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9-08-04 09:44:33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逗破天下
  4. hg平台皇冠体育|官方网站:骷髅城

hg平台皇冠体育|官方网站:骷髅城

更新于:2018-03-15 15:33:43 字数:5681

字体: 字号:
  望月消焚城欲穿,

  乌云满天雷鸣策。

  西子湖畔佳人在,

  化竹只为美味狂。

  ……

  傍晚的落日余晖照在这座死气沉沉的鬼城上,四周阴气沉沉,只所以说这是鬼城,这里出奇的安静,没有一点人类活动过的痕迹,下面站满了骷髅,是站立着的骷髅,让人不寒而栗,可怜这蠢蛋胖竹还在闷头朗诵着只有他自己才能听懂的诗词。

  “哐啷。”一本厚皮拍在胖竹头上,砸得他一头雾水。

  “你背的什么鬼东西,睁开眼看看这是什么地方。”

  胖竹疑惑的睁开双眼看着,又看到下面站着黑压压的一片骷髅,吓得脸色的白了,那神情不亚于看恐怖电影,一顿脚踢狗爬,吼道“有鬼啊!”

  我忙拉住胖竹,最后一把手拽住了他的裤子,他才没有从这柱子上掉下去。

  胖竹,没见过世面的人,除了吃,就是正在找吃的路上。

  “你吓尿了吗?其实我刚才也差点吓尿了,只是只一想到这破烂地方没有裤子换,我就果断不鸟了。”我镇定的看着胖竹,邪恶的笑着。

  胖竹怒指着下面黑压压的一片骷髅喊到“卧槽,吓死爷了。”

  “他们又不会动,我刚才试过了,喏,你看。”言语间,我又从身旁捡起一块小石朝着远处的底面丢去,石头落在地上弹跳许久。

  胖竹这才深呼一口气看着四周,原来两人在中心的一根柱子上,这根柱子很特别,顶端是碗状的承器。

  “成哥,这什么地方,西方万圣节还是穿越了,我想不起我们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我指着另一端,那是我们原来的位置,那里还有古书、珠子、手机和其他一些物品。

  那本古书是从古玩市场买来的,说起这本书的来历,胖竹心里都是一把火,就连现在莫名出现在这人迹罕至的鬼地方,估计都是这破书搞的鬼。

  “你让开,我去把它烧了的!”胖竹两眼发红,怒气冲稍,一把推开我,向那本古书爬去,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啊!踏马有鬼吧。”斜眼望,我看到了恐怖的一幕,这一幕就把我吓得屁滚尿流,连吼带滚到对面,把一切东西都撞下去了。

  整个人都吓摊了,全身发软,一屁股傻坐在那里,这时,胖竹才爬到我身边,看着我身后的东西全掉下去了,松了一口气,打坐道“你刚才说什么?”

  我一手掌拍在胖竹的额头上“真有鬼,下面那东西会动,就在刚才,真动了。”

  胖竹举起他那肥重的大手掌,不,是熊掌,照着我的左脑就呼过来“又想虎我是吗?看过狼来了那故事吗?你就专门喜欢吓我。”

  “都这个时间了,我还有闲心和你开玩笑!你看!”我举起左手挡住这落日余晖,淡红的颜色预示着傍晚的即将来临。

  怎料,胖竹没有些许的危险预判,还跟我玩着拍脑袋这一套,我和他就这样子的你来我往,答一个问题就拍着对方的脑袋,有点像法官的木锤敲打。

  不知我和胖竹睡了多久,我只感觉肚子开始报警,我醒来了,第一眼看到的就是下面的地上有鬼火,在那些骷髅群中漂浮着,数量有几十之多。

  联想到白天看到那骷髅会动,心中不由咯噔一下,看来要想办法从这里逃出去是首要任务,不然躺在这里就是等死。

  又万一,下面这破烂吓人的骷髅是休息着的,就像电影中描述的兵马俑一样,等你走进去观赏的时候,它们乱枪给你就是一顿桶。想到这里,我的心里就不由得打鼓。

  现在已是黑夜,胖竹睡得死死的,他那圆筒般的身材在这一刻派上用场了,肥得流油得肚子存储了很多脂肪。

  一阵困意袭来,我睡过去了,至于如何会出现在这里,这里又是什么地方,你依然想不起来,没有一丝头绪。

  次日清晨,阳光现在我和胖竹的脸颊上,我起身打了一个哈欠,只可怜肚子咕咕叫,真的好饿。

  “胖竹醒醒。”我摇着还在沉睡的胖圆筒。

  “肚子好饿,我们想办法离开这里。”

  我又一次仔细打量着四周,寻找能离开的方法,却都只能摇头,呆在这六七米高的柱子上,不借助任何绳子,直接跳下去,摔成面饼一个!

