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9-09-01 21:29:45
  1. 爱阅小说
  2. 科幻
  3. 永恒的风帆
  4. 序章 航海日志

序章 航海日志

更新于:2018-03-14 19:24:44 字数:3208

字体: 字号:
  1

  不知不觉,我已经在这艘船的甲板上睡了一个多月了。

  星光闪烁,夜空是那么的宁静。我放下拖布,靠近船舷,一低头就看见了壮阔的云海下流光溢彩的大地。

  现在的我,处于两万米的高空。晚风很冷,我不由得抓紧了拖把的木棍。

  “唉!这会不会是我的城市呢?”我心想。

  巨大的白帆在我身后耸立,在皎洁的月光下,显得异常的柔和。

  眼底七色的流光很快被甩在了身后,接下来,在深蓝的天际下,只有黑茫茫的一片。我才知道原来大地是如此的宽广。

  我想当初如果没有在冲动之下搭上这条贼船的话,我现在应该是在跟我那还没来得及认识的小女朋友在迷人的夜色里游荡了,或者会在房间窗边无聊地凝望呼啸而过飞机,或者,我会在那窗边看到这飞翔在空中的巨大海盗船,然后对能够在船上的人们产生由衷的羡慕。

  但我现在一点也不羡慕自己…

  唉…

  唉…

  唉…

  一个多月前的我还是一只即将离开学校的大四狗。托了个有能耐的亲戚的福,在一家不温不火的血汗物业公司实习,跟大多数人一样,过着朝九晚五,为人卖命的日子。

  毕业典礼就在六月底。青春的尾巴。以这个为借口,老板拉长了脸也不得放我的假。

  “但第二天必须赶回来上班,不能迟到!“他命令道。

  唉!

  毕业之夜,我还打算跟大学四年的哥们出去遛跶遛跶,在星辉斑斓的放歌,或者跟漂亮的师妹许下空口诺言约定来生呢…我突然感觉自己在校园还有很多的事情没有完成,心中充满了惆怅。

  不通人情的家伙!

  毕业典礼也很快结束了,恐怕是学校看我们也看腻了。为工作所困,大家在流完眼泪擦过鼻涕之后都匆匆离去了,跟我处境相同的朋友不在少数。大家互相握手拥抱,依依惜别,承诺日后要常常联系,但谁也明白这种诺言难以兑现。或许,在这里多停留一刻,也只会徒增伤感吧。

  于是,怀着这种无法抑制的忧郁,我最后一次地走进了大学的图书馆。

  我们的学校虽然知名度不高,但这所图书馆绝对非同凡响。那是一座巨大的哥特式城堡,据说是很久以前某个蜚声国际的老教授出资兴建的。虽说是城堡,但大门却是教堂式的。三座火焰般的高塔直指云天。中间的大门上还有巨大的彩色圆花窗。第一眼见到的时候我们也是被吓了一跳。

  图书馆分为四层。一进门就是一个玻璃穹顶的天井式方形大堂。大堂的另一端有左右两段楼梯,都通往第二层,延伸成狭长的走廊,围成一圈。沿着这走廊是大大小小的门。第二层的楼梯也是如此,但却贴着左边的墙,而第三层的却又贴着右边。这设计明摆着是要折腾来这里的每一个学生,因为大堂的半径就有100米。

  另外,在第一层两个楼梯之间还有一个长年关闭的门,通往地下室。

  我之所以花这么多笔墨去描写这座图书馆,是因为我深深爱着这个地方。

  可以说,我是在这里度过我的这个四年的。多少个清晨,无论是迎着春风还是顶着冷雨,我都要到这里来。我几乎把所有能逃的,不能逃的课都逃掉。为什么?我只是隐约觉得这些书堆里隐藏着某种未知的奥秘,某种不可能的冒险,每读一本书,我就能向它靠近一步。仿佛,得到了它,我的生命就可以获得某种前所未有的自由。只是,生命是短暂的,阅读是漫长的,这里面的书,给我几个世纪我也看不完。而且,以我那让学渣都抬头做男人的成绩,继续留在学校也是不可能的了。

  留给我的只有彷徨。

  我曾满怀喜悦地去相信着、追寻着这种不可能,但现在我面对的确是每天呆在办公室里面充斥着琐事和压抑的不自由。

  我希望去看火焰的大海,冰封的沙漠,雾海中的绿洲,碧波上的平原…这个世界是那么的浩大,渺小的我,白白地怀着一颗想要拥抱这浩大的心。现在的我,拥有的只是那么一张小小的办公桌…

  也许是我太过沉迷于自我,但无论如何,我都要离开这个地方了。

  所以,我决定要在这里偷一本书回去。

  为什么?

