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9-08-04 09:47:19
  1. 爱阅小说
  2. 奇幻
  3. 神迹的纷争
  4. 第4章·黑啤酒与怪人

第4章·黑啤酒与怪人

更新于:2018-03-14 13:26:05 字数:4743

字体: 字号:
  “布莱德,拿下刀架上的去皮器给我。”

  裘儿切好了鸡肉,拿着菜刀点了点一旁的刀架。

  “是这个吗?”

  布莱德举起手上的去皮器。

  “是啦,拿给我吧······要不这土豆的皮你来去吧。”

  裘儿将装有土豆的篮子递给布莱德

  “嗯······也行吧,别怪我削得难看就好。”

  布莱德接过篮子,盯着篮子内样子各不相同的土豆,捡起一个,比划着如何下刀。

  “给我啦,我先削一个给你看。”

  霍斯曼家的两兄妹正准备着晚上的晚餐,裘儿站在小凳上翻卷着手中的土豆,去皮器吐出的土豆皮顺着裘儿的右手渐渐变长。布莱德像是发现新大陆一般聚精会神的看着裘儿小巧灵活的双手,跟着来回在空中比划。一起如同史密斯还在家中一样,温馨和谐。

  上个星期,史密斯留下一封用黄皮纸书写的信件后离去了,陪同他的仅有那柄怪异的长枪。他没有说他要去哪里,也没有说去做什么,何时回来。所交代的只是要求布莱德照顾好裘儿,若有心则经营好铁匠铺,若无心则大可带着裘儿周游列国。除此之外,身为父亲的史密斯还留下了一袋金币,数量之多超出布莱德的想象。至少足够两人无忧无虑的过几年日子。

  布莱德生气过,他气的不是父亲的不辞而别,而是父亲毫无缘由的离去。也一度被这种抓不住的莫名感逼得有些烦躁,狠狠的锤了下墙。布莱德承认,自己早有计划准备和父亲好好谈谈自己的未来,也有着计划离家远行。但万万没想到的是第一个身体力行者不是自己而是父亲。但是布莱德很快就想通了,这一切真的毫无征兆么?以父亲史密斯万物皆空的生活方式,留在都城的唯一原因恐怕就是为了养大自己以及裘儿,现在自己即将年满十五,裘儿也已及豆蔻年华。加之,自己的所作所为父亲一直看在眼里,那个中年大叔怕是早已看穿自己无心铁匠,一心怀着的只有对骑士荣誉的憧憬。父亲的离去或许是为给自己一个理由,一个机会,前去追寻自己的梦想。

  “布莱德,削好了没有?”

  裘儿穿着稍微偏大的围裙,切着砧板上的洋葱,眼角挂着泪珠。

  “啊,削好了。”

  “给我吧,我还给土豆先生要切块呢。”裘儿哼着童谣,慢条斯理的切着手畔的土豆,突然醒悟了什么回头和一旁傻站着的布莱德说:“去去,布莱德去坐着吧,已经没有什么好帮忙的了,待会等着吃就好了。”

  裘儿是怎么想的?布莱德也有思考过。裘儿在发现父亲史密斯离去时也曾惊慌过,但看着淡定自若的自己,也迅速冷静了下来。自己的梦想裘儿一直是知道的,父亲的离去在其中究竟有着什么关系,以裘儿的聪明伶俐很快便能理解。

  “布莱德既然想成为骑士大人,那裘儿就勉为其难的以骑士侍从为目标努力吧。”

  裘儿虽然用了“勉为其难”这样的字眼,但从她那天真浪漫的面容中却丝毫看不出一星半点的难为。布莱德有着自信,自己即使是沦为奴隶,裘儿也会半步不离的跟着自己。

  还有两天就是莱特公国的武斗祭,这场武斗祭一来是为了聚集全国勇士一展莱特雄风,在莱恩·莱特大公的脚下演武以庆祝公国建国20周年。二来布莱德估计也是为了征兆选拔勇士参加十月份在桑德斯公国召开的第四届六国武斗祭,那里才是勇者与骑士的真正舞台!自新历122年罗斯帝国从亚里亚帝国撤军以来,大陆已经度过13个安静和平的年头。至今每三年一度的六国武斗祭以举办至第四届,它已代替战争成为一国最高武力的象征。武斗的并不止于骑士的个人荣誉,更是一国荣誉的一场纷争。

  布莱德认为那是自己梦寐以求的舞台,是骑士荣誉的巅峰。而后天的莱特武斗祭就是自己接近梦想的第一步。以自己的武力剑术,在预选赛内除了杜克那样的世家子弟一般很难有人能击倒自己。只要进入御前武斗,那自己获得三甲的机会还是有的,为了自己的骑士荣誉,一切值得一拼。“布莱德?发什么呆呢?”

