯爵夫人轻笑了两声,“你可知道,有个人在你刚出发前就大概猜到了这次战斗是怎么一回事——事先并没有一个人告诉他?”

  “谁?”

  “莫西!!!”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