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9-08-04 09:47:36
  1. 爱阅小说
  2. 仙侠
  3. 极限炼体诀
  4. hg平台皇冠体育|官方网站 迷雾岭下迷雾庄

hg平台皇冠体育|官方网站 迷雾岭下迷雾庄

更新于:2018-03-10 10:30:33 字数:5222

  迷雾岭,燕国南方十万大山外围的一处山岭,终年雾气迷漫,迷雾岭下有一村庄,以迷雾岭为名,取名迷雾庄,庄中只有一个姓氏—李姓,因此又称李家庄。李氏族人祖祖辈辈生活在这里,就连族中老人也说不清李氏族人在这里生活了多久。除去山岭终年不散的雾气外,倒也是一处世外桃源。族中以耕猎为生,每隔几日都会去山中打猎。每次打猎归来时就是全族的节日,大家围火而舞,其乐融融。而族中世世代代都有一个传说,传说在上古蛮荒时期,整片大陆弥漫着浓郁的灵气,那是一个充满传奇的时代。有着数不清的强大生物,而其中的至强者都拥有毁天灭地的强大能力。因此大陆上每天都在发生着争斗,每天都有至强者被杀,数不清的弱小物种被牵连而灰灰湮灭。整片大陆几乎没有安宁之处,杀和被杀整整持续了上千年。或许是上天不想这样的闹剧一直持续下去,降下漫天神雷,至强生物虽强依然抵挡不了着这绵绵不绝的降世神雷,一夜之间纷纷陨落。而一些抵挡住了神雷的至强者则是身处祥瑞之中飞升九天之上。十万大山就是当时降世神雷最为密集之处,传说在此陨落了无数的强者,也有不少的至强者在此处飞升。更有传说在十万大山最深处,至今还保留着那场降世神雷的遗迹。而李氏先祖也是在这迷雾岭中看到至强者飞升而在此处定居。据说李氏祖祠中就有一幅当年先祖看到的至强者飞升图,更有传说这迷雾岭就是至强者的洞天福地而引来无数的查探,遗憾的是除去迷雾岭终年迷雾以外,其它一无所获,迷雾岭也成了一个笑谈,除了李氏族人坚信以外……可是大陆的故事却一直流传着。

  这一日清晨,李老二像往常一样坐在村口大槐树下抽着旱烟,山中的清晨弥漫着令人舒适的气息。李老二半眯着那已有些浑浊的双眼,脸上那一条长长的疤痕一直从额头穿过左脸颊延伸到脖子,异常的狰狞。而这却是李老二的荣誉,当年他就是庄里最优秀的猎手,独自一人猎杀大黑熊,救出四名被围困在悬崖上的李氏族人,而这条疤痕就是见证。虽然现在已经不复当年之勇,却依然是庄里后辈们最崇拜的英雄。

  “阿爹,你说山里是不是有很多很多的怪兽啊!”

  “净瞎说,山里就像自家的房子,给予我们需要的一切,哪来的怪兽”穿着灰色麻衫的中年汉子溺爱的揉了揉怀中穿着马褂一脸期待的童子的脸蛋,有些严厉的说道。

  “可是三叔说山里有怪兽,宁儿好想看看怪兽长什么样子。每次问三叔,他都不说,阿爹你说山里有怪兽吗”童子不服气的挥了挥拳头,满脸期待的看着父亲继续说道。

  听了宁儿的话,中年汉子无奈的摇了摇头,看了看远处的山峦低头对着宁儿说到“别的山里有没有怪兽阿爹不知道,不过我们这迷雾岭却是没有的”