  裘儿拿着铁勺在布莱德出窍的脑袋上轻轻一敲。

  “啊,痛痛痛,别敲了。”

  布莱德回过神来发现裘儿端着盘子站在自己的身边,咖喱的香气侵蚀着自己的思考。

  “锵锵锵锵,裘儿特制土豆咖喱鸡盖饭登场!”

  裘儿将乘有美食的碟盘放在了布莱德的面前,然后将勺子递给布莱德,然后看着布莱德略显呆滞的面庞,鼓起了腮帮,说到:

  “喂喂,骑士大人难道就没什么表示么?这是时隔多日,裘儿做了顿大餐诶~”

  “喔喔喔!如此诱人的香气侵袭着我的思考,已经顾不上说话了啦。”布莱德拿起勺子,抄起一口就往嘴里塞,边吃边说:“裘儿做的能不好吃么!帝国的王族能品尝的美食也不过如此,不不,也比上裘儿的特制!”

  “哈哈哈,别这么说,拍马屁拍得太明显了啦,好好吃饭吧。”

  “嗯嗯!”布莱德将添得亮晶晶的勺子指向裘儿,问道:“裘儿,待会吃完饭想出去走走么?”

  “停停,别这么说话,学院教授的基本礼数我是指导过你的了!还有!吃完再给我说话!”

  布莱德赶紧将指着裘儿的勺子塞进了自己嘴里,半晌再继续问道:

  “哦好,那去不去,裘儿?”

  “这么晚出去干嘛啦,还有两天武斗祭才开始,篝火晚会,烟花表演什么的现在都还开始,想不到布莱德比我还要心急,哈哈。”

  布莱德坏笑着回答到:

  “但是各地运来的黑啤酒现在已经开始供应了哦,裘儿不想先尝尝么?”

  裘儿的眼眉迅速飞舞起来,拍着桌子站了起来:

  “想!”

  饭后,裘儿动作十分迅速的收拾起了碗盘。以布莱德只会帮倒忙为由,拒绝了他想要帮忙收拾的好意。这让布莱德只好尴尬的站在一旁,吹弄着自己的头发。不过,裘儿的家务能力兼职爆棚。若是周年庆典上有什么家务能力大赛,布莱德觉得裘儿斩获冠军不在话下。这么想着,脑海里不知不觉的构筑出了一幅裘儿穿着围裙在领奖台上朝着自己挥舞双手的画面。一定很有趣,这是布莱德下的结论,不禁笑出了声。

  “走吧,收拾好了~”

  裘儿擦干净双手,下意识的摆弄一下自己雪色的麻花辫,突然想起了什么。

  “等等哈,布莱德,我突然想起了一件事。”

  “什么啊······”

  没等布莱德的话说完,裘儿已经提着裙角,蹦蹦跳跳的跑上楼去了。布莱德不清楚裘儿想起了什么,猜测裘儿她可能是为了上楼拿上一个大桶,好在待会到了酒馆的时候直接拿着桶喝。虽然背着裘儿这么想有些失礼,但是布莱德觉得喝醉后的裘儿说不定真能做出这档子事,所以今晚一定不能让她多喝。

  没过多久,踢踢踏踏的脚步声从楼上传来,逐渐清晰。裘儿从楼上一路小跑了下来,布莱德没发现她拿上了什么,刚想发问,却惊讶的张着嘴发不出声。

  “好看么?”

  “······”

  “这个皮筋是维克托子爵家的小姐送给我的,学校里的小姐们没有人像我扎着麻花辫,所以我也想试着改变一下。”

  “······”

  布莱德今年十五岁,裘儿今年十三岁,布莱德认识裘儿几近十年。在裘儿父母过世后,除了麻花辫,布莱德从没见过裘儿将雪色的头发摆弄成其他形状。说是反差萌也好,裘儿天生丽质也罢。总而言之,布莱德被眼前的双马尾震惊住了。

  “给点反应啦!不好看的话······我就马上重新编······”

  “好看!”

  布莱德一嗓子反过来把裘儿吼懵了,巴扎着眼睛看着有些僵硬的布莱德。

  “好看?”

  “好看!”

  “那就这样出门吧?”

  “啊······哦······嗯······好!”

  布莱德一惊一乍的把裘儿逗乐了,呵呵的笑半晌硬是停不下来。布莱德回过神来的时候,裘儿已经锁好了门,大跨步的走在前面,时不时的回头做个鬼脸。好不容易把魂找回来的布莱德赶紧追了上去,和裘儿并肩向着酒馆走去。

  北商业街是全都城最为朴素的商业街,这会也都挂起了各式烛灯,照亮了整个夜空。说北商业街朴素,是因为这条街设专门为外来一般游客设立的。这里有着众多酒管和旅馆,工艺品和武器防具也在这里大量出售。来北商业街消费的大多为外来佣兵和换班卫兵,所以这条街不及南商业街花哨,不及中央商业街繁华。这里是剑与啤酒的世界,是裘儿与布莱德长大的地方。

  “野兽酒馆······看到了。”

  布莱德指着不远处的刻画着狗熊木质招牌,回头看着裘儿笑了笑。

  “又去那家?看来布莱德和库克店长倒是挺熟的嘛。”

  “噢,那因为他们家给的分量比较足嘛,裘儿不喜欢?”

