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9-08-04 09:46:30
  1. 爱阅小说
  2. 奇幻
  3. 铁马纵横
  4. 第三章:与狼共舞

第三章:与狼共舞

更新于:2018-03-14 17:25:17 字数:5499

字体: 字号:
铁马纵横目录
共61章
  天空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开始昏暗了下来,现在时间还早,在加上漫天的乌云,可能是暴雨马上就要来临了,但这根本不是白起现在所关心的!

  虽然野狼几乎是在双眼接触的第一个瞬间,就激发了白起作为动物的求生本能,但是他也在这一刻展现出了自己作为军校精英的不同之处,那就是极为强大的克制力和警惕性。

  白起浑身纹丝不动,可是双眼却警惕的扫视了一圈四周,狼是群居动物,捕食也不会独自行动,而四周传出的树枝被折断的‘噼啪’声也证实了他的想法。

  “哼……”湿热的空气从狼的鼻尖喷涌了出来,白起的身体依然纹丝未动。

  “三,四……七头!”周围的杀气浓得令白起浑身冷汗直冒,嘀咕了一声,白起吞咽了一口唾沫。轻微的‘嗡嗡’声传来,那是他装甲的引擎运转驱动的声音。

  “一吨左右……应该够了。”

  这个一吨指的是装甲的出力,装甲的出力不同于白起自己的身体素质,由齿轮和机械施加的额外的力量将会让白起在战斗中更容易压制住对手,而并没有将出力调到极限则是为了规避可能将手中的武器捏坏的情况。

  “嗷唔!”狼嚎声几乎震破了白起的耳膜,眼前一道黑影一闪而逝,速度快的让他根本没有丝毫犹豫的机会,白起几乎只能依靠本能迅速的朝着一侧飞扑躲闪了过去。

  “呲!!!”剧烈的金属摩擦的嘶鸣声和迸裂的火花充斥了白起的视线,全身的装甲闪出一道金色的亮光令白起惊讶不已,只有当装甲受到超负荷的损伤,产生破损的时候装甲才回绽放出金光表示危险。

  看着自己腿部装甲上触目惊心的三道爪痕,以及那头浑身被肉眼可见的气流所包裹住的巨大野狼,白起完全傻眼了。

  “这******是什么鬼?!”白起目瞪口呆的看着自己腿上的装甲护具和面前的野狼,质问声破口而出。

  自己身上这套装甲的质地没有人比他更清楚,即使是被狙击枪的子弹当胸命中也只不过是留下几个凹痕而已啊。摸了摸自己大腿上的装甲,这足有一公分深的伤痕竟然是被这头野兽的利爪弄出来的!

  在白起的认知里,根本就没有任何生物可以对自己身上的这套盔甲造成如此明显的伤害!

  巨狼原本绿光闪烁的双眼突然染上了一抹鲜红的血光,毋庸置疑那是愤怒的意思,它的目光中带着那种强者受到挑衅后,急于想要将对方置于死地而后快的兴奋眼神。

  围绕在巨狼周身的气流瞬间又增强了几分,就连它周围的杂草都被这股劲风给吹的摇摆不止,这种根本无法用科学来解释的力量瞬间就将白起的反抗意志碾压到了低谷。

  “嗷唔,嗷嗷!”几声狼嚎从白起的四周响起,之前埋伏在周围的野狼有计划一般的全都在同一时间朝着白起飞扑了过去。

  白起的体温瞬间降到了冰点,四面八方传来的死亡气息令他感到眼前发黑,作为动物本能的恐惧令他犹如沉默的羔羊一般,在黑暗的吞噬下只能坐以待毙。

  这个世界上有三种人:羊,狼,和牧羊犬。

  有些人不相信这个世界上存在邪恶,而当这股黑暗降临到他们的头上时他们无法自保,这种人是‘羊’。

  还有捕食者,利用暴力和强势将阴霾带给别人,他们是‘狼’。

  然后还有那些,被赋予了勇敢和侵略性,可以在黑暗中挺身而出,给与他人保护的人,这种人生来就是为了对抗狼,他们就是‘牧羊犬’。

  “而我们家绝对不会养羊,我们家只有牧羊犬,你们听明白了么!”