  因为这座图书馆让我单身了四年啊!

  报复?

  当然不是。我是要用它来提醒自己,以后要少读书,多干活,多为老板解忧愁。我已经下定决心要征服全。。世界的办公室了!

  2

  说干就干!

  但是到底要偷一本什么样的书呢?

  我觉得还是叫辆大卡车过来拉书好了…

  这时我突然想到四层的一个教授专用藏书室,里面放的全是价值连城的古籍。

  只要找到一个识货的收藏家的话…

  于是,怀着这种愉快又愧疚的心情(什么?你们没有看出来我其实有点愧疚?),我手舞足蹈般地奔上了四层。这个藏书室就在大门正对面的墙面中央。

  一打开门,就看见常驻在这房间里面的费米教授。教授的两鬓早已斑白,从早到晚都要顶着一副沉重的老花镜,是一位骨灰级的学究。

  “哟,又是你啊!”他笑道。

  “您好,教授。“

  ”今天又过来翻书?“

  “不是的,教授,我今天毕业了,要走了。“

  “这么快四年就过去了吗?我怎么还没什么感觉啊!”

  “那是您快乐不知时日过。“

  他咯咯咯地笑了起来。

  “那你是专程过来看我的啊!。”

  这老头子!

  “不是的,教授,我今天是想来偷书的。“

  “偷书?”

  他突然哈哈哈地大笑起来。

  “教授,您继续笑吧,我要先去下手了。“

  他这才回过气来。

  “如果你是下定决心要偷走一本书的话,倒不如我送你一本好了。”

  “其实我是打算偷走整个馆的…“

  他又笑了。

  “来,跟我来。”

  柔和的日光穿过几个天窗进入房间,使空气中漂浮的尘埃都清晰可见。白云又高又远,让人恨不得就这样靠着这些高大厚重的书架好好睡个午觉。我望着窗外蔚蓝的天,感觉又回到了过去的某个瞬间。我,真不想离开。

  他领着我进入房间深处,在一个靠墙的书架前停了下来,从中抽出一本又大又厚重的书。

  “你看看这个。“他说。

  他把书丢到我手上,我差点没摔下去。

  与书架上其他灰尘滚滚的大砖头不同,这本书居然出奇的干净。

  书的封皮是深蓝色的,四个角上镶着金边。封面上只有一艘巨型的海盗船,泛黄的书页全是空白的。

  书脊上印着书的标题,装饰华丽,却是用某种我看不懂的文字写的。

  “《航海日志》,”教授说,“这就是你一直想要的书。“

  且慢,教授,这种发展不对吧?

  “教授,这话就不对了,我为什么想要这本书啊?”

  “那你为什么四年来一天到晚都往这里跑?”

  “我意思是,我的确是想要一本书,但也不一定非得是这本啊!”

  教授突然意味深长地盯着我,许久,而后无奈的地笑笑,说:“你这个家伙,对别人一点都不诚实,最后只会耽误了自己。”

  我竟然无言以对。

  “放心吧,送出去的东西我是不会要回来的,”他叹了口气,说:“我也只能帮你帮到这里了。没有这本书,你也不一定会变得平庸;拥有它,你也不一定会变得不凡。一切都在于你有没有做出正确选择的勇气。”

  这老头子…

  “来,我送你出去吧,不然你可带不走它。”

  我双手环抱这这部空白的《航海日志》,跟随着这老头子矫健的脚步,一步一步地穿过走廊。我看着来来往往,充满着朝气与活力的可爱学妹和可恶的学弟们,心里面又泛起了许多不舍。可是我明白自己已经回不到那个年华了,无忧无虑的日子已经过去了。我们一步一步地走过长廊,每一步都是一次无声的告别。

  费米教授回过头来,老花镜后苍老的双目突然变得炯炯有神。他说:”不必再去羡慕他们了,这里的每个人都只是过客。但我知道你总有一天会回到这里来。“

  “教授,您为什么这么了解我…“

  ”这些话我已经重复了好几十年了。“

  就这样我们走到了图书馆的大门,教授先生跟图书馆的管理人员打了声招呼,我终于才名正言顺地捧着这本厚重的书走了出去。

  教授依然站在里面。

  “我就送你送到这里了。要好好珍惜这本书啊!”

  话是这样说,但里面不是什么都没有吗?

  然后他转过身,头也不回地往里面走。

  乌云缓缓飘过,遮住了太阳。我看见穿过圆花窗映射在大堂的五彩斑斓的光线正在渐渐地失去色彩。应该快要下雨了。

  虽说时候不早了,但我还是忍不住翻开了一下这部日志。果然,泛黄的书页上依旧什么都没有。

  我叹了一口气,合上书,也没办法挥一挥手,就告别了这校园。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