  就在这时,一只黑面划破高空,在重叠太阳光照后。

  沉闷的号角声响起,黑云从号角传来的方向铺盖而来,所到之处,黑暗笼罩光明。

  是那座山,我仿佛看到了黑暗世界正在那边崛起!

  就在这时,大地颤动,这柱子是空心的,我能感觉到地面以下有东西正在涌来,柱子马上要喷发了!

  “澎”从柱子内喷涌而出的水流是黑色的,位于东面边缘的黑色骷髅头传来出噼噼啪啪的响声,而后燃是绿色的火焰。

  奇怪?我左手上的指南针显示这燃烧着的骷髅头朝的是东方,那片黑云到达不了的地方。

  很快,溢出的黑水像瀑布一样把下面环绕这座柱子的圆池灌满。

  “快,胖竹,我们跳!”言语间,顾不得多想,这难得的机会,若黑水断流,我们就只有死路一条。我纵身一跃,胖竹紧随身后。

  “扑通,”连续两声,我和胖竹入水了。

  黑水乱流中,我和胖竹连滚四个瀑布,停在一片广袤的山谷中,在这里,水流又不见了。

  我脸上和身上都是黑呼呼一片,但情况比胖竹好一些,他这会还一头扎在那草地里呢。

  “先生。您这会儿在做美容套餐吗?”

  胖竹从头从草地上抬起,我才发现。这脸跟黑炭似的,确实是在做美容套餐!

  “有啥好笑的,你我一般黑。”胖竹不乐意的从地上站起,双手在脸上来回的摸。

  我俩就顺着山谷向外走,一路上不要遇到什么妖魔鬼怪,我心里打颤,这什么鬼地方都不知道,遇到就是死!

  只能心里默默祈祷,但愿那些高端大气上档次的妖怪,不吃两个像黑炭似的蠢蛋,善哉~善哉~

  不知走了多久,我们就迷糊着晕倒了,一切?也就不知道了。

  醒来的时候,已是在某城的药馆中,

  “爹,你快来,他们醒了。”一姑娘冲着门外喊着。

  两位老者疾步进屋内,到我床前,看着我和胖竹,窃语着,又似肯定的点头。

  我和胖竹是并排的两张床,身上早已没有污浊,穿的是睡袍。难道是这位姑娘帮我洗澡换衣服吗?羞死人了。

  看着那两位老者的穿着,我意识到我好像少了什么,是介绍!

  我正要坐起而自我介绍,那姑娘就特紧张的用手压着我的被褥说道“你身体还跟虚弱,应该多注意的,是吧,爹。”

  最后的那个爹字还被她故意拉长,转头笑着。不过她的心思都逃不过她爹的眼睛,从他爹的神情中不难看出。

  我就显得有些尴尬,因为我对这个时代的称呼没有一点了解,最后支支吾吾憋出几个字“我叫成枫,家住在哪里,我想不起来了,多谢你们的救命之恩。”

  那姑娘好像特别的高兴,似笑非笑的样子着“爹,那我先去煎药了。”

  “嗯,你去吧。”门外传来姑娘远去的脚步声。

  “这丫头,怎么变得那么懂事了。”给我把脉的这位老者感叹道。

  另一位老者抚着长须爽朗的开怀一笑。

  些许的紧张,可我心里还是最担心的就是胖竹是胖竹,却已不知从何开口,这位给我把脉的老者似乎看出了我心中的担忧,对我说道“你的那位小兄弟没有事,只是和你一样走路太久,饿晕罢了。”

  听得老者这番话,我心中的石头才算落地,想想要是胖竹出了什么事,自己该怎么像他的父母交代!父母?父母?可是为什么我就想不起来了呢,脑海中都是一片空白,留在脑海深处最后的记忆是跳进黑水之后。。。

  捂着发胀的头脑,我只要更深入的思考,就感觉脑海快要被撕裂了,好痛。

  “您能告诉我这里是什么地方吗?或者在哪个朝代?”