  “哦,那等宁儿长大了,一定要到外面的大山中去猎杀那些怪兽……”宁儿听了父亲的话后,握着拳头语气坚定的说到。

  “你这小家伙,还想猎杀怪兽呢?马上就要七岁了,还要阿爹抱着”中年汉字轻轻敲了敲怀里宁儿的脑袋,慈爱的说道。

  “哦,可是宁儿想要阿爹抱着,阿爹每天都在配着药材,都不陪宁儿玩耍。李项说他阿爹每天都会抱着他玩飞人的…..”宁儿低着脑袋轻轻的呢喃着,眼中顿时泛起了点点泪花。只是一瞬间,宁儿便抬起了那稚嫩的小脸庞泛着喜悦的笑容说到“因为宁儿以后要成为庄里最优秀的猎手,阿爹以后就抱不动宁儿了,所以宁儿才会要阿爹抱着的,阿爹放宁儿下来吧!”中年汉子猛然一震,是啊,自己每天都在为研究着药材的配方,真的疏忽了这孩子啊。看着怀中日渐长大的儿子,自己真的亏欠他好多好多。中年汉子吸了一口气,抱着宁儿的手下意识的紧了些,略带歉意的说到“呵呵,我们家宁儿以后真的成了最优秀的猎手,阿爹可就真的抱不动喽,现在就让阿爹好好的抱抱吧!”

  “阿爹,你看那不是二爷爷吗?快放宁儿下来,要不二爷爷又要笑话宁儿了”宁儿突然看到了正在大槐树下抽着旱烟的李老二,挣扎着想从父亲的怀中下来。

  这时李老二也注意到了中年父子俩,砸了砸手中的烟杆,狠很的吸了一口,仰着脖子吐了几个烟圈后说道“这不是那个不怕羞的小子吗?都要是个男人了,还要阿爹抱着”

  “阿爹…..”宁儿见父亲压根就没松手,焦急的带着哭腔喊着。

  “宁儿别闹,你二爷爷不会笑话你的”中年汉子伸手摸了摸宁儿的脑袋笑呵呵的说道。

  “不会才怪呢?上次李秀被二爷爷笑话的半个月不敢出门,这次轮到宁儿了,都怪阿爹”宁儿红着眼睛赌气的说道。

  “哟,好像有人就要哭鼻子了呢?奇怪,这是谁家的孩子呢?让二爷爷来好好瞧瞧”

  “二爷爷好,宁儿正要和阿爹去山上采药呢?正好遇到二爷爷了,宁儿刚才还在想二爷爷在做什么呢?”宁儿边说着边看向父亲,眼神中带着点委屈。

  “呵呵,你这孩子”中年汉子苦笑的摇了摇头,嘴露微笑的说道“去和二爷爷问好”

  “谢谢阿爹”宁儿从中年汉子怀里下来,开心的在中年汉子脸上亲了一下,飞快的跑向了李老二。

  “二爷爷,您在这做什么啊?”宁儿来到李老二面前乖巧的问道。

  “哦,是宁儿啊!二爷爷没做什么,就是在这看看风景,顺便看看有没有什么……”李老二眨着眼睛的看着宁儿,慢吞吞的说到。

  “二爷爷,宁儿要告诉你一个秘密”宁儿看到李老二的表情,小眼珠子转了一圈后轻声的说道。

  “哦,秘密,是什么秘密呢?这也没什么风景好看,我这糟老头子还是回庄里去好了”李老二挥了挥手中的烟杆,伸了一个懒腰,似笑非笑的看着宁儿说道。

  宁儿急忙踮起脚尖把头伸到李老二的耳朵边轻声的说“二爷爷,爷爷上次给了宁儿半瓶百花液,您也知道宁儿不会喝酒,我还一直在找二爷爷,想把它送给二爷爷呢?”

  “是这样啊!你这小滑头,好!二爷爷就只是在这看看风景而已,这样可以吧!”李老二一听百花液,两眼放光的说道。

  “呵呵,二爷爷真好,等回去宁儿就给您送去”

  “嗯,你这小滑头……真是后生可畏啊!”李老二瞧了一眼宁儿,有些欣慰的感叹到。

  “宁儿和二爷爷问好了没有”中年汉子走了过来,溺爱的摸着宁儿的脑袋问到。

  “二爷爷说他在看风景呢?可是宁儿觉得这的风景和以前是一样的呢?都看了这么久了,也没什么变化啊!”宁儿摸了摸脑袋不解的说道。

  “二叔,您老还是每天来这老槐树散步啊!”中年汉子对李老二拱了拱手,恭敬的说到。

  “宁儿,故乡的风景永远都是看不完看不腻的,唉!即使故乡的风景再好也留不住向外走的心啊,不知老三现在过的怎么样了,这一晃眼五十年就过去了,老三也没个音讯,唉……”又是一声长长的叹息,李老二看向远方的眼神更加的急切和落寞了。