  “明白!”白起和坐在他边上的妹妹白文月同时大声的回应道。

  “怎么声音那么小?回答我,你们是什么?!”面对父亲暴怒的质问,白起面色抽搐的用最大的力气怒喝道:

  “老子可不是懦弱的羊,老子是******牧羊犬!”

  ‘轰隆’一声,惊天的闪电划破天空,标志着一场血战的开始!

  白起咬紧牙关,左手紧握成拳,犹如山崩地裂般的一拳砸向地面,一道金色的球体从他的装甲上扩散开来,形成了一个由许多六角形方块组成的金色护盾。

  群狼的尖牙利爪与白起的光盾互相碰撞,试作品的光盾一触即破,但是反震却将六头狼全都震了开来,给与了白起反击的空间和时间。

  被震开了的狼群愤怒的嘶吼着调转矛头,再度蜂拥而上,敏锐的动态视力为白起提供了细微的反击机会。

  白起一伸手直接握住了一马当先冲上来的野狼的下颚骨,另一只手中紧握着的匕首干净利落的从嘴里灌进了野狼的头颅,鲜血泊泊的从巨狼的头顶和嘴里流了出来,野狼则瞬间瘫软了下来。

  “第一头!”白起面色狰狞的看着面前的狼群,一甩手丢掉了野狼的尸体。

  同伴的尸体一动不动的散发着死寂的气息,狼群震怒不已,嘶吼着的群狼杀气腾腾的朝着白起一拥而上,不留下任何一丝喘息的空间。

  白起手中的匕首直接被他丢了出去,锐利非常的匕首毫无阻拦的刺入了第一头狼的身体,带出一抹血雾后刺在了后面的树干上。

  “第二头!”

  白起一手紧握成拳,直接迎头打向了另一头野狼的眉心位置,在超过一吨的巨大力量碾压下,野狼的脑袋毫无悬念的被打成了一团血肉模糊的血球,脑浆飞溅的到处都是。

  “第三头!”

  白起不加停留地躲闪开了两头野狼的飞扑,直接碰上了冲上来的第六头野狼。白起一手握住它的下颚骨,一手握住它的上颚,‘咔吧’一声骨骼错位的巨响,这头狼绵软的倒在了地上,一张狼嘴血雾弥漫,以一种不可思议的角度大开着,点点的骨髓从已经被捏碎了的颚骨中流出来,死相甚惨。

  “第四头了!”白起瞥了一眼站在远处的那头巨狼,它似乎还没有要参战的动向。

  “糟了!”白起暗叫一声不好,仅仅只是一瞬间的转移视线,眼前仅剩的两头狼已经双管齐下,从自己身体的两个方向同时冲了过来,时机配合的恰到好处!

  “呜呜!呜呜呜……”白起半蹲在地上,躲开了两头狼的血盆大口,而高举着的双手更是同时掐住了两头狼的脖颈,一吨重的强大出力让两头狼在白起的钳制下毫无反抗的余地,只能发出呜咽的呻吟。失去空气使得它们的眼珠暴起,白起也不想让它们承受太多痛苦,手指一发力,便捏断了它们的颈椎。

  “只剩你了,我不管你是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给老子去死就对了!”白起也不管眼前这头明显和其他野狼不同的巨狼能不能听得懂他说的,直接撂下了狠话。

  那头巨狼似乎也被白起在转眼间就解决掉它的六个同类而感到错愕,面对白起一脸凶神恶煞的表情,巨狼压低前半身虎视眈眈的看着面前的猎物愤怒的从鼻腔里喷出灼热的气息。

  “嗷!”示威的吼声响起,白起的耳中刚反射出耳鸣,眼前的巨狼已经没有了踪影!

  “铛!”一声巨响,白起毫无反应的余地,直接被击飞了出去,猛烈的冲击伴随着木头爆炸的声响,总算是停了下来。

  “呜……咳咳!”捂着受到冲击的胸口,白起踉跄着刚想站起来,突然胸口一痛直接前扑,跪倒在地,大口的鲜血‘噗’一声呕了出来。

  身体在装甲的保护下并没有受什么外伤,但是内脏受到冲击之后估计已经移位了吧……内出血什么的已经很明显了!

