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9-08-04 09:45:56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创界传说
  4. 第三者 成茧(一)

第三者 成茧(一)

更新于:2018-03-14 21:00:09 字数:4350

  静静躺在被山熊撞击出那个大坑内的成九,正在开启他不一样的人生!

  当天空渐渐被星空代替,露出的星光吐着丝丝寒芒,雪白大地则折射着这吐着寒芒的星光。成九所在的坑内显得格外的漆黑!

  随着时间的推移,成九的身体开始出现抽搐,而后越来越严重。就在这时,基坑内渐渐出现丝丝的红芒,空间开始慢慢的扭曲,随后浓郁的黑色将成九缠绕,慢慢的将成九拉入道一处陌生的空间。

  当成九醒来的时候,眼皮像是灌了铅一样的。抬起无力的右手揉了揉眼睛,看着这陌生的环境向四周问道:“这里是……?”

  努力的寻找着四处的相似之处,只见自己放眼望去,看不到任何东西!除了黑暗还是无尽的黑暗。伸手抚摸,没有感觉到任何东西,就像是掉进了无尽的深空之中。

  “啊……”身体的疼痛将成九从茫然中拉了回来,浑身上下一阵阵酥麻,刺心的疼痛传来。身体血液从静止慢慢开始流动,带来的那种痛使成九的脸变疼得扭曲。

  就在这时,成九的眼前出现了一丝丝光芒,不知道是眼冒金光还是真的有光。成九能做的只能是抬眼望去,随后他看到一幅幅幅模糊的画面变得清晰,实实在在的映进脑海四处是裂纹的大地、大地被海水淹没、无尽的熔岩充斥着大地、四处弥漫这浓郁的黑烟和四处漂泊的无尽的冤魂。

  随着时间的推移画面又换成:大片的人群在跪拜一个巨大的雕像,那个雕塑抬头望着天空,若有所思的样子,人们像是在祈祷着什么。天空被巨大的黑洞吞吐着,空气中弥漫着浓浓的死亡味道。但还有那么一群人,他们带着义无反顾,回头看着无尽的人群一眼,一个接一个转身,投入到那个巨大的黑色洞穴之中。剩下的只有那些跪拜的人们无尽的哀伤,直到这个黑洞吞噬了眼前所有的一切。

  画面再次变化,映入眼睛的是一片翠绿的世界,人们正在忙碌着自己的事情,一切都显得那么和谐繁华。但是画面切换到一处,四处是悬浮的山岛处。群山环绕,山水如布,湖面如镜,看远处朵朵云彩时聚时散,云卷雨舒煞是美丽。在一个山顶平台,一个童颜鹤骨的老者对着身下做的弟子讲道,下面的弟子有的一脸茫然,有的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有的则很困惑。

  就在这时老者看向成九这边,眉头一皱,心中默算后说道“命运不可欺……时间还是到了……”

  成九心中大惊道:“能听到声音?”

  说完老者站起身,朝着成九的方向看了看对着弟子说道:“万法始于界,本自身之体凝聚自然,且造就万法之术,……”老者开始对着下面的弟子讲道。

  下面的弟子一脸茫然的说道:“老祖宗是不是老糊都了,这本《魂经》又开始从新将了……”

  成九,听见老者的话虽然很不懂这说的是什么,但是又好像能够理解一样,尤其听到下面的议论声,《魂经》?这是什么经?带着一脑袋的疑问听着老者的讲述。

  老者解释道:其实魂经不是一本秘笈,而是对一个修炼体系的阐述。老者讲述魂经的同时,还讲述着灵魂修炼的方法。老者的阐述魂经的大概情况是:人和动物本身没有什么区别,人可以修炼动物也可以修炼,只是修炼的方法不一样,着重点不一样而已。但是人从生下来就已经开窍,而动物必须要在特定的时候开启灵窍。人有人的优势,人生下来就可以思考,但是生下来就决定了你能不能够修炼,而动物是在成长过程中开启灵窍,能够开启灵窍的就能够修炼。这本《魂经》是老祖宗追寻本源时所创,老祖宗造就了一个时代的修炼体系。但是物极必反,这本魂经也有着致命的缺点,它只可意会不可言传,能修炼的人少之又少。