  “二叔,您老也别老惦记着三叔了,兴许过些日子三叔就回来了呢?”中年汉子走了过来,给李老二的烟枪里加了一把烟丝,出声安慰到。

  “为栋啊!你是不知道,这些年我和你爹是日夜盼望着你三叔回来啊!再不回来可能就只能见到一杯黄土了啊!打小你三叔就是三兄弟里面最聪明的一个,可就是不知为什么却非要走出去,这一走就是五十年啊!五十年……这人有几个五十年。这几十年来我和你爹一直在想为什么你三叔要走出去,却一直都没想明白啊!可能到死也不会知道是什么原因了。唉……罢了,可是我和你爹还是想在临死前能再看你三叔一眼啊!”李老二看起来更苍老了,说话的声音都有一些颤抖了,眼神中的思绪更加的浓郁了,颤抖着拿起烟杆吸了一口,眼睛又看向了远方。

  “二叔,或许三叔就在回来的路上也不一定。我爹也说了,一切顺其自然,是落叶总会归根,只要等着,三叔就一定会回来的,因为这里还有他的兄弟,他的亲人,这里是他的根啊!”中年汉子眼神坚定的说到。

  “为栋,兴许你说的对,二叔就在这等着,等着你三叔回来。只要等着就有希望,只要你三叔能回来,我们这些糟老头子才能瞑目啊!”刘老二再也忍不住自己的思绪,那眼中还是流下了思念的泪水,这是几十年兄弟感情的思念,也是一种执着。

  “二叔,……”中年汉子扶着李老二的肩膀,眼神也随着李老二看向了远方……

  “二爷爷,阿爹,你们怎么了。宁儿不知道三爷爷是谁,不过宁儿知道,三爷爷在远方也会像二爷爷和阿爹一样想着我们的”兴许是被这气氛给感染了,宁儿那稚嫩的脸庞已经布满了泪水,紧紧握住双拳忍住哽咽肯定的说到。

  李老二和中年汉子似乎想到了什么,相视一笑。

  “对啊,老三也一定在想念着我们,只要想念着我们,他就一定会回来,一定会回来的。宁儿,你可是点醒了二爷爷啊!二爷爷要好好的等着,等着你三爷爷回来。哈哈!二爷爷还一直记得你三爷爷当年跟在我后面,让我带他去山上打猎呢?”李老二似乎又想到了什么事情,往那烟枪上加了一把烟丝后自顾自的在那笑着。“对了,为栋你这是要上山去采药吧!快去吧,别在我这糟老头这耽误时间了,你二叔也想开了,等下找你阿爹去好好聊聊,不知道他那几坛子百花液还在没”

  “啊!二叔,呵呵!你去了,阿爹一定会很高兴的,呵呵!”中年汉子忍住嘴上的抽搐,心里却在说着“这下阿爹可要心疼好久了,估计这下那百花液得见底了吧!”

  “去吧!早去早回,要注意宁儿哦!要是这小滑头有个小闪失,二叔定要把你吊起来打”李老二瞪了中年汉子一眼又溺爱的看了宁儿一眼,右眼还眨了一下,似乎在提醒什么。

  宁儿心里咯噔了一下,对着李老二笑了笑“二爷爷,宁儿回去了就去找您”

  中年汉子似乎看出了什么,低头问到“宁儿去找二爷爷有什么事情啊”问完后似乎觉得有些不对,心里阵阵发毛。此时宁儿小手指了指李老二,眼神中充满了同情,那表情似乎在说“阿爹,似乎你捅娄子了,您多保证啊”中年汉子心里咯噔直跳,正想讨好一下李老二。李老二却发飙了,如雷声般的声音轰轰响起,手里的烟杆飞快的抽向了中年汉子的屁股“你这小兔崽子,你二叔要孙子去我那里你还管,我抽你个白眼狼,亏你二叔小时候那么照顾你,还经常给你洗澡。你这兔崽子却要来气你二叔,今天我非好好教训你不可,关小黑房都便宜你了,一定要把你……”