  强压下胸中那股上涌的气血,白起背靠着被撞塌了一半的树杆缓缓地站了起来。

  完成了攻击,从黑影中显出身形的巨狼不屑的看着面前凄惨的猎物,肆意的在白起的周围游走着,享受着狩猎后玩弄猎物的乐趣。

  “呸!”含着一口血,白起几乎是使出了吃奶得劲,朝着面前的巨狼喷了过去。

  巨狼显然没想到眼前已经失去了反抗能力的猎物还能如此挑衅自己,它完全没有反应过来,愣是让白起吐出的一口血给喷到了脸上。

  “嗷!!!”巨狼双目圆睁,淅淅沥沥的口水从它因为愤怒而抽搐着的嘴角流了下来。大吼了一声,巨狼直接闪身到了他的面前,一只大掌高高举起带着,一击必杀的气势向着白起拍了下去。

  “******!”白起低吼一声,拼尽全力扭动脖颈闪开了致命的一击,巨狼强劲的大掌像是巨石一般击中了自己的肩膀,‘咔吧’一声闷响,脱臼的感觉瞬间令白起原本惨白的脸色黑的骇人。

  白起的身体因为超负荷的疼痛而颤抖着,但是他还是稳稳站住了脚步。

  “你这条畜牲!”白起吐出一口唾沫,强劲的腰腹力量带动着左臂弯曲到极限,势大力沉的一拳猛地击中了巨狼的腹部,直接将他揍飞了出去。

  一击得手,白起背上的推进器发出阵阵引擎的轰鸣声,强大的推进力让白起迅速冲到了巨狼的面前。

  巨狼被击飞之后一个漂亮的翻身,四足死死的抓住地面,止住了冲击。巨狼的前肢犹如炮架般伸的笔直,巨狼深吸一口气,一股肉眼可见的气流汇集成的风团在巨狼的口中盘旋,看起来异常危险。

  “咻!”风团从巨狼的口中射出,白起的耳朵被震得生疼,周围的空气都被这道风团震得扭曲了起来,风团所过之处,地上的淤泥飞溅,地面生生被这团空气的冲击带出了一个半圆形的凹槽。

  风团带着强烈冲击撞上了白起身后的一棵巨树,粗壮的大树就像掉进了切割机一样,顷刻间被轰成了木屑。

  下意识闪开攻击的白起错愕的看着那一团气体造成的杀伤,一时间竟然忘记了动作。

  巨狼大嘴一闭,闪电般冲上来,死死咬住白起的肩膀向边上一甩,白起毫无防备之下,整个人直接被巨狼丢了出去,重重的摔在地上溅了一身泥浆。

  巨狼四足直挺挺的杵在地上,低垂着脑袋,周围被一股气浪包围了起来,就像武侠小说里绝顶高手的护身罡气一样。

  “嗷唔!”巨狼昂首发出一声狼啸,周身原本模糊的气浪顷刻间变成了飓风,盘旋在巨狼的四周,变成一片死亡旋窝。

  白起刚站起身,巨狼已经以雷霆万钧之势冲了上来,它双爪攀住白起的肩膀,血盆大口散发着令人作呕的腥臭,被白起的双手死死的抓住。

  它身边的飓风宛如千百把利刃劈砍在白起的身上,装甲不断释放出金色的警示光,在飓风旋窝的摧残下发出刺耳的嘶鸣和刺眼的火花。

  白起的脸庞不断的被飓风旋窝割出一道道伤口,疼痛与羞辱的双重攻击令白起怒从心中起,恶向胆边生!