  听得我的话,给我把脉的这位都有些惊讶,这?支吾的转头看着另一位老者,然后又抚了一遍我的额头“此是秦二世三年。”

  秦二世三年,是什么历史?虽然理不出时间,但那时候没有汽车电话这点是毋庸置疑的,这鬼地方连个通电的插座都没有。

  本给我把脉的这位老者站起来说道“不知道也没有关系吧,你可能是头晕基本不起来吧了,先在这里休息一段时间吧,我们二位还有事,晚些时候会过来给你们把看。”而后那二位老者就一前以后的走出的房门。

  我从床上坐起,抓着前面的床尾使劲的晃了晃“胖竹,你醒醒啊,门外有姑娘在找你!”

  胖竹喜欢漂亮姑娘这点,是永远改不了的,果然,一听到我说漂亮姑娘,整个“噌”的一声坐了起来,左顾右盼着喊道“在哪在哪。”

  “我逗你的,还睡得那么死,问你个问题,你知道秦二世三年是什么朝代吗?”我压着声音,低语着,哪知胖竹一看我虎他,倒头一句话“我不知道。”

  我都不知道的地方,想必他也不会知道,问了也是白搭,谁能想到自己将来会有怎么一天出现在一个听都没听说过的地方呢?想到这,我如获至宝,自己身上这身衣服是谁换的?

  “胖竹,你快起来,刚才真有个姑娘,我没骗你,你看你身上的干净衣服!”

  “快起来,带你去看这不知道什么代的美女,我肯定不骗你。”

  听得我一说,胖竹这才重新坐了起来,而此时,我已是蹑手捏脚的跑到门口去看了,果然,门外像个一个内院,绕过一睹石墙可以进前堂。

  和我想的一样,那位姑娘就在内院里煎药,抓着滚烫的砂锅。

  “你快过来看,我真没有骗你,那姑娘还在等着你献殷勤呢,快。”瞅着那姑娘抓着那烫手盖,我总巴不得胖竹快点飞奔过去献点殷勤,却又想不出原由。

  胖竹跑到另一扇门,偌大的身影晃过去,连我都想拍死他,蠢死了,万一被那姑娘知道你装病,指不定给你扫地出门,这荒郊野外的鬼地方。

  胖竹没我那么想的多,就算探门偷看美女,人家都是露个小眼睛,你瞅着那个蠢蛋,半个身子都弹出去了,估计短时间内也不知道缩回来。

  “成哥,你说我要是娶那个漂亮姑娘可以吗?”

  愣得我半天没回过神,真是应了古人那句话:智商高,人胆大。

  “得了,这什么鬼地方我都不知道,你听说过秦二世三年吗?”

  胖竹一愣,想了想,支吾着说道“应该是。。。秦。。哦,我想起来了,是胡亥三年,就是秦始皇死了,他儿子上位。”

  胖竹这一语惊醒梦中人,使我回忆起了那个世界,上中学时候所学的课程:秦始皇南巡死去时候是让大皇子扶苏继位的,结果被胡亥搞得一出好戏。

  这时的我,都不禁感叹胖竹果然是智商高,高得离谱。

  “既然你知道就好,我们现在在秦二世三年,不过我没这历史没得研究,也搞不清楚这是什么地方,不过可以肯定的是,我们发财的机会到了,我以前看过不少小说,里面都是教我们逆袭的。”

  胖竹一脸疑惑,却也没有了惊讶,周围这格格不入的桌椅建筑就说明了一切。

  我故若镇定,还故意咳嗽两声,以显得接下来要说的话特别像那么回事“照以前我们看过的那些小说的套路:废材逆袭,意念脑海里练神器或者跳个崖就会发现神器,再不行就到大街上找位看起来有一百多岁两百岁的样子的老人,直接下跪拜他为师,说不定他就是隐世的绝顶高手。。。”

  还正想往下说,胖子伸出舌头,一脸要呕吐的神情,我自己都憋不住了。

  “那你说,我们该怎么办?”