  “倒也不是,只是那位叫做库克的店长先生虎背熊腰的,让人有些害怕。”

  “哈哈,库克店长听了可会伤心的。”

  布莱德拽着裘儿的手,准备走进酒馆,却和一旁同样准备进去的人撞在了一起。布莱德明白是自己没太看路,立即道歉:

  “不好意思,和妹妹说了几句话,没注意看路,给您造成了不必要的麻烦,在此道歉了。”

  布莱德微微低头致歉,却没能得到对方的答复。布莱德抬头一看,身前的男子正神情冷峻的看着自己,布莱德立刻再鞠了一躬。对方依旧没有回答,只是带起的一阵风让不来的察觉到对方已然离开。

  “是个怪人呢。”

  “嗯呃,是有点奇怪。”

  裘儿跟着布莱德走进店内,选了两个相邻的吧台位坐下,余光发现刚才的男子坐在了角落的卡座上。裘儿好奇的转头看了一眼,发现那男子同样在凝视着自己,但也没有完全对上,裘儿醒悟到他是在盯着布莱德。

  “布莱德,刚才你撞的人坐在01号卡座上,这会还在盯着你。”

  布莱德讪讪一笑,朝卡座看了一眼,但那男子正和服务生交谈中,估计正下着单。布莱德回头对裘儿说:

  “多心了啦。”

  “这不是布莱德嘛。”吧台另一侧库克浑厚的声音响起,“哟,这是裘儿吧,扎两个小辫子,大叔我一下还真么认出来。”

  “哟库克店长~”

  “库克先生,您好。”

  “怎么?两位是打算鼓足勇气一举变成大人,先来我这喝点酒壮壮胆?”

  库克略带调戏意味的话一下就把裘儿的脸吹红了,布莱德苦笑着挠了挠头,没好气的回答到:

  “店长就别开玩笑了,裘儿脸皮薄,我们今天是特意来品尝一下黑啤酒而已。”

  库克看着深深低下头去的裘儿,笑得满口黄牙一览无余,喘着气对着店员吩咐着拿两杯黑啤酒来。

  “那我就不打扰二位了,有什么需要再叫我就好。”

  布莱德看着眼前明显加大过的啤酒杯,对库克道了声谢。却不明所以的被库克使了个眼神,让布莱德好生尴尬了一会。

  “我不客气了!”

  布莱德正烦恼着怎么打开尴尬的局面,一旁的裘儿捧起酒杯咕噜咕噜的就开始灌了下去。整个小脸都埋在了酒杯当中,只瞧见裘儿雪白脖颈上下律动。

  “醉了我可管不着。”

  “酷~~”裘儿并没有回答布莱德的话,只是感觉的全身自下而上的舒爽,黑啤的焦香在脑海里来回旋转。吐了吐舌头才对布莱德说到:“没事,裘儿能自己走回去~”

  “你这句话,我可不敢恭维。”

  布莱德撑着脑袋,看着身旁熟悉的女孩在四周的惊诧声中一口一口的灌着浓色酒液。酒馆里的佣兵为托着加大酒杯的裘儿摇旗呐喊,吧台另一侧的库克先生抱着自己高高隆起的啤酒肚笑的前仰后翻。在一片嘈杂之中,裘儿的酒杯指向了天空,然后将布莱德的酒杯一把夺去·······

  没过多久,裘儿醉了。可这次喝的略有点多,布莱德还没瞧见裘儿发起酒疯,裘儿就已经倒下睡着了。布莱德看了看裘儿微醺的侧脸,将她背在身后,转身对库克说道:

  “库克店长,这是酒钱,谢谢招待了。”

  布莱德将装有二十个铜币的钱袋抛向了库克,库克随手一接,掂量了一下,开口问了句:

  “准备走了吗,你这来一趟就带着裘儿喝了点啤酒啊。”

  “······”布莱德低头思考了一阵子,然后说:“近期我打算关了霍斯曼铁匠铺,和裘儿开始旅行。所以这趟来就是为了满足裘儿想要和黑啤的这么个小愿望”

  “这样啊······”库克有些意外,思忖过后一拍手又同意了布莱德的想法:“也对,年纪轻轻就守着铁匠铺寸步不离也不太好,趁着年轻就应该到处多闯荡一下,那叔叔我就先祝你们旅途愉快了。”

  布莱德背着裘儿向库克店长道别后,离开了野兽酒馆,在月色下向着自家进发,丝毫没有注意到穿着长袍的“怪人”正跟在自己身后。八月的月亮格外的圆澄,月色伴着烛灯,在黑啤酒的焦香环绕下让整个北商业街的夜晚不太宁静。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