  “喝啊!”白起大喝一声,双手紧紧环抱住了巨狼猛地一跃。背上的推进器带着白起直窜上十几米左右的高度,白起这一下直接把巨狼给吓懵逼了。

  白起借着巨狼傻眼的时机,将它头朝下死死抱住,宛如流星一般坠向了地面。

  白起这招‘人肉流星’直接将巨狼倒栽葱插在了地上,而他本人也因为落地时的冲击而浑身疼痛,跌坐在了边上。

  巨狼‘砰’的一声倒了下来,四只脚颤抖着,费力的将自己的头从地里拔了出来,它摇摇晃晃的站在白起的面前,一脸肾虚的腿都软了的样子。

  “你******,为什么就不能给老子去死?!”白起吃力的从地上站了起来,对着巨狼愤怒的嘶吼道。

  白起手里紧攥着捡回来的匕首,一步一步,踏着被雨水浇的稀烂的泥土向着巨狼走去,手中匕首高举过头,冲着巨狼刺了下去。

  巨狼也已是强弩之末,无法动弹的它凭空召唤出一股旋风护住了自己的身体,与白起的利刃抗衡。

  白起即使攻击寸步难进也丝毫不退让,旋风和刀刃相撞,传来电锯互切一般刺耳的金属摩擦声。

  这股护体旋风随着时间的推移扩散范围越来越大,白起因为一直在战斗,已经显得有些后继无力,手中的匕首竟然被旋风一点一点的逼退了回来。

  白起知道自己支撑不了多久,于是下了狠心打算来一招置之死地而后生,他突如其来的将手缩了回来,将自己的身体毫无保留的陷入了旋风之中。白起浑身的装甲虽然没有受损,但是却不断的冒起金光,在旋风中嚎叫。

  白起没有头盔保护的头部成为了最惨的地方,鲜血没有丝毫停滞的流出,脆弱的皮肤被旋风吹掉了一层又一层,直至露出下面坚硬的头骨。

  巨狼使出这一招旋风护体后只能站在原地无法动弹,白起一步一个脚印,用血和汗化作道路来到了巨狼的面前。他完全放弃了保护,伸出手,在旋风中颤抖的向着巨狼伸去。

  “摸到了!”白起面目全非的脸上露出了一丝喜悦,身体一斜,为身后隐藏的左手让出了空间。匕首一个上挑划过了巨狼最脆弱的部位之一:咽喉!

  一道血雾‘噗’的一声喷洒在了空中,被巨狼周身的那股旋风鼓吹的到处都是,仿佛下起了一场血雨。

  ‘中了!’巨狼的呜咽声响起,白起虚弱一笑,强弩之末的他一脚将巨狼踹翻在地。白起的一只眼睛在旋风中化为了泡沫晶体,脸上经过药物强化的皮肤和肌肉也化为了血沫,森森白骨裸露在外承受着大雨。

  “呼……嗷,呼……”巨狼的呼吸带着‘嘶嘶’的声响,只要稍微注意一下就会发现巨狼的脖颈处有一道明显的刀伤,气管的破裂导致巨狼呼吸的时候发出了那种蛇吐信一般的声音。

  巨狼颤抖着前肢想要从地上爬起来,在它的腹部有一道明显的凹痕,就是刚才足足有一吨重量的一脚直接踢碎了它的骨头和内脏。白起虽然肉体已经达到了强弩之末,但是装甲的机械出力却还是有一吨的。

  鲜血如泉涌从巨狼的喉头冒出,但是它还是露出了凶狠的眼神看着面前的对手。白起的独眼冷冰冰的俯视着巨狼,白起高高的举起手中的利刃,冰冷的金属反射着闪电的光芒,划出一道银月。

  “……滴,滴滴……滴滴……”淅淅沥沥的雨点不断的落在了地上,将周围的血迹渐渐的冲淡,雨水打湿了群狼尸体的皮毛,也打湿了白起眼前的刘海,让他眼中的一汪鲜血淡了不少。

  “我的……眼睛……”被雨水打湿了的双唇微微的一张一合,白起的体力已经降到了低谷,身体的疲劳和精神上的虚弱令他连痛呼声都喊不出来,只能沉默着承受失去了一只眼睛的事实。

  视野内满是血红的景象,雨水滴落在脸颊上冷冰冰的,但是他却什么都做不了。自己可能就要陷入休克状态,然后变成野兽口中的食物了吧?也可能因为失血过多而让体温降低,最后冻死在这座荒岛上……

  悉悉索索的声音传了过来,白起因为倒在了地上所以可以更加明显的感觉到来自地面的震动,以这个震动幅度和脚步声来说,应该是个大猩猩一类的家伙……

  白起认命的闭上了双眼,沉重的身体令他现在就算是面对一个刚出生的小屁孩都可能被一拳撸翻,他现在甚至有些庆幸自己马上就要休克了,至少这样就不用承受太多的疼痛。

  “这里怎么有个绿油油的家伙?”甜美的女声从身后传了出来,白起的心里瞬间就像是注入了一股清泉一样浑身一颤,求生的希望在转眼间就充斥了他的思想,遗憾的是过度的疲劳已经毫不留情的将他拽入了黑暗之中。

字体: 字号:
铁马纵横目录
共61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