  成九认真的听着生怕漏过一个字,但是留在脑海中最深的就是,不管天地元气还是天地元素都是组成这个世界的基本物质,元素存在于我们生活的任何地方,而元气是组层元素的基本物质,如火元素就是由元气经过特殊的排列形成的,火元素消失开形成元气,这样天地间能量一直循环往复着,造就这种元素形成的能量就地区差异的不同,会形成不同形式的元素,有的元素比较稳定不容易消散,但是如果有条件讲这些元素消散,越稳定的就会爆发出越大的威力。

  当老者讲完后,看着成九的方向自语道:“历来先贤都在追寻每一纪元的循环规律,可是……唉!老祖宗在离开时说‘魂经可能解开这个秘密’,可是老祖宗自己最后都放弃了……”

  老者就这样抬头仰望着天空,这幅场景使得成九联想到自己看到的那副,世界末日时的画面,一个仰头望天的老者雕塑……

  成九看着这老者露出的深思、惆怅以及那份孤寂,成九的心中就像是打翻的五味瓶,就在这时成九所在的空间慢慢的开始瓦解,四周就像镜子一样破裂,成九的身形慢慢的模糊。

  这时成九跌倒的那个深坑底部,出现了一个黑点,慢慢的这个黑点被红色的光芒弥漫,从黑点喷出的黑色光芒慢慢的编制成一个人行,不知道多久,也许是那么一瞬间,也许是几百年,成九的身影慢慢的凝实,当成九完全出现的时候,整个空间的异象慢慢的消散开,成九就这么静静地躺在深坑底部。

  当日上三竿,云彩遮挡着阳光,在上坡上形成明暗的区域。当云层飘离,阳光照射在这个大坑之中,一个身影慢慢的扭动着,到后来甚至出现严重的抽抽。

  “啊……”成九一个激灵座了起来,这说有多难受就有多难受,做起来的成九赶紧把眼睛闭气来,一是,阳光太刺眼了,其次,自己身体有点不适应,说不上来的难受弥漫在周身,当一切疼痛离去成九抬眼看着这熟悉的场景,有一种再世为人的感觉。

  “我勒个去……老子这是造的什么孽!可难受死老子了”,站起来揉了揉腿的成九抱怨道。

  “不行,我的赶紧回去,要是天黑了在下山,说不定会成为那个野兽的点心了”,看着夕阳西下,成九一拍脑袋说道。

  成九这疼的还没时间去想自己做的那个奇怪的梦,一路上踩的雪唦唦的响,再也没有了虎子叽叽喳喳的打闹声,成九的心情显得有点失落。

  当看见自己住的地方的时候,成九这才放下心来,一边想着梦中那个老者讲的魂经,要是物质是由元气构成,那元气又是什么呢?按照老者的理解,要是能够吸收元气,就可以成为全系法师?就会成为魔武双修?这个问题,在成九的脑海中不停的闪烁着。

  “轰,轰……”

  的声音在成九身边响起,成九感觉大地在颤抖,四周围都在晃动,漆黑的天空开始有些泛这一丝丝闪身的光亮,接着成九就看见自己家上面的雪开始慢慢的向下滑动。

  “糟了……雪崩!”成九第一反应远离现在这个慢慢滑动的山体,唰,唰……几步成九就跳到了对面的上坡上。

  刚刚落脚,就听见后面的上坡传来一声声树木断裂、房屋倒塌、石头碰撞的声音。回头看着夜空下这大规模的雪崩,成九愣在了哪里,他在感叹大自然的强大,其次就是自己的家没有了。那是自己生活了9年左右的地方……

  “这,这两天真是倒了八辈子的霉了,我咋就这么命苦呢?这下找个山洞住都不安全了,这万一早上起来发现自己把自己给埋了,那就好笑的多了,估计下去和义父喝茶有的故事说了……”成九望着四处嘀咕道。

  “那是……那是杨老头的家”成九抬头看大奥不远处模糊的灯光说道。一抬腿一个闪身,跳出好1、2米远。

  “咦,我怎么变得这么轻?”那会儿逃命到没有注意,这会儿离开成九就发现自己的异常之处。抬腿又跳了几次,发现自己能够跳的更远,原地跳至少9米左右,这是他以前想到不敢想,只有虎子能够达到。