  中年汉子屁股上结结实实挨了一下后还有些纳闷,到底是什么事情惹二叔生气了呢?突然听到李老二后面的话,一下就想到了什么。扭头抱起宁儿像点着了的炮仗一样,飞也似的向山上冲去。边跑边喊道“二叔,侄儿还要上山采药,过了时辰就不好了,侄儿……侄儿……就先走了,您老也消消气……”话未说完,人影已经消失在了那迷雾之中。

  “呵呵,这小兔崽子看来还是记忆犹新的吗?不就是丢了几只小螃蟹到裤裆里面吗?二叔当年跳进螃蟹堆里也没见少半两肉啊!唉,这一代真不如一代啊!”李老二狠很吸了一口旱烟,大笑到。

  刚刚进入迷雾岭的中年汉子猛地打了一个冷战,全身都冒着冷汗,心里苦笑“这二叔真是的,何止是小螃蟹放裤裆里,儿时可没少被这二叔捉弄,直到现在都对那小黑屋充满了恐惧啊”中年汉子伸手擦了下额头冒出的冷汗,重重的呼了两口气这才把宁儿放下来。

  “宁儿跟好阿爹,别到处乱钻知道吗?……”中年汉子心有余悸朝外看了看,转过头来说到。

  宁儿从阿爹飞快的跑进雾里的时候就满脑子的疑问了,此时见阿爹停了下来,小手挠着头上那扎好的小辫子,乌黑的眼珠子一直转个不停,好像在思考着什么。

  中年汉子心里一紧知道这鬼灵精怪的儿子肯定在想刚才的事情,赶忙从身后的背篓里一串糖葫芦递到宁儿手上,嘴里诱惑着说到“宁儿想不想吃野果子啊?”

  宁儿欢喜的接过阿爹递过来的糖葫芦,又听到阿爹说要去摘野果子,一下就蹦到中年汉子的脚边,抱着中年汉子的大腿开心的说到“宁儿想吃野果子,阿爹真好”

  中年汉子见成功转移了宁儿的视线,长长呼了一口气后拍了拍宁儿的脑袋说到“阿爹等下就给宁儿摘野果子,宁儿要记得跟好阿爹,别到处乱跑,记到了吗?”

  “知道了,宁儿会跟好阿爹,不会乱跑的”宁儿挥了挥握着糖葫芦的右手,左手拽紧中年汉子的衣角,仰着脑袋看着中年汉子说到。

  被雾气掩盖下的迷雾岭,山中植被茂盛,行走在林间的小道上,仿佛置身于仙境一般。周围山岭中或多或少都会有凶兽出没,唯独迷雾岭没有,仿佛这边被隔绝了一般。清晨阳光透过雾气照在沾满露水的花草上,时而闪耀着晶莹的光芒。迷雾岭盛产草药,因此这里也是迷雾庄天然的药园,每隔一段时间庄里都会来这里补充药草。因此迷雾庄的猎手才能后顾无忧的驰骋在大山中。因为盛产药草,迷雾岭也曾引起附近村庄的窥视。奇怪的是除了迷雾庄的人进入这迷雾中能安然无事外,外村的人凡进入此山中都会晕头转向,迷迷糊糊就会走出山去。也有人追问过进山的外村人,他们却毫无记忆,好像从来不曾进去过一样。这样的窥视持续了很久,附近的村庄想尽了办法想要进入迷雾岭,甚至胁迫迷雾庄的人领队进入山中,结果依然如此。直到最后失踪了几人之后,附近的村庄才不得不罢手,只能从迷雾庄中购买疗伤的药草。为了更多的得到药草,很多的外村女子嫁入了迷雾庄。久而久之,迷雾庄成为了附近大山中的数一数二的大势力。也有人曾传言,曾有仙人用大神通来此山查探,说迷雾岭下有天然的一条迷雾深沟,终年向外散发着雾气。至于迷雾庄的人能进入山中安然无事,可能是他们祖祖辈辈生活在迷雾下,体制有所改变而已。因为山中只是产些普通的疗伤药草,也就没有引起仙人足够的兴趣。虽然仙人之说过于飘渺,却更为迷雾岭增添的几分神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