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9-08-04 09:45:24
  1. 爱阅小说
  2. 仙侠
  3. 夙命之月
  4. hg平台皇冠体育|官方网站 月幕袭村

hg平台皇冠体育|官方网站 月幕袭村

更新于:2018-03-15 09:25:45 字数:2449

字体: 字号:
  一个孤寂的夜晚,古朴的长街上空无一人,月亮发出微红的光,月身也成了一面红镜,显得异常诡异。三名红衣人悄然落在一家客栈的屋顶。红衣之上纹有血莲的图案,鲜红的血莲在月的映照下,隐约透着一丝光亮。居中的红衣人身后背着一柄刻有相同血莲的刀,刀身中有明显的流线纹络;左右两名红衣人各持两把弯刀,刀心印有血红的修长的月牙印记。三人目光深邃,犹如天空的星辰,散发出一阵寒意,让人毛发耸立,静静地望着远处的村落——东方家族所在的村落。

  一阵寒风吹起,红衣人随风而动,乘着风势,以惊人的速度飞向东方家族,只留下愈发红艳的月亮,高挂夜空。只刹那工夫,三名红衣人便来到了村落的山峰之上。看着对一切毫无察觉的东方族人,背刀红衣人露出一丝神秘的诡笑,随后对另外两名红衣人说道:“祭月之刻可到?”一名持刀红衣人回道:“是的,准备催动‘血月祭阵’?”背刀红衣人双目淡漠,低声吩咐:“你立刻着手准备去吧,我留原地察看,以备漏网之鱼。”另外一名持刀红衣人笑道:“大人多虑了。那帮愚蠢的族人,怎么有能力逃脱呢?”背刀红衣人皱了皱眉头:“怕是你看得太浅,去吧!这里由我防备。”

  两名红衣人疾速飞驰,跃过一座座院落,最后静立在村落中央的一座殿堂之上,从怀中取出短笛,鸣出宛如哀嚎的笛声。眨眼儿工夫,空中突然现出两名黑衣弓者。红衣人上前问道,“‘血月祭阵’可已布好?”

  “当然,随时可以催动。”

  “好!立即行动。”

  两名黑衣弓者拉满猎弓,将印有灵符的箭矢射向空中,空中旋即展现出五星阵纹。

  红衣人各占一角,准备发动阵法,只听得一声厉喝:“天乾地坤,火之力,血光祭月,令从东方。咒!”

  “‘血月祭阵’已被催动,你二人速**中,不留活口。”一名红衣人命令道。黑衣弓者马上消失在无尽的黑夜之中,而沉睡中的东方族人此刻仿佛也觉察到了异样,纷纷醒来,走出院落来探情况。望见空中血红色的月亮一名族人大惊:“血月,该不会是诅咒成真了吧!真的有‘祭月’一说。”众族人心中慌恐万分,突然又一名族人望见殿堂之上的红衣人,大叫:“不好,有人在催动阵法。”但是,这一切已经太晚了,许多族人已经感到自己身体的变化:臂膀上的血莲印记逐渐变淡消失,而额头上却刻出更为妖艳的血莲花,那血莲花正在盛开,花瓣一片片展开,显得尤为娆媚艳丽。族长东方嗣也感应到了这一切,他明白:“血莲花开,葬于血海”的预言已经成真,于是调运全身的真气,将气息增强到极致,一股强烈的波动向四周扩散,瞬间,他探到山峰之巅红衣背刀者的存在。深知“大阵既发,难以停止”的他破窗而出,疾风般地奔向红衣背刀者,欲击毙对手。

  正在此时,两名黑衣弓者从族人中一跃而出,露出狰狞可怕的笑容:“东方家族马上就要完了。‘血莲花开,葬于血海’的诅咒已成现实,你们都会死!哈哈……”正处于混乱中的东方族人被这一番或嘲讽或轻蔑的话语彻夜激怒了。几名东方族人一齐围攻两名黑衣弓者。箭矢与刀剑之光在月光中混成一体,似乎要将月的光芒掩下。在两名黑衣弓者强劲的攻势下,村落中血光一片,而族长东方嗣也与红衣背刀者正刀剑相攻。