  “都怪那破古书,现在连那珠子也找不到了,老实说,我也不知道怎么办呢。”胖竹直摇头道。不过这也说出了他的无奈。

  “别气馁,过段时间再回去找吧,现在先稳定下来吧。”语落,胖竹无奈而神情沮丧的点点头。

  那姑娘端着药走了进来,看见我们两个就坐在门口“哎你们醒啦,来把药喝了吧,看你们的样子一定很饿吧,一会我去给你们弄些吃的。”

  刚一坐到座椅,正端着药碗喝药,我就看到胖竹盯着人家姑娘看,两眼发光,好像被眼前这姑娘迷住了。看着这一幕,我也只是在脑海里傻笑,胖竹人并不坏,就是特别喜欢漂亮姑娘和好吃的。

  那姑娘看着我正喝着,似笑非笑的,就要转身出去了。我想开口问一些疑惑,胖竹那犯花痴的表情都让我不知从何开口,人最美一面,莫过于拂袖而离。

  “口水都流到地上了,要不要我给你拿个水桶接着啊。”人家姑娘都走远消失在内院,胖竹还在傻傻的看着,我都不知道看啥!

  “啊?”胖竹一回神,擦了擦流到嘴角的口水。

  “你真是没出息,喜欢姑娘又不愿意追也不愿意告诉人,就喜欢看着人家美。”

  “这样也很美啊,那姑娘刚才看起来不美吗?连妆都不用上呢,算古代美女呢。”

  哎,我都无言以对了,胖竹这思想境界,老夫自问不如,败了败了。说起胖竹,并不喜色,就是喜欢那种所谓的远处美与朦胧美。

  “走吧,内院都没有人了,我们溜出去看看这是什么地方,也好有一些打算,既然我们在历史内,就应该有些作为,秦二世三年后,不就是快进入三国时期了吗?想来那些帅哥肯定还在民间,待我们去宰了他,留名青史!”

  胖竹听得津津乐道,琢磨着这也是一个好机会“成兄,此法甚妙,我双手赞成。”

  “嗯?成兄?好,这称呼不错,很符合这个时代,以后就叫我这个称呼吧。”

  说时迟那时快,我二人就蹑手捏脚的行走在内院中,这胖竹还时不时抬头向庭院上看,看看有没有监控摄像?蠢到家了,真乃智商拙计。

  想尽办法杀出门前,我才知道自己孤陋寡闻了,这哪是什么荒郊野外。

  放眼望去,到处一片喧闹嘈杂之声,门庭若市,这就是城中集市!

  而这时,一堆人马横冲直撞,直往集市人流密集的中心地带,“肯定有什么大事,快,跟上他们。”说时,我已追赶而上,追出一小段距离,我转头看到胖竹一蹲一蹲的,这一百六七十的体重确实不合适长距离奔袭。

  那队人在前方不远处就停了下来,围聚的人群将我堵在二十米外,根本听不到。好不容易才等得人流散去,该到我正襟凛然的站在公告台瞅了瞅,那上面是隶书写的批文,落款我看不懂,内文大意是说:近日来,妖魔有来袭之势,除日常驻守,任何人切勿前往北方。

  这时我听到身边有两人在议论着,我若无其事的凑近,其中一人说道“这事真邪乎,有两位绝世高手刚深入黑暗之地,数日,妖魔就齐聚扩张,这胡亥也不知道练的那门子妖术,如此厉害!”

  胡亥?妖魔?胡亥是妖魔?我脑子一阵乱,理不出任何思绪。

  胖竹累喘吁吁的出现在我面前,大口喘着出息,没经常锻炼的人就是这番经不起折腾。

  “哎我说,你跑那么快,听到啥了?”

  我拉起胖竹就往回走,心中更是疑惑“你还记得我们上次看到的黑暗之云吗?”

  胖竹点点头说道“记得啊,你别提了,从那么高的柱子上跳下来,没摔死就是万幸了,那些云怎么了?”

  我一把拉住胖竹,靠到他右耳边说道“你听我说,我刚才听到的那两人说,就那个秦二世胡亥不知道练的哪门子妖术,看来这些我们麻烦大了。”

  胖竹以为什么大事呢,原来是这等小事“这有什么大不了的,不管人家什么妖魔鬼怪,人家杀过来,全城跑路,咱也跟着跑就完事了憋。”

  待我细细一想,也觉得甚是有道理,面对强敌,打不过就跑,面对妖魔鬼怪,直接头也不会的跑。

  “怎么样,想通了没,走,咱们回去看看姑娘,多美啊。”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