  “我,能修炼啦?”连忙坐下,试着沟通天地元素,看能不能够得到元素的认可,可是忙了半天自己还是不行!天地元素被自己拉到身体内,就是没办法将它们留下。

  “哎,还是不行,不管是魔法元素还是武气元素都不行……”成九努力半天发现还是不行。

  “不对,那我身体是如何被强化的呢?我试一试看能不能发现天地元气!”说罢,开始体悟天地元气,要是说成九闭上双眼,坐在树下的石头上,细细打感悟着。

  不管成九如何努力,他在身边看到的只有魔法元素和武气元素形成的云团在翻滚着流动,除了这些空气中还悬浮着灰尘颗粒。就在成九准备放弃的时候,成九看到自己身后那颗大树,在吸收着空气中的绿色元素,这就是木元素,不管是武气木元素还是魔法木元素都被树木吸收再吞吐着。成九好奇的看着这个过程,就这这时,一丝丝天地元素流动的越来越快之时。

  一道闪电击中成九旁边的大树,成九瞬间被打了一个措手不及,就在成九要醒来的一瞬间,他看见雷电将大部分的木元素击打的消散,一丝丝自己无法看到的颗粒进入自己的身体,附着在自己的身体中消失不见,再后来成九感受道一道道电力元素涌入身体,自己身体被大量破坏着,体内大量的元素被击打的消散。再后来巨大的疼痛传遍全身,成九被击飞出去10多米。

  过了良久,成九才恢复意识,来不及想什么,有一道雷电劈到树上,将这颗叔劈的只剩下一个木桩,焦黑的树桩不时的冒着火苗。成九眼冒金星,看着眼前的一切,想说话可是疼痛让他没办法说话。

  “我……,我没做过伤天害理的事,不用这么整我吧?”向四周拱了拱手说道,看着四周围没有什么异常,成九要是知道,这只是因为山体滑坡和雪崩的过程空气中游离的电离子较多,而自己偏偏找个高的地方站着,你说你站就站着,偏偏跑到树下面,唉……不说了,人倒霉喝水都塞牙缝。

  成九爬起来,心想还是赶紧去杨老头那块,看能不能将就一个晚上,说完戳着身子,使自己没有那么冷。

  “杨爷爷,你在没在家?”成九在到了杨老头的屋子外面喊道。但是喊了半天没人应自己,成九推开门发现里面没有人。但是屋子中的炉火烧得正旺,成九大声喊了几声发现没人理自己,赶紧来到炉子旁边。

  “哎呀!太暖和了……”一边说着,一边绕着炉子转。

  “谁?”成九听见房门被推开,传来一个老者的声音。

  “我,杨爷爷……”说着赶紧向门口走了过去,接到杨老头手上的袋子。

  “哦……九娃!你这是被雷劈了?”杨老头看着一身漆黑,还有些地方被烧的红肿问道

  “杨爷爷,你就别提了,今天够倒霉的了!”成九将袋子中的柴火取出,放在炉子边上,嘿嘿傻笑的说道。

  “哈哈……回来就好!你这几年跑哪里去了,虎子回来没有找到你,就又走了!我们都以为你死在了山里,可是虎子却认为你没有死!但是还是在在你义父的坟边给你修了哥衣冠冢”说着摸着成九关心道。

  “几年?杨爷爷,你不会记错吧!前天虎子才去学院,这么快就回来了!”成就有些疑惑的问道。

  “唉……我哪能记错呢?你呀,是5年前上的山,然后你就没一直回来”杨老头扳着手指数到。

  “5年了……我,”一阵晕眩感慢慢滋生,这到底真么回事?

  成九询问着这5年发生的一切

  这五年间,这里是个小山村能发生什么,日子还是和往常一样,无非就是谁家的孩子去学院学习了、谁谁又去世了及谁谁结婚来了等等。

  爷孙俩就这么一边聊一边烤着火,时间就在一点点的流逝。暖烘烘的室内,没半天时间,成九就在杨老头的话唠过程中睡了过去,这一次睡觉不仅是身体累,而是精神累了。

  起点中文网www.qidian.com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com阅读。