  “风如刃,莲刀之力。”红衣背刀者身后现出一朵巨大的黑色莲花,伴着倾洒的月光。黑莲花瓣上出现许多风刃,极速的旋转着,周边的气流也被卷入,宛如一个漩涡。黑莲不断地转动,气势也愈发猛烈,随即从红衣背刀者身后升起,朝着东方嗣划落。东方嗣看在眼里,却丝毫不露惊慌之色,毕竟这种战斗,他经历了太多。“剑之力,气如白虎”剑背上升出白虎图案,咆哮如雷,跃出剑身,奔腾于空中,越是奔腾越是真切,宛如实质。白虎朝黑莲便是一记虎爪,两股力量猛烈地碰撞,将周围的房屋尽数摧毁,迸发出耀眼的火光,一阵光亮漫过,空中又复归平静。黑莲已被白虎数记猛攻击破,红衣背刀者暴退数丈,双手合十,手中结出一枚灵符,拂袖一挥,空中赫然出现两柄悬浮的利剑,直接刺向东方嗣。东方嗣挥动宝剑,剑气若游丝般不断缠绕、游荡并绕住两柄利剑。只听一声大喝“缚!”两柄利剑安静地浮在空中,瞬间失去了剑芒,犹如枯木悬空。红衣背刀者一阵冷笑,“哎呀,东方族长的白虎剑术越来越出神入化了,在下佩服啊!”东方嗣此刻无心与此人废话,“少啰嗦,快撤去‘血月祭阵’我知道这里只有你一个人可以办到。”“族长明白就好,不过族长最好不要期望我会破除阵法。”红衣背刀者回复道。东方嗣早已料到会是这个答案,“那么阁下休怪东方嗣剑下无情。”红衣背刀者满脸不屑,“东方族长,你可不要忘了你身上的血莲印记,纵使你武功盖世,也奈何不了我,反倒是你,即将殒命于此!”旋即一声咒语破空而出“血莲秘术,血海无边。咒!”咒语既出,东方嗣额头上的血莲光芒骤放,在黑暗的星空下,显得格外耀眼,随着血莲的绽放,东方嗣逐渐神识模糊,面色惨白,伴着一声惊叫,东方嗣从空中坠落,再也没有醒来……

  随着东方嗣的殒命,东方家族内部更是乱成一团,在“血月祭阵”的笼罩下,许多族人双瞳泛红,开始自相残杀。村落中血色连天,将大地也染成了鲜红色。不过一个五岁左右的男孩却比其他族人要清醒得多,看着族中战士刀剑相向,望着空中大阵的碾压,目睹着血流成河的惨象,这名叫凌的男孩痛苦地走到一口古井旁,他刚刚看到失去理智的父亲将母亲斩于井旁。他不明白这一切为何会发生,但就在凌失声痛哭之时月光洒在他额头上半开的血莲之上,异象发生了——血莲正在消褪,最后化为虚无,而凌也昏倒在井旁。渐渐地,血月祭阵也停止了,红衣人也认为灭族成功而离开。凌侥幸存活了下来,慢慢地从井旁醒来。

  凌不知道是什么原因让他存活了下来,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让他家破人亡,他只知道自己的父母已经死去,他只能感受家人离去带来的无尽的痛苦和悲愤。凌沉浸在痛苦之中,丝毫没有注意到一位白须冉冉的老僧正朝他缓缓走来,“孩子,你的家族灭亡了吗?”凌没有回答,只是在一旁哭泣。“跟我走吧,从今以后,我会收留你的。”凌抬头看了看眼前这位老僧,慈祥的脸上刻了少许皱纹,面容如此祥和,尽管未曾相识,却让人深感亲切。凌此刻脑海中丝毫不知自己的去处,最后跟从老僧